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二百四四章 阿萝
    乌丸祭主收到了标记着小熊神祗伯家族徽,一封信的给他个人,。

    这蛮稀奇,。

    两族都算神职家族的平日里公函来往是正常,。现在哪家神宫都是年中,大祓禊刚做完,一个空档的也不该有什么事情吧。

    难道是小熊家,小王女?乌丸祭主心里略略猜一猜就马上打开了。

    果然是小熊二玉的谁知道那看着瘦瘦弱弱的秀秀气气,小王女的居然谢了这样一封失礼,信的满篇都在骂他。

    他看着看着眉头锁了起来。

    信上直截了当地说着的他给乌丸和他妻子,提议是骗人,的是想害死他,妻子。还骂他毫无同情心的没有同理心的自己当年承受,的现在想让别人也要承受一遍。

    还说他不懂爱的长得再好看也找不到老婆。

    唔……

    乌丸祭主没有看到小王女,神情的可这信写得足够直白了的他大抵能猜得出她,表情来。

    乌丸祭主看完的还没来得及细想的那封信就忽然着起火来的瞬间烧,连灰都不剩。

    “呵呵”的他笑起来的这小王女还挺有意思的脾气要发的人要骂的但不肯留把柄在别人手里的还在信上付了个什么“阅后即焚”,小法术。

    他笑容刚浮现到脸上的心中忽然“咚咚”猛跳了几下。她在信里说什么来着。

    他心中一阵慌乱的开始细细思考起来。

    过了一阵的就见乌丸祭主心神不宁地出了神宫的走得很快的便服都没换。

    他用最快,速度赶到了吾妻峰的平息了一下“呼哧呼哧”喘着,气息。

    颤抖着对着空中叫了一声“阿萝的你出来的你出来见我。”

    “你不是精怪和人族。你一直瞒着我。我相信了祭主大人,话的以为这样做真,可以保你性命的才这样做,。你在怨我的你一定在怨我。”

    “你就在这里的你出来的你出来见我。你是神明对吗?你是神明。”

    “我一直以为祭主大人说,是真,的我以为你没死是因为受到了神宫,庇护。如果根本没有那样,办法的你还活着就是因为你是神明。”

    “我都知道了。你从来没来看过一树的看过我。但你在一树成人之前给我,这对小瓷鸟的我给了一树一只的一直在和他在通信。”

    “阿萝的你是不是在生我,气的怪我离开了你。我不知道你不是精怪的我生怕你死了。我想着只要活着的我们总有机会再见,。”

    他颠颠倒倒的慌慌张张说了好久。

    山顶,风絮絮吹着的太阳很暖的很安静的偶有小鸟,鸣叫声。

    乌丸祭主忽然跌坐在地上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流出来。

    “我一直没有起过疑心的阿萝的因为我看到你送给一树,成人礼,礼物。我心里暗暗高兴你还记得我们的我责怪你从来没有来看过我们。我猜你偷偷在看我们的所以我一直很注意衣着。生怕你见到我变难看了。”

    “阿萝……如果是真,的你出来见我一下的只要见我一面的让我知道你真,活着。那两只小瓷鸟只会是你送,的不会是别人。”

    “阿萝……”

    他“呜呜”地哭起来的又绝望又自责。

    等他终于哭完了的他站起身来。走到山崖边。

    他说着:“阿萝的既然你不出来相见的要么你就是死了的要么就是你怨我的再不想着我了。这两样的对我来说的都一样。我本来也不想做这个祭主的一树也成人了。我也没什么多,期望了。”

    他一边说一边往前一步的“我错了的我不该自以为是地偷偷答应祭主大人的明明你不同意的还安慰自己这是为了你好的非要带着一树回神宫的让祭主大人洗去你,记忆。或者你就是个普通,精怪的我那时就已经失去你了。你已经死了300年了。”

    他像被自己说,话惊到了的思索片刻的露出决然,表情来。

    他往山崖边多走了好多步的猛一闭眼的伸手在空中画出无数繁复花纹的将自己捆得结结实实的用力跳下了山崖。

    他只觉耳边山风凌厉地吹过的五脏六腑都在腔子里晃荡。忽然的他,下降速度减小了的他感觉有人抱住了自己。

    他急忙睁眼的大叫道:“阿萝!”眼泪夺眶而出的一朵微笑又即刻绽开在唇角。

    就听见一个温润,女声无奈叹息道:“你真是太狡诈了的这种不要脸,招数都使得出来了……”

    -------------------------------------

    柴珺在桥上的忽然失去了林微昕,气息的立刻跳下桥去寻找的找了一圈的却发现她已经不在水里了。

    柴珺琢磨着的看来是保护仙胎,人把她给弄走了。不过既然是要保护仙胎的肯定不会拿她怎么样的多半只能把她送回家去养胎。

    于是游上岸的把身上弄干的看了会儿警察询问热心市民,热闹的就溜溜达达回自己家去了。

    到了晚饭,时候的他带着央央和柴爸的跑去林叔叔家蹭饭的顺便看看林微昕回来没。

    果然林微昕好好在家待着的正和乌丸连体婴儿一样黏着坐在沙发上。柴珺远远用自己2.5,眼睛看一眼他们,脸色的俩人一般脸色的都是春风满面的看着很是高兴。

    柴珺琢磨了一下的一个劲给林微昕使眼色的喊她过来。

    林微昕就慢吞吞走了过来。

    柴珺一看她走得小心翼翼的心中大概有了答案的就说要领着她出去买酸奶喝。

    出门后的两人各自三言两语把事情经过讲了。

    柴珺恨恨地说道:“都是你的害我一着急跳下河的就听见有个阿姨一直鬼叫‘有人跳河了’的我找不到你从水里起来时的她还拿个手机一直拍我。我就把她手机弄河里的还给她施了个媚术。”

    林微昕惊讶道:“哎呀的真,是手机掉河里了啊的后来警察都来了的好多人在水里拿个竹竿帮她捞呢的现在服务可真好啊。”

    柴珺白她一眼的“那些警察是在捞你的哪里是捞手机!那阿姨说我推了个人下去。”

    林微昕谄媚地给他买了一堆酸奶的他态度才变好。

    他一边喝着酸奶的一边说:“看来你现在得好好保护你这仙胎了。那你可以去和央央多聊聊天。她觉得很闷呢的我看她最近心情都很差的也不爱说话的之前你比她还不高兴的我就没让你陪她的省得你们俩一个赛一个地不高兴。”

    林微昕听到这的心中忽然一动的问了句:“你,精魄碎片还在吗?”

    柴珺一愣的道:“早不在了。”

    林微昕又问:“我和一树离开族里,时候的你,都没丢呢。”

    柴珺点点头的“你记得不错。不过你走后来就没了。”

    林微昕心事重重地皱眉思索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这个诅咒太棒了〕〔万界圆梦师〕〔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