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龙王医婿〕〔大流寇〕〔我的老婆超迷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二百六四章 殊途同归
    林微昕看了会儿射箭,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最后的一层结界已经开始震颤,感觉随时会分崩离析。马上这些人族修行者与他们之间将没有任何阻隔,这些箭会直接招呼到他们身上。

    她并没有很担心。

    真到那时候,白贲大概也哭完了。刚才不是吃了个柏饼下去嘛,甜食总会让人振奋起来的。

    要是白贲也处理不了这些人族修行者,那就是天意要亡金鸢天狗一族了,怪不得别人。但愿窦雁带着孩子能躲过他们,起码以后可以把孩子送去给云堤和阿萝。

    她心知白贲不会放任自己被杀死。那扇门,应该随时会打开,她很快就能去找一树。

    现在是说再见最后的机会了。

    她侧头叫一声“桑染”。

    等他转过脸来时,她的眼中迅速升起一层水雾,什么都看不清了。

    “桑染。”她又叫一声。

    一只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桑染的声音响起来,带着抚慰,“我在这儿。”

    她缩回自己的手,从自己的荷包里拿出一个拳头大的琉璃球,递给他,说着,“我的金叶甲虫,给你养着玩。我发现它喝了有颜色的水会变颜色。喝蔷薇水就会变成粉色……”

    终究什么也没说。

    一阵风带着细微的灵气拂面而来,结界全部破了。

    恽翠德拉开了一把一人高的长弓,站在二十丈高的山壁一角,瞄准了林微昕,默默关注着结界的状况,等待最适合的时机。嘴里悄声念着,“你的翅膀呢,你的金鸢呢,我找到你了,你躲不了了。”

    他等到了最好的时机。在结界刚刚开始崩坏的一刻松开了拇指,射出了第一支箭。

    白婵飞在空中,发现了这支冷箭。她一个折身向箭追去,指尖喷涌出惊人的灵气,箭镞一般击向那支箭的箭尾,可那些银色的灵气,在碰到箭身后迅速消散了。那支箭的方向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稳稳地向林微昕飞去。

    他的第二支、第三支箭紧接着射了出来,第三支箭却是射向桑染的。

    他的目标是林微昕。

    第三支箭只是为了保证紧挨着林微昕的桑染不会拉开林微昕,他必须第一时间躲开射向自己的那支箭。三支箭射出的时间相差不过毫厘,几乎要在同一时间到达。

    白婵心中一沉,来不及了。

    桑染没有躲射向自己的那支箭,他立刻拉开了林微昕,自己的手臂却被射中了。这箭力量极大,他被箭身的力量一带,扑倒在地,血就在地下流了一滩。

    白婵凄厉地嘶叫一声,声音震耳欲聋。她返身往恽翠德栖身的山壁疾扑过去,又一队人族修行者从山壁的灌木丛中冒出头来,箭镞密密地冲着白婵来了。

    白婵满眼恨色,一伸手就挥落了几乎所有的箭。第二批又来了。

    柴珺看一眼底下,林微昕正在帮桑染止血,心中大急,对着林微昕大叫,“快跑啊!他的目标是你!”转身就去帮白婵收拾那些弓箭手。

    恽翠德看都没看白婵和柴珺一眼,取箭、搭箭、上弦、推弓、瞄准,脱弦一气呵成,又是三支射向林微昕。

    林微昕拖着桑染拼命往边上去,躲得太慢,自己肩膀被一箭射穿,直接钉到了地上。

    桑染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拖起她,跌跌撞撞就往外飞去。却被等在那的一排弓箭手赶了回来。

    这是他才发现,人族隐匿了气息,早就将这山坳围了个水泄不通。只是这些弓箭手并不出手伤他们,只是确保没人走得出山坳。

    恽翠德满意地笑起来,又放三箭,其中一箭正中林微昕后背,穿过她又扎入了桑染胸口。两人一起摔到了地上。

    他忽然有淡淡的失落,就要结束了吗?苦练了几十年,几十年只练射箭这一项。原以为会有势均力敌的一战,可这才射了几箭,就到用这三支附上魂魄的箭的时候了吗?

    未免太容易被打败了些,令人失望。

    他遗憾地摇了摇头,抽出一支乌金的箭来,打开了手中一直捏着的琉璃瓶,将箭头浸入瓶中,念出那个古老的法咒。将魂魄附上了箭头。

    瞄准了底下刚刚折断最后那支箭杆,挣扎着站了起来的林微昕,他稳稳射出了传说里取了金鸢天狗性命的那支神箭。

    林微昕笔直地站着,看着那支箭。沿着那支箭的飞行轨迹能看到,一路都有蓝色光点在慢慢消散。

    原来真的是附上了魂魄啊。上一回没有机会好好看看,这次才看到。她活动了一下还在流着血的肩膀,顺手拔出了里面残留的箭头。微微歪着头观察了一下这支箭的轨迹,不算很快。

    唔,好想杀光这些人啊……她觉得身上左一处右一处都在痛,心里窝火极了。

    突然,桑染踉踉跄跄扑向她,转身护住她,拦到了她的前面。他的后背全是血,她心头一跳。

    林微昕背上绽出巨大的金色翅膀,猛地推开了身前的桑染,来不及躲开,只能眼看着乌金色的箭头当胸而入。

    喉头一阵血腥气,血源源不断地从喉咙倒流入嘴里。伤口处也在不停地流血。

    白贲呕出一大口血,紧接着干呕了好几下。血的味道真是太恶心了。

    那个蠢女人,居然一下子制住了自己,最后一刻把自愿挡箭的那人推走了。太蠢了……

    这支箭射进身体后,白贲感觉自己的神魂就像被投入了滚烫的岩浆,痛苦地只想抱着头尖叫。

    原来被这样的箭射中是这样的感觉啊,无咎。他悄悄自语着。

    他怪笑起来,变成一团浓密的金色烟雾,流星一般冲向恽翠德。

    “你的味道,闻着好熟悉啊。你就是那时候射杀无咎的那个人族的后代吧。来吧,让我们清算一下吧。”白贲轻松地说着,加速冲去。

    第二支箭射进了金色雾里,他被阻碍了一下,金色变得稀薄了些,更多的血从烟雾中洒了出来。

    第三支。

    一大蓬血花溅开。

    金雾一下子变得极其稀薄,几乎全部散开了。许久都没有聚集起来。

    白婵盯着空中白贲原来的位置,颤抖了一下。她脸色变得惨白,眼睛里却像有两簇灼灼燃烧的黑色火焰。

    她嘴边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起手做了一个手势,两手激射出一片灵气白练。阻拦她冲向恽翠德的人族全部被切开了喉咙,鲜血四溅地掉到了地上。

    白婵看着满地的狼藉,无声地笑起来。冲去另外一头,故技重施地杀起其他人族来。

    柴珺露出不忍的表情,但是没有阻拦。

    一会儿工夫,山坳里尸横遍野,血流漂橹。

    远处传来滚滚雷声。

    白婵笑着,恽翠德也在笑着。

    恽翠德一脸平静地对白婵说:“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诛杀你们的原因。”

    空气中忽然凝聚出一团极其浓密的金雾来,变成了林微昕的样子。

    她浑身是血,身上留着四五个箭身,左胸心口处,更是深深插着一支。

    她毫不在意地恣意大笑着,看着恽翠德转眼间血色褪尽的脸孔问道:“你知不知道,上一次你们为什么能杀死我哥哥无咎?”

    “根本不是因为这些箭,是我们刚刚杀了我们的父亲,我们刚硬生生接了天罚而已。不然这些小玩意,哪能杀得了无咎。无咎可是我们俩中更强的那个……”

    她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里流出泪来,“我倒是不知道,被这个箭射中,头会这么疼……”

    她飞到恽翠德跟前,手指一挥,恽翠德的喉咙就被割开一道小口子,血喷溅了出来。

    白贲轻巧地躲过了,嘟囔着,“用别人的魂附在箭上,啧啧,你也得尝尝天罚。别想那么容易死。”

    雷声近了。

    白贲长吁一口气,叫道:“瑶光,你自由了,你把这个女人和那个蝾螈收走,躲过天罚再出来吧。”

    白婵转眼就不见了。

    桑染却无声无息地飞上来,死死握住了她的手。满脸绝望地盯着她的脸,一言不发。

    白贲大怒,伸手就要滑向他的喉咙,硬生生忍住了。

    她抬头看一眼漫天的电枝,对桑染道:“刚才不要你救的是她,她让我跟你说,你曾经在河谷答应过她,不会死在她前面,她希望你做到。”

    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狠狠推开他,一道金光闪过,桑染也不见了。

    雷电一拥而下。

    恽翠德最后看了一眼雪亮的天幕,一道雷电落到了他的身上。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