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爱在相遇之后〕〔都市狂枭〕〔开局抽女帝,把把〕〔陛下因何造反〕〔带着系统做巨星〕〔血蓑衣〕〔总裁的超强近卫苏〕〔都市潜龙保安赵东〕〔皓玉真仙〕〔红包做人后成了团〕〔王者荣耀:我们是〕〔沈知心傅承景〕〔至强战神夏天〕〔第九特区〕〔我有神仙技能〕〔王超林淼淼〕〔传奇药农〕〔战神夏天天王殿〕〔一界六道〕〔村里来了盗墓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可怜 第22章 薄亦深:顾海宁究竟要把我未来夫…
    !

    晚上。

    江月影从医院回来。

    顾海宁急忙将顾颜和谭鸣司的事情告诉了江月影。

    江月影一听,比顾海宁还着急。

    这像话吗?

    是想要她沦为京城豪门的笑柄吗?

    连林画那个贱蹄子生的顾芯,都说不定真能攀上薄家那样的豪门贵胄,而她的女儿却在跟一个暴发户谈恋爱?

    于是顾颜和谭鸣司约会回来,还沉浸在谭鸣司的温柔体贴中,就被客厅里脸色沉肃的父亲母亲吓到。

    江月影比顾海宁更加强势:“快点和那小子断掉,在我还没有彻底生气之前!”

    顾颜更怕江月影,但还是一脸愤怒:“为什么,妈,你甚至还没有见过她!”

    江月影冷笑一声:“你就是还年轻,从小没吃过苦,也没见过太多极品,才会被区区一个暴发户就蛊了魂儿,妈走过的路比你吃过的米都多,我这是为了你好,快点断了!”

    顾海宁在一旁乐呵呵的评价:“你爸就更别说了,见过的暴发户比你吃过的饭都多,他们那些人没点儿底蕴,暴富之下就跟个疯子似的,运气好的还知道存钱,削减脑袋往上流社会混,运气不好的就心性扭曲,爆花,每两年就又变成穷人!”

    顾颜咬牙:“可我们的富贵也不是因为自己的努力,爸你自己又有多努力呢?你就是看不起穷人,更看不起暴富的穷人,你别忘了,你的钱都是靠压榨穷人才得来的,没有穷人哪里来的廉价劳动力!”

    顾海宁的脸色变了。

    顾颜又看向江月影,倔强道:“而且鸣司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凤凰男,他成绩优异,从不乱搞男女关系,是我们学校的优秀毕业生,而且他们家是书香门第,父母都是大学讲师,工资不高但是绝对修养好!”

    “爸妈,我和鸣司心意相通,他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不会有人比他对我更好了,你们以金钱衡量我的幸福,你们的眼里就只有钱,你们太肮脏了!”

    江月影的脸色也变了。

    都愤怒的看着顾颜。

    二楼。

    顾颜被关在了房间里。

    她使劲儿的拍门:“爸,妈,你们怎么能这样,这不是封建时代,你们这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们这是在犯罪!”

    顾芯关上卧室的门,也将顾颜的吵闹隔开。

    她是真没想到,顾颜这样阴狠,十分注重自身利益,攻于算计的人,也会因为爱情而发出这种言论。

    顾芯打开笔记本,观察着远新集团的股价。

    股价在一直涨,涨幅遥遥领先。

    但这只是在人为操盘下的虚幻泡沫而已。

    过不了几天就会一落千丈。

    日森集团是吧。

    顾芯勾起唇角。

    同样的手段,我还给你,只是顾芯这次做的,更加的隐蔽。

    爱情就留给别人吧。

    她还是觉得钱更重要。

    做完股市的局,顾芯又打开猎客网。

    现在排在第一的仍然是她。

    而且两人的积分也依旧持平。

    妖龙没有再接单,而且也没有上线。

    顾芯觉得没意思,将虚拟币提现后,躺进了温暖的床褥中。

    薄家庄园。

    薄家是京城传承最久的豪门。

    人丁兴旺,薄老爷子现在身体依旧康健,坐镇整个薄家。

    老爷子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

    薄明义排行老大,现在在政界如鱼得水。膝下两子一女。

    薄明远排行老二,掌握着薄氏财团的经营权。膝下一子一女

    薄明信是个纨绔子,在家族反对的情况下娶了个貌美闻名的女主播,这位没什么事业心,在薄氏财团混了个闲职,就是混吃等死的。

    而两个女儿都已经嫁人,一个定居国外,一个和丈夫还住在庄园。

    今日大家都聚在了主楼。

    因为老爷子的八十大寿要到了。

    这是轰动京城的大事情,多少人挤破头都想得到一张邀请函,以彰显自己在京城非比寻常的地位。

    大寿基本流程已经定下来。

    只不过宴席座位,礼物这些的小细节还没彻底定下。

    尤其是宴席座位,这一个安排不慎,是要引发京城的腥风血雨的。

    此刻博家人都正襟危坐,对着席位先后顺序争论不休。

    好不容易定下来了,又因为这位和那位有矛盾而再次改动。

    别人都很忙碌,只有薄亦深跟个局外人一样。

    他斜斜的倚在沙发上,吊儿郎当的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心想顾海宁这个人到底要把他的准夫人藏到什么时候才肯露面。

    薄亦深叹口气,抬头就看到穹顶散发着莹润柔和光芒的灯。

    据说是当年爷爷在哪个岛上拍回来的宝物。

    却是很好,又白又莹润,跟某位少女的肌肤一样。

    薄亦深玩世不恭,在京城嚣张跋扈,不知惹下多少乱子,京城都称薄亦深为爷,以为他实在是爷的做派。

    但是薄亦深却深受老爷子宠爱,几乎已经到了溺爱的地步。

    这让大房的兄弟俩十分嫉妒。

    此刻看到薄亦深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管,大房长孙,也就是薄西涯忍不住开口,以堂兄的身份训斥薄亦深:“以深,你就没点儿意见想要发表吗?爷爷平日里最疼惜的就是你,你不该表示一下吗?”

    薄亦深把玩打火机的手一听,而后笑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扇了扇面前的空气,像是根本没听到薄西涯的话一样,问佣人:“厨房里是煨了酸汤吗?怎么感觉好像一股醋味冒出来了。”

    薄西涯的脸色青了。

    薄西文冷哼一声:“哥,你跟个没心没肺的人较什么劲儿,有些人生下来就是自私自利的模样,怎么教都教不好的”

    薄明远犀利的目光投向薄西文,虽然一言不发,但是薄西文立刻敛了嚣张的眉眼。

    公司里,薄明远是执行总裁,爷爷是董事长,他们兄弟俩现在还年轻,无人可以撼动薄明远的地位。

    薄明义看向薄明远,笑笑:“大家好好聚在一起说说话,是我这两个孩子不懂事,别跟孩子计较。”

    这事儿就过去了。

    可惜薄亦深这人就爱招惹是非,他偏生又补上了一句,让薄家大方格外恼火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