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长姐难为〕〔太傅他总想扒朕的〕〔赘婿天帝萧逸方清〕〔夙世今生:这个总〕〔从小鲜肉成为文娱〕〔甜妻密爱:总裁大〕〔我捧红了半个娱乐〕〔云千帆苏晴〕〔无限位面之绝对追〕〔逆天符皇〕〔陈平江婉〕〔总裁夫人很逍遥江〕〔大宋:八岁皇叔做〕〔江婉陈平〕〔我不想继承〕〔36888陈平江婉〕〔陈平 江婉〕〔总裁的私宠妻江瑟〕〔诸天无上仙尊〕〔唐诗薄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可怜 第17章 顾芯的脸在薄亦深薄凉的掌心蹭了…
    !

    而顾芯似乎是累了,脸部**,眼睛也疲倦的眯了起来。

    与此同时,江承也感觉到了汹涌的药力在体内流窜。

    他兴奋的扶起顾芯:“妹妹一定是酒喝多了,我扶你上楼休息休息”

    顾芯声音都娇柔了许多,“谢谢”

    江承扶着顾芯,和脸泛疑问的人道:“我表妹,喝多了,扶上去休息,我姨夫姨妈都在上面呢!”

    上了二楼。

    江承拉着顾芯就到了最尽头的那间房,江承喝了太多加了料的红酒,此刻头脑昏沉,晕晕乎乎,只是手还紧紧攥着顾芯的手:“妹妹,哥哥帮你醒酒”

    “谢谢哥哥。”

    顾芯眼睛清醒,被江承拉扯到了房间里。

    江承全身发红,已然控制不住要将顾芯扑倒在床上。

    顾芯轻轻一笑,轻轻松松掰开江承的手,装作很费力的模样将江承扶上床,给他盖上被子:“哥哥,你好好休息哦,我去让佣人帮你煮醒酒汤”

    江承被顾芯裹在被子里,难受的滚来滚去。

    顾芯焦急的走出去,跑去佣人房叫了四个相容丑陋,四五十岁还尚未结婚的粗使佣人。

    “快快快,快去二楼看看江家四少,好像是喝酒喝得不行了,你们快去帮他醒醒酒。”

    四个佣人急匆匆拿着醒酒汤就去了江承的房间。

    顾芯给自己倒了杯水,倚在自己房门口,看着江承的房门合上就再没有人出来过。

    嗯

    他们现在一定十分幸福。

    顾芯回房,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有点发热。

    这个药的确有些凶猛,连顾芯都有点着调了,不过也只是有点儿而已。

    顾芯站在露台上,吹着凉爽的晚风,觉得自己睡一觉就好了。

    可惜下面实在是太吵。

    露台尽头有扇窗,可以跳到别墅背面,那儿又僻静而且有副石桌石凳。

    顾芯跳下床,拎着自己的裙角,坐在了石凳上,疲乏的将胳膊放在石桌上,而后枕着自己的胳膊陷入梦乡。

    为了和“妖龙”争夺积分,她几乎是一夜没睡,早就困了。

    显眼的宝蓝色兰博基尼正在夜色浓重的路上飞驰。

    薄亦深身着高级订制的西装,衬衫熨帖的没有一丝褶皱,袖口领带夹一应俱全,腕上价值七位数的百达翡丽很是惹眼。

    他此刻坐在后座,正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的衬衫袖口,宝石袖扣在他修长白皙的指尖熠熠发光。

    第一次在小可爱面前正装亮相,形象还是要注意的。

    安城今日不在,跟着他的是安玉。

    薄亦深整理完衣着,车子已经行驶到薄家别墅后的马路。

    薄亦深视线随意的一瞄,随即目光落在荞麦丛中的仙女身上,动不了了。

    他勾起唇角:“停车。”

    安玉一脚踩下刹车,也看向顾芯:“嘶,顾家何时有这么漂亮的闺”

    他说了一半,意识到了什么,目光震惊的看着那位正在沉睡,宛如精灵的女孩儿。

    这竟然是乡下土妞

    顾芯!!!

    他震惊的功夫,他家主子已经潇洒的跨过了铁艺围栏。

    安玉惊艳的叹息,把车停在路边。

    主子运气也未免太好了,还以为真的要被迫娶顾颜或者顾悦了呢!

    顾芯能感觉到有人在靠近。

    但是她不想睁开眼,而且这人步伐稳健,不是做坏事人急躁心虚的步伐。

    再靠近了一点,连气息都是她喜欢的。

    淡淡的草木香混杂着烟草味。

    顾芯不觉得危险,反而放任意识睡得更沉了。

    薄亦深放轻脚步,走到石桌前。

    桌上,少女正沉沉睡着,侧颜精致美好。

    薄亦深觉得她今天很不一样,脸颊染着绯红色,身上也散发着一种似有若无的香甜,以及令人躁动的热气。

    不过

    依旧可爱。

    尤其是穿上这身漂亮的裙子,更可爱了。

    薄亦深坐在石凳上,胳膊肘撑在桌子上,托着弧度凌厉又不失精致的下颚,饶有兴致的观赏者顾芯的睡颜。

    月光静静洒在两人身上。

    画面美好的像是电影画卷。

    顾芯似乎是睡得不舒服,脸动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滑下自己的胳膊,落在坚硬的桌面上。

    薄亦深及时伸手,干净薄凉的掌心托住了顾芯发热的脸颊。

    顾芯贪图脸下的清凉,发出一声舒服的嘤咛,脸颊在薄亦深微凉的掌心蹭了蹭。

    简直和布偶猫一模一样。

    眼前这人是好看,但是薄亦深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好看,能让他这样静静注视了一个小时还觉得看不够。

    神奇的小东西。

    一直到月色西斜。

    安玉走过来,俯身在薄亦深耳边:“要想抢蓝通的大单,今晚就要在股市动手脚了。”

    薄亦深托着下巴看顾芯的视线一刻都不曾离开,琥珀色的眸子往日都是轻佻而肆意的,被他盯着的人会觉得自己像是被野兽捕获了。

    但是这样的眼睛,专注认真的看一个人时,能将人溺毙在其中。

    安玉说完,薄亦深轻描淡写的点点头,最后又恋恋不舍的看了顾芯十分钟,才动作轻柔的抽手,将顾芯的脸放在了她自己的胳膊上。

    他转身要走,顾芯的手却下意识攥住了他的衣摆。

    将他笔挺的外套攥出一片褶皱。

    薄亦深眼底流淌着笑意,轻轻握住顾芯的手,放在桌子上,正要离开。

    顾芯身上极其轻微的响起布料撕裂的声音,而后原本在肩胛骨上方的后领忽然裂开到了腰背的位置。

    白皙到在夜色中发光的背露了出来,清瘦的肩胛骨美不胜收。

    安玉感觉眼前一亮,他眼神惊恐,暗叹一声要死,急忙背过身去。

    薄亦深挑眉,先看了安玉一眼,见他背过身了,这才放心的去看顾芯的衣服。

    嗯

    破掉的。

    顾家就这么寒酸?

    薄亦深微微眯起眸子,脱**上的西装,轻轻盖在顾芯身上。

    嘶

    才算是不梦到那截白到透明的小蛮腰,这对漂亮的蝴蝶骨又露了出来。

    真是存心不让他夜里好过。

    坐进车里,薄亦深咬着齿间的烟,点燃,猩红色的烟火燃出清白的烟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斗战仙穹〕〔功高盖世萧破天〕〔长夜余火〕〔慕爷的小祖宗可甜〕〔我花开后百花杀〕〔王爷,你家王妃又〕〔我的首富外公〕〔穿越星际之做个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格格种田忙〕〔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后一曲倾国倾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