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灭世武修〕〔回到战国当掌门〕〔镇狱天君〕〔网游之一梦江湖〕〔被困万世做祖宗〕〔超次元卡牌对决〕〔重生悍妻有点甜〕〔丞相,你人设崩了〕〔总裁爹地请温柔〕〔陈惜雯余远恒免费〕〔余远恒陈惜雯小说〕〔九转神龙诀〕〔一路生香笑未央〕〔超品神农〕〔超级医生俏护士〕〔美女总裁狂保镖〕〔吞噬道尊〕〔落雪阁:美人为刃〕〔侠道长歌〕〔我在电影世界当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谈异闻录 第三十三章 一类人
    胡千秋咳嗽了一声,突然一本正经地说:“有句话叫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说的就是你和我了,虽然咱们认识不久,但好歹也一起经历过两场大战,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我不信你还能信谁?”

    源琉璃想了想,“你说的那两场大战,好像你都是在一旁看着吧?又哪有什么过命的交情?”

    “这个……嗯……”即便是一向机敏的胡千秋,此时也是哑口无言。

    源琉璃突然冷笑一声,“呵,你就不怕我其实也是一直在骗你?”

    “我一没钱,二没色,你骗我图什么?图我的才华?”胡千秋点了点头,“这倒是有点可能。”

    源琉璃“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语笑嫣然,但很快就又板着一张冷冰冰的脸。

    “你和别的女生说话,也是这样巧舌如簧?”

    胡千秋摇了摇头,脸上的嬉笑之色也少了几分,“我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交际对我而言太过麻烦,所以我朋友不多,在这里能说得上话的也只有你和宋晓而已。”

    源琉璃啐了一口,冷眼看向胡千秋,“谁和你是朋友?既然你已经醒了,我也没必要再待着了,我走了。”说完就转身出门。

    胡千秋赶忙叫道:“你认得下山的路吗?”谁知源琉璃却好像没有听见一般,根本不回话。

    胡千秋有些无奈,身体向后一倒,直接躺在床上。他倒不是说有多舍不得源琉璃,只是心中还有些问题想问题,比如她和余柳依交手多少时候是否感觉她很奇怪,又比如她觉得恒浩知否可信。

    “看来只能等明天上课的时候找机会问她了。”

    “咕……”

    胡千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是时候去祭奠一下五脏庙了,也不知道源琉璃吃了没有。

    恒浩见到胡千秋后神色如常,根本没有提及之前发生的事情,胡千秋知道他有意要瞒着自己,也不刻意点破,装成什么都不知道。

    在厨房随便吃了两个馒头后胡千秋就下山回学校,他本来是打算到凌虚观抓紧时间修炼,但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已经没有心思修炼了。

    胡千秋此时的脑海中被两件事情塞满,一件和余柳依有关,一件和他自己有关。

    之前胡千秋就曾推测过,余柳依从医院清醒是因为鬼面人的关系,在见过余柳依之后,他更加笃定了这个想法,并且他还能确认,余柳依不但因为鬼面人而苏醒,此时此刻更被鬼面人所控制,沦为了他的一具傀儡。

    “该死的家伙!”胡千秋咬牙切齿,双拳紧握,不但余雪菲的死和他脱不了关系,就连余雪菲的姐姐此时也成了他手上的玩物,胡千秋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把鬼面人找出来痛揍一顿,为了余雪菲两姐妹,也为了自己和宋晓。

    “呼……”胡千秋深呼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容易情绪化了。

    胡千秋转变思绪,想到自己的事情,虽然这事情和自己休戚相关,但因为不牵扯到其他人,胡千秋反而要冷静许多,

    虽然胡千秋对恒浩并没有百分百的信任,但他觉得恒浩告诉源琉璃的事情应该不假,毕竟之前源琉璃就做过类似的推测,而如今看来恒浩和玄清子都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没有告诉自己,或许自己身上四盏灯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了,只是装作不知罢了。

    既然两个知情者都不打算告诉自己真相,胡千秋也就只有自己想办法调查了。

    胡千秋想到恒浩当时和源琉璃说自己的事情牵扯到上一代人,叹了口气,心想“看来等这里的事情全部解决,得找个时间回家问问爸妈了。”

    等胡千秋回到学校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傍晚了,当他走进校门的时候,碰巧见到程亚楠一个人往校门走,像是准备出学校的样子。

    自上次和余雪菲遗书有关的那事情到现在,胡千秋和程亚楠一直没有相互联系,两者之前的交际也不多,彼此自然算不上多深的交情。

    胡千秋看见了她,本想装作没注意,默默从她身边走过,省得多些麻烦,毕竟打招呼对于胡千秋而言,也是能省则省。可这时程亚楠也注意到了胡千秋,还冲他招了招手,胡千秋迫于无奈,只好微笑回应。

    程亚楠小跑到胡千秋身旁,笑着说:“你这是刚从外面回来?”

    胡千秋点了点头,同时对程亚楠的自来熟有些不适应。

    程亚楠却好似焕然不觉一般,把一缕头发别到耳后,“我之前看见你和那个新来的交换生一起出校门,班会的时候她也坐你旁边,你们很熟吗?”

    胡千秋耸了耸肩,“还好吧,只是之前见过几次而已,你应该也看得出来,她那种性格对谁都冷冰冰的。”

    程亚楠嫣然一笑,“我倒是觉得,她对你要有些不一样呢,而且你们也很像。”

    “嗯?”胡千秋疑惑不解,“这话怎么说?”

    程亚楠的嘴角微微上扬,“虽然她才刚来,但我也看得出来,她和你一样,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不过你和她却又有点不同,虽然你不喜欢交际,但出于礼貌或是其他一些原因,还是会维持正常的社交,但她的话,只要自己不愿意,应该谁说都是没有用的。”

    胡千秋侧头看了看程亚楠,“你还挺了解她。”同时忍不住腹诽:“既然知道我不喜欢跟别人扯上关系,又干嘛这么刻意来找我?”

    程亚楠看着胡千秋脸上细微的表情,仿佛看穿了他的心事一般,将手搭上胡千秋的肩膀,凑到他的耳边说:“因为我和你是同一种人啊。”

    程亚楠突然凑这么近,胡千秋也是十分错愕,同时有些不适应,所以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程亚楠对胡千秋笑了笑,没再说话,默默从胡千秋身边走过,往校门走去。

    胡千秋转过头,看着程亚楠逐渐远处的背影,伸手随意在她刚刚触碰过的肩膀上扫了扫。

    “和我是一类人,是指性格吗?还是……”

    之前程亚楠拜托胡千秋将余雪菲的遗物交给付渊的时候,胡千秋就觉得她有些不简单,虽然她的言语看起来顺其自然,但是在无形中将胡千秋往她所希望的方向吸引,胡千秋甚至怀疑过,余雪菲遗书这一线索,是不是程亚楠故意透露给自己的。

    而经过刚刚的对话,胡千秋更加觉得程亚楠这人有些云遮雾绕了。

    “呵。”胡千秋突然冷笑一声。“真是有意思……”

    对于胡千秋而言,讨厌的事情只有两件,麻烦的事情和无聊的事情,而相对于麻烦,他对无聊要更加讨厌一些。所以这些让常人烦恼头疼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往往能让胡千秋甘之若饴,当然,前提是这些事情不牵扯到他身边的人,哪怕他和这些人之间并没有多深的关系。

    胡千秋先前食堂吃了顿晚饭再回宿舍楼,但他却没有回自己的宿舍,而是去了宋晓的宿舍。

    宋晓的宿舍在胡千秋宿舍的斜对面,胡千秋还没进门就在门口听到一阵“嗯……啊……”的喘息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敲了敲门。

    “进。”

    胡千秋开门进去,却发现原来刚刚听见的喘息声是宋晓发出,他此时此刻,正在举哑铃。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宋晓还没回话,他的舍友就抢着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只有一个强壮的身躯才能支撑一起一个龌龊的灵魂。对吧,宋晓。”

    “去你的。”宋晓笑骂道:“我寻思着,反正在宿舍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锻炼锻炼,反正身体强壮些总没错,毕竟……”宋晓压力低了声音,“咱们时间不多了。”

    胡千秋笑骂道:“你小子是想背着我偷偷努力,好把我远远甩在后面?”

    “聪明!”宋晓对胡千秋竖起大拇指,“不愧是胡少。”

    胡千秋自然不会当真,他看了看宋晓手中的哑铃,讥笑一声,“咋咋呼呼,叫得那么大声,我还以为多重呢,原来也才五公斤。”

    宋晓被胡千秋说得有些赧颜,“你妹的,你不是专门来寻开心的吧。”

    胡千秋笑了笑,走到门边,对宋晓使了个眼色,宋晓登时心领神会,放下手中的哑铃和胡千秋一起出去。

    胡千秋和宋晓一起走到楼层的公共阳台上,这个阳台平时就没什么人,这时又正好时饭点,除了胡千秋和宋晓外就再没有别人了。

    宋晓看了看周围,在确定没有人之后说道:“有事情不在电话里说,还专门找我出来,说吧,是不是和鬼面人有关?”

    “你倒也不笨。”

    胡千秋背靠着栏杆,将自己出学校的种种遭遇结合自己的推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宋晓。

    宋晓听后目瞪口呆,久久缓不过神来,他心中想说的太多,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良久才憋出一句,“你没事吧?”

    “呵。”胡千秋笑了笑,“我能有什么事,你应该去问问恒浩和源琉璃有没有事情,不过恒浩原本打算瞒着我,所以他还不知道我知晓了这件事,你也别去问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