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二百六三章 世仇
    林微昕感觉自己又冷又饿地站在一扇门外。

    就像在下雨的冬日,图书馆还没开门,只能一边淋着雨吹着冷风,一边想着门什还要多久才开呢?

    这时,她发觉身旁还站着个人,似乎与她一样,等着门开。

    她朝那个人看去,发现是一个斯文秀气的少年,也正向她看过来。

    林微昕友善地笑了。问他,“你也等着开门吗?”

    那少年冷淡地回答:“不是,我只是送送你。”

    林微昕感到诧异,换了个话题,“你看起来有些难过。”

    那少年忽然怒道:“该难过的是你,你丈夫刚刚为了救你死了。”

    林微昕的心里一阵锐痛,笑容慢慢从脸上消失了。她认出了这个少年,他是白贲。

    林微昕盯着他,眼睛里闪烁着残忍的恶意,她的声音像锋利的刀片,“你哥哥无咎刚刚也一起死了,只不过他什么都不为。”

    白贲的面目变成了一团金色的烟雾,从烟雾中生出燃烧着怒火的眼睛来,他咆哮着:“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真该死!”

    烟雾扩散开,淡金色的雾气中,张开一张大嘴,里面黑洞洞的,像林微昕咬来。

    林微昕心中一阵痛快,她轻快地说道:“急眼了,你急眼了。你说话刺伤别人,就要做好准备别人还击,凭什么别人要让着你?”

    那虚张声势的金色烟雾消失了,白贲又出现了。

    他蹲到地上,哭了起来,“我还没和无咎说上话,他一直没有说过话,好像他把我忘了。”

    林微昕看了他一会儿,软和下来,安慰他说:“只要你没有忘了他就行。这个世界有好多有意思的东西,你一个人也会感到有意思的。”

    他只是哭,把脸埋在手心里,抱着膝盖,卷成一团。

    林微昕搓搓手,又建议他:“你不用送我了,要不你去做你的事吧,这样真的很冷。我感觉我都冻僵了,我感觉我已经死了一样。”

    白贲还蹲在地上哭着,他哀哀地边哭边叫着无咎的名字。

    林微昕听了会儿,不作声了。她什么其他的都没有想,只想着一件事:这门什么时候开?

    下一刻,她忽然感到一阵战栗,一种危险到来的本能让她大声对白贲嚷道:“你快点起来,有危险!”

    白贲还在哭着,虚弱地站不起来。

    一阵金光闪过,门消失了。

    林微昕大怒,骂白贲,“你平时不是很横么,这时候只知道哭。你快点哭完了把门给我找出来,我先去做正经事。”顿一顿缓和了语气道,“能活着真的很好,你会知道的。”

    林微昕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是真的又冷又饿地和乌丸一起躺在一堆软垫上。

    她坐起来,变出杯热水急急喝了下去,这才感觉好一点。

    她环顾四周,白婵和桑染在山坳中间,柴珺在补着结界,其他人都不见了,整个山坳里只有他们三个,另外就是自己和乌丸了。

    她爱怜地摸了摸乌丸的胡子,眼睛一涩,差点流下泪来。下一秒,她和乌丸就进了瑶光的金贝里。

    她这才看见其他人都在瑶光的金贝里,窦雁,巫医和孩子们。她心口一紧,对瑶光喊道:“瑶光,让我出去,我不要在里面。”

    瑶光正站在窦雁他们边上看着孩子,听见她说话,隔着那些人向她看过来,眼睛里含着眼泪。

    林微昕放软了口气说:“瑶光是我,啾啾,我要出去。”

    瑶光同意了。

    林微昕头重脚轻走到了白婵身边。

    白婵和桑染看着她,都不说话。

    林微昕心想这样也好。现在这一刻,她也无法承受别人的同情和关心。不如就让他们把她当成白贲。

    她也不说话,看着结界被穿破的地方。原来外面有一列人族修行者,正连珠炮似得往结界上射箭。

    不是普通的箭,贴着张不知什么符纸,射出来时连灵气光点都不带,但接触到结界后,箭镞就像烧红的烙铁一样,在结界上留下一个印子。从里面看,就像天幕上出现一滩一滩的金色流火,美极了。

    林微昕惊讶地看着他们一行人默不作声,训练有素地抽箭,射箭,毫不停歇。结界也布满了金色的瘀斑。最外面的两层已经消散了。

    结界上不断有地方被击穿。柴珺补的速度已经来不及了。白婵翅膀一振,也飞去帮着补了起来。

    桑染不知从衣服的哪个口袋里,拿出来一个用大斛叶包着的团子来,递给林微昕,说:“以前我不让你多吃草团子,都说是怕你不消化。后来我想想,说不定是因为我自己爱吃柏饼,我吃不来草团子的青渍气。”

    林微昕默默接了过去,剥开叶子咬了一口。

    桑染看着她,脸上就露出淡淡的笑意来。他轻轻叫了一声:“昕昕。”

    林微昕看过去,疑惑地望着他。

    他顿了顿才问:“你要喝点水吗?”

    林微昕摇了摇头,继续看向还在有条不紊射着箭的人族修行者们。

    结界外的人族也正在观察着他们。前面一排人的后面,站着一个人,他的目光在林微昕和桑染之间来回转换着。眼中闪烁着兴奋之色。

    就是他们,不是在补结界的那两个。他能感觉得到,他捏紧了手上的一个琉璃瓶,关闭了眼耳鼻舌身五识,仅留末那识,进入法尘,细细感受起来。

    这结界太碍事了,他探查半天,还是只能含混地判断在那对男女之中,是一个还是两个,都无法确定。

    之前他来的时候,看见地上有过女子的尸身,之前滇池蝾螈前金角卦中的孕母应该就是那个被天罚劈死的女子。

    那些都是皮毛,准确率太低。只有他,能够识别出真正的金鸢天狗来,那强大的远古生魂,与他的祖先有不共戴天之仇。再强大,也只有区区两人,哪里敌得过万众一心。他的唇边浮出一丝冷笑。

    自从射杀了那只金鸢天狗,亲耳听到那个幸存的天狗的诅咒,他们一族日夜生活在恐惧中。

    恐惧会让人竭尽全力。

    祖先用密法保存下来射杀那只天狗的箭镞上的一缕残魂,一代一代传下去。让每一代的佼佼者们从小就学着感知这强大的暴戾的气息,克服内心深处的恐惧。

    那么多年的揣摩和辨识,那么多代的如履薄冰,不敢松懈,终于等到了今天。他要用他们这一代来终结所有麻烦。从今以后,他们再也不用生活在被复仇的恐惧中了。

    等天亮后,每一个朗朗白日,就只是白日,不是被寻仇的倒计时。

    他们一族的自由,将由他们这一行人来成全。

    星鲛咖啡店,大研里分店的优秀店长恽翠德,露出开怀一笑来。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这个诅咒太棒了〕〔万界圆梦师〕〔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