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的开挂人生〕〔第九艺术之书重启〕〔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捡个世子来种田〕〔大唐之最强熊孩子〕〔废柴娇妻太倾城〕〔我女儿实在太厉害〕〔废柴王妃是块宝〕〔漫威之怪物猎人大〕〔巨星妈咪超给力〕〔女主叫云若月男主〕〔陈黄皮〕〔霍不凡〕〔霍不凡宁晴雪〕〔龙王医婿〕〔回到宋朝当暴君(〕〔上门龙婿(叶辰萧〕〔惊天战王〕〔我是出道仙〕〔1255再铸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可怜 第23章 薄老爷子发话,这个孙媳妇儿,我…
    !

    他自言自语的叹息:“的确,有些人生下来就是不一样的,也许就是因为我不一样,所以才独得爷爷欢心吧,而别人就没有机会了,毕竟生下来就一副普普通通的样子,以后再怎么努力,还是一副普普通通的样子”

    薄亦深坐了起来,懒懒的托着腮,琥珀色的眸子里含着揶揄的笑意,看向薄西涯和薄西文:“我也觉得两位说得甚对。”

    薄家大房一脉早就对薄氏财团的经营权虎视眈眈,只是碍于没有抢夺的机会而已。

    薄家名震四方的老爷子还在,大房更不敢做出什么逾越的行为。

    薄亦深眼底淡淡鄙薄,十分不屑的弹了弹烟灰。

    当年说好的,兄弟俩一个走政界,一个走商界,老三不成器,是个闲人,老四则被丢进了军营。

    偏偏有人已经得尽了老爷子的人脉扶持在政界如鱼得水了,倒是反过头来还想要更多。

    人啊,永远都是毁于贪婪。

    如此鲜明的挑衅,让大方的老大老二都瞬间暴怒。

    连薄明义也变了脸色。

    薄亦深在外面是无法无天,逞尽威风。

    但是在薄家,大家都姓薄,谁又比谁更高贵。

    薄西文一下子就窜到了薄亦深面前,抬手揪住他的领子,将薄亦深揪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仗着爷爷宠你就无法无天了是吗?你看看薄家现在还容得下你吗?是不是再过些时间,你就要骑在所有薄家人头上耀武扬威了?”

    一言不合就动手。

    众人纷纷惊呼起来。

    而薄亦深就像听到什么了什么搞笑的事情一样,乐不可支说道:“我就是佩服你们这种一张嘴就是薄家,伦理,孝道的人,每次都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把自己摆在道德制高点,好像别人都是犯了大错似的。”

    薄亦深说完,脸色陡然凌厉了起来,抬手就攥住了薄西文的手腕。

    薄西文痛苦的眉头皱紧,不敢相信薄亦深竟然这么大的手劲儿。

    薄亦深毫不客气的随手一推,薄西文就重重跌落到地上。

    薄亦深看着勾起唇角:“不就是嫉妒我,才总是一出口就尖酸刻薄的针对我吗?说出这件事很难吗?还是二哥你自己都觉得自己这幅模样很像是怨妇,所以才每次都急着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掩饰呢?”

    “你”

    薄西文被佣人扶起来,咬着牙盯着薄亦深:“二叔你还真是脾气好,我要是你,膝下有子如此,不如无子!”

    薄明远倒是一直都风轻云淡的模样,听到薄西文僭越的话,他也只是宽容的一笑。

    “管好你自己。”

    薄明远一直都是笑面虎,说什么都好像浑不在意的模样。

    但是越是和蔼,越让人害怕。

    薄西涯连连点头:“好,好啊,二叔,你就这么纵容着以深挑事儿,我们每次选择各退一步,你们就咄咄逼人,一定要闹到这种田地”

    薄亦深挑眉打断他:“嗯?大哥说这话真是好笑,是人上了年纪更年期提前所以连记性都衰退了吗?我怎么记得是大哥先开得口呢,这会儿就开始装作理中客了?”

    “你”

    薄西涯还要说话,停车坪忽然有了动静,是薄老爷子回来了。

    薄云川是在上个世纪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是被记载在历史教科书上的大人物。

    他那一辈里,他年纪最小,到了这把年纪,往日的哥哥兄弟们都驾鹤西去,京圈里如今也就只有一个薄老爷子坐镇了。

    大厅里争论的众人都急忙敛了神色,装出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老爷子昨日去邻市探往旧属,今日这个点儿才回来。

    薄云川满面红光,看得出来心情很好,被吴波扶进来就叫薄亦深:“我离开两天,你这小子肯定又在京城作乱了!”

    薄亦深吐了烟,迎上去:“爷爷,您这可就太冤枉我了,您的孙子不知道多老实呢,现在就等着赶紧找个孙媳妇儿做您的寿礼呢!”

    薄亦深一过来,老爷子就不需要拐杖了。

    薄亦深把老爷子扶到主位上,老爷子被薄亦深一句话逗得哈哈大笑:“好啊,好,你要真是能给我送个这礼物,那爷爷我就算是去见阎王了,也是笑着去的啊!”

    此话一出,其它小辈们都脸色不好。

    明明都是薄家人,爷爷竟然偏心到如此地步。

    薄西涯脸色难看,关心道:“爷爷,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您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薄云川摇摇头:“你啊,等孩子大了就知道了!”

    薄西涯脸色更难看。

    薄西文阴阳怪气的插嘴:“爷爷,您怕是还不知道吧,以深上次把顾家大小姐二小姐一起惹哭了,现在闹得难看,顾家说要接乡下的三小姐做薄家二房的儿媳妇,您听听这像话吗?听说三小姐养在乡下,大字不识一个,粗俗野蛮,以深眼光那么高,恐怕他是要毁了您当初和顾老夫人定下的婚约吆”

    老爷子挑了挑眉,看向薄亦深。

    薄亦深唇角噙着笑,慢慢摇了摇头:“我今天就放话在这儿了,我就是要这乡下的三小姐,我不会悔婚,但是大哥二哥对我未来夫人这么不尊重,我的准夫人说不定会感觉自己没有受到薄家的尊重而悔婚”

    薄亦深皱眉,对老爷子道:“爷爷,我的幸福要是就这么没了,我会很伤心的。”

    先给他家那位小可爱在薄家挣点呼吸权,免得这群人吓走了他迟来的怦然心动。

    老爷子笑着,不轻不重的拍了薄亦深一下:“就你小子鬼精鬼精的!拐杖给我!”

    薄亦深高兴了,奉上老爷子的拐杖。

    老爷子敲了敲地板,声音掷地有声。

    “我现在宣布,顾家三小姐就是我老头子的孙媳妇儿,是薄家的三少奶奶,谁要是敢不尊重,蓄意挑衅,故意提一些不长脑子的事情,把我这位孙媳妇儿气走了,那就别怪我老头子不留情面!”

    “这个孙媳妇儿,我薄家要定了!”

    “你们都听见了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