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摄政权宠:王爷太〕〔二婚鲜妻美又甜〕〔杨明〕〔盛先生,彩虹边有〕〔躲在冷宫苟成大佬〕〔满级大佬她总是被〕〔家里来了个野原琳〕〔有种姻缘甜如蜜〕〔我真的在打篮球〕〔盈盈一笑我心倾倒〕〔快来夺舍我〕〔重生之最强人生〕〔宋医生,谈个恋爱〕〔陈黄皮〕〔我女友是up主〕〔不败神婿〕〔逆天狂妃:绝世魂〕〔巅峰辅助〕〔神祖纪〕〔麻衣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可怜 第81章 薄子寅审问张铠玉
    !

    薄子寅对顾天烦不胜烦,一指他的脑袋。

    “你小时候肯定发过高烧!”

    顾天眼睛一瞪。

    薄子寅:“”

    “你怎么知道?”顾天瞪大眼睛,“你是不是调查我?”

    薄子寅:“”

    这傻狍子,没救了,顾家迟早要完。

    两人在这里争执的时候,顾海宁已经扶着顾芯出院了。

    顾悦江月影和顾颜跟在后面。

    薄子寅眼睛扫过后面的三个女人,因为没有人看着,这三人的表情都是肉眼可见的失望。

    特别是顾颜,失望还夹杂着一丝心虚,拿起手机紧张的和人在发消息。

    薄子寅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他看向顾天:“你知不知道,你家里人除了你和顾海宁,其它都很讨厌顾芯?”

    “有吗?”顾天眼睛瞪大更大了,“你在开什么玩笑,明明每次我回去,大家都很和谐啊!”

    薄子寅:“”

    “滚!”

    顾家。

    顾海宁把顾芯放在了床上,亲自喂了安神补气的汤。

    而后才慢慢哄着顾芯睡着了。

    他脸色难看,下楼后直接去了警局。

    江月影书房里,顾颜十分紧张,但是情绪还算稳定。

    江月影都不用多问,就直接斥责:“你怎么如此谨慎?做得能不能隐蔽一些,这下可好,不仅没能除掉,反而打草惊蛇,你是不是想被抓进去?”

    顾颜咬唇,“我怎么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妈,你**得是我的问题吗?明明顾芯都被绑走这么长时间,那群人竟然什么都没做,反而是对”

    顾颜翻了个白眼:“我觉得顾芯此人一定是有猫腻,她背后一定是有人在帮她,不然怎么能次次躲过!”

    药都吃了,医院检查竟然相安无事!

    根本没有中药的症状,简直离谱!

    “看来我们要重新审视这个人了”,江月影沉吟,“你表妹已经查出了些眉目,这两天我们就先别轻举妄动了。”

    顾颜点点头:“幸好我是找别人去办的事儿,现在怎么查都不会查到我头上!”

    警局。

    张铠玉衣衫凌乱,形容憔悴,哭得梨花带雨,还在跟警方胡搅蛮缠。

    “我是受害者!”

    “我现在要去医院检查身份!”

    “我也是一起被绑架的!”

    “就因为股价有权有势,所以你们就滥用私权,泄私愤,我要发微博,我要曝光你们!”

    “都是顾芯这个贱婊子害得我,我要报警,我要请律师,我精神受到了刺激,你们不能非法囚禁我!”

    张铠玉拒不配合调查,尖声叫喊。

    警员们都拧着眉看着张铠玉。

    另一边,那三个壮汉已经被逮了起来,对付这种穷凶极恶,根本没有人性的狂徒。

    上来就是一顿暴打,打到他们服软了,审问起来自然就容易了。

    三个人鼻青脸肿,很快就招供了。

    是张铠玉花钱雇他们,给顾芯下药,而后拍摄视频让顾芯名声尽毁,被万人唾弃的。

    拿到口供,这边也容不得张铠玉再以受害者的身份叫嚣了。

    虽然不知道这几人是怎么狗咬狗起来的,但是监控和口供都证明,这四人都是加害者没错!

    警员正要将张铠玉抓进去审问,薄子寅来了。

    看到薄子寅,警长急忙上去打招呼:“薄少?你是来”

    薄子寅清冷的眸子注视着张铠玉:“我想单独跟她说几句话,可以吗?”

    警长有些为难:“啊?这”

    薄子寅:“在监控室了说也可以!”

    警长立刻点头,很快安排好一切。

    封闭狭小的审讯室里,张铠玉自知躲不过了,她伤心的哭了起来。

    “薄少,我知道你也是深受顾芯的害,她故意散播你喜欢的假消息来抬高自己的身价,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贱人”

    张铠玉一边哭,一边试图去抱住薄子寅的腿:“我也是被她害了,我被三个男人我好惨,我还被所有人都看到了,薄少,你救救我,我立马就出去曝光那个贱女人的真面目,为你证明清白”

    薄子寅冷眼俯视着张铠玉,在张铠玉的手即将摸上他的裤子时,一脚冷冷的踢开了她。

    该死!

    他有洁癖这件事,到底要重复多少遍?

    张铠玉惨叫一声,又痛又惊的看着薄子寅:“薄少,你怎么?”

    “我是讨厌顾芯刻意的矫揉造作,装可爱”,薄子寅慢慢蹲下来,嫌弃的捏住张铠玉的下巴,眯起眼睛:“但是我更讨厌有些女人嫉妒成性,爱慕虚荣,谎话连篇,恶毒没有下限!”

    张铠玉的脸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不是的,我没有,你也知道顾芯矫揉造作,她就是故意嫁祸我的!”

    薄子寅的手慢慢往下,攥住张铠玉的脖子。

    “现在,告诉我,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遽然收紧,张铠玉眼珠子突起,额上青筋浮起,嘴巴大张,骇然的看着薄子寅。

    薄子寅在学校里,一向是清冷校草的人设。

    她做梦也想不到,他这样的人有一天会捏住她的脖子,这样可怕的质问她。

    张铠玉眼神惊恐:“这是警局,你不可以”

    薄子寅眼神冷漠,看着张铠玉像看着一滩垃圾。

    男人常年健身的手蕴含着极大的握力,张铠玉渐渐窒息,连咳嗽声都发不出来。

    她拼命拍打着薄子寅的手,可是那点儿力量根本撼动不了这只铁掌。

    他竟然真的要掐死她!

    在警局里掐死她。

    就因为她害了顾芯?

    张铠玉眼泪汹涌而出,对死亡的恐惧超过一切,她开口:“说我说”

    薄子寅这才松开手,十分嫌弃的拿出手帕,擦干净自己握过张铠玉脖子的手。

    张铠玉大声咳嗽,脖子上可怕的紫红色淤痕让她心有余悸。

    薄子寅看了她一眼,她立刻开始说话,声音嘶哑。

    “我也不知道是谁,就是前天,一个陌生人加了我的微信,问我想不想报复,我因为是骗子,没有理会,然后银行卡多了五十万,那人又说这是他的诚意,我才”

    薄子寅眼神薄凉:“你知道欺骗我是什么下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