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龙王医婿〕〔大流寇〕〔我的老婆超迷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上门狂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二百五九章 为什么
    冬日的阳光很稀薄,脆亮脆亮的,没有多少温度。一过正午,气温就开始迅速下降。才傍晚四点多,天就要黑了。太阳刚要落山,月亮居然已经升了起来。

    白婵站在山坳的正中央,眼睛紧盯着天空中一点。她浑身的警惕性都升到了最高,一种令她惊栗的危险气息弥漫在周围。她的翅膀在身后展开,每一根羽翼都竖立着。

    她的反常终于被喜气洋洋逗弄着婴儿的人们注意到了。山坳里一片寂静,柴珺试着开口询问,刚说了句“白婵”,就被白婵“嘘”了一声。

    柴珺立刻将婴儿用灵气包裹,递给了女医,伸出翅膀站到了白婵旁边。忽地想起什么,对女医说:“把孩子带去给央央,把产室门锁上。”

    白婵对窦雁说:“你去看着昕昕那里,要是她那有什么动静,你照顾着。”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投资好文】即可领取!

    窦雁应下走了过去。

    乌丸站在产房边也仰头看向天空,他同样感到了那种危险前夕的不安。林微昕在的这间产房门还没开,不知里面的情况。

    他刚仰起头,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紫色的亮点,霎那已是长长一道撕裂天空的电枝,以雷霆万钧之势向他们劈来。

    “天罚!”他面色一变,瞬息闯进产房。

    晃眼间,看见巫医正抱着一对孩子打算出门报喜。乌丸夺过孩子,来不及看一眼,用灵气将他们胡乱包裹,丢回巫医怀中,大叫一声“出去!”,自己则扑到林微昕的床前。

    与此同时,令人震惊的粗枝闪电,摧枯拉朽般顺着山壁一路忽闪过来,树木枯焦,山石崩裂,集众人之力做成的几层结界只坚持了几秒,便微弱晃动了两下,在雷电下化为乌有。

    白婵等人从未见过如此大力量的天罚闪电,雷声隆隆如战鼓,一下一下震人心魄,响彻山谷。

    大家对视时,都从旁人眼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惧,这便是天道之威,区区精怪,根本无力抗衡。

    忽然听见柴珺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纵身向央央所在的产房方向扑去,被身边的安紧扯住不放,拖延了几秒。

    几秒后,尘埃落定,一切归于死寂。

    天罚的雷电降下,居然分作两枝,直接击中两间分开的产室。窦雁的法术在雷电下消弭不见。

    雷电准确无误地劈在了央央的身上,央央被雷电劈中的前一秒,用尽全力法力将女医和婴儿推了出来,转头寻找着柴珺。刚刚接触到柴珺的目光,电光大亮,她的脸被刺目的电光覆盖,再也无法看清。

    电光熄灭后,她软软地倒在了地上。蓝色与乌金色的精魄碎片从她的身体里快速地析出,眨眼就消失了。

    柴珺发出负伤野兽的哀嚎,猛地扑到央央跟前。央央神色如常,闭着眼睛,脸色红润,似乎只是睡着了一样。柴珺不敢伸手触摸她,眼泪滚滚而下。喉咙出发出不受控制的哀泣声。

    而另一边,乌丸变出原身,并将原身变到最大,同时手心飞出一个拱型的结界将林微昕罩在底下,自己又将结界护在身下。

    林微昕颜色惨白,本来似乎在沉睡,此时突然惊醒,入眼便是乌丸扑过来的情景。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过后,林微昕看见周遭一片刺目的雪光,眼睛能看到的只有眼前的乌丸。乌丸做的结界一瞬变成金色的碎屑四散飞去,而乌丸深深看了自己一眼,就合上了眼睛,重重落在了自己身上。

    乌丸的精魄碎片,也快速地析出了身体,瞬间不见了。谁也没有留意,一枚金色的圆形光珠,从他的额头析出,一晃就不见了。

    林微昕胸口一阵刺痛,像有一把尖刀剜了她的心脏,又将她的五脏六腑在腔子里绞成一片血雾。

    她的脑子里忽然想起这么多年来,那些窃窃私语的声音,那些不友好的,仇视的目光,他们说:“没有人会随便被复活,她会付出代价的,如果她不付出代价,就是乌丸大人和桑染大人会付出代价。”

    她一动不动地躺着,伸出手臂抱住死去后恢复了原身大小的乌丸,紧紧地抱住了他。

    她咬紧了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也不让自己喊他的名字,她怕一旦这样做了,自己再也没有勇气继续生活下去。

    桑染站在边上颤抖着不敢动手扶起乌丸,雷电打到产房时,法术就消失了,他眼看着电枝打到了乌丸身上,乌丸落到了林微昕身上。

    他也看到林微昕的手臂抬起,抱住了乌丸。可自那之后,她再也没有动过,也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

    他看着搂紧了乌丸的那双手臂。

    她被一起劈死了吗?就像上一次一样,他和林微昕一起挨了那道雷电。所以乌丸死了,她也一起死了吗?

    桑染面白如纸,迟迟不敢伸手。

    窦雁不声不响变出一堆软垫,把乌丸扶到上面,颤抖着探查了下他的生机和呼吸。忽然捂着眼睛痛哭出声。

    桑染猛地睁大了眼睛,林微昕没有死,她睁着眼睛躺在那。桑染忙跑去她跟前,轻轻喊了一声:“昕昕,你有没有哪里受伤?你有没有骨头折断了?”

    林微昕听见他的声音,转过头来看向桑染,说道:“桑染,一树他……”

    桑染眼圈一红,眼泪瞬间泛滥出眼眶,点了点头。

    林微昕的眼睛黯了下去,所有的光都从她的眼睛里消失了。她感到自己的生命力在急速地从身体里流走,是白贲大人要接手了吗?

    她看一眼桑染,哀求道:“我想躺在一树身边。”

    桑染眼泪簌簌地落下来,连忙小心地把她抱去乌丸躺着的软垫上。

    她挤到乌丸的怀里,紧紧搂住他,轻轻说了一声:“一树,等我一下。”

    然后想着:白贲大人,以后就交给你了。

    闭上了眼睛。

    白婵呆在当地,几秒钟的时间,两道天罚,为什么?

    不光是白婵,除了林微昕和柴珺,每一个人都在想同样的问题,为什么?

    柴珺与央央是同族,为什么会受天罚?一树和昕昕不是得了天照大神的神谕,会“柳暗花明”吗?

    为什么?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唐扫把星〕〔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