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功法全靠捡〕〔霍长渊林宛白小说〕〔神医小兽妃〕〔无敌至尊太子爷〕〔九天〕〔坏总裁的枕上盛宠〕〔最佳上门女婿〕〔神工〕〔全能武修〕〔都市之绝世战神〕〔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江子兮系统〕〔顾少轻点宠〕〔张龙周晴〕〔秦凡夏梦〕〔娇妻归来:宝贝,〕〔近卫狂兵〕〔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我把BOSS公主抱了〕〔超维入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谈异闻录 第十六章 女尸
    虽然胡千秋曾经在景区尝试过攀岩,但像这样毫无防护也没有辅助的徒手攀岩还是第一次尝试,好在这面悬崖早就被前人攀岩了千万遍,有不少落脚点,凸出的地方也较为坚固,不用担心会突然断裂。

    胡千秋刚刚开始攀岩的时候还有些饱胀,不过像馒头这种面食毕竟好消化,胡千秋新陈代谢也比一般人快,等他攀岩到一半的时候,肚子已经没有肿胀感了。

    胡千秋攀岩到三分之二的时候,找了一个较为稳固的落脚点停住,他将身子紧贴着岩壁,双手也紧紧抓着凸出的石块。

    虽然胡千秋攀岩的高度并不算太高,但他毕竟不是专业人员,这一段距离已经耗费了他许多体力,脸上也挂满了汗水。他不敢松手,就侧着头,耸起肩膀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胡千秋低头看了看地面,虽然他没有恐高症,自身所处的高度也不算太高,但在这种随时有可能失手坠楼的情况下,他的心跳还是快了不少。

    胡千秋抬起头,调整了一下呼气,继续向上攀岩。

    虽然攀岩十分耗费体力,主要的阻碍还是来源于恐惧带来的心理压力,胡千秋起初虽然还有些害怕,但攀岩到后来,他渐渐熟练,心中的惧意也一慢慢随之减少。

    等胡千秋攀岩上悬崖的时候,玄清子已经在等着他了。

    胡千秋双手撑着大腿,弯着腰,低着头,大口喘着气。

    “比我想的要快了许多。”

    胡千秋抬头看了看玄清子,“你这不是在嘲笑我?”

    玄清子摇了摇头,“这是实话,当年我第一次攀岩的时候在半途低头往下看了看,半天不敢再动一步,不过我那时候比你小上许多,也只有十三岁。”

    胡千秋点了点头,用手臂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你就一点也不害怕?”

    胡千秋想了想,“我很少对什么东西感到害怕,不过刚才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恐惧,但到了后来,身体慢慢有些习惯攀岩的感觉,也就渐渐不害怕了。何况我心里觉得,这座道观历代道长既然都能做到,我又怎么做不到?”

    玄清子笑了笑,“还挺有傲气。”

    胡千秋也笑了笑,不置可否。

    “既然这样,你就一个人慢慢练吧,等傍晚我再过来。”

    “等等。”胡千秋出言叫住玄清子。

    玄清子转过身来,“什么事?”

    “能不能先给口水喝。”

    玄清子朝悬崖下面指了指,笑道:“那有一条小路,直通山脚,山脚处就有一条小溪,你想喝水就去那吧,道观里的水也都是从那挑的,反正你要锻炼,不如多跑跑。”说完,也不等胡千秋回话,就转身离去。

    胡千秋皱了皱眉头,倒不是说觉得委屈,只是刚刚玄清子的表现太奇怪了,他说话的方式和样子,根本不像一个老年人。

    虽然胡千秋认识玄清子到现在还不到二十四小时,但他给胡千秋的感觉却一直在变,只有那种不协调感一直在增加。

    胡千秋看着玄清

    子离开的背影,心中一些想法渐渐涌现出来。

    即便胡千秋有些口干舌燥,但他没有立刻下山找那条小溪,他打算再攀岩了几遍,等实在渴得不行再去找水,而几遍下来,胡千秋虽然累得不行,但却也越发熟练,速度也越来越多快。

    到后来胡千秋实在累得爬不动了,喉咙也像火烧一样,他才到崖底沿着玄清子说的那条小路下山。

    这条小路直达山脚,没有岔路,道路也没那么泥泞,所以胡千秋下山快方便迅捷不少。

    胡千秋之前是从这座山的南面登山,这条小路则是沿着山的北面往下,所以河流所在的地方刚好在胡千秋之前登山处的另一面。

    快到山脚的时候,胡千秋就远远望见那条小溪,他咽了咽口水,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

    这条小溪宽不到两米,深也二十公分,水流缓慢,但清澈见底,小溪中也没有什么游鱼水草。

    胡千秋在溪边蹲了下来,先用溪水洗了洗脸,再掬起一捧水,他虽然觉得这种溪水直接喝不太卫生,但现在既然渴得要命,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胡千秋低头喝了一口,抿了抿嘴唇,总觉得味道有些奇怪。

    他转头看了看上游,瞠目结舌,心脏也在这一瞬间骤停。

    “呕……咳咳……”

    在溪水的上游,有几块凸起的石头矗立在溪水正中,而在石头的另一边,一具随水浮动的女尸正好被石头挡住,停留在上游,尸体四周的苍蝇也在随着尸体的浮动而上下舞动着。

    胡千秋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强压恶心的感觉,快步跑了过去。

    尸体面孔朝下,四肢张开,头发也披散开,她穿着一件淡粉色的短袖和纯白色的百褶裙,衣着打扮较为年轻,只是衣服上有一些撕裂的部分,不知道是不是从上游漂下来的时候被水里的被锋利的石块划破。

    胡千秋这时已经平静了下来,对于尸体他倒不怎么害怕,只是有些好奇死者的身份,不过他也害怕自己的行为会破坏现场,影响警方后续调查,所以不敢轻易去触碰尸体。

    胡千秋先打电话通知警方,又快速跑回上山和玄清子他们说这件事。

    胡千秋火急火燎地跑回玄清观,累的气喘吁吁,结果却只见到恒浩在院子里扫地。

    “恒浩道长,玄清子道长呢?”

    恒浩见胡千秋这么着急地跑回来,自然十分诧异,“他先下山去了,现在也还没到傍晚,你怎么回来了,出是什么事了?”

    胡千秋张口就想将刚刚发现尸体的事情说出,但他转念一想,这件事情和恒浩本来也没有关系,他一大把年纪也没必要把他卷入这件事情中。

    胡千秋摇了摇头,“没什么大事情,我自己就能处理,跟恒浩道长说一声,我可能要晚些才能回来,要是太晚了,我就直接回学校明天再来。”

    恒浩见胡千秋不愿意多谈,也不多问,点了点头。

    胡千秋到厨房喝了一大碗水之后,就又快步跑下山了。

    十几分钟之后,警方就来

    到了现场,其中还有一位胡千秋的熟人。

    当林清芸看见胡千秋的时候,她也十分惊奇,“想不到这次案件的第一发现人是你。”

    胡千秋打趣道:“那按常理来说,我是不是最有嫌疑?”

    林清芸没想到胡千秋会突然开玩笑,也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但这她毕竟是在办案,心情也较为沉重,很快就收起了笑容,“确实是这样,所以你之后也要协助我们调查。你朋友那件事……”

    “我已经知道案件的结论了,辛苦这段时间警方的调查了。”

    “唉。”林清芸看着胡千秋叹了口气,希望他能看开一点吧。

    林清芸转头看了看那具已经被其他警员搬运到岸上的尸体,秀眉微蹙,这已经是这个月以来第三起命案了,虽然之前余雪菲那起案件是以死者自杀结案,但无论怎么说,这些事情都太频繁,也太诡异了。

    尸体被正面朝上地安置在了一面白布上,此时两名现场法医正在简单地分析尸体的情况。

    尸体并没有被警方覆盖住,胡千秋探头看了看那具尸体,死者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皮肤被水泡得有些皱缩,身上已经出现了一些淡红色的尸斑,此外死者的右腹上侧开了一个大口,空洞洞的一片,只有一片暗红。

    胡千秋眉头紧锁,这个人,怎么有些熟悉?

    “啊!”胡千秋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惊得不由自主叫出声。

    “你怎么了,难道你认识死者吗?”林清芸疑惑地问。

    胡千秋缓缓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被尸体吓到了而已。”

    林清芸将信将疑,不再询问。

    胡千秋虽然确实不认识死者,但却曾经见过她,就他在昨晚遇到玄清子为自己和宋晓开启鬼眼的时候。

    胡千秋苦笑一声,原来自己早就和这件事情扯上关系,早知道这样昨晚就应该问问那个女生是怎么死的了。

    自己这段时间,怎么老是碰上这些事情?

    正当胡千秋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位现场法医小跑过来,向林清芸汇报情况。

    “根据初步鉴定的结果,死者死亡的时间在二十四小时以内,死因根据死者口鼻四周的蕈状泡沫以及尸斑颜色推断,应该时溺亡,而死者右腹上侧的伤口则是死后造成,现在还不能断定凶手是借助什么工具造成,但尸体的肝却被整块取出,在现场也没有找到,其他具体的情况就得等回局里解刨之后才能知道了。”

    林清芸点了点头,神情凝重,“辛苦了。”

    胡千秋离他们不算太远,法医的话自然也听在了耳朵里。

    这个案件比他想象的还要离奇,先不说这二十公分深的小溪是如何淹死人,即便凶手是在别处将死者杀害,再取走死者身上的肝脏,他又为什么要费心费力地将尸体带到这里?既然凶手有在死者死后解刨尸体取走肝脏的心理素质,为什么不直接用锐器杀死死者?这样不是更加方便明了?

    胡千秋摸了摸自己的眼皮,隐隐觉得,这场案件的真凶或许不是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