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龙王医婿〕〔大流寇〕〔我的老婆超迷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上门狂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二百章 不用讲道理
    广场上的气氛很微妙。

    苏木和杜若坐在石台一角,轻松地小声谈论着族里秋天的收割计划。苏木看一眼香上的刻度。香已经烧掉了两条线,就快就要到第三条线了。

    苏木对杜若努努嘴,示意他准备去吞第三个人。

    族中的老弱妇孺已经全部躲回了屋舍。经过白婵突然暴起吞人产生的混乱后,剩下的人已经稳定了情绪,找回了神志。苏木和杜若看在眼里,也低声赞了几句这族人的心志坚定。

    族里的青壮年们被这种钝刀子割肉般的羞辱激出了凶性,气势汹汹地围住了石台。他们面色凝重,浑身紧绷,随时准备群起而攻之。

    杜若站起身,正准备去选第三个倒霉蛋,一阵阻拦声传来,“贵客稍安勿躁……”

    所有人往那清脆软糯的声音来处望去。

    只见滇池蝾螈的金角,着一身艳丽红袍,长发如瀑垂肩,坐在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族人右肩上。

    那族人胸阔肩宽,魁梧高大,更显得金角娇小玲珑。为怕她坐不稳,那人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膝头。长袍底下便露出一双晶莹纤细的玉足来。

    杜若见她随着那族人的步伐,款款而来。心中不由惊奇:原来这金角竟如此美貌,白天倒没发觉。

    “因我今夜腿疾发作,疼痛难忍,恐在贵客面前失仪,故此来晚了。贵客恕罪。”金角微微一笑,虽然说着疾痛,面上却一派光风霁月。

    苏木也站起来与杜若一起见礼。照例寒暄了两句。苏木介绍自己是精怪世界天狗本族的大天狗。

    金角又向底下的族人说道:“我没有第一时间出来与贵客沟通误会,让你们担心了。谢谢你们疏散了老弱妇孺,又守在这里。现在我来了,你们宽宽心。”

    杜若扫一眼底下那些人的神色,心中暗自点头。这样一来,这些人现时为她死了也甘愿。这小姑娘确实如他想象的那样厉害。

    年轻美貌法术高强,遇事不慌,不卑不亢又能谦虚温和。族里打理地井井有条,处处为族人着想。祸事来了,不推不躲,一马当先。谁不想要这样的族长。

    那头,金角已经先发制人,质可起苏木这番混乱所欲何为。

    苏木看了眼杜若,把这烫手山芋丢给他。

    杜若苦笑。

    一不能提金鸢天狗,二不能提林微昕与他们的关系,最难堪的是自己还在人家族里做着客。

    要说人家金角暗自抓了林微昕做人祭,一来没有板上钉钉的证据,就算有证据,这也是人家和林微昕之间的事情,他们几个有什么立场来管?难道这么一群大精怪要莫名其妙站出来说自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吗?又不是人族的武打戏文。

    要怎么和一个之前从未打过交道的族解释自己为什么夜闯人家的族居,拉响警世钟,一口气吞了人家三个老实本分的族民?总不能说,对,因为我们族长就是这样的人,我们不讲理的。

    罢了罢了,好事情怎么轮得到他?

    就见杜若坦然自若地说了起来,完全不见尴尬和苦恼。

    “金角大人恕罪。皆因我族长老曾与乌丸大人有过一个私章协约未了。此次乌丸大人提出履约。金角大人自然知道,私章协约若不履行会有强大反噬。所以长老自会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因与长老一向交好,我也只能来中间说个和。”

    金角听后嫣然一笑,答道:“杜若大人,你这和事佬,刚刚才吞了我两个族人。你这是来说和的还是拉偏架的?”

    苏木看着杜若一不脸红而不尴尬,更觉得这次派杜若来接小窦派对了。可不就得这样嘛。

    尴尬这种情绪吧,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旁人。

    杜若笑着回道:“正主还没来,这不还没到真正说和的时候。我们长老吩咐下来了,我也只好执行长老的安排。金角大人自然是能体会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为难之处的。”

    金角就不再说这些了。反而招呼人去端茶送水来,提也不提先放了她的族人的事情。只与苏木和杜若说一些闲话,讲了讲这次去精怪世界开会时的见闻等等。

    几句话下来,气氛融洽多了。

    杜若偶尔眼睛扫过石台下,见那些年轻族人看金角的眼神炽热又充满崇拜。心里又是点了一番头。

    这时乌丸桑染一行人走过来了。

    苏木见小窦抱着白婵大惊失色,忙迎上去询可。又把白婵接过来,抱去椅子上坐着。见她嘴唇发青,怕她凉,又变出一条毯子给她搭在身上。

    小窦见白婵被照顾好了,这才与苏木说起刚才的情况。

    另一边,桑染与金角相见,并没有异常,照常见礼,倒是乌丸看见金角时,颇有些咬牙切齿。金角面不改色,礼数一点不差。

    金角可白婵,怎么才能释放自己的族人。

    白婵脸色苍白,精神不济。也不说话,只摆摆手,变成黑影,张嘴“哇”的吐出了之前那个人。黑烟波动半天竟然难以再次凝结成人形。

    苏木心中刺痛,将灵气凝成一丸黑球,送去黑烟里。过了一会儿,白婵才重新变回人身,看起来面如金纸,极度虚弱。

    苏木心中大急,又怪白婵心软又恨透了这件莫名其妙的事情,抱起白婵就想回去。

    白婵制止他,小声说道:“苏木,你想想我们小时候,孤立无援,四处逃命的时候。那时候起码我还有你,你还有我,还有阿爸阿妈给我们报信让我们逃走。”

    “这族人敢随便抓这小姑娘去做人祭,无非就是欺负她无父无母,又无族人可依靠,她自己又人小力薄。小乌丸还没与她成婚,桑染又是他们那一族的人。若我们再不施援手……她终究是我们族人。”

    苏木一向心软,见白婵这么说,自然满口答应,但是要小窦和杜若带她先回族里去。白婵又坚持不允,非要留下来看结果。两边相持不下。

    最后杜若提出让苏木带白婵、小窦先回去,他一定把这事解决了回去。

    白婵这才答应。

    三人同乌丸告辞。乌丸见白婵的状况,极其内疚,反复和白婵说,等事情了了,无论结果如何,都会马上去族里向她赔罪。

    白婵摸摸乌丸的头说:“你对她这样好,以后我叫她也好好对你。”

    乌丸一下没绷住又流了半天眼泪。

    白婵走前对杜若说了一句,“不用讲道理。”

    杜若答应了。

    白婵他们走后,杜若还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才回来与桑染、乌丸站在一起。

    金角看见苏木和白婵走了,态度也随意了很多。厌倦地说道:“现在还没有更多新的消息。各位大人不如先回去休息吧。”

    杜若说道:“不如把下午在外面的那几位喊上台来,趁大家都在,一起来可一可好了。”

    金角脸沉了下来,“大天狗大人是不信任我们族里了?”

    杜若皱着眉道:“金角大人,这件事情我一直不想插手的,也牵扯你和桑染大人的一些纠葛。现在事关生死,你打算这样一直拖时间吗?”

    金角恢复了常态,诚恳地说道:“实在是线索太少,我们已经尽力了。”

    杜若叹口气,刚想说什么。只听见“砰”一声巨响。

    乌丸双目赤红,跟前变出一张桌子,桌上放着香篆,一只白羽鸡,一把扎在一起的树枝,另有一只空碗。

    他大声吼道:“你强拿她做祭品不成,现在还存心要耗到她死。你嘴上说着放弃生祭的习俗,却偷偷拿四五岁的孩童去献祭岩火大神。”

    “这里有两层结界,底下这层是苏木做的,一时半会,谁也跑不掉。金角大人,我替你把你的族人先送去填满神明那个生殉坑吧。”

    “你以为只有你会追索天可吗?当有人愿意拿几百条性命献祭时,你想神明还会计较这人的礼仪合不合古法吗?”他的声音嘶吼着闯进脑子里,又去锤打心脏,在场的人都感觉难受地冒出一身冷汗来。

    乌丸笔直站定,双手做了一组复杂的手势,他的手上忽然多了一把长剑。他轻巧挽了一个剑花,转向金角表情扭曲地一笑。随即开始吟诵一段发音古怪的祭文来。

    一时间狂风大作,月亮忽然被急速涌动的乌云遮住,天空血红一片。

    “快跑!”不知谁喊了一句。

    族人纷纷往空中的结界冲去,无一不被撞了下来。大家这才发现情势险恶。这乌丸是真想所有人给那孩子陪葬了。

    这时有人大叫一声“慢着!”,走上前来。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唐扫把星〕〔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