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龙王医婿〕〔大流寇〕〔我的老婆超迷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上门狂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二百六五章 将错就错
    第二次天罚震动了整个山谷,无论是在打斗的还是走路的人全都停了下来。天幕仿佛一块布满了紫色血管的皮肤,那些血管尽可能地蔓延着,狰狞地凸显出来,然后炸裂。

    天雷一停,所有人都往那片山坳去了。才到周围,一股不详的血腥气就扑鼻而来。等有人真的飞过山头,出现在山坳上空,才看见底下的情形。

    遍地的尸体和鲜血。

    只有三个抱着婴儿的人看上去毫发无伤,颤抖着围坐在地上,旁边还站着一个蓝色的虚像。

    上空的人窃窃私语起来,“那三个婴儿里,有两个是金鸢天狗吧……”

    地上又挣扎着坐起了一个人,满脸血污,十分可怖。他掏出一枚狸元丢向瑶光:“瑶光你把狸元里的精魄吞噬了,暂时先用这个吧。”

    上方的人族互相使个眼色,不约而同地攻击起抱着婴儿的三人来。可攻击还没落到那些人身上,他们就不见了。

    杜若、安和乌羽他们也赶来了,来不及管底下的情形,先忙着与人族缠斗起来。

    窦雁他们三人无论在山坳里,还是在狸元中,都没有什么变化。他们三人头也不抬,也不只躲闪,只是紧紧抱着手里的婴儿。走近了才能听见,其中一人正在细声吟唱着什么古朴的曲调,那音调饱含痛苦与祈求,大概是在向神明祈祷。

    天罚落下时,白贲吸引了大多数雷电,等她倒下后,剩下的雷电也没放过白婵。虽然白贲最后一刻给瑶光的金贝做了个掩盖气息的结界,可雷电还是发现了他们,劈坏了瑶光的金贝,里面的人全部被迫跑了出来。

    白婵尽最后的力给抱着婴儿的三人做了一个结界,自己被一枝雷电击中倒下了。柴珺和桑染在尽力帮白婵做的结界多支撑了一两秒后,柴珺被雷电击中倒下了。

    等柴珺倒下后,雷电就回去了。桑染才得以幸存。

    雷电一停,桑染急忙把自己那枚死脑筋的狸元给瑶光栖身,让他照顾窦雁他们。

    随后他自己坐在那,环顾着四周的尸体和坐着的人,一下子发起愣来。

    他眼前先是一黑,再见到光亮时,眼睛里全是暗红的血色光斑,一大片一大片流淌在眼前的耀眼白光里。

    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耳朵里什么旁的都听不见,只有一阵沉闷的“嗡嗡”嘈杂声和自己慌乱的心跳声。

    他被魇住了。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很相似,却绝对没有这样血腥的夜晚,他们一群人在白川的结界里,他拿着一枚宝塔螺,蹲在结界的一个角落里钻孔,一门心思要逃出去。

    林微昕……他知道那个孩子叫林微昕,可是那个林微昕面目苍白平淡,他竟然想不起她原本的样子来。林微昕蹲在他边上,歪着头看着他钻,一边跟他说,这个螺蛳壳壳的尖尖太小了,钻起来太慢了……

    他又想起后来的这个林微昕的样子来,笑起来那么甜,唧唧呱呱不停嘴地和自己说话。高兴的时候,她的眼睛是笑着的。

    黑白分明的眼珠里,漆黑的瞳孔中映出了自己的脸来。自己也是笑着的,不,为什么她眼睛里映出的自己在哭?哭得那么伤心?

    “昕昕!”他大叫一声清醒过来。在地上寻找起林微昕来。

    他很快找到了她。

    天照大神姐弟三人面色慎重地看着底下的惨状。

    天照大神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说给两个弟弟听。

    “我们开始的时候,掩住了小狸子身上的神族的气息,又故意在那个孕妇的丈夫身上,放上了其他异族的气息,所以才有天罚,但是我们把无咎和那个女子的精魄分了开来。也算救了一命,即使天道不复回,也不要紧。”

    “可没料到小狸子动作这么快……那这里我们就欠了小狸子的一条命。”她一边说一边扳着手指头算。

    “前头这些都还是小事。后面人族这些还有那个金鸢天狗的女族长动的杀孽,我们就不能出手了。我们最初闹着玩是因,后面这些都是因此产生的果,自有一个因果在里面,我们只能旁观。”

    “所以这个因果,由那个族长自己受天罚平了。其他的,我们也没办法。总之,我们已经闯祸了。”她叹口气。

    “现在,我们现在把无咎的精魄收到的都放到小狸子的儿子身上了。可小狸子媳妇的精魄和白贲的精魄,被那三支追魂箭绞碎了,混成一团,分不出来了怎么办。”

    “你们说,要不要分两份,一份给白贲,一份给小狸子的媳妇?”

    “可这不就是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了么,这是违反天道的。”

    “要么只能先全部拿去给白贲用。”

    天照大神很苦恼,看着手上仙灵包裹着的一团孔雀蓝色的精魄碎末。

    “可是那我拿什么赔个媳妇给小狸子呢?肉身好做,这精魄碎片怎么办。”

    月读命忽然打岔问道:“你们之前有没有留意,小狸子精魄析出的时候,有一粒仙灵从他额头飞出来,刚刚白贲倒地的时候也有。我看是他们遇到过什么神族,给他们做了印记。”

    素盏鸣尊一琢磨,“小狸子那时候,我忙着和姐姐收他们的精魄碎片,倒是没注意,小狸子的媳妇儿那颗我倒是晃了一眼。我当时还以为是你给她的那些呢。”

    天照大神道:“既然那两粒仙灵飞走了,自然是去报信了。是哪方神明,一会儿就能见到了。”

    三个人继续站着看底下。

    素盏鸣尊问了句:“月读,你今天不当值的话,没事儿吗?”

    月读命答道:“月有阴晴圆缺。有什么要紧的。”

    天照大神偷偷瞄一眼素盏鸣尊,俩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她就捂着嘴偷偷笑了。

    素盏鸣尊又看了一会儿,实在气闷,就问:“是我错了,我以为天道会复回。它居然就将错就错了。这怎么办。我看死的人这么多,都是我的错。要不要我先现身让人族和金鸢天狗族停止争端,后面再一个一个处理吧。”

    月读命忽然“嘘”了一声,指着桑染道:“小蝾螈起执念了。”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唐扫把星〕〔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