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无敌医仙战神〕〔豪门总裁你欠揍〕〔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妃倾天下:王爷请〕〔仙医邪凰:废物四〕〔一剑独尊〕〔团宠小萌妃:王爷〕〔迷踪谍影〕〔一胎俩宝,老婆大〕〔都市医品仙尊〕〔太荒吞天诀〕〔餮仙传人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一百八三章 三个场景
    在要用法术送乌丸三人各自进万花筒之前,岩火大神忽然想起了什么,看着乌丸问了句:“小家伙,你是不是叫桑染?小女子有话要带给你,我想着你也不一定能出来,现在说才是最合适的时候。”

    乌丸顿了一下,面不改色地回答道:“我不是桑染,我叫乌丸。”

    岩火大神怔了一下,咧开嘴笑起来,说道:“这样啊……那我就不能告诉你了。”

    “哎,那小女子刚才听我说完规则,又看了里面的三个场景,忽就大哭起来。啧啧,胆大包天啊,都敢骂我了。她的悍勇真同她的美貌一样惊人啊,令人记忆深刻。”岩火大神看一眼乌丸的脸色,露出愉悦的表情来。

    “哎……只是不知,她怎么留话给桑染,而不是你这个爱侣呢?不过嘛……,呵呵,快去吧,抓紧时间,时间并不富裕呢。你要出得来,我就告诉你她留了什么话给那个叫桑染的。”

    乌丸正色道:“请不要告诉我。这是她要留给桑染的话,不是留给我的。她要想对我说什么,我救她出来,我们俩个自会去说。不劳岩火大神费心了。”

    阿古听在耳里,心情复杂,对乌丸轻声说:“乌丸大人,林微昕说留话给桑染大人是因为我告诉她我要回去把桑染大人找来,她不知道来的是你。我也不知还能不能出来,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问窦大人。请不要影响了心境。”

    小窦也很慎重地说道:“是这样的,当时古大人确实说的是回去找桑染大人来,我可以作证。”

    乌丸轻轻道:“你们不用在意。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谢谢你们告诉我,其实你们也不必说这些的。”

    岩火大神看了出戏,赞叹不已:“你这孩子真是不错啊,那小女子有福。如果你们还能出来的话。”

    “哦对了,里面人说的话里会有提示的,你们好好留意,你们也可以试试问问他们话,说不定能有什么帮助呢。”岩火大神兴致满满地搓搓手,补充道。

    倏忽间,三人便各自进入了不同的场景。

    阿古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棵巨大的凤凰树跟前。环顾四周,是一片平坦的荒野,唯有这一棵树,树冠如云,树下躲着几个人。

    阿古看一眼,不像人族,多半是精怪,战战兢兢地都站在树下不吭声。

    阿古也躲进去,问身边一个小女孩道:“大家都躲在这干嘛呢?”

    那个孩子细声细气说道:“西大荒里,只有这一棵树,大家都在这躲天劫呢。”

    阿古接着问:“是雷劫吗?你们都是精怪吗?”

    女孩点点头又摇摇头,露出瑟缩的神色道:“什么是精怪?我是狐妖。只有度过了这雷劫,才能成仙。可是大多数人都会死在雷劫下。”

    阿古沉默片刻说道:“你不知道,如果有雷电来,这样近地贴着树更容易被劈到吗?”

    小狐妖一脸茫然:“不知道啊。可是在树外面不是更可怕吗?”

    阿古问:“你是第一次来躲吗?这里有你的父母家人吗?”

    小狐妖摇了摇头。

    阿古说话时迅速地扫过其他几个人的脸,不知为何,他在他们脸上看到了些许幸灾乐祸。

    阿古心里清点了一下人数,树下不连他有七个人,还有一棵树,略觉安心。

    正在此时,空中掠过一只蝠鲼,缓慢而道:“林微昕,是你吗?”

    再看荒野中间,又有一人牵一马缓缓走来……

    -------------------------------------

    小窦眼前一花,再定睛看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节柜台前。

    身旁坐着一位俏丽的妇人,满头鸦发在头顶盘成一个沉甸甸的发髻,鬓发一侧插戴着一朵茶碗口大的莓色芍药,露出一截细长雪白的脖颈。

    妇人正在挑选柜台上木盒里的首饰。盒中首饰珠环翠绕,满目生辉。柜台内的掌柜的一脸殷勤小意,絮絮叨叨地介绍着材质样式。

    小窦数了一下眼前的人和物件数量,人两个,凳几一张,柜台一节,木盒一个,首饰十几件,尤其是耳环,算一件还是两件?妇人头上的花算单独一朵还是算和妇人一起?他有点头大。

    再抬头往柜台里一看,小窦心中一凉。这才明白这个赌局阴险至极,全无胜算。心中一声喟叹,罢了罢了。

    柜台后有一件架子,如中药铺子的药柜一般,分隔成一格一格的。每一格里都放着一件物品,盆景,玉瓶,摆件,书籍,足足上百件。

    这时,小窦听见掌柜的说道:“这些若娘子都不中意,娘子可想看看今天新到的一套首饰,羊脂玉的,玉质极佳,所以一概未作雕花,全部做成素面来突显玉质。”

    那妇人有点迟疑,问道:“会不会有些寒酸了。”

    掌柜的一笑,解释道:“此玉天然有淡淡莹白光彩,素净清新,绝不寒酸,配缥色衣裙最为相宜。娘子看了便知。”

    掌柜的将木盒端走,把里面的首饰,依次放进架子上的空格里,又从别的格子里取出来一套首饰。重新端到妇人面前。

    小窦琢磨了一下,看来所有的东西都在眼前了,掌柜的展示的东西就在格子里,不会有新的东西出现。

    小窦振作精神,看向盒子里这套玉饰。他的目光被这套首饰里一支素簪吸引住了,这是灵气吗?外面淡淡的这层光晕,似乎是极其细密的灵气光点。

    -------------------------------------

    乌丸发现自己与一个女子在一张小茶桌前面对面地席地而坐。

    他环顾四周,这是一件宽敞的房间。

    一面隔门全部敞开,对着一个小巧的庭院,庭院里花木繁多,设计精巧。屋外头正在下雨。

    一面是拉上的一道移门,不知移门后面又有什么,一面是墙,墙上挂一幅松鹤图,还剩下的那一面墙上有一扇海棠型漏花窗,潮湿浓郁的绿色透过窗户浸润进来。

    乌丸站起来试着往四个方向走去,发现这个场景的边界就在四面墙处,外面的风景并不在场景内。

    那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间屋子里了。

    乌丸摸了摸画,是实在的,还有一个人,一张桌子,两个坐垫,桌上有一瓶插花,两只茶盏,一把茶壶,一把团扇被那女子放在了坐垫边上。

    乌丸也不与那女子说话,先端起茶盏,开始一样一样地仔细探查有没有灵气。花瓶中的花他也拔出来看了看,还摇了摇花瓶看看瓶底可有别的藏着。

    他把所有东西归到一起,又逐件摊开了放在地上排开,很快除了那个女人,所有东西都整整齐齐放在了他眼前的地面上。乌丸静静看着,一边思索起来。

    东西倒是没几件,没有一件有灵气的,样子也都很寻常。只有那花有点活气,别的都是最普通不过的物件。他看向拆出来分开摆着的花和花瓶。

    花是白茶花,瓶是棱瓜瓶。花像是新摘的,但没有水珠附在花瓣叶片上,大约是下雨前新摘的。

    “这里哪几样东西是今天新拿来的?”乌丸问被他赶到一边站着的女人。

    “这花是今早从园子里新剪下来的,棱瓜瓶是为了插茶花才换的。昨天用得是黑色铁釉筒罐,里面养的是枝石蕗。”女人垂着头,温顺地回答道。

    “你说谎了吧。”乌丸抬起头看向女人,沉沉说道。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