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一百七五章 桑染所想的
    到晚饭时候,乌丸看到林微昕和桑染了。

    林微昕兴高采烈地抱着桑染的胳膊,嘴里叽叽咕咕一直说着什么一路走。桑染专心听着,时不时插一两句话。

    等快要走到跟前,乌丸听见了,原来林微昕正在说他呢。

    “他的毛可好看了,我变的小松鼠就是普通红色的,他变的就是淡藤色,或者薄花樱?我也想变他那个颜色。他变的兔子颜色也是一样的,都比我的好看,你还说我是你见过最好看的小松鼠呢……”

    桑染低低地笑起来:“我现在还是觉得你就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小松鼠啊。”

    林微昕就顿住了。

    乌丸快步走上去,牵过林微昕的手,问她:“说什么小松鼠呢?”

    一边跟桑染打了个招呼。

    林微昕笑嘻嘻地说:“说你变的小松鼠,皮毛颜色比我的好看,我也想变成你那个颜色。”

    乌丸笑道:“你跟我学,我就教你。”

    林微昕睁大了眼睛看向乌丸,怀疑地说道:“这不能学的吧,这是天生的吧。”又转向桑染求证,“乌丸说可以学哎,真的可以吗?”

    桑染就笑着说:“这你要去问乌丸了,他们有毛的族类和我们这些无被毛的族类在这些变化术上,不太一样。”

    乌丸点点说:“是啊,因为你们其实没有被毛,所以你们变起来比我们更随心所欲,我们反而想改变毛色要难一些。你要不要和我学?”

    林微昕看着桑染,桑染就说:“你想学就去跟乌丸学吧。只是你原来变的小松鼠,我倒是觉得最好看不过了。”

    林微昕的脸上露出了纠结的表情。

    桑染马上接着说道:“我看你学会了也好,可以变成薄花樱色的兔子,那个颜色应该比白色更好看。”

    林微昕的脑袋就大点特点起来。

    转去和乌丸商量起什么时候去学的事情来。

    吃饭时,桑染特地和乌丸坐在一起。

    问乌丸晚上几时上山收月银霜和星烬,说想和他一起去,顺便给月读命供奉一些金木樨团子。

    林微昕今早辛辛苦苦摘的金木樨,被桑染全没收了,拿去喊人做了桂花糖馅的米团子。

    桑染给林微昕留了两个。吃饭前就告诉她饭后可以吃,但晚饭要稍微少吃一点,不要都吃了晚上不消化。

    林微昕小嘴抹了蜜一样“桑染桑染”叫着,在桌上就拿出昨天和乌丸挖坑时挖到的一个好看的螺壳给桑染,怪委屈地说着,“我昨天一回来就想拿给你了,可那时候大家都在等着我们吃饭了。我就想晚一点拿给你,你又生气不理我了。你看,到现在才能拿给你。”

    桑染接过来,仔细看了,拿在手里摩挲了一会儿才收起来。轻轻对她说道:“真好看。我没生你的气,你下次一回来就拿给我。”

    林微昕“嗯”了一声,又悄悄附在桑染耳边说道:“我只捡了一个,阿古没有。别告诉他,回头他眼红。”

    阿古抬头看一眼林微昕,林微昕忽然住了嘴,阿古就咧嘴笑起来。

    晚上桑染与乌丸一同上山,夜风拂过山顶,天慢慢凉了。可较之白天的喧嚣,夜晚的宁静却让人分外珍惜。

    一轮明月挂在山尖。从山上往滇池看,只觉黑黢黢的一片,偶尔有一些淡银色的波光一闪,是夜里出来游玩的小鱼。倒是水声缓缓,虽然在山上,却还能依稀听见。

    桑染选了开阔疏朗的地方,置好供物,对着华月跪拜许久,默默说了很多感激的话。这才起身去到乌丸收集月银霜的地方。

    乌丸已经变出了桌椅,桌上放着那套九彩琉璃的酒具,两钟瓯‘金烬落’已斟好。另有一碟波点葵的触手切片,比起他们以前共饮时,则多了一碟凉了的炸蜂蛹。

    银角似笑非笑看了乌丸一眼,说道:“看来今天这顿酒我不喝醉,你是不会让我回去了。”

    乌丸坦然说道:“是。”

    银角也不多说,先挟了一筷子波点葵的触手,放在嘴里慢慢吃起来。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忽然自己笑了起来。

    问乌丸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微昕岛上喝酒。昕昕已经醉了。就我们俩。”

    “当时我们说实可以把海葵毒素酿到酒里,开封时再注入一些有幻术的灵气团。这样的话,酿成的酒应该能赶得上蜃气丸的效果。加上‘可助观本心’的由头,没准是个生财之道。”

    “你不知道,招财真是特别聪明的一个狸元。你走了以后,她就按照我们这个想法做了。这种酒真的有蜃气丸的效果,喝了之后可以看到很多奇妙的东西。招财在我那个小岛上开了个酒馆,生意特别好。好多人专门上门来求一醉。”

    “这个酒,林微昕病重那两年,我喝的最多。醉两个钟头,就必须要醒起来,因为不能让她看见我伤心。她人小,心里却什么都明白。”

    乌丸沉默片刻,与他碰杯喝了面前的酒。

    两个人絮絮说着话,喝着酒。

    桑染问:“你发现没有,我们都不怎么叫林微昕作昕昕了。可我们说起原来那个,都是昕昕。你知道为什么吗?”

    乌丸一琢磨,果然如桑染所言这样。不由茫然摇了摇头。

    桑染道:“因为她不一样。昕昕是昕昕,林微昕却是林微昕。你那天说得多好,林微昕是她自己。这个林微昕是她自己。长得这样美,又勇敢又坚决,心里怎么想的,就会流露出来。想要的东西就会去拿去要,甚至去抢,又会分享又会感恩,又聪明又狡黠。”

    “她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林微昕,她不是昕昕,她是她自己。”

    “我看着她长到现在……月读命给我神谕,让我照顾她十年。我不会让你现在带走她的。至少等十年过了之后吧。”

    乌丸笑着对桑染说:“银角,你在想什么,我没想带她走,我们几个一起到处走走不好吗?就像我们三个在微昕岛时一样。哎……这几天跟着你们这个金角叫你桑染,叫得都生分了,可他们族有自己的银角,叫了又分不出来。可为难死我了。”

    桑染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乌丸问:“你不带她走吗?”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