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一百九五章 晚了
    乌丸去到小窦屋里,发现他也不见了。

    听管他屋子的女孩说是被杜若叫走的,刚走,走得很匆忙。乌丸心下稍安,那就是说杜若已经找去了。

    若说这族里现在谁灵气最充沛,法力最强,肯定是杜若。天狗族本就是人类世界里最强大的精怪族了,何况他还是金鸢天狗。

    乌丸强迫自己尽量保持冷静和耐心。强迫自己去想等林微昕回来后,他再也不和她分开了,就算要半夜去收月银霜,她也必须跟着他一起去。强迫自己去想马上十月了,可以吃“秋新”的荞麦了。强迫自己那颗剧烈跳着,想要爆炸的心脏平缓下来。

    她不需要你哭哭啼啼,不需要你慌慌张张,不需要你追悔莫及。你得保持最好的状况,这样她需要你的时候,你才能帮得上忙。乌丸对自己说。

    乌丸去到金角的会客厅时,金角正坐在她的高座上,平静地用她新找来的那把蓍草,照常在那爻占,嘴里喃喃自语着。

    “本卦是艮卦,唯六二爻不变,变卦随卦。‘艮其腓。不拯其随,其心不快。’呵,小腿不能动弹,走不掉,困住了。”

    “若用随卦来解倒是吉“随,元亨利贞,无咎。”可德行……,自然也没法无咎。怎么算都是一个凶呢……呵……”她轻笑着住了嘴。

    抬头看见是乌丸,她微微一笑,又低头继续排她的卦面。

    等了一会儿,见乌丸也不说话,才停下来问道:“乌丸大人,有事吗?”

    乌丸锐利地看向她,她坦然地回看过来,又问一句:“可有什么事吗?”

    乌丸压住心中怒火,开口说道:“你们族里的人给林微昕换了件衣服,悄悄带走了,把人还给我。”

    金角一脸讶异,问道:“真的吗?你确定吗?什么人?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带走她?”

    突然停住了嘴,思量一番,接着问道:“你们可有收到什么来话,要求什么的?总得有个缘由啊。就像以前你们狸国小熊神祗伯家的小王姬女被天狗掳走那桩事情,天狗族就是为了让神祗伯出代价来换她不是。”

    转而又把脸色一肃,派人下去敲警示钟,通知全族都到族居中央的广场来碰头。

    安排完后,继续宽慰乌丸道:“乌丸大人先不要着急,我这就把全族人集合起来,一家一家去搜。只要人在我们族里,一定能找出来。要是最后查明,真是我族人所为,我也一定会给你个交代。你可有见到贼人的样貌或者认不认识他?”

    乌丸摇摇头。

    族里响起紧急的钟声,因为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响过,更觉得骇人。

    族里的男男女女很快聚集在了广场上。大家惊疑不定地看着金角站在广场前的石台上。金角跟族人说起接下来要做的几件事情来。

    乌丸没有听。他站在石台上,忽然一阵头晕眼花,胸腹处的伤口疼痛难忍,他迟钝地摸了一下胸口,一手的血。

    啊,刚才被瑶光的金贝撞的,到现在才发现……他脸色惨白,站着就控制不住地摇晃起来。金角注意到了,扶了乌丸一把。乌丸道了谢,慢慢走到石台边坐了下来。

    所有人都不让离开,就站在广场上等的时候,一队黑袍的年轻人开始挨家挨户搜起来。

    乌丸看见桑染走到了广场这里,不知为何,他那单薄的身影看起来格外孤单。

    桑染走上石台,直接走到金角面前,遮住底下族人的目光,极小声地对金角说道:“把她还给我。”

    金角看着桑染礼貌地笑笑,一边摇着头说:“我不懂你的意思。但是我已经尽力在帮你们找了。你这几天心力交瘁,最好坐下来歇一歇,也许一会儿就找到了。”

    桑染怔怔看着金角,像在看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他再一次说道:“若苗,请把她还给我。你在我房间里烧的那些香我已经找到克制的灵物了。”

    金角这才稍微收了点脸上的笑容,泰然自若对桑染说道:“对,那香里有压制灵气和令人嗜睡的草药。只是让你暂时冷静一下,不要去忙着送死罢了。既然这孩子回来了,今天我就吩咐不要送去了。是不是害你,别人可能误会,你却不至于。”

    桑染露出嘲讽的笑来,“若苗,你未免管得太多了。送死也是我自己的事情。”

    金角的脸沉了下来。

    桑染看向她,目光中有后悔、有诀别、有抱歉、还有隐忍,他咬牙问道:“那天,你早上卜了一卦,折断了半把蓍草,然后约我去黔东南找蓍草。当天我想回来,你又建议去看黔西北一个山洞,说那山洞与屋久岛那棵中空的古树一样,从洞里往外看是心型的……”

    他停了下来,好像无法承受自己将要说出的话一般。终于他还是问了出来:“你筮到了林微昕有难,所以故意支走了我。你知道屋久岛的树洞是我一直耿耿于怀的遗憾,所以你利用了它……”

    “是不是?”

    金角的脸一瞬间扭曲了一下,她深深看了桑染一眼,露出一个残忍的笑意,轻快地答道:“你猜。”

    拂袖走去台前站着,再也不看桑染一眼。

    乌丸冷眼旁观,只觉乏力。

    全部搜下来,果然没有找到。

    金角露出一丝歉意,对乌丸道:“如果你有更多线索就马上与我说。现在我们正在挨个询问下午不在族里的人。有消息会马上通知你。你先去休息一下等消息吧。”

    乌丸道了谢,颓然去了桑染的屋里。

    两人相对无言。

    就在这时,杜若捧着个红衣的孩子,**地直冲了进来,小窦紧随其后。他们进来后就关上了门。

    杜若看着乌丸,说道:“一树,你先坐下听我说。”

    乌丸木然地向那个穿着红袍的孩子看过去,真是很陌生的一种感觉。那个女孩闭着眼睛,静静躺在床上,表情就像睡着了一样,看起来毫无痛苦。

    惨白的小脸上只能注意到她漆黑浓密的眉睫,她的嘴唇也是苍白的,完全失去了血色。

    她看来毫无生机,身体表面没有任何灵气,也没有精魄碎片析出。也许在赶回来的路上都被风吹走了,回归了灵气循环。

    林微昕,你穿红色不好看啊,衬得你毫无血色。乌丸心里想着。

    下一刻,他的五脏六腑突然被撕扯了一下,胸腹处的血更多地流了下来。自从伤口裂开后,就没停过,也没止过血。神明的惩罚,总不会那么轻易愈合。

    他眼前的杜若脸变得特别白,而眼睛一圈又都是红的。周围都特别亮,只有杜若的嘴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晚了……

    乌丸胸口一阵剧痛,眼前霎那一黑。

    杜若看着脸色灰败的桑染,正有条不紊地给一树包扎、止血。

    然后他跪在床边,两手捧着林微昕的小手,压抑地哭了出来。

    杜若立刻扭过头去,他见不了这个,这让他心里难受。于是他就走了出去,小窦随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刚出门,就见到金角来请他们的人已经候着了。

    他们走后,屋里传来了瑶光暴躁的声音:“让她到金贝里给我看。没道理肉身还在人却死了啊。不可能这样的。快一点!两个废物,一个只会晕,一个只会哭!”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