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喻色墨靖尧〕〔剑开大同〕〔她在陆爷心头纵了〕〔康定天下〕〔盛宠名门佳妻喻色〕〔天行缘记〕〔逍遥战神〕〔慕晚晚薄司寒〕〔众里寻她千百度之〕〔狂龙战神萧阳〕〔做局〕〔一世至尊叶凡秋沐〕〔宁北苏清荷〕〔江湖枭雄〕〔小妻有喜:墨少又〕〔豪婿〕〔豪婿(叶凡秋沐橙〕〔萧凌传〕〔恰逢好婚:墨少,夫〕〔霍云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可怜 第89章 /M.MdXs.Com 夣島小説a href=15932605.html第90章 影帝影后的决斗,不死不休。
    !

    而薄子寅比警方更快的调查到了给张铠玉钱的始作俑者。

    他过去的时候,男人一身狼狈,抖抖索索,他还没问,男人就将一切都全盘托出,看样子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顾芯,顾芯

    薄子寅在唇齿间念着这个名字。

    她到底是什么人?

    既然交代出了顾颜,那么江月影母女三人一定不止一次对付顾芯。

    每次都安然无恙的逃脱?连顾天都没有惊动?

    薄子寅沉思着这些事情。

    而多顾颜的审问进入了瓶颈阶段。

    因为那些钱并不是从顾颜的账户出去的,聊天记录重要信息也被销毁,顾颜打死都不承认。

    审问到一半,顾海宁也处理完江月影的事情,来到这里。

    顾天看到父亲,总算找到救星了:“怎么回事儿啊爸?”

    顾海宁冷嗤一声:“什么都别问了,你妈和你姐要上天了,我们顾家是容不下他们了!”

    审问持续了一整夜。

    没有太多进展,口供和仅剩的聊天记录证明顾颜绝对和此事有关,但是真要定罪,证据又太少了些。

    所以即使没有审问出来什么,顾颜现在也不能说放就放了。

    毕竟顾颜还是顾海宁的女儿,顾海宁也一直在警局没有出去过。

    顾天和薄子寅回了顾家。

    顾芯正在餐厅吃饭,江月影不在家。

    看到顾芯,顾天很是愧疚:“姐,你还好吗?”

    顾芯点头:“我很好呀,你还没吃饭吧,赶紧上去洗漱,下来一起吃。”

    顾天十分低落:“姐,我都知道了,是大姐干得,你不用装作没事的”

    顾芯装模作样的叹息:“事情还没有下结论呢,或许并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如果误会了大姐,我们的罪过就大了,反正我现在也平安无事,你就不要摆出这么伤心的样子了,先去洗漱,然后下来陪我一起吃早餐!”

    顾天点点头,上去了。

    薄子寅拉开椅子坐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顾芯看。

    顾芯叉了片火腿放进嘴里,盛情邀请:“一起吃吗?我让人加副餐具”

    “不用”,薄子寅冷冷打断顾芯,双手放在桌子上,逼视着她,“在我面前,你可以不用装模作样!”

    顾芯莫名其妙的看着薄子寅,大眼睛里流淌着无数的小问号:“你在说什么啊?”

    “我在说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我不是顾海宁,也不是顾天,被你装可怜就能耍的团团转”,薄子寅眼神冷漠,“你的小伎俩在我面前不值一提,不要再沾沾自喜了,也不要再在我面前摆出矫揉造作的姿态,因为我会”

    “那你喜欢这样的我吗?”顾芯忽然站起来,靠近薄子寅,轻飘飘的笑着开口打断薄子寅的威逼,“嗯?”

    薄子寅:“!”

    他猛地跳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顾芯:“你神经病啊!”

    他在很正经的拆穿她,她竟然这个反应?

    “啧啧啧”,顾芯重新坐好,叹息,“不喜欢我,干嘛这么关注我,比我爸爸和弟弟还要了解我,大清早的还要来找我,还对我做了深度分析,侃侃而谈自己有多了解我”

    顾芯对着薄子寅一笑:“看来是真的对嫂子有想法!”

    “你简直在偷换概念,胡言乱语”,薄子寅被气了个半死,“我告诉你,我这是在警告你,你再对我说些似是而非的话,故意激怒我,我就把你的真面目公之于众!”

    “哎呀,我好害怕呀,薄家的公子果然非同凡响,十分厉害,一开口就能让女孩子哭哭”,顾芯鼓起腮帮子,“嘤嘤嘤”

    薄子寅:“”

    妈的,想打人!

    他阴沉着脸:“你给我闭嘴!”

    顾芯:“嘤嘤嘤,害怕怕,你坏坏”

    薄子寅怒火冲头,一拍桌子:“给我闭嘴!”

    顾芯:“怕怕”

    薄子寅忍无可忍,弯**子,越过餐桌,一拳砸在顾芯肩上露出来的椅背上:“给我闭嘴!”

    椅子震动,顾芯也跟着抖了两下。

    她的嘴巴终于合上了。

    眼睛却慢慢红了。

    薄子寅:“”

    一口恶气还没舒完,就重新升了上来。

    薄子寅脸上表情凶恶,正要开口说话,一声惊呼从门口传来。

    “你这个禽兽!”

    薄子寅:“”

    他慢慢的转头,就看到顾天怒发冲冠,像是一头牛一样冲了过来。

    “我姐昨晚才被绑架,今天你就恐吓他,不就是不同意的你的求爱吗?”

    顾天怒火值蓄满,蛮牛冲撞,将薄子寅一下子顶翻,摔到在地上:“我要你狗命!”

    餐厅顿时变成了激烈的武斗场。

    顾芯在一旁不嫌事大,娇滴滴的:“弟弟,不用为了我这样,我可以忍受的”

    “你打不过他的,你快住手”

    “反正我以前自己一个人,都被欺负习惯了,这点儿事情不在意的”

    薄子寅恼怒:“你住口!”

    “砰!”

    顾天一拳打在他眼睛上。

    “我姐姐柔弱娇贵,胆小如鼠,你还敢当着我的面吼她!我要你狗命!”

    半个小时后。

    餐厅回归正常。

    顾芯对面的两个男人,鼻青脸肿,尤其是薄子寅。

    伤口被佣人上了药,顾天吃着三明治,还不忘警告薄子寅:“我告诉你,我学武多年,可不是吃醋的,你再欺负我姐,我就neng死你!”

    薄子寅面无表情,看着对面一脸若无其事,继续吃早餐的顾芯。

    顾芯回给他一个无辜的笑。

    薄子寅:“”

    他开口:“你这种人,根本上不得薄家的台面,我劝你惜命,不要妄想着加入薄家!”

    薄子寅自认这是非常善意的提醒了。

    薄家个个是人精,不说别的额,光是舅母,就是极其讨厌矫情的女人。

    就算是薄亦深被这张脸迷惑,舅母那关也不好过。

    薄家,哪里是那么好进的!

    顾天不乐意了:“什么叫你们薄家不是那么好进的,我们顾家也不是这么好娶的!你那个哥哥,上次在我面前低声下气,就为了娶我姐姐”

    顾天说着,从兜里拿出一张照片:“看到没,我告诉他,我姐长这样,他依然坚定的表示要娶!这就是我姐的魅力!”

    顾芯还是第一次听顾天说这个。

    她好奇的看向照片,薄子寅额看过去。

    照片上的人,两坨高原红,满脸黝黑,又村又土。

    顾芯:“”

    薄子寅:“”

    “白痴!”

    吃完饭,顾芯给顾海宁打电话。

    经过这么些天的事情,顾海宁心里的天平一点点的朝顾芯倾斜,现在已经完全歪向了顾芯这边。

    接了电话,他赶紧问顾芯身体怎么样,还嘱咐今天顾天一定要好好陪着顾芯。

    顾芯表示自己没事之后,开始劝顾海宁。

    “爸爸,我不相信这件事是姐姐做的,你快带着姐姐回来吧!”

    顾海宁很坚定:“她肯定是逃脱不了干系,这是她自己犯下的事,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们发现的及时,你这辈子就”

    顾芯低落:“可是,就算是这样,姐姐也是爸爸的女儿啊,我怎么忍心看着爸爸亲手把女儿送到监狱里呢!”

    顾海宁叹气。

    顾芯苦口婆心:“我知道爸爸也是不忍心的,姐姐一定只是一念之差,我没收到什么伤害的,我不想爸爸为了我为难!”

    顾海宁的气叹得更加悠长了:“你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善良了!这件事我会有考量的,就算是不让她入狱,也要让她在警局好好反省几天,知道作恶的后果,给她个深刻的教训,她才会知道错了!”

    顾芯挂了电话,回到房间。

    她重新打开黑市的网站,点进昨天那条她没有点进去的“寻找s”的悬赏消息。

    赏金十亿,要s去杀一个人。

    十个亿?

    多年以后重出江湖,是不是太低了些?

    她正这样想着,网站页面刷新,赏金直接翻了一番。

    二十亿!

    看来是一天一夜没有回应,发布人也急了,很着急吗?

    顾芯拿起电话,打给盛汶。

    “接了!”

    薄家,二号楼前的草坪上,摆放着一副白色的欧式桌椅。

    陆韵微和陆华珍姑侄俩正在说笑。

    薄亦深的车缓缓驶近停车坪,车门打开,薄亦深推开车门下来。

    陆华珍眼底光芒闪烁,唇角掀起最完美的弧度。

    “这臭小子,说到他他就出来了,这都消失多久了!”

    陆韵微话是斥责的,但是语气却是笑着的。

    她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可是宠爱的不得了。

    “以深一定是在忙大事,他带给您的惊喜还少吗?”

    陆华珍看着薄亦深走过来,薄亦深亲昵的搂住陆韵微的脖子:“让我好好看看这位大美人,怎么每次见都能年轻那么多,是吃了什么仙丹吗?能不能也分儿子一颗?”

    “就会油嘴滑舌”,陆韵微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安抚好了母亲,薄亦深这才看向陆华珍。

    他的唇角笑容并没有消失,只是莫名其妙的带了点让人胆寒的森冷气息。

    陆华珍唇角弧度僵住了,在大夏天打了个莫名其妙的寒颤。

    “许久不见,表姐倒是变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