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龙王医婿〕〔大流寇〕〔我的老婆超迷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一百九七章 试探
    乌丸期期艾艾问瑶光能不能让他也进金贝去,他想陪着林微昕。

    瑶光正烦桑染,立刻就答应了。

    屋里终于又只剩下了桑染一人。

    他一个人坐在窗前,白天时,阳光从这里透进来,夜里则是月光,凉浸浸的。

    没有那么多时间了,他得做个决断。

    他站起来,轻轻走了出去。

    他先去了会客的那座屋子,又去了广场,金角都不在。他又走去那个小院落,金角独居的那座。

    在门口站定,月色下,他看到了门檐下一个熟悉的小把戏。

    在他和金角小的时候,族里的小蝾螈中间曾流行过一段时间。在自家门檐下藏一个墨鱼的墨囊,用蛛丝连在某一个门环上。叩门时要叩到了连着蛛丝的门环,墨囊会倾翻,泼不多不少一滴墨在来人的身上。普通法术也洗不掉,过两天会自己消失。

    搅和了灵气的墨鱼汁,可以施法控制灵气,决定墨汁落下形成的图案,一家一家不同。小蝾螈们,靠数别人身上的图案个数,暗暗比谁家人缘最好。大人们也不管,纵着他们淘气。

    银角看出蛛丝连着左侧门环,便叩动了左侧的门环,意料中的墨汁滴落在袖口,是一株草芽。

    银角心头黯然,那时若芽还活着,小不点最爱跟着他们这些哥哥姐姐玩。他家用的就是若芽画的这个草芽图案。若苗始终放不下若芽的事情。

    门打开了,金角换了件柔软的白袍子站在门后。没有了那件大红的袍子,现在的金角看来只是个年轻的少女,柔软的眉眼一如从前,只从前那份时时笑着的暖意不见了。

    她客气地问道:“不知桑染大人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若是为了林大人的事情,现在还没有新的情况。若有进展,无论多晚,我都会第一时间让桑染大人知晓。请放心。”

    桑染心头绞了一下。开口唤了声:“若苗……”

    金角脸色微动,垂下眼睫,望着桑染袖口那枚草芽图案的墨渍。

    初秋的月色,清寒疏朗,照得地上一根草茎,一枚落叶都看得明明白白的,毫无旖旎之气。

    桑染放软了声线,低声问道:“你跟那位大神求什么呢?你们一族辛辛苦苦,终于破了这生祭的旧习,大家终于能无惧无畏地自由生活。你这时候,要用林微昕和他换什么呢?”

    之前有过的那一点点温情,都消散了,只剩剑拔弩张和怒目相向。

    金角疏离地答道:“桑染大人,我不懂你的意思。夜深了,大人请回吧。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了。”

    桑染不动,继续往下说:“那个临时起意的祭坛,其实是你搭建的神篱,恭请岩火大神留下神谕用的。生祭的前祷,是族里有本**里面写的,我们曾一起偷偷看过。”

    “前几天你派人拿走了林微昕屋子里的一件衣服,留下了她的气息。又用幻术让杜若在她的气息里,分辨出了蜜水和甲虫的味道。让他以为这是林微昕刚刚留下的,引着他在族居里兜着圈子,你却找人把她带去了滇池边。”

    “你的幻术一向在族里无人能敌。你不爱凭空造幻景,你只喜欢在真的场景里,精心加上一两分的演绎,看起来毫无破绽。”

    “可你这次为了追求真实,你加了给我用的那香的味道在里面。事实上,那香我两天前就不再用了,还给全屋做了祛味去尘。林微昕今天才回到族里,她就不该沾到这个味道。”

    金角冷冷一笑,“闻到味道的是杜若大人,又不是你,你仅凭他描述的味道就能说是那香的香味吗?还扯到我头上,你有证据吗?”

    “杜若大人看到的临时的祭坛,我也认为是神篱,可神篱又不是什么秘密,哪个追索天问的族不会?你说那生祭的前祷是和我一起看到的**里的,你怎知别族不会?就算是我们族的,你怎么就算定了是我,那书现在族里就有一本抄本,族里上上下下这么多人,谁都能看。”

    “桑染,我知道你那孩子不在了,你心里希望能找个人责怪,让自己好受一点。可这件事太大了,不能这样胡乱栽到别人头上的。”

    桑染不敢相信这样扎人心的话会从若苗嘴里说出来。

    他惨然一笑,问金角:“你是很笃定我不认识施在她身上这个法术了。你确实猜对了,我不认识这个法术。但是我知道你给她穿上这红袍子的意思,这件事是你求的。这红袍子不是随便一件红袍子,里面有你的暗记。”

    金角轻松地笑起来:“你在诓我的话呢,桑染,这袍子里要是有暗记,你又怎么能认得出来是我的?既然是暗记……”

    “请回吧,等你找到些真正的证据,再来兴师问罪也不迟。现在,你不如多想想,怎么风光大葬你的这个‘小姑娘’,大家都只当你是她的父兄呢,包括她自己……”

    金角看见桑染得脸一瞬间狰狞地可怕,眼侧青筋毕露。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问我为什么知道那是你的暗记。因为我曾倾慕于你,我那时专门套了若芽的话,知道了你的暗记。”

    金角一时没有说话。

    随后抬起雾蒙蒙的双眸,露出一个凄苦的笑容。“我们果真再也回不去了吗,桑染。”

    “你可真是好算计啊,连若芽都可以拿来利用。”她转瞬变脸讥笑起来。

    “彼此彼此,若苗,你这墨囊不也是在利用若芽吗?”桑染面无表情地回复。

    金角轻声说道“你以为我会脱口而出,‘你胡说,我根本没有加暗记在那件袍子上吗?那袍子上什么都没有加,就是件普通的袍子!’对吗?”

    “你以为我会因你这句倾慕于我而乱了方寸吗?你可能高看你自己了。”

    “哦……你大概是误会了,我拦着不让你去滇池,不是因为怕你去送死,而是我自己想去。我不希望你搅了我的事情,为了你那些不能拿上台面说的念头。”

    “我去滇池,只是为了聆听岩火大神的神谕,并且与他做个交换罢了。我可一点都不担心林微昕死了,我只是想确保,她终于死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