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副村长〕〔天国情缘劫〕〔重生之仙界大帝归〕〔轻熟竞技场〕〔长生四千年〕〔神工〕〔都市之绝代战王〕〔落落奇幻之旅〕〔捡宝〕〔战神,你家萌狐要〕〔你的爱如星光〕〔顾少的独家挚爱〕〔看来这个世界已经〕〔你的爱如星光〕〔隐婚老公萌宠妻〕〔影后的咸鱼男友〕〔农家美食日常〕〔掌欢〕〔绝妙江山〕〔超能之王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剑仙荣耀 第90章 战车意志,狂铁
    好痛!

    身体仿佛被撕裂般!

    剧烈的痛楚让失去手臂,失血过多,陷入昏迷的狂铁清醒过来。

    猛然睁开眼睛,却惊恐的发现,自己正躺在机械手术台上,一个带着面罩,身穿白大褂的机关师埋首,捣弄着他的身体。

    “混蛋!你想干什么?给老子住手!”

    巨大的恐惧感攫取了狂铁的心脏,他疯狂地挣扎,咒骂着,却发现除了剧烈的痛楚和叫喊咒骂外,他的身体根本就不受控制,没有任何动弹。

    机关师摘下面罩,露出沧桑却慈祥的面容,温和地说:“你的手臂已经被彻底砍断了。我现在只能给你安装一条全新的,更强大的机关手臂。”

    “真是讽刺啊,憎恨机关的你,身体也要成为机关的一部分。”

    手臂?机关?

    狂铁终于回想起来了!

    他整条右臂已经被齐肩砍断,被那个冷酷的,筑城者米莱狄砍断!

    在剧烈的痛楚和强烈的不安中,躺在手术台上,无法抗争,只能任由摆布的狂铁,过往的记忆纷至沓来。

    狂铁出身于海都底层的贫民家庭,在很小的时候,他便在码头卖着力气。

    冬天,同龄的上层贵族孩子们在豪华温暖的室内享受美食时,狂铁要在寒风刺骨的码头卖苦力,即使手指冻裂,渗血,也要拼命搬运,如果不这样做话,他就没有收入来源,会被活生生饿死。

    跟那些贵族少爷不同,他光活着,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狂铁迄今都还记得,曾有位和蔼的商人波罗先生,总会怜悯他年幼,给他比旁人更丰厚的小费。

    有一天船队起航之前,他问那商人。

    “先生,你要前往东方吗?”

    “是啊。”

    “东方有什么呢?”

    商人犹豫了下,然后回答:“有解决污染的方法。”

    似懂非懂的时候,商人登上船。从此再也没有归来。他早忘记了商人的模样,但最后的对话始终铭刻心头。

    污染这两个字开始走进狂铁的生命。

    成年后的狂铁以护卫为职业,一年到头随商队往来勇士之地各处。或许因为如此,他对海都的变化变得非常敏感,渐渐察觉到不对劲。每一次归来,海都依然巍峨,可奇妙的变化自细微之处蔓延:废水、腐蚀和结晶化……这种变化,令他恐惧。

    长期随着商队来往勇士之地各处,狂铁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只能出卖微薄苦力的小孩。

    阅历大增的他,已经知道,奠定海都城基的高塔家族,他们世世代代掌控着的令城市矗立的力量,来源于遥远的太古,知识与智慧的尽头。

    神灵们智慧的结晶,维持大陆平衡的终极力量,“十二奇迹”。

    人人都知道,奇迹和魔道家族的力量造就了非凡的海之都。

    可是,海都所谓“奇迹”究竟是什么呢?

    狂铁萌发了异想天开的联想:或许,污染的产生与奇迹之力息息相连。

    这种联想,一在脑海中扎根,就再也挥之不去,日益根深蒂固。

    带着这种怀疑,狂铁积极勘察海都四周的环境,果然有了惊人的发现!

    这一发现让震怒不已!

    为了家乡,为了海都百万子民,他必须挺身而出,向不可冒犯的伟大的筑城者讨要说法!

    月圆之夜,执政家族中的“筑城者”米莱狄会在高塔的顶端摆布自己精巧的机关设施。于是某个清晨趁她离开的时候,狂铁拦住了她的去路。

    机械奴仆们蜂拥而上,举起偷袭的不敬者,任他拼命挣扎。

    高傲的女贵族冷眼旁观。

    “等等。”

    就在狂铁健壮精悍的身躯即将被机械奴仆撕碎时,那标志性的沙哑嗓音刚开口,机械奴仆们立刻中断行动。

    它们很清楚,一秒的误差都会招致可怕结果。

    精致的手杖拨开不敬者的手掌。

    有什么在闪闪发光。

    女贵族对此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证据!”

    狂铁大声说。

    “污染的证据!”

    “废水从地下冒出来!铁锈腐蚀着珊瑚!而野生的猎物,则变异为结晶体。”

    “污染会毁灭海之都!”

    人们都目瞪口呆。

    居然敢当着至高无上的女王说出海都会毁灭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这家伙找死吗?

    冷漠的女贵族挑了挑眉毛,显然,她十分明了狂铁话中的含义。

    闪闪发光的晶体,诅咒的结晶,被你发现了么?

    刹那间她做出了决定。

    高高举起手杖引导着电流滋滋闪过,佣兵停止咒骂昏了过去。

    最终他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代价是失去一只手。

    ……

    ……

    当记起所有前尘往事,思维清醒过来,睁开眼时,狂铁,看到了一张有着立体五官的脸,正冷漠的俯瞰着躺在实验台上的自己。

    带着黑色的长手套,镶嵌着宝石的精致手掌,介于黄色和啡色之间的琥珀色长发,强势而冷漠上位者姿态,以及那用眼罩遮住的左眼,无不说明了她的身份——

    筑城者,米莱狄。

    看到这个砍断自己手臂的元凶,狂铁目眦尽裂,猛然暴起,用拳头狠狠地对着米莱狄那张冷漠的脸一砸!

    嘭!

    巨大的爆炸声让整个实验室都微微动摇了一下。

    以狂铁钻石段位的实力,自然是不可能砸中荣耀王者米莱狄的脸的,之所以能引起这么大的震动,那是因为狂铁的拳头,砸中了保护主人不受到任何伤害的智能型机械仆从。

    这是……

    我的力量?

    看着那个被砸的稀巴烂,变成一堆废铁,闪烁着滋滋电流的机械仆从,狂铁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在手臂被砍掉之前的交锋里,况且使劲全身的力量也不能损毁机械仆从分毫,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些机械仆从的身躯比钨钢合金还要坚硬!

    现在,居然被自己一拳轻轻松松打碎了?

    当狂铁那不可思议的目光转移到自己的‘手’时,瞳孔骤然收缩!

    这是……

    我的手臂?

    机械手臂。

    狂铁用左手抚摸自己机械手臂,流畅的线条,坚硬的材质,蕴含惊人爆炸力的触感,挥动起来没有任何不适,宛如与自身血肉融为一体……

    “这是我赐予你的力量。”

    米莱狄望着狂铁那惊愕,厌恶,又有掩饰不住的,由强大力量带来的惊喜表情,漠然开口道:

    “与机关共生不是很棒的体验吗?”

    “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污染,那么从此以后,你将为我效力,找出解决这污染办法。”

    “卑贱狂妄的小子,现在,你的身体里流淌着将不是血,而是铁。”

    米莱狄伸出手杖,点在狂铁的额头上,用高高在上的口吻说道:

    “我,海都女王,高贵的筑城者,米莱狄,将赐予你‘狂铁’之名。”

    “从今天起,你过往的人生和名字都已不再重要,你的人生,只有一个意义,为我找出解决诅咒的答案。”

    “你的热情,梦想,希望,将统统转化为发电的动力,为我服务。”

    一个如被惹毛了的,野兽般的笑容在狂铁脸上绽放开来,左眼那道伤痕狰狞的跳动着,“高贵的筑城者,米莱狄女王,你的意思是,你砍了我的手,然后你不计前嫌,慷慨大方的恩赐我‘狂铁’之名,让我有荣幸毕生为你服务,为你找出解除结晶诅咒的答案?”

    米莱狄挥了挥手杖,“理解的不错。”

    荒谬!

    耻辱!

    狂铁出身于卑贱的底层,自小就出卖苦力,期间什么打骂羞辱没有遇到过?

    成年的他对于绝大部分羞辱都能淡然处之了,一路走来,他早已明白,这个世界根本不会在乎你的自尊,这个世界期待你做出成绩后再来强调自己的自尊。

    可是如今天这般的羞辱,狂铁从来没有遇见过!

    因为这不仅仅是羞辱,更是羞辱者以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赐予他姓名,砍掉了他的手臂之后反而要他终生为其服务,寻找解开诅咒的答案?

    被斩断手臂,狠狠羞辱后,还要虔诚的跪地,对残暴的羞辱者感激涕零?

    “去,你,妈,的!凭,什,么?!”

    狂铁终于忍不住,暴躁地当面骂出声来。

    “凭我比你强,可以随时结束你的命。凭我是海都的皇帝,拥有任意处置海都任何一个子民的权力。”

    面对愤怒,随时准备择人而噬,宛若野兽般的狂铁,米莱狄高冷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地球时代那句著名的经典台词听说过吗:

    什么是权力?

    当一个人犯了罪,法官依法判他死刑。

    这不叫权力,这叫正义。

    而当一个人同样犯了罪,皇帝可以判他死刑,也可以不判他死刑,于是赦免了他,这就叫做权力。

    如同我现在一样,即使伤害了你,羞辱了你,砍断了你的手臂,给你安装上了你憎恨的机关,也依然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你感激涕零,用往后余生为我服务,就是我在行驶的,至高无上的皇帝的权利。”

    米莱狄用手杖托起狂铁的下巴,“你只有两个选择,执行我的命令,或者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