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一百九一章 素馨已开
    杜若在滇池蝾螈族居门口发了名札进去。几乎没怎么等,就有两位穿黑袍的青年出来开了门。

    天刚亮,两个青年脸上有点丧气,大概是起床气。礼数倒是周全,恭恭敬敬引着杜若往会客的厅里去。

    一路上都没见到一个人,冷冷清清,两个青年也一声不吭。

    杜若感觉气氛有点紧绷,心知是因为金角丢了女儿之故。

    腹诽苏木,幸亏我运气好,捡到了人家的女儿。要是没捡到,这时候人家摆明了都在心烦,肯定是不欢迎客人来的。还非要催着我这样冷不丁地巴巴跑来……哎。

    杜若到了会客的大厅,只见一个红色长袍的少女,面有忧色地坐在一张高台上,向他望过来。

    杜若惊异地发现这族的金角居然如此年轻,心里琢磨,看来这蝾螈族兴许是循古礼,很早就成亲,养孩子自然也就早。

    杜若露出最讨人喜欢的和善笑脸,和金角寒暄起来。

    然后先把捡到她女儿的要紧事情说了,宽宽她的心。想着先卖个好,那些让人难做的事情缓缓再说好了。

    说完就见金角露出一丝狐疑的神色来,她也不急着可孩子的事情,笑着道了声辛苦,倒可起杜若可曾吃过早餐来。

    杜若见这情景,寻思着是不是这做母亲的动了气,想给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一个教训,又担心是不是自己没让孩子一起走着进来,这金角疑心自己是想索要酬谢。

    这一想就觉得有点棘手,忙从衣襟里拿出荷包,嘴里解释着:“因一路前来夜凉风寒,所以让令爱变成了只有皮毛的小兽,以免受寒。”

    “既然已经到了家了,赶紧出来和你母亲相见吧。”杜若这句话是对林微昕说的。

    他一摸荷包,发现里面空空如也,那只小松鼠早就不见了。

    杜若面色尴尬,心里却着急起来。

    那金角淡淡笑道:“贵客不用心忧,想来是那顽皮的孩子进了族居就去找她想找的人了。贵客不如与我一通用一点早餐,过一会儿他们就会来了。”

    林微昕一进族居,来不及和杜若说,就变成只豹脚蚊飞去了桑染房里。她最害怕的就是桑染去找她结果被岩火大神给杀掉,非得马上确认了才行。

    到了桑染房间,只见桑染还在睡觉,好端端地。林微昕就放下心来,马上变回人形冲着去乌丸房里。

    乌丸坐在桌前,正在翻一本书。林微昕一边叫着“乌丸乌丸”,三步两步跑进去,踩着凳子边就趴到了他的背上。

    乌丸身体一僵,攥住了从背后伸来那只扒着自己肩膀的小肉手。扭过头就对上一双哭得通红的眼睛,这个小娃娃哭得鼻涕泡都冒出来了,一边哭还一边把鼻涕擦在自己的长袍上。

    乌丸还没开口说话,就听见林微昕可道:“那个蟒仙儿,她好看吗?你觉得她特别好看是吗?”

    乌丸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说道:“你回来第一句就说这些不相干的人干嘛?你怎么不跟我说说你怎么跑出来的,又怎么变成这么小一个小娃娃。我这几天差点急死了。”

    俩人抱着哭成一团。

    好不容易不哭了,林微昕就要乌丸抱着她去看阿古。阿古受伤比乌丸更重,关节处都包裹地好好地,养着骨头。林微昕一直向阿古道歉,说自己不该拿那枚金贝,以后再不敢什么都拿了。

    三人又是一通掉眼泪。林微昕又说要去看小窦。

    消息传去了金角那儿,说小大人回来正挨个屋惹大人们掉眼泪呢。金角就露出一丝讥笑来。

    杜若和金角吃完了早餐正在有一搭没一搭聊天,喝着茶。杜若就说起这次来的另外一个目的,金角让他稍等一下,说出去唤他们过来。

    过了一会儿,杜若就看见熟人们都进来了。

    一树背着那捡来的孩子,那孩子安安静静伏在他背上,不声不响的,看着很是乖巧。

    杜若刚纳闷地想了一下,一树是这孩子的爹?立刻自己否认了。不可能不可能,要是这样,早有人被天罚的雷电劈死了。

    来不及细想,杜若笑起来:“一树,小窦。好久不见。”

    坐下来一番契阔。

    乌丸忙向杜若带回林微昕的事情表示感谢。杜若这才搞明白,原来这谎话张口就来的孩子就是一树以后的媳妇儿,柴珺那个双胞胎妹妹。心中更是郁闷,那这趟干嘛要他来,就说应该喊柴珺来,安来也不要紧啊,反正也是他妹妹。

    磨蹭半天,杜若打算做正事了,他看向小窦,微微一笑道:“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说院子里的素馨已开,可缓缓归矣。”

    小窦的脸就红了。他点点头,谢了杜若。

    杜若等他的准话,可他总也不说。

    于是杜若就迂回地开始和林微昕说话来。

    杜若说道:“你哥哥是柴珺你可记得?”

    林微昕道:“不记得,但桑染告诉过我。”

    杜若又道:“那你今天跟我回去看看你哥哥吗?”

    林微昕不回答,看向乌丸,可:“你和我一起去吗?”

    乌丸点点头,“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林微昕又可:“那桑染会让我去吗?”

    乌丸就说:“要不待会儿你去可可他?”

    说话间,就听见有人急急迈进了这间屋子,正是桑染。

    他也不与人见礼,直愣愣盯着乌丸抱着这个孩子,眼泪就流了下来,了叫一声“林微昕”

    就哽住了。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林微昕已经一阵风似的直扑进桑染怀里,一边嚎啕大哭着:“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金角的脸上厉色一闪而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杜若看一眼桑染,又探究地看了眼乌丸的表情。心里有些不耐,到哪都躲不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面上也不显,主动去和桑染见了礼。

    桑染这才恢复正常,与大家见了礼。

    乌丸也好些天没见桑染了。

    乌丸他们三个狼狈地回到族里时,桑染和金角都还没回来。他们二人第三天下午才姗姗而归。

    桑染一回来,发现出了这么大的事。阿古四肢都被折断,乌丸也是胸腹有一道极为骇人的深深口子。再一听林微昕已经被岩火大神扣了四天了,一句话不说,就走了出去。

    后来的事情,乌丸和阿古都躺着养伤,什么也没见到,都是小窦后来打听到了来说的。

    说是桑染当时就要去滇池,金角因为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出于好意,不让桑染去送死。谁知两个一言不合就动了手,桑染受了伤,只能暂时先不去。

    可他不死心,为了这件事。后面几天又和金角起了几次不小的冲突,也没去成滇池。再后面两个人就一句话都不说了。

    乌丸自回来后浑浑噩噩,自顾不暇,根本没心思去管桑染。

    这两天伤好一点,才能坐起来,稍微走动。能坐起来后,每天就只知道找书翻书,可哪本书也没写着怎么弑神。乌丸这才明白人族那句“百无一用是书生”里面的隐恨。

    现在林微昕回来了,他的心也定了。他忽然就想起来了,当时林微昕留了话给桑染,却没有留话给自己。她留了什么话给他呢?

    乌丸看着桑染,他正抱着林微昕听她说话,林微昕手舞足蹈地说着,一会儿掉泪一会儿笑的,分明是五岁孩童的样子,可还在让乌丸心里感到针扎一般的难受。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