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摄政权宠:王爷太〕〔二婚鲜妻美又甜〕〔杨明〕〔盛先生,彩虹边有〕〔躲在冷宫苟成大佬〕〔满级大佬她总是被〕〔家里来了个野原琳〕〔有种姻缘甜如蜜〕〔我真的在打篮球〕〔盈盈一笑我心倾倒〕〔快来夺舍我〕〔重生之最强人生〕〔宋医生,谈个恋爱〕〔陈黄皮〕〔我女友是up主〕〔不败神婿〕〔逆天狂妃:绝世魂〕〔巅峰辅助〕〔神祖纪〕〔麻衣神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可怜 第83章 顾芯:“我杀我自己?”
    !

    他招手,很快又是一盘话梅糖。

    顾芯:“太酸!”

    又是一盘棒棒糖。

    顾芯:“?”

    又是一盘棉花糖。

    顾芯拆了一个,吃了。

    好家伙,甜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包厢。

    顾芯:“”

    盛汶:“”

    顾芯将奶糖和棉花糖给盛汶:“你也吃,那么客户就会知道这是你吃的,和我没有关系!”

    盛汶:“”

    小祖宗真是

    聪明!

    他剥开,脸色很是难看的将糖放进嘴里。

    嘶

    像是糖精在舌尖上化开了。

    怎么会有这么甜的东西。

    手下担下的看着盛汶的脸色,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他家老大那可是滴糖不沾的!

    盛汶表情抽搐的吃着糖,开始给顾芯说此次交易。

    “客户预付了千万,要解决一个人。”

    顾芯装模作样的拒绝:“那可不行,我不是那种爱杀生的人,我是仙女,我只手刃坏人的!”

    “别人指明了要最好的杀手,最好能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变成无头案!”

    顾芯:“价格呢?”

    “定金最高能付五千万,事成,四个亿!”

    顾芯手里拿着叉子吃水果的动作定住了。

    她挑起眉梢,看向盛汶:“京城何人能有这幅身价?”

    一般能付得起这个价钱的,也就那几个家族,一般能值这个价钱的人,也就那几个家族。

    偏偏这几个家族都是千丝万缕,互相联姻的。

    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深仇大恨?

    “好奇吗?”

    盛汶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他唇角一抹玩味的笑:“我也好奇。”

    门外春来动静,是客户到了。

    顾芯重新戴上直径一米的礼帽,整个人都陷入了黑暗中。

    盛汶摘下手套,闲闲的一粒粒剥开奶糖,放进盘子里,包厢里弥漫着浓浓的奶香气,让原本严肃紧张的氛围稍稍的有了一丝诡异的纯真。

    来人是个女人。

    略冷的夜,穿着长及脚踝的米色风衣,脚踏银色高跟鞋,头上戴着一顶雾霾蓝的礼貌,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涂着复古砖红色唇釉的唇,以及弧度流畅的下巴。

    下巴不是那么尖,但是弧度和那张端方的脸十分映衬,即使是只小半张脸,也依然散发着大家闺秀的古典庄重气息。

    顾芯剥开一颗奶糖,放进嘴里,唇角划开一抹有趣的弧。

    遇到熟人了。

    这不是美貌与才气并重,能力与气质并行的京城第一名媛,陆华珍吗?

    真没想到,陆华珍也会有雇杀手除人的时候。

    到底是那尊身价不菲的佛,得罪了我们一向以大方得体著称的第一名媛。

    顾芯托着腮帮子,十分期待的看着陆华珍。

    陆华珍即使是在这种地方,依旧端着她名门闺秀的仪态,坐下之后,目光平视着还在剥奶糖的盛汶。

    “盛老板的爱好真是如您标出的价位一般多变,让人摸不着头脑。”

    盛汶放下手中的东西,重新戴上手套,唇角掀起浅弧:“陆小姐真是爱说笑,我们的价位都是根据您想要雇的人,以及您想要解决的人来的,您要是觉得不止这个价,今天我们哪里还会有再次把酒言欢的机会。”

    盛汶一边说,一边拿起茶壶,给陆华珍斟满了一杯茶。

    “陆小姐不嫌弃的话,尝一尝我这刚从武夷山空运来的茶叶如何。”

    “盛老板真是好口才”,陆华珍端起茶杯,先是闻了闻茶香,她笑,“盛老板果然才是京城最会享受,也最有享受渠道的人,这茶叶我二叔想了许久都没能得到。”

    “我怎敢与陆董事长相提并论,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陆小姐不嫌弃就好。”

    两人互相恭维了一番,对着茶叶品足论道了一番,这才进入正题。

    盛汶看向隐在黑暗中的顾芯,对陆华珍道:“陆小姐的价位如此诚心,我们小店自然也要表达出诚意,我相信世界上没有比这位更加出色的杀手了。”

    陆华珍眉梢微动。

    世界上最出色的杀手,十年来一直是那个人,她在国外也一直有所耳闻,对这个传奇人物十分好奇。

    果然所有商人都改不了自夸的秉性。

    但是陆华珍也相信,此人一定是盛汶能提供出的最好的杀手了。

    杀鸡焉用牛刀!

    y国顶级的杀手,已经是抬举了。

    陆华珍果然十分大气,不对盛汶有任何怀疑,而是直接道:“合作的前提是信任,我当然相信盛老板提供的人选!”

    盛汶微微一笑:“老板不敢当,只是个小小中介而已。”

    陆华珍打开包,拿出一张折叠的纸,放在了桌子上。

    “不知这位大师,有没有兴趣露一手,也好让我放心。”

    她话音刚落,黑暗里,一点薄削的亮光忽然迸射而出,朝着陆华珍而来。

    陆华珍瞳孔放大,尖叫都没来得及发出,这点亮光擦着她的颈项而过,钉在了她身后的真皮沙发靠背上。

    陆华珍耳畔,一缕发丝悠悠落下。

    黑暗里响起雌雄莫辨的沙哑声音:“够了吗?”

    陆华珍吞咽下一口唾液,“那就麻烦大师了!”

    她按在纸张上的手,将纸移到了盛汶面前,而后松开。

    盛汶作为中间人,规矩是不参与交易秘辛。

    他直接将手按在纸张上,移动到顾芯面前。

    顾芯戴着手套的手将纸张拿在手里,低头,而后打开。

    纸张上是打印的彩色照片,以及一个名字。

    看了两秒。

    斗篷里传出嘶哑的声音:“时间?”

    陆华珍:“五个月之内!”

    “交易开始!”

    斗篷里落下纷纷扬扬的碎屑,纸张已经被撕得粉碎。

    陆华珍这才了了一桩心头大患,她轻轻舒出一口气:“合作愉快。”

    盛汶伸出手:“合作愉快!”

    陆华珍离开。

    盛汶将剥开糖纸的牛奶糖推向顾芯:“小祖宗?”

    顾芯缓缓摘下帽子,将糖果塞进嘴里。而后忍不住笑了。

    像是遇见了什么乐不可支的事情。

    盛汶的眉梢高高的挑了起来:“怎么了?”

    顾芯舌尖舔了舔牙齿,“原来一个只会种地,毫无学历的农村小妞,也能卖出四个亿的身价!”

    盛汶的瞳孔放大:“what?”

    顾芯轻轻松松的靠在靠背上。

    “让我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清新不做作的杀了自己,然后不至于毁了你的招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