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亲君笧〕〔重生之都市狂仙〕〔霸气穿越之空间女〕〔命有误仙君顾〕〔林间谷雨〕〔爱情没有终点〕〔至尊灵妃:帝君太〕〔影后常年热搜〕〔灿唐〕〔第一娇〕〔开局一条小渔船〕〔地球最强修仙〕〔庶门风华〕〔我的体内住着恶灵〕〔圣手玄医〕〔三生梦千年〕〔诡扯〕〔我只是正能量的搬〕〔我有BOSS天赋〕〔托塔李天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谈异闻录 第三十八章 暴雨
    源琉璃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乌云,兴许是感觉到暴雨将至,眉头微微抬起。

    而一直处在挨打局面的网剪,见到源琉璃分神的此等良机,自然不会错过。

    网剪左钳格挡开源琉璃的木刀,右钳高高举起,猛地就往源琉璃脑门上砸落,势大力沉,似有千钧之力。

    胡千秋在后方见源琉璃就要中招,心中焦急,忍不住叫出声来“小心!”

    源琉璃闻声,登时回过神来,身子向后一仰,有惊无险地避开网剪的攻击,与此同时,源琉璃右手握着木刀画了半个圈子,再顺势自下而上一挑,正好砍在颚上。

    网剪的颚部似乎十分脆弱,被源琉璃击中后竟然疼得摇头晃脑,可饶是如此,源琉璃也没能在它颚上留下丝毫伤痕。

    源琉璃见状,秀眉微蹙,口中呢喃了几句,胡千秋虽然听不明白,但从源琉璃的语气来看,她似乎有些着急。

    胡千秋也抬头看了看天,乌云已经将天空完全遮住,虽然时间还是下午,但给人的感觉却仿佛已经到了深夜一般。

    胡千秋心中有些担忧,再这样拖着,等暴雨一来,在这荒郊野外,难免会出现什么意外,到时候可就不是对付一只网剪那么简单了。

    等胡千秋的目光重新移回源琉璃和网剪身上的时候,源琉璃已经掏出了一张深红色的符箓。

    源琉璃左手捏着那张符箓,口中念念有词,那张符箓顿时闪烁了一下,源琉璃紧接着就将符箓贴到了右手的木刀上,木刀立刻发出淡淡的红光,而那张符箓却好似和木刀融为一体一般,竟从木刀的表面消失不见。

    胡千秋有些惊异,还没来得及发问,源琉璃就好似一阵风一般冲向了网剪。网剪举起钳子试图挡住源琉璃的木刀,但只听“咔”的一声,网剪的钳子被源琉璃一刀砍断,掉落在地上,而断口处,正有烈焰燃烧。

    网剪的钳子被源琉璃砍断,还没来的及发出哀嚎,源琉璃又是连续的几刀挥出,原本看似刀枪不入的网剪的身躯顿时碎裂成了好几块,齐刷刷地掉落在地上,而网剪的每一块躯体,都在熊熊燃烧着。

    不一会的功夫,网剪身躯的各个部位都燃烧殆尽,而源琉璃手中的木刀也已经恢复原样,不再发出红光。

    一旁的胡千秋瞠目结舌,之前源琉璃和网剪僵持的时间不算短,可方才这么一会的功夫,网剪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胡千秋忍不住问道:“既然你有这样的手段,怎么你一开始不用出来?”

    源琉璃淡淡地说了三个字,“舍不得。”

    “哈?”

    胡千秋先是有些无语,但随即想起当初源琉璃在对付河童的时候也没有用过刚刚那种符箓,想来是那种符箓和摄魂符一样较为珍贵,源琉璃身上也没有多少,所以才一直舍不得用。

    胡千秋低头看了看地上被风吹散的灰烬,心中有些唏嘘,“好好在日本待着不好吗?即使被镇压起码还有命在,千辛万苦跑过来,连命都没了。”

    源琉璃转头看向胡千秋,眼神中有些不解,“你刚刚差点都死了,现在还有心思同情起它来?”

    胡千秋耸了耸肩,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我这不是没死吗。要死的是我不是它,现在就该是你在这里同情我了。”

    源琉璃冷笑一声,却不回话。

    胡千秋心中还有许多问题,正想发问的时候,源琉璃却又看穿了他心中所想,胡千秋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源琉璃就说道:“要下雨了,之后再说。”话一说完,转头就走。

    胡千秋也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此时也没有缠着源琉璃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他见源琉璃已经动身,也忙迈开步子,希望能在下雨前到一个能打到车的地方,及时赶回学校。

    胡千秋此时还不知道源琉璃的家住哪里,不过他见源琉璃和自己走的是一条路,便也没有多嘴一问。

    胡千秋和源琉璃刚走没一会,天空就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来了,而一眨眼的功夫,雨声便如雷鸣,雨水好似天河倒倾一般。

    瞬息之间,源琉璃和胡千秋就成了落汤鸡。而在这荒郊野外,只有那些随风摇晃的树木,用来躲雨也不现实,胡千秋环顾四周,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避雨。

    胡千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现在他已经浑身湿透,再挣扎也是徒劳无功,所以胡千秋就决定干脆这样慢慢走回学校,反正他也不怎么在意别人怎样看他。

    可这时胡千秋身前的源琉璃却突然转头看向他,“你跟我来。”说完也不等胡千秋答应,就走向旁边的一条岔路。

    胡千秋皱了皱眉头,准备问问源琉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也不知是不是雨声太大导致源琉璃听不见,还是源琉璃根本就不想搭理胡千秋,任凭胡千秋怎么叫唤,源琉璃也没有回头。

    胡千秋颇为无奈,只好迈开步子跟着源琉璃走进那条岔路。

    胡千秋跟踪源琉璃走了一会,源琉璃突然在一栋三层的别墅面前停了下来。

    “到了。”

    胡千秋打量了一下这栋别墅,典型的欧式建筑,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但看着确实有几分气派。

    “这是你家?”

    胡千秋发问的时候源琉璃已经打开别墅的大门走了进去,胡千秋赶忙跟了上去。

    源琉璃熟练地打开客厅的灯光,“也算是吧。”

    胡千秋扫视了一下客厅的装饰,没有他想的那么奢豪,在们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八骏图,大厅左右两边则放了两个近两米高的花瓶,除此之外整个客厅就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什么叫也算是?”

    “因为我住的地方有好几个。”

    胡千秋瞠目结舌,没想到源琉璃竟然是个富婆。

    源琉璃看了看胡千秋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有些无奈地解释道:“为了捉拿那些妖物我时常要出现在不同的地方,为了方便就租了好几个地方做为据点。”

    胡千秋点了点头,难怪客厅里面什么都没有,既然只是作为暂住的据点,也就没必要花心思装饰了,至于那副画和那两个花瓶,想来也是之前的主人留下的。

    胡千秋还想再问,鼻子却是突然一痒。

    “阿嚏!”

    胡千秋打了个喷嚏,唾沫险些飞到源琉璃身上。

    源琉璃鄙夷地看了胡千秋一眼,“二楼三楼都有浴室,你先去洗澡,有什么事情之后再说。”

    胡千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点了点头。

    虽然三楼的浴室里有浴缸,但胡千秋还是选择用花洒冲澡,毕竟他心中还有诸多疑惑要问源琉璃,自然不可能浪费时间泡澡。

    胡千秋洗完澡之后看了看架子上放着的浴巾,只有一条。

    胡千秋倒也没有多想,既然源琉璃说二楼三楼的浴室都能用,那这条浴巾她多半也没有用过,擦拭了一下身子后就用浴巾裹着自己的身体走了出去。

    胡千秋赤脚抱着自己的衣服走到了二楼,扔进了洗衣机里,而这时候源琉璃也已经洗完澡走了出来。

    源琉璃此时也和胡千秋一样,用浴巾裹着身子,手上还拿着一条毛巾擦拭着头发。

    胡千秋看了看源琉璃,笑道:“你知道吗,据说女性头发保持一定湿度的话,会显得更有魅力。”

    “是吗?”源琉璃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会,紧接着又动了起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胡千秋笑了笑,“是没有什么关系。”胡千秋只是突然想到这件事情,所以随口说出,并没有什么撩拨的含义,而源琉璃也没有多想。

    源琉璃没再接话,走进旁边的一个房间,随意地关了下门,可却没有锁上,露出了近半米的缝隙。

    胡千秋见状,有些无奈,换衣服都不好好关门,还真是不把我当坏人。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胡千秋真有什么歹心,也多半不是源琉璃的对手。

    一会儿的功夫源琉璃就换了一身短裤t恤走了出来。

    胡千秋看了看,没有多说什么客套话,直接问道:“你之前说你们神社镇压的那些妖物逃来了中国,可中国这么大,你又怎么确定它们都会来这座城市?”

    “因为你?”

    “哈?”胡千秋大惑不解。

    “原本这些妖物都是流窜在中国各地,所以前两年我也时常东奔西跑,可是大概一个多月前我发现这些妖物移动的迹象通通指向这个城市,所以就来了这里。

    到了这里之后我就认识了你,在了解了你的遭遇之后我就推测,是不是你在吸引那些妖物到这座城市,毕竟即使是鬼眼也已经无法完全和你体内的邪物形成平衡了,如今的你,对于它们而言,就像是黑夜中的一盏明灯那样显眼。”

    胡千秋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源琉璃看向他,疑惑地问:“你就一点都不害怕?”

    胡千秋笑了笑,“现在害怕又有什么用?再说既然你的使命是降服诛杀那些妖物,自然不会对我坐视不管。我猜想,你之所以租下这间别墅,就是因为我每天都要去凌虚观修炼,而你待着这里,即使我在附近遇上什么怪事,也可以及时赶到。”

    源琉璃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腹黑女帝择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