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豆狸居酒屋 第二百六六章 执念
    三人齐齐看去。

    桑染正在替林微昕包扎伤口。

    他先把箭杆割断,小心地将箭镞起出来,再在伤口上洒上各种药粉,涂上他们族的回春膏。最后用法术把素帛绕上伤口,细细地打上结。包裹地十分用心。

    可落在别人眼里,就令人不安起来。

    安飞落下来,想去制止他。

    可迟疑片刻,也不知该怎么说,只得委婉地说道:“桑染,她已经不在了。”

    桑染不做声,手也不停。

    安心中本来也满是愤怒和痛苦,脸色一黯,又想接着说什么,被杜若拦住了。杜若冲他摇摇头,轻轻说着:“你由他吧。”

    苏木从族里赶了过来。

    第一次天罚的雷声响起后,隔壁的狸族传了口信说人族修行者来了。杜若和正好在族中有事商谈的本族大天狗们就匆匆赶去了。

    第二次天罚才一起,苏木就感觉心中气血翻涌,心脏猛跳,手抖地几乎拿不住杯子。他忽然明白过来,顾不上自己精魄碎片被夺会死的危险,立刻找着来了。

    等落到山坳里,他一眼就看见白婵静静躺在地上。

    他没有去管半空中还在进行的打斗,而是开始在山坳里清理出一块地方来。

    清理好后,就把白婵抱过去平放在一角,理一理她有些乱的额发。然后是柴珺,然后是央央……

    他开始仔细地清理起山坳来,看样子是想分成两个区域,用来放两方的尸体。

    安看了一会儿,返回半空中继续缠斗那些人族去了。

    也许是这些死去的人族身上留有印记,越来越多的人族赶过来了。

    安的耐心在慢慢磨灭,他开始压制自己的暴戾之气。也许是一地的血水激起了他性格里残忍的部分,也许只是恨意。他也分不清。

    精怪都有一死,出门死在外面都很寻常。回归了灵气循环的人,若有缘,总有机会再见的。他想着,皱着眉头又朝桑染看去。

    桑染已经把林微昕的伤口都处理好了,还为她施了无尘咒,又用清水洗净了她脸上的血迹和泥土。他自己的伤口却不去管。

    这时苏木已经把山坳里的血水清理过了,尸体也按敌我整齐地排列整齐了。他走到桑染身边,温声说道:“桑染大人,已经都整理好了,我现在把她抱去乌丸和柴珺身边,你觉得好吗?”

    桑染不看苏木,只缓缓摇了摇头。

    苏木一顿,劝慰道:“那我过一会儿再来,或者你把她抱过去。桑染大人,节哀。你的伤口,也该包扎一下。”

    桑染跪在林微昕身边毫无反应。

    他正想着,她一定疼死了,被那些不讲道理的人族射了那么多箭在身上。她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苦。一定疼死了。可她一滴眼泪都没掉,一滴眼泪都没掉。

    如果他们没有出出云岛,就不会去滇池蝾螈族里,也不会到金鸢天狗的族里,他们会一直在精怪大陆,最多她跟乌丸去越后山。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一步。

    都是他的错……

    半空的战况慢慢地出现了变化。

    这些人族都是人族大陆的,他们的修行方向一直是在这个世界对灵气和法力的规定下,尽可能地提高灵气和法力所能达到的极限。

    他们系统地研究、修炼了这几万年,在不触动天罚的情况下,他们有着比精怪们更厉害的对战技术和方法。

    尤其是当他们成群结队地出现时,这种优势被发挥到了极点。之前恽翠德领着一大群人族修士射伤白贲和桑染,如果不是白婵忽然凶性大发,不顾触发天罚痛下杀手。原本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其实很难预料。

    精怪们平时鲜少与人族争斗,人族的单个战斗力又很弱。他们对人族修行者缺乏重视与了解。又受天罚的恐吓,束手束脚之下,渐渐被人族占了上风。

    而那些人族到这里看到被白婵杀掉的同族后,同仇敌忾之意空前地高涨。他们为牺牲掉的同族哀悼的同时,起了赶尽杀绝的念头。

    到了现在,事情已经不是杀掉复活的金鸢天狗这样简单,人族也开始有余力来攻击地面上残留的金鸢天狗了,事实上,他们已经不分了,只有敌我,不分种族。

    二玉族中的狸子成了首当其冲的牺牲品,他们纯良温和,与世无争,法力和灵气都很低下,从未见过这样一上来就下杀手的争斗。一下子好多族民被杀l。

    人族发现狸族孱弱,一下子又跑来好多,想干脆把他们杀光了再去别的地方。二玉一下子红了眼,也不再留情。

    安观察到局面的变化,飞去二玉身边,怕她受伤。到了那儿才发现,仲夏大天狗乌羽就在她身边。

    安心中稍安,稍远一点缀在她附近,是不是看顾一下。

    苏木发现山壁上的人族开始攻击他后,也飞上了半空支援杜若。

    于是那些人族开始攻击桑染。

    产生的灵气波动很小,但是杀伤力不错的符箓被一张张不断丢下去,袖箭,飞刀,也都来了。

    桑染打架是很不厉害,可他也是出生在人族大陆的大精怪,控制着灵气对他来说同样是常态。他并不反击,只是把这些攻击一一抵挡住。

    这让攻击他的人产生了一种自己再努力一些便能杀死他的错觉。于是他们丢了更多的符箓下来。其中有一张就扎穿了林微昕刚刚被包扎好的肩膀。

    桑染看着那张符箓,像刀片一样,林微昕被包扎地清清爽爽的肩膀上又洇出血来了。

    他胸口一痛,脑子里有一根弦突然就崩断了。

    桑染变出了他的原身,体型急速变大,长到足有三个人族高才停下来。

    他化作的这只蝾螈肚子上的花纹鲜艳欲滴,周身布满淡金色的点点,头上有两枚尖尖的金角,双眼赤红,面目狰狞,满嘴利齿,背脊上是两排骨质化的棘刺。

    就见这蝾螈长舌弹出,卷了最近的两个人族过来,张嘴咬了两口,又吐了出来。那两个人就鲜血淋漓地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这场面引发了一阵惊恐的尖叫,周围的人族立刻四散逃命去了。

    它追着他们攀爬上了山壁,尾巴分泌出厚厚的黏液,猛烈击打着山壁,把那些来不及逃走的人族黏在一起,再撞击到山壁上,直打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再转向不同的方向,四处猎杀着人族。

    等把山坳里活动的人族全部打死后,它发出长长的呜咽声,一口将林微昕叼进嘴里就想往山上逃去。

    苏木、杜若和安束手无策地看着他杀红了眼,急忙拦在它的跟前,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林微昕一条手臂从它的嘴角边垂下,已经被它的牙齿咬伤,血顺着手臂流了下来,又从指尖滴到地上。

    林微昕那头长发也在他嘴角垂在,头发上还用法术别着一朵淡粉色的秋英,怎么都不会掉。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