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邪王塌〕〔网游之神级奶爸〕〔遣返者的游戏〕〔夫人又在吊打白莲〕〔战神之王江策丁梦〕〔逍遥战神江策丁梦〕〔反派大佬的农家媳〕〔从魂王开始的玄幻〕〔星魂剑魄〕〔江策丁梦妍〕〔山海乱世经〕〔绝世护美兵王〕〔江策战神之王〕〔江策〕〔丁梦妍江策为主角〕〔极品上门女婿〕〔谍涯无痕〕〔田园重生之衣代天〕〔江策丁梦妍〕〔萧天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可怜 第53章 顾芯,大开杀戒!
    !

    救护车上。

    薄亦深“哇”的吐出一大口血。

    他趴着,程子宴给他处理背上的枪伤,“啧,怎么会搞成这样?我是救不了了,你喜欢什么样的棺材,我给你订制一副!”

    “死不了”,薄亦深一脸的回味儿,脸色一点不苍白甚至还泛着点儿陶陶然的红,“上点儿麻醉,快点把子弹取出来,我等着回家呢!”

    见过不要命的,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

    薄亦深的表情像是在享受按摩,程子宴眉头紧锁,助手紧张的给他擦汗。

    程子宴:“你知道吗?你的心脏碎了一块!”

    “我知道”

    程子宴摇头叹息。

    薄亦深补充完下半句:“是被爱情击中了!”

    程子宴:“”

    这人他真的就不想救!

    死了算了!

    止血棉球扔了半个垃圾桶,最后取子弹的时候,薄亦深身上青筋毕露,出的汗浸湿了一层层的床褥。

    伤口消毒包扎完毕。

    薄亦深深深吐出一口气。

    “子弹呢?”他问程子宴。

    程子宴疑惑:“你要子弹干嘛?”

    “定情信物!”薄亦深伸手:“快给我!”

    程子宴:“”

    他服了!

    薄亦深的车开往了江边别墅。

    受了伤回家的话,简直就是给自己找数落。

    安城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瞅着自己爷。

    薄亦深瞥他:“有话就说!”

    “你不是会那一手的吗?”安城做出捏的姿势,“徒手捏子弹?”

    虽然很不现实,但他家爷是真的会!

    薄亦深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你懂什么?蠢货!”

    安城:“”

    他的确不懂这种闲来没事中个子弹玩玩的闲情雅致,呵!

    这苍白的脸,这病弱的身体。

    他这个蠢货是真的不懂这位爷到底在高兴暗爽个什么劲儿!

    薄亦深招手:“两天后放话出去,就说我得了传染病闭门养病,推掉一切应酬邀约宴会。”

    他得快点养好身体,等着老爷子大寿,顾芯感动的投怀送抱。

    安城领命而去。

    回头关门的时候又瞥到主子唇角莫名其妙的笑。

    真服了!

    顾芯胳膊肘撑在桌面上,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摇晃着酒杯,看着深红色的酒液在杯子里旋转。

    柏明月用胳膊肘捅捅秦歌,低声道:“小祖宗为什么这样?”

    秦歌眼睛斜斜的瞟向顾芯:“你这个傻瓜,你因为你放低声音她就听不到你在说什么了吗?”

    柏明月:“”

    她也看了看顾芯,而后肯定道:“我就算不压低声音她也听不到,她现在明显就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半晌,顾芯沉思完毕。

    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放:“恶心!”

    秦歌柏明月:“”

    好不容易聚一次餐,小祖宗怎么越来越喜怒无常了!

    “跟血一样,太恶心了”,顾芯看向秦歌,“不喝这个,你们也别喝!”

    秦歌一口酒含在嘴里,“”

    难过!

    他将酒又吐回了杯子里。

    这下连柏明月也感叹:“恶心!”

    秦歌:“”

    他满脸肉疼。

    这是他几年前特地飞去波尔多,在天下第一酒庄取到的非卖品,这一瓶珍藏了好几年。

    现在好不容易开封了,竟然不让他喝!

    顾芯将酒杯推开,看向两人,忽然发出灵魂一问:“你们觉得我可爱吗?”

    秦歌柏明月虎躯一震。

    秦歌:“可”

    柏明月:“爱”

    两人对视一眼,“吧”

    顾芯更烦躁了:“有个男人为了我挡枪,快死的那种!”

    秦歌的眉梢扬了起来:“这不对劲儿,小祖宗,你不是会一手绝活吗?那个”

    柏明月的拇指和食指捻了起来,“徒手捏子弹?”

    “我犹豫了”,顾芯很是坦白,“我不想成为异类,所以我选择被打中,但是他帮我挡了!”

    就是因为她本来可以自己解决,却因为犹豫连累了别人,所以才格外的难受。

    顾芯下意识的摸了摸唇瓣。

    好像还能感受到那个满是血腥味儿的吻。

    秦歌拧眉:“挡个子弹而已,你不会爱上他了吧!”

    顾芯奇怪的看向秦歌:“那倒没有”

    秦歌放心的吐出一口气。

    顾芯:“只是结了个吻而已!”

    秦歌的气没吐完就又提了回去,打了好几个嗝儿。

    柏明月一口果汁呛在了嗓子眼里,果肉狼狈的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两个人被顾芯吓到语无伦次。

    顾芯撇撇嘴,很是嫌弃这两个人,她郑重申明:“他长得很帅的。”

    秦歌指着自己的脸:“比我帅?”

    顾芯柏明月:“呕!”

    秦歌:“”

    柏明月:“不可能,京城最帅的我只认一位,顾芯,莫要被迷惑!”

    顾芯对这两人更嫌弃了。

    她环游世界的时候,这两人还在流着鼻涕上小学呢!

    “走了,没意思!”

    顾芯拎起包,走人。

    秦歌和柏明月对视一眼。

    秦歌:“你看她像是恋爱的样子吗?”

    柏明月:“不!我觉得是想杀人的样子!”

    顾芯回到家。

    和顾海宁说自己要跟着学校去写生,要出去两天。

    顾海宁十分信任顾芯,并且给顾芯打了一笔钱让她放开手脚花。

    顾芯连夜换了一身行头,拿上武器。

    她先是开车去了城郊,而是驾驶着直升机,在夜色中起飞。

    导航上锁定了地点。

    m国与z国交界的一座岛屿上。

    十个小时后,直升机在无数只狙击枪和不断响起的警报声以及通过喇叭传出的“不准降落”警告中落地。

    顾芯缓缓走下直升机。

    她环顾四周,勾勾唇角。

    “好久不见!”

    美杜莎岛!

    两天后,顾芯回来。

    她面无表情,忽略江月影母女三人尖酸刻薄的讥讽,回屋睡了个昏天黑地。

    顾芯上楼后,鼻子尖的顾悦嗅了嗅:“什么味道?”

    很难以言喻的味道,有点想血,但是又比血的味道更浓更腥,而且令人作呕,甚至还有种很怪异的臭味儿。

    顾悦闻了几下,受不了了。

    冲去厕所“哇”的一下吐了出来。

    江月影嫌弃的打开排风系统,往屋子里喷香水。

    “果然是乡下来的,改不了的穷酸臭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安暖叶景淮〕〔斗战仙穹〕〔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我花开后百花杀〕〔慕爷的小祖宗可甜〕〔王爷,你家王妃又〕〔重生格格种田忙〕〔我的首富外公〕〔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娱乐圈都知道我〕〔帝姬她又回来冠绝〕〔仙国大暴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