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暮晚墨景修〕〔从野怪开始进化升〕〔龙王之我是至尊〕〔苏年〕〔花痴医妃权倾天下〕〔苏年戚卿苒〕〔盛世红妆倾天下〕〔我在万界送外卖〕〔霍不凡宁晴雪〕〔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狂妻来袭:破产大〕〔王者至尊萧阳〕〔太子爷纨绔记〕〔弃婿归来叶凡叶凡〕〔404杂货铺的时间商〕〔最强上门狂婿叶锋〕〔情动总裁宠不停〕〔天降老公美色撩人〕〔家有萌妻宠上天〕〔盛宠名门佳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可怜 第65章 你知道顾芯在国外这么多年,到底…
    !

    秦歌点头:“你真是绝了,你是小祖宗肚子里的蛔虫吧。”

    “不是吧”,柏明月吓得眼睛都瞪大了,“小祖宗又去宰人了,她不是一直在京城的吗?没听说有什么凶案啊”

    秦歌:“我现在怀疑,小祖宗隔着一整个太平洋,把一座岛给屠了!”

    柏明月:“”

    她咯噔咽了口口水:“上次,在京郊,她持枪射杀了十几个匪徒,我还以为这是极限了,看来是我太天真了”

    秦歌吓得嘴都歪了:“京郊?持枪?十几个?尸体没有处理吗?警方没有通缉凶手吗?”

    柏明月:“我不知道,我只顾着惊声尖叫了,你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秦歌:“”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

    他们三个都是河垣村那个穷山沟沟里出来的,顾芯从小时候就表现的很不一般,而后她震惊改变了全村人。

    顾芯自己居住在村头,后来秦歌有次去找她,才知道她常常会失踪不见

    再后来,秦歌去镇上上初中,柏明月拿着钱去追求自己的明星梦。

    那个时候,顾芯应该才七八岁。

    等他放假回去的时候,村里人都说顾芯去留学去了。

    顾芯在国外多年,谁也不知道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秦歌只知道顾芯联系过他,让他选金融专业,辅修通信计算机,半工半读去远新实习。

    直到三年前顾芯回来,直接让秦歌升为远新总经理。

    秦歌这才惊掉大牙的知道,原来顾芯就是远新那位神秘到极致,从不见踪影,无人知道其貌的董事长。

    更让秦歌惊讶的,是顾芯那一屋子的各种荣誉证书,五花八门涵盖各行各列,看得秦歌眼花缭乱。

    那些证书,随便拿出去一个就能得到全y国惊叹的程度。

    所以在秦歌眼中,顾芯一直是个神童,全能神童。

    而后就是全能大佬,最后当顾芯划出一块实验田,开始研究杂交种子的时候,全村人开始尊称顾芯为全能小祖宗。

    但是现在看来

    秦歌问柏明月:“你知不知道,小祖宗在国外到底都去了哪些地方,做了什么事情?”

    柏明月惊悚:“我怎么会知道,我如果知道,我怀疑自己都吓得夜不能寐了”

    秦歌觉得自己现在有理由怀疑。

    小祖宗在国外怕不是横行霸道,走到哪里打到哪里,提前完成了y国想要征服全球的目标。

    他挂了电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嘶

    幸好他们是一边的,他只需要抱紧小祖宗的大腿就可以保万年无忧。

    阿门!

    希望被小祖宗打过的人没事!

    第二天早上。

    清醒的顾海宁早早的在客厅里坐着,先是财大气粗的给佣人们发了三倍的工资,然后开始和自己的老婆孩子清算了。

    江月影在顾家女主人多年,还是很在乎自己的地位的。

    她并不认错,也不羞愧,而是扶着额头,一副要头疼的样子,语气中却是服软了,想要将昨天那一茬轻轻揭过:“亲家就是一家人,根本不可能结下什么仇怨,平日里小打小闹,过去就算了两家还有生意要做,你去公司工作要紧”

    顾海宁冷哼一声,被江月影给气笑了。

    “生意?生意不是全部暂停了吗?不是要看着顾家破产吗?不是要让我愧对列祖列宗吗?你们江家人不是一个个要骑在我头上耀武扬威吗?不是都要在我头上拉屎了吗?”

    江月影自知理亏,也不说话。

    顾颜和顾悦更是深深低下了头,连个大气都不敢出。

    不过话说回来,她们有什么错,现在为了顾芯,顾海宁都掌掴她们了,她们要是再不使出点手段反抗,以后才真是完蛋了。

    “怎么一个个都不说话了,昨天不是说得很凶吗?”

    顾芯端着热茶过来,抚了抚顾海宁的背,“爸爸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您先喝口茶,这是我亲手泡的茶呢!”

    顾海宁立刻喜笑颜开:“芯芯泡的茶,闻起来就不一样,果然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全家就你和爸爸最是心连心。”

    顾芯笑得比蜜都甜,捂着自己的脸:“爸爸你不要这么说嘛,我也没做什么,你当着姐姐的面这么说,姐姐们会吃醋的啦,爸爸也要想一下姐姐们的情绪”

    “她们俩”,顾芯不说还好,顾芯一说,顾海宁气得立刻吐口水,“她们配和你相提并论吗?”

    顾芯笑得更甜了。

    顾颜和顾悦脸色狰狞,拳头齐齐硬了。

    好像把这个矫揉造作的绿茶婊捶进地底下,拔都拔不出来的那种。

    眼看着自己和闺女齐齐受辱,江月影咬紧牙关,“顾海宁,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我教咱们两个闺女昨天这么说的,你羞辱我就算了,你连自己亲闺女也不要了吗?”

    顾海宁啧啧:“我羞辱你?我不就是把你们的话重复了一遍吗?我怎么不要咱闺女了?我不就把昨天她俩向着你们的事情说了一下吗?”

    顾海宁看向顾颜和顾悦:“是不是啊?我的好闺女?”

    他又重新看向江月影:“我现在是连训两个不向着我的闺女的权利都没有了,是吗?”

    顾颜眼看着形势不好,一脚踢在了顾悦膝盖上。

    顾悦惊呼一声,“噗通”跪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顾颜也跪了下来,“爸,都是我们俩的错,我们不该向着外人,连自己最亲的父亲都不帮,我们错了”

    顾颜眼泪汪汪的,顾悦一听,急忙也憋出了几滴眼泪:“爸,我们都是一时鬼迷心窍,舅舅说是为了吓吓您,一直跟我们说没关系,我们才没帮着你的。”

    “我们俩昨天后悔的一夜都睡不着,愧疚的想和您道歉”,顾颜抹着眼泪,“一闭上眼,都是您小时候疼爱我们的回忆”

    “爸爸,我们错了!”

    顾海宁心中松动,脸上还在强撑着。

    天下哪有会跟孩子记仇的父母,就算是昨天再生气,其实也消气了。

    只是想起来还是会觉得辛酸,如果昨天不是秦歌突然出现,那他就要被逼的走投无路。

    顾海宁一回想,就悲从中来。

    一只柔软的手抚摸在他后心,温柔的给他顺气,顾芯吐字轻柔:“爸爸,别回想伤心事了,一切都要向前看。”

    顾海宁点点头,总之经过昨天,现在顾芯在他心中的分量才是最重的。

    顾芯没有母亲,没有后盾,只能牢牢依靠着他这个父亲,他是顾芯唯一的亲人了。

    思及此,顾海宁将佣人都叫了过来,严肃的申明。

    “以后三小姐说话,就是我说话,谁敢对三小姐不敬,就是对我不敬,顾颜顾悦,你们俩就好好跟着顾芯学学,以后多听顾芯的话,至于你”

    顾海宁看向江月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你以后闲着没事儿少找顾芯麻烦”,顾海宁看向顾芯,“你以后也不用听她的,有什么事儿就找爸爸,知道了吗?”

    “嗯”,顾芯用力的点点头,“谢谢爸爸,我什么都听爸爸的。”

    顾悦一听这话,惊呆了,她和顾颜以后竟然要听顾芯的。

    顾悦想发飙,却被顾颜摁住了。

    “你还想不想留在顾家了!”

    顾悦讪讪的又低下了头。

    顾海宁最好面子,又爱意气用事,真要怼下去不服软,再被顾芯那丫头撺掇撺掇,说不定顾海宁真的一怒之下把她们赶回江家。

    同样不满意的还有江月影,她挑眉:“顾海宁,我还是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我现在是连自己的继女都管不了了吗?”

    “你就是管不了”,顾海宁十分硬气,比江月影吼得更大声,“你先管好你自己,顾芯只能我来管!”

    顾芯害怕的依偎在顾海宁的臂膀下,小声劝说:“爸爸,我可以听江阿姨的话的,你不要为了我和江阿姨吵架,都是我的不好”

    江月影恨得牙根直痒痒。

    这贱丫头是真会来事儿,现在就改称呼了。

    之前一口一个妈咪叫得比谁都亲热。

    “听到没有,孩子虽然善良,嘴上不说,但是内心已经不认你这个继母了”,顾海宁牵着顾芯出门,回头冷哼,“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自己,到底都对着顾芯做了些什么?你根本不配顾芯叫你一声妈!”

    留在顾家别墅的母女三人个个气到心梗发作。

    顾海宁一顿咆哮输出,心里十分舒坦,他本来就不是个爱憋气的人。

    顾芯穿着小裙子,背着小书包,高高兴兴的跟着顾海宁去定制礼服。

    薄老爷子的寿辰就快到了。

    现在定礼服紧赶着还能来得及

    顾海宁驱车载着顾芯来到了京城最有名的一间独立设计师的工作室。

    这个设计师团队负责过很多女明星走红毯的礼服与妆发。

    京城名媛们有活动也喜欢往这个跑。

    设计师nora.李,正在亲自给人在里间量尺寸,助手十分抱歉的把顾海宁和顾芯请到了沙发上等待,并且给两人准备了点心饮品以及最新的时尚杂志。

    顾芯很安静的坐在椅子上,脊背挺直,脖颈修长,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她莹润如玉的皮肤上,侧脸映出淡淡的金色小绒毛。

    少女未褪的茸毛,青涩又性感。

    陆华珍从里间一出来,就看到了自带独特气质的顾芯。

    她眼底掩饰不住的惊艳,面上却不动声色。

    京城什么时候出了这号美人。

    视线再微微一转,看到了熟人。

    nora也早就笑脸如花的迎了上去:“顾董,什么风把您给出来了,我是给大小姐定衣服,还是二小姐?”

    “都不是”,顾海宁心情格外的好,指着顾芯,“我给我家三姑娘订礼服,一定要做得漂漂亮亮,惊艳全场,不然配不上这美貌。”

    nora看向顾芯,顾芯礼貌的颔首,“您好。”

    nora毫不掩饰眼底的惊艳:“顾董,您竟然还有位如此亮眼的三小姐,您也藏得太好了,这太漂亮了”

    顾芯脸颊微红。

    陆华珍眉梢微微一动,很快调整好了表情,走上去,“表伯,您也来了?”

    陆家大小姐向来是京城名媛的表率,模样端庄大气,举止谈吐典雅万方,名校博士学历,在家族企业里也担任要职,是美貌才气与能力并重的典范。

    “华珍?”顾海宁笑道,“你也来订礼服?”

    “是,刚刚才量好尺寸”,陆华珍看向顾芯,眼睛弯了起来,“这位是我的三表妹吗?”

    顾海宁不自觉的想把顾芯往身后藏,他有一个往后拉的动作,但理智还是阻止了手,顾海宁给顾芯介绍:“这是你表姐,上次你在家见过的表叔的大女儿。”

    顾芯惯常的害羞一笑,“表姐好。”

    “你好可爱”,陆华珍捏了捏顾芯白嫩的脸颊,“今天表姐还有事,改天再请你出去玩好吗?”

    顾芯点点头:“谢谢表姐。”

    陆华珍这才看向顾海宁:“表伯,我就先走了,您慢慢看。”

    顾海宁笑着点点头,陆华珍一走,他表情立刻就没那么勉强了。

    陆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让他觉得难受。

    连这个最年轻的陆华珍,都越来越让顾海宁觉得压力很大了。

    顾芯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嫌弃的擦了擦。

    这个女人干嘛摆出一副长辈的模样。

    而且夸她可爱的意思,明摆着就是不肯承认她漂亮罢了。

    顾芯摇摇头。

    小肚鸡肠,还偏要装大方。

    nora给顾芯量完了尺寸,对着数字发出惊叹。

    这还是人的身材吗?

    维纳斯在世也要羞愧吧。

    对于礼服,顾海宁比顾芯更激动,“量身定做,全手工,价格不在乎,要最亮眼又出尘的颜色,你先出设计图,我选好了再做”

    顾海宁说得唾沫横飞。

    nora的脸色越来越为难,“顾董,你要的这是我们最费时费力的服装,可是时间不够啊。”

    顾海宁啧了一声:“你们工人那么多,那就不够了。”

    nora不好意思的笑笑:“您以为您的表侄女刚刚是来做什么的?人家先来了一步,也是要量身定做,凡是都得有个先来后到嘛。”

    顾海宁一下子就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