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爷爷是迪拜首富〕〔都市狂枭〕〔都市超强霸主〕〔二师兄〕〔我有石磨磨啊磨〕〔全职戏精〕〔八零炮灰大翻身〕〔拐个老婆当ceo〕〔肆记〕〔因为剧本是这么写〕〔老板,夫人逃跑了〕〔天道制霸计划〕〔剑行大道〕〔吞噬星空之黑龙传〕〔万界基因〕〔我夺舍了太阳神〕〔还乡初记〕〔我真不想救人了〕〔海贼之祸害〕〔另一个奥特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谈异闻录 第六十七章 耳光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胡千秋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把刚刚拍下的照片拿给源琉璃看。

    “这是……”

    “如你所见,吊桥的断口处有明显的烧焦痕迹,这明吊桥既不是因为年久失修,劳损而断,也不是被人用外力硬生生砍断,而是被火烧断的。”

    “这又明什么?”源琉璃有些不解。

    “你想想,从林老尸体上的伤痕来看,凶手身上肯定带有利器,如果他真想弄断绳子,干嘛不直接一刀砍断,这样不是简单快捷许多?又何必多此一举放火去烧?”

    “再者来,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外部的人做的,那他这样做的意义何在?把我们隔离和他隔离开,难道警察就永远不会找来了?真正一劳永逸的方法应该是将我们都杀了才对。而且他先前费了那么多心思去布置林老死亡的现场,目的就是为了让别人以为林老是死于意外,可他转头就做了这么一件让人起疑的事情,不是自相矛盾吗?”

    源琉璃点了点头,“是有也道理。”她虽然机敏聪慧,但心思毕竟不像胡千秋一样跳脱复杂,所以自然不会像胡千秋一样想这么多,这么远。

    胡千秋接着道:“这样一来,杀死林老的犯罪嫌疑人就确定在那些人之中。这也能明嫌疑人为什么要用火烧断绳子,而不是砍断了,这种绳子虽然可燃,但也不是那么快就会烧断的,他大可以在那一端将绳子点燃后,再慢慢悠悠地走过来,也只有这样,他才能人在这边,却弄断那边的绳子。”

    “如果黄天海他们当时出来找林老的时候这座桥还在,那嫌疑人就可以确定在他们三个之中,如果他们当时并没有注意这座吊桥,那犯罪嫌疑人应该是在我们坐大巴到这里,一起上桥的时候设下了机关,让绳子到一定时间自燃。”

    “机关?”

    胡千秋点了点头,“白磷的着火点是四十摄氏度,很容易在空气中自燃,要是再配上一些其他的东西,很容易就让绳子烧起来,那时候大家都在专心过吊桥,他即使在吊桥的绳索上涂抹一些东西,也没有人会注意。当然,凶手也可能是利用了其他东西,比如符箓。”

    源琉璃愣了一会,随即点了点头。符箓的种类有很多种,如果使用得当的话,确实可以控制绳索在一个固定的时间烧起来。

    “你还在怀疑他们当中有人身份不一般,可以使用特殊手段?”

    胡千秋点头道:“用白磷之类的化学物品虽然确实可以将绳子延时点燃,但却并不好控制时间,在我们到达别墅后,阿杰很快就返回大巴的位置,要是他再次经过吊桥的时候,刚好看见绳索烧了起来,并将其扑灭,那不是功亏一篑?”

    “好像确实是这样。那犯人又为什么要把桥给弄断呢?按你的法,他们应该是在找某样东西,而桥断裂以后,虽然我们联系不到警察,但其他人也都被困在了这里难以离开,那样一来,他要找那件东西不是更加不方便?”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凶手想把我们都困在这里,然后慢慢地,将我们一个个杀干净。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独占那件东西,也不用担心被别人发现了。”

    胡千秋的话骇人听闻,就连源琉璃也是怔了一会。

    “为了一件东西而已,有必要杀那么多人吗?”

    胡千秋冷笑一声,“人是有惯性的生物,既然凶手已经杀了林老,那他为了达成目的就会一直杀下去,直到目的达成为止。何况就从杀害林老的布置和毁掉这吊桥的手段来看,凶手一定是一个极为理性冷静的人,这样的人可能根本不会有什么情感,杀人也不会让他内心有任何感觉?”

    源琉璃看了胡千秋一眼,“就和你一样?”

    胡千秋愕然,“你这的哪跟哪啊,我怎么可能会杀人!”

    “你不也是理性冷静得像没有感情一样吗?”

    胡千秋抓了抓自己的脑袋,讪讪地:“这能一样吗?我只是在某些方面很理性而已。”

    源琉璃冷哼一声,“即便真的按你所,凶手准备将我们所有人都杀死,那之后他怎么办?等阿杰来了之后他又怎么解释?”

    胡千秋揉了揉自己的腰,“既然他选择将吊桥毁去,明他早就准备好了退路,等阿杰来的时候,他早已经跑了。我们这里加上死去的林老一共是八个人,他只要提前准备好一具和他身形相似的尸体,然后再放一把大火烧了这里,毁尸灭迹,那所有人都会以为参加这次活动的人因为火灾而丧生。”

    “既然那件东西让他不惜杀人也要得到,那那件东西肯定拥有十分高的价值,这栋别墅毕竟是一个富豪留下的,那件东西不定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即便那些有能力的警察之后会怀疑这件事情的真相,着手开始调查,他也早就隐姓埋名,逃到国外去了。”

    源琉璃有些错愕,“他们和我们差不多大,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胡千秋扯了扯嘴角,“善恶是不分年龄的,有些孩子的恶甚至比起大人还犹有过之。”

    胡千秋见源琉璃脸色有些呆滞,一把搂住她的肩膀,“放心吧,我们两个一文一武,双剑合璧,必然是逢凶化吉无往不利。”

    源琉璃不置可否,只是默默将胡千秋搭在自己肩头的手掌挪开,“他们应该等很久了,回去吧。”完也不能胡千秋回话,率先走回别墅。

    胡千秋走在源琉璃身后,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露出了深思时候的神情,他左手虚握,食指第一指节贴在唇边,牙齿用力地咬了一口,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刺激自己的大脑,让自己更加专注。

    虽然胡千秋觉得自己的推论并没有什么出错的地方,但却总感觉缺少了什么,他隐隐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胡千秋和源琉璃回到别墅的时候,五个人就像先前那样坐在沙发上等候。

    看见两人进门,陆萱先是冷哼了一声,“好大的架子啊,让大家等这么久。”

    就连李瑞俞也忍不住问道:“你们两个刚刚去干嘛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胡千秋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才子佳人,自然要聊些风月之事,不行吗?”

    源琉璃立刻白了胡千秋一眼,却也没有反驳。

    在场除了胡千秋和源琉璃两个当事人外的五个人都认为他们是恋人关系,所以虽然对胡千秋的话有些怀疑,却也吗没有质问,毕竟发生了这些事情,作为一个男人安慰一下女朋友还是很有必要的。

    李瑞俞咳嗽了一声,“咱们来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胡千秋找了一个最近的位置坐下,“现在吊桥断了,电话又没有,森林又处处充满着危险,所以我们只能在这里待到阿杰来接我们了,那时候即便吊桥断了,他也可以帮我寻求警方的帮助。”

    胡千秋完,在场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

    胡千秋嘴角微微上扬,很快又恢复平缓的弧度,“之前我看了看,储藏室还有不少应急的速食产品,虽然咱们有七个人,但也足够我们活到那时候了,大家这几天就凑活一下这样过吧。”

    众人依旧没有意见,只是过了一会,却听陆萱道:“那……那具厨房里的尸体要怎么办?”

    胡千秋耸了耸肩,“能怎么办?放着呗。”

    陆萱勃然大怒,“你们就不能把他搬到地下室放着吗?”

    “你既然这么想,就自己去做吧。”

    “我是女的!”

    “女的怎么了?不也是两只手两只脚?新时代讲究男女平等,我这是在尊重你,相信你像男性一样有能力完成这个任务,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你他妈是男人吗!”

    “哎呀女孩子怎么能骂人呢。”

    虽然源琉璃不知道胡千秋为什么要故意激怒陆萱,但听俩人你来我往这样斗嘴,也是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笑你妹啊。”陆萱瞥了源琉璃一眼,“长得就跟狐狸精似的,不知道勾搭了多少男人,一看就是个tch。呵,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源琉璃虽然在别人面前往往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并非没有脾气,听陆萱莫名其妙突然间辱骂自己,也是有些恼怒,刚想反驳的时候,却听见“啪”的一声,清脆又悦耳。

    陆萱捂着自己左半边的脸颊,那半张脸微微肿起,原本白皙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胡千秋的右手上也覆盖了一层白白的粉。

    胡千秋扬手还欲再打,原本坐在陆萱身边的袁京却突然站了起来,一个箭步上前,抓住胡千秋的手腕,他膂力惊人,胡千秋这一巴掌硬是打不下去,不过胡千秋本身也没想再打。

    “算了吧。”

    胡千秋冷笑一声,收回自己的手掌,“下不为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怪谈异闻录》,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上门龙婿〕〔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