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大叔暖心宠〕〔教授,代练需要吗〕〔我成了小乌鸦嘴他〕〔综漫之我的二哈系〕〔主宰代言人〕〔我的战场我的连〕〔这只猪开挂了〕〔重生一世再续缘〕〔玉人来〕〔神兽养殖大亨〕〔奥能战纪〕〔逃出世界〕〔第一战王〕〔都市最强赘婿〕〔绝代狂兵〕〔蛊妃在上:病弱王〕〔万界建道门〕〔末世重生之归途〕〔良田喜事:腹黑夫〕〔超能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谈异闻录 第四十一章 同床共眠
    胡千秋也十分诧异,源琉璃一向是拒人于千里的做派,即便自己跟她有几分交情,也应该没到可以同床共枕的地步。

    一想到这,胡千秋也不由得多疑起来,难道她是有什么阴谋?

    “你不觉得这样有些不合适吗?”胡千秋问道。

    这下反倒时源琉璃露出了疑惑的神情,“这有什么合不合适的?难道我现在赶你出去,或者让你睡地板更合适?”

    胡千秋愣了一会,随即释怀,源琉璃虽然清冷,但内心还是善良,心思也单纯,没有那么多奇怪的想法,既然她选择相信自己,那自己要是再扭扭捏捏,反而显得心里有鬼。

    胡千秋点了点头,“那好吧,比起又冷又硬的地板还是睡床舒服一点。”

    源琉璃又是一声冷笑,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此时时间尚早,还没有到睡觉的点,源琉璃在收拾完之后又回到了那间地下室,虽然她没叫上胡千秋,但一来胡千秋闲着无事,二来他心中也是好奇,所以还是跟了上去。

    源琉璃到达地下室后盘腿坐在了六芒星图案的中间,那件神器司南的仿制品就在她的脚边。

    源琉璃虽然早就发现胡千秋跟了下来,但却对他视若无睹,闭上双目缓缓调节自己的呼吸,胡千秋看了看她的样子,心中十分好奇。

    “难道她是在修炼?”

    胡千秋虽然不知道源琉璃的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但看她的样子隐隐感觉她的修炼方法和玄清子教授自己的方式十分相似,只是细微处有些不同,不过胡千秋倒也不觉得如何吃惊,毕竟日本的文化很大一部分都源于中国,那么源琉璃神社所传授的修炼方式和玄清子所传授修炼方式相似也就不足为奇了。

    胡千秋见源琉璃的呼吸渐渐平稳似乎已经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也不敢贸然无言打扰她。

    胡千秋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那件司南,先前他没有细看,这时才发现司南此时正指向北方,勺头高高的翘起。

    “看来离这最近的妖怪距离这也十分远,不知道下次找上我的又是哪个。”

    胡千秋虽然明知妖怪会找上自己,但却不感到害怕,心中更多的是好奇,毕竟即使是能威胁生命的事情,只要不牵扯到其他人,他便不会慌乱。而胡千秋也十分自信,一方面是对自己,另一方面是对自己身边的人。

    胡千秋左右无事,干脆也学着源琉璃的样子盘腿而坐,按照玄清子传授的方式,清除杂念,试着感受天地间的灵气。

    胡千秋闭上双目,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的思绪慢慢平静下来,可是许久之后胡千秋仍是什么也没有感受到,只觉得四周黑漆漆的一片。

    虽然胡千秋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但此时兴许是因为源琉璃在一旁,他仍是有些有些焦急,眉头紧锁,呼吸也慢慢紊乱起来。

    慢慢地胡千秋又陷入了第一次在凌虚观修炼时的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之中。

    正当胡千秋感觉自己的精神和肉体要分离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人重重拍了自己的胸口一下,猛地惊醒过来。

    胡千秋面红耳赤,大口地喘着气,而源琉璃此时正蹲在他的身前。

    “你思绪不宁又何必要勉强?还好我及时发现制止,否则你又要失去意识,到时候那个怪物不知道会不会又跑出来,如今凭我一个人可绝对制服不了他。”

    胡千秋缓了一口气,慢慢恢复了过来,听源琉璃这么说,也只是说来两个字“抱歉。”

    源琉璃皱了皱眉,显得有些不适应,“这也不能怪你,恒浩道长说了,你体内的邪物在你出身的时候就伴随着你,一直默默影响着你的心性,所以你的脑海中才会充斥着各种杂乱的想法,难以真正静下心来,也正因为这样,你才一直无法感受到所谓的天地灵气。”

    胡千秋听完之后有些颓然,“我需要修炼才能压制住体内的邪物和鬼眼,可因为体内的邪物导致我没有办法修炼,这样一来,不就是陷入了死循环吗……”

    胡千秋说道这里,摇头苦笑。

    一向清冷的源琉璃此时也忍不住安慰道:“你们的老子说过,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现在还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又怎么能轻言放弃?”

    胡千秋一听,拍了拍自己的屁股站了起来,对着源琉璃笑了笑,“我还没有那么容易消沉,刚刚也只是抱怨一下,我一个人的时候也时常多想,然后就变得很伤感,不过每次我都能自己调节过来,放心吧。”

    源琉璃哑然失笑,“你这人还真是奇怪。”

    胡千秋耸了耸肩,“你又不是今天才认识我。对了,有件事情想问你。”

    “什么?”

    胡千秋就将自己心中对于源琉璃的修炼方式和自己修炼方式相似的疑惑全盘托出。

    源琉璃听后缓缓点了点头,“表面上是有些相似,不过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

    胡千秋疑惑地问:“这话怎么说?”

    “那个玄清子教给你的修炼方式是通过感受天地间稀薄的灵气,并将其化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而我的修炼方式是开发身体原本所蕴含的能量,有些类似于佛家说的莫向外求。”

    胡千秋听完顿时喜形于色,既然自己无法感受到天地间的灵气,那或许按源琉璃的方式修炼能够有所成就。

    源琉璃单看胡千秋的表情就明白了他的想法,叹了口气,“我不能教你。”

    胡千秋愣了一会,随即点了点头。

    “抱歉。”

    胡千秋笑了笑,“没必要说这些,我明白的。”胡千秋明白,源琉璃的修炼方式说白了就是她背后神社的传承,自己又不是神社的人,源琉璃自然不敢把修炼方法教给自己。

    源琉璃点了点头,“你明白就好,不过即便神社同意我教给你,你也不一定能学得会,虽然两种方法截然不同,但最基本的一点还是要摒除杂念,而这一点恰恰是你的死穴。”

    胡千秋此时已经释怀,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胡千秋不想再讨论这件事情,便转移话题,看着地上的司南说道:“司南放在这里,你怎么能时刻注意到它的变化,好确定四周有没有妖物?”

    源琉璃掏出自己的手机给源琉璃看了看。

    “原来是这样。”

    源琉璃的手机屏幕分成了四份,每一部分都显示着一件司南,胡千秋转头看了看背后,这才注意到原来在这个地下室的角落里安装着一台摄像头,此时正对着地上的司南。

    原本胡千秋还有些疑惑,既然源琉璃可以用摄像头监控司南,那为什么还要准备四件司南?但胡千秋毕竟聪慧,转念一想就明白,这司南毕竟只是仿制品,探测的距离有限,所以这四件司南应该是安放在这座城市的四角,也这有这样才能帮助源琉璃找到准确的位置。

    “原来一开始是我多想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胡千秋伸了个懒腰,“时候不早了,睡觉吧。”

    虽然这栋别墅里的家具不多,但好在备用的牙刷毛巾还是有一些,等胡千秋洗漱完之后,源琉璃已经换了一身睡衣,背靠在床头看着一本《淮南子》。

    胡千秋蹑手蹑脚地绕到床的另一边,再悄悄地上床,深怕打扰到源琉璃。

    源琉璃转头看向胡千秋,“你怎么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

    胡千秋扯了扯嘴角,“这都被你发现了,我是偷心贼。”

    “呸!”源琉璃啐了一口,转头按下床头的电源开关,躺了下来“睡了。”

    胡千秋也躺了下来,他本以为自己坦坦荡荡,即使和源琉璃睡在一起也和朋友之间一起过夜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此时他和源琉璃盖着一张被子,不断闻到她身上传来的体香,还时不时触碰到她柔腻的肌肤,总觉得有些心痒痒的。

    胡千秋也怕自己心猿意马收不住念头,便慢慢挪了挪身子,往床边靠,最后离床沿太近,险些翻身掉下去。

    “你离那么远干嘛,怕我吃了你?”源琉璃发现胡千秋的动作,有些不解。

    胡千秋颇为无奈,“我是怕我忍不住,吃了你。”

    “呵,你敢?”

    胡千秋摇头苦笑,得亏自己熟读圣贤书此时才能坐怀不乱,否则似源琉璃这般的温香软玉睡在身旁,一般人早就不知道干出什么事情来。

    胡千秋深呼一口气,开始思索起一些事情,好盖过自己那些奇怪的念头。

    过了一会,胡千秋突然出声,“对了,你之前说我身上的气很奇怪,那我身上的气是什么样的?”

    源琉璃本来已经快睡着,被胡千秋这么突然一问,顿时清醒过来,没好气地说:“正常人身上的气头是像一层透明的物质,而你身上的气却十分浑浊,但又不同于将死之人身上接近黑色的死气,你身上的气,就像生气和死气混合搅拌在一起一样。”

    “原来是这样。”

    胡千秋沉思了一会,正准备再问些事情的时候,耳边已经传来源琉璃轻微地呼吸声了。

    “还真能睡……”胡千秋颇为无奈,好在这时他的困意也已经涌现了上来,不一会的功夫就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蛊真人之齐天传〕〔深宫娇宠:皇上,〕〔幻兽进化图鉴〕〔离圣〕〔重生北大荒〕〔明末江山如画〕〔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