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嫡女:邪王塌〕〔网游之神级奶爸〕〔遣返者的游戏〕〔夫人又在吊打白莲〕〔战神之王江策丁梦〕〔逍遥战神江策丁梦〕〔反派大佬的农家媳〕〔从魂王开始的玄幻〕〔星魂剑魄〕〔江策丁梦妍〕〔山海乱世经〕〔绝世护美兵王〕〔江策战神之王〕〔江策〕〔丁梦妍江策为主角〕〔极品上门女婿〕〔谍涯无痕〕〔田园重生之衣代天〕〔江策丁梦妍〕〔萧天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可怜 第55章 江婉:有些事想找村长调查一下
    !

    “我找找医药箱里应该还有些家常的感冒药”,江月影装作很自然道,“你吃点儿药就行了,不要一丁点小事就麻烦你爸爸,他每天工作很忙的。”

    “哦”,顾芯可怜巴巴的应了一声。

    顾海宁看看江月影,又看看顾芯。

    顾芯小脸苍白,眼尾有些红,可怜见的,眸子里水汪汪的,楚楚弱质。

    “爸爸。”

    顾芯又叫了一声,“你去上班吧”

    “上什么班!”

    顾海宁筷子一摔,“爸爸带你去看病!”

    顾悦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有这么娇贵吗?以为自己是林黛玉啊!可笑!

    感个冒都要去检查!

    顾颜跟着顾海宁和顾芯:“我也去我也去!”

    江月影没心思管顾颜的小九九了,三人走后,她连忙招过来一个亲信,将顾芯房里的花瓶的水给换了。

    这个顾芯,真是难对付。

    “去订个包房,我要和婉婉聚一聚!”

    京城第一医院。

    谭鸣司明明在安心养病,每日挂吊水,身体却一天比一天不好了起来。

    他乏力的看着自己腿上起得淡淡的黑斑。

    看不太清楚,但是他急的之前是没有的。

    他叫护士:“医生,快帮我看看这里怎么了?”

    护士是江月影的人,她当然不在意:“可能是没有活动,导致淤血转移了,叫你不要老在床上了,你也多走动走动!”

    谭鸣司想骂人。

    但是他现在是在医院,也不太可能遇到邪门的事情。

    顾海宁陪着顾芯做全身检查的功夫,顾颜偷偷溜过来。

    看着谭鸣司日渐衰颓的脸色,她担忧不已:“怎么回事儿?你有让医生检查吗?”

    “我也不知道”,谭鸣司抱住顾颜,“我会死吗?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为了我活下去”

    他给顾颜灌输一起死的思想。

    顾颜很自然的顺着谭鸣司的话语在思考,她痛苦道:“没有你我怎么办。”

    医生拿着顾芯的体内各项激素与体检报告单,眉头紧锁。

    “怎么回事儿?”

    顾海宁担心。

    医生推了推眼镜,看了看顾芯的手脚,他指着上面淡淡的黑斑,“你闺女这不太对啊,是不是误食了什么有毒物质!”

    他又给顾海宁看报告单上的几项指标,“这几项都是对人体有毒害的微量元素,含量超标了,而正常人是不会有机会接触到这些东西的!”

    顾芯害怕的皱起脸:“可是我没有啊,我根本没有乱吃什么东西,和我一起的家人,同学也都好好的!”

    顾海宁看着报告单沉思不语,脸色难看。

    这明显是有人下毒。

    而且还是身边人下的毒。

    除了自己枕边那个狠婆娘,还有谁会这么做!

    这个江月影,是真的坏!

    “没事的,芯芯”,顾海宁拍拍顾芯的背,安慰,“爸爸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你别怕!”

    顾颜这时候进来,看到医生在看顾芯的腿,撩起的裙摆下赫然是与谭鸣司腿上同款的黑斑和青斑,她瞳孔紧缩,紧张的问医生:“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顾海宁看到顾颜就想到江月影,没好气道:“还能怎么回事儿?当然是中毒了!”

    “中毒?”

    顾芯和谭鸣司中了一模一样的毒?

    顾颜瞳孔巨震。

    她咬紧了牙。

    真没想到,妈妈竟然这么狠心。

    谭鸣司犯了什么错,她竟然狠毒到要让他死!

    顾芯和顾海宁离开后,顾颜急忙拉着医生去看谭鸣司。

    回去的路上,顾海宁让司机先送顾芯。

    他独自乘车去了云谷大师的医馆。

    云谷大师是中医大师,京城达官显贵才知道的存在。

    顾海宁知道江月影的毒药已经是在这里拿的。

    云谷大师正在院子里照看自己的草药,顾海宁询问:“大师,我的夫人今日里是否曾在你这里领取过害人的毒药?”

    云谷大师拉了个蒲团,闭目不语。

    顾海宁竖了一根手指:“大师?”

    云谷大师竖起三根手指:“嗯?”

    顾海宁:“三万?”

    “三十万!附赠品!”

    顾海宁深吸一口气,为了顾芯,“成交!”

    云谷打开小抽屉,拿出草药包:“煎服,一日早晚两次,药到病除!”

    顾海宁一拍大腿,果然是这个娘们!

    太毒了!

    回去之后,顾海宁赶紧安排了自己的亲信佣人时刻盯紧三小姐,别被暗害了。

    顾芯回到屋子里,敏感的察觉到少了什么东西。

    那顶价值连城的祖母绿王冠还随意的摆在她的床头柜上,毕竟有些东西奢华到了一定地步,别人就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就比如你看见你朋友戴了一个一克拉钻戒,你会唏嘘感叹。

    但是朋友要是带了个鸽子蛋,你就会鄙夷,假货还戴的这么招摇。

    顾芯不见的是一件男人的西装外套。

    那晚男人披在他肩上的外套。

    顾芯拧起眉。

    她又下意识摸了摸唇。

    顾芯问了日常打扫的佣人,一个个都说没看到,那就是被江月影拿去了。

    拿她的西装外套做什么?

    诬陷她偷男人吗?

    顾芯扯扯唇角。

    天京市一个不知名的县城里的河垣村。

    村民们都在小心翼翼照料着田里的幼苗。

    一辆奔驰沾染了无数的灰土,停在田垄上。

    管家下车,精致的先理了理袖子,而后拿出手帕捂住了鼻子,刻薄的尖声尖气道:“你们哪个是说话比较管用的?”

    汪翠荣用胳膊肘推了推村长。

    “瞧瞧,又来了个矫揉做作的死太监!”

    四周的人都听到汪翠荣的话,嗤嗤的笑了起来。

    村长眼底几分鄙夷。

    这现代化社会了,怎么还老是看到这些首领太监。

    他扛着锄头,满脸堆笑的凑上去,“吆!城里来的上等人啊,咱们这儿黄土熏着您了?”

    管家瞥了一眼村长在烈日下晒得黑黄的脸和脸上深深的沟壑里流淌着的汗水,阴阳怪气道:“也不全是黄土”

    “闭嘴!”

    一道清冷的女声从后车厢里传出来。

    随即,车窗缓缓降下,露出江婉的半张脸。

    她盘着精致的发,戴着大黑墨镜,看向村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安暖叶景淮〕〔斗战仙穹〕〔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我花开后百花杀〕〔慕爷的小祖宗可甜〕〔王爷,你家王妃又〕〔重生格格种田忙〕〔我的首富外公〕〔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娱乐圈都知道我〕〔帝姬她又回来冠绝〕〔仙国大暴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