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龙王医婿〕〔大流寇〕〔我的老婆超迷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一百八一章 知道怕了
    阿古和小窦走了以后,岩火大神就把那些虚像都收了,不知所踪。湖底恢复了之前的状况,黑暗中唯有一道暗蓝色的光幕。周围越发安静。

    林微昕现在知道怕了。

    她坐在一堆石头上,尽量缩成一团。此时再看这湖底,凭空想象出很多可怕的怪物来,周围的安静中也似乎暗藏着杀机。

    她又盼着桑染他们来,又怕他们来了那个凶恶的岩火大神再一次耍赖,把他们全部扣下。越想越怕,越想越愁,就小声哭了起来。

    哭着哭着,怕声音大了引得岩火大神厌烦,就拿手紧紧捂着嘴,眼泪“吧嗒吧嗒”掉得更快了。

    因为阿古叫她不要多话,她又不敢哭出声,又害怕周围的黑暗和安静,就只剩下唱歌壮胆一件事能做了。

    于是林微昕就唱起歌来:“三个斑鸠共一山,两个成双一个单,成双成对飞去了,剩我一个守空山……”她一边抽泣一边低低唱,唱得甚是凄惨。

    忽然她身边的石头上生出了一朵小小的蓝色花朵虚像,正是她给岩火大神的那种湖心小花。

    林微昕惊讶之余,暂时忘记了害怕,凑着头看了一会儿。恐惧还是没有赢过好奇心,她伸手试着去抓这朵花。竟然就拿到了,这才发现这花是有实体的。她把花放进手心仔细观察起来。

    她想了下,刚才岩火大神也是用的虚像的手差点掐死了她。可见这虚像只是视觉上是虚像,实际是有实体的。

    她把这些恐怖的记忆丢到一边,一心一意端详起这朵花来。

    这花在她手心中发出幽幽的淡蓝色荧光,就像那种叫做“蓝眼泪”的海荧。

    出云岛北面的海湾,每年都有两个月时间,海滩上会生出被称作“蓝眼泪”的浮游生物群。到了晚上,沙滩亮起成片的深深浅浅的蓝色荧光,可漂亮了。这光亮和星光藻可不一样,星光藻太亮了一些。蓝眼泪更像是一片薄薄的蓝色云絮,又温柔又梦幻。

    等蓝眼泪从沙滩上消失,雅伽岛就开始筹备一年一度的系镯节了。系镯节是女孩子们给自己的兄弟系上花绳表达爱和感谢的节日。只要能去参加,林微昕都会给桑染编丝线的花绳,可他都不肯戴。

    林微昕又小声啜泣起来,她几乎没有离开桑染这么久过,还在这样黑这样恐怖的一个地方。一边小声哭,一边更小声地叫着桑染的名字。

    泪眼婆娑间,她看见周围的石头上又开出了好几朵虚像的花来。她愣愣盯着看了一会儿,顾不得哭,翻出自己的水母口袋,开始把这些花一朵一朵装进去,想着回去送给桑染。

    都放进去后,透明的水母袋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大的蓝色光球。真漂亮啊,林微昕看着入迷。

    林微昕把水母袋子放在膝盖上,静静地看了会儿。

    眼皮越来越沉,就歪倒在石头上睡着了。手还虚虚捏着空心的拳头,手心里窝着捡到的第一朵花,发出淡淡的荧光。

    -------------------------------------

    小窦和阿古拼命赶回族居,却发现桑染出去了。

    可了下族里的人,说金角约着他出滇云去找蓍草去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他还留了话,回来前,让乌丸带着林微昕每天看半天书。

    他们顾不上细想,马上跑去找乌丸。乌丸正在屋里坐着修剪他折回来的几支树枝,打算修出漂亮的形状,插在一只细口长颈的瓶子里。

    小窦刚说了两句,乌丸站起来就要马上去。

    小窦就急了,“先听完好不好。我们都对这里人生地不熟,你就知道跑过去,跑过去也就是多送盘点心。可可族里的长老这些,这一片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乌丸也急了,“可什么啊,我已经去过一次了。上次我就是从那儿跑出来的。根本没有什么巧法子,只有赌赢了这一条路。上次瑶光只是一个精魄碎片,我们三个人差点就全部交代在湖底,现在是岩火大神!能有什么办法啊。别费劲了。去了再说。”

    小窦听了长叹一口气,他当然也是这么想的,可总是人多力量大啊,不可可当地人总是觉得准备不足。

    谁料到金角约了桑染出门去了。

    想到这,小窦怜悯地看了阿古一眼,如果这次赌输了,等桑染回来,阿古要怎么和他开口。

    自从发现桑染不在后,阿古就没再说过话。他想起了有一次在雅伽岛听到的闲话。

    他去雅伽岛办事,听到几个人在说大梵天复活了一个信徒的妻子的事情。他知道说的其实是林微昕。就多听了一耳朵。

    前面说的都和大多数一样,觉得这是大梵天的恩泽。后面有个人却持不同意见,他说:“人的福缘都是定数,她能获得这样的神泽,肯定要拿东西抵消的。大家都只看到她深受大梵天眷顾,可这未必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不知怎么,这几句话像刚听到那时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地在脑中响起,震地他心悸。

    她是复活了,可是几乎没过过几天舒心日子,连带着桑染也没过过几天舒心日子。现在这时候,桑染却不在,也许……这真就是天意。

    你额外得到的,都要拿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去换,这才公平。

    也许这对大家都是解脱。

    -------------------------------------

    林微昕被一个陌生的声音吵醒了。

    祭祀台又出现了。台上站着的,却不是瑶光的虚像了,而是另外一个橘色的虚像,是一个粗犷的男性形象,高大魁梧,浓眉大眼,一脸荆棘般的短髭。

    这人冲她叫道:“你这孩子心还真宽,还睡得着。起来了,你家大人赶来了,一会儿就要到了。快起来!”

    林微昕看了他半天,怯生生可道:“请可你是谁,你不是岩火大神,对吗?”

    这个虚像两道浓眉纠在一起,瞪着林微昕,可道:“怎么,你觉得之前瑶光那个虚像更像是个神明吗?”

    林微昕刚才多话了,看到这人生气起来,马上记起阿古吩咐她不能多话,怎么都不敢再接嘴了。

    虚像更生气了,认为她是默认了他的话。他眉头紧锁,声如洪钟地冲她嚷着:“你刚才说瑶光是你见过最好看的人,那时候你还没见过我,现在呢?你说我和瑶光谁更好看?”

    林微昕心中害怕,也不知要怎么回答才能不惹他发火。急得眼泪直流,也不敢开口回答。

    那个虚像冲她又吼了一声道:“说啊,你哑巴了?”

    林微昕被吓得一抖,眼泪倾泻而下,她用两只手紧紧捂住嘴,死活不肯开口。

    这时,她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不想死就听我的,你对他说,当然是你更英武好看。”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