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原李茹萍〕〔万古最强宗〕〔南风辞暮尽缠绵〕〔龙魂特工〕〔抬龙棺〕〔梦魇代码〕〔绝色兽妃:冷狂嫡〕〔日月传送梭〕〔全才奶爸〕〔神帝归来〕〔男星的契约保镖〕〔这个总裁有点二〕〔重生大亨崛起〕〔武炼丹尊〕〔龙武战神〕〔踏天神王〕〔总裁大人超给力〕〔斗武乾坤〕〔樱桃红了〕〔十方乾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谈异闻录 第二十一章 修行之前
    第二天天还未亮时,胡千秋就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此时他的舍友还在打着呼噜,胡千秋为了不吵醒他们,只能蹑手蹑脚地下了床。

    胡千秋到卫生间洗了把脸,他看着镜中的自己,感觉憔悴许多。

    昨晚凌晨的时候胡千秋起床将右手小臂上的糯米又换了一遍,那时候他在宿舍阳台朝下望了望,竟然发现宿舍楼下有个人正在看着自己。

    胡千秋当时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但当他转头再次朝宿舍楼下望去时,那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虽然只看了一眼,但胡千秋还是记住了那个人的样貌,宿舍楼下的那人,竟然长得和余雪菲一模一样!

    虽然胡千秋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但昨天一晚上他还是被这件事情搅乱了心绪,难以入眠,好不容易睡着,就又被自己的梦境惊醒。

    胡千秋掬起一捧冷水淋在自己脸上,下唇向上翘起,吹了吹自己的额前的头发,心中有种说不清的烦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胡千秋昨晚没睡着的时候就一只在想,要是自己当时没有看错,那么那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前天余雪菲头七的时候,胡千秋一行人曾看到一个穿着打扮都和余雪菲一样的人出现在酒店的天台,而昨晚胡千秋看到的那人也是如此。

    胡千秋觉得,这两者应该就是同一个人。

    只是胡千秋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要一直装成余雪菲的样子,若说她单纯是为了吓人,也并非是没有可能,可昨晚胡千秋起床换糯米是突然的偶然事件,她又怎么能确定自己会出现在阳台,要是自己没有出现,难道她就在宿舍楼下待一晚上?

    胡千秋摇了摇头,觉得吓人这个猜测太过荒谬,除了宋晓,他真想不到还有谁会这么无聊。

    不过胡千秋却能确定一点,这个假扮成余雪菲的人一定和余雪菲本人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现在胡千秋只能等宋晓从老家回来,再想办法通过他舅舅的关系,查明余雪菲的亲属及交友关系。

    虽然余雪菲的坠楼事件已经被警方以死者画上句号,但这件事情本身还没结束,余雪菲的死亡牵扯出的人越来越多,局势也越来越复杂,但胡千秋却有种预感,真相不远了。

    吃过早饭后,胡千秋又到超市买了一书包的面包才赶去凌虚观,有了昨天的教训,他说什么也不敢再空着手去了。

    等胡千秋到达凌虚观的时候,玄清子正站在道观的院子里,不过说是院子,四周的围墙早就破破烂烂连不成一片了。

    玄清子看见胡千秋到来,笑道:“怎么今日来得这般早。”

    胡千秋耸了耸肩,“虽然世人都说笨鸟先飞,但却不知道,真正聪明的鸟是不会晚飞的。”

    玄清子点了点头,“说的倒也没错。”他看见胡千秋身后背了个大书包,便问:“这是?”

    胡千秋尴尬地抓了抓脑袋,“都是些

    吃的,我怕等会练得太累没力气。”

    玄清子“嗯”了一声,“倒也是个办法。”

    胡千秋看了看玄清子,他心中虽然有很多疑惑,但还是强忍着没有问出,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要是玄清子帮助自己真是另有所图,那贸然询问他,只会打草惊蛇。

    虽然胡千秋没有将昨天许久下山后发现那块石板和遇上源琉璃的事情告诉玄清子,但他还是跟玄清子说自己昨晚在山上迷了路,绕了很久才出去,问玄清子知不知道快速下山的办法。

    胡千秋之所以这么问,一来是因为他确实想知道一条能快速下山的路,二来则是想看看玄清子在听说自己在山上迷路后会有何表现,要是他询问自己昨晚有没有遇上什么,那胡千秋就能确定那块石板是玄清子想要隐藏的秘密。

    不料玄清子在听胡千秋说完之后,竟然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淡然地说:“要是你觉得晚上下山容易迷路的话,不妨从北边悬崖那边的小路下山,虽然绕了点路,但也比在山上瞎转悠好。”

    胡千秋点了点头,心中波澜起伏,从玄清子的神情看不出丝毫的波动,是他真的不知道那块石板的存在,还是他的城府之深已经能做到古井不波……

    “跟我来。”玄清子本来已经朝着侧殿走去,但他看胡千秋呆愣在原地,忍不住出言提醒。

    胡千秋回过神来,快步向玄清子跑去,不再去想这件事情,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查明玄清子的真实身份及目的,都不是他首要的任务。

    凌虚观除了供奉三清的主殿外,还有一座用来居住的房舍,和一座侧殿,胡千秋虽然还没有进过主殿,但却早就从外面看清了里面的摆设,和寻常的道观无异,只不过侧殿的门从昨天胡千秋到道观起就一直关着,所以胡千秋也不知道侧殿里面到底是什么。

    “吱呀”一声轻响,玄清子推开了门。

    “咳,咳,咳……”胡千秋伸手面前挥了挥,拍去那些漂浮的灰尘,除了灰尘外,空气中还充满了一股腐木的味道。

    “这地方多少年没人进了。”

    玄清子想了想,“也有几年了吧,我学成之后就没进过这里,师傅几年前还时常进来打扫,但后来也是渐渐心灰意冷,觉得门衰祚薄,打扫也没有必要,就再也没有进来过了。”

    玄清子走入侧殿,推开门窗通风,胡千秋在殿外猛地吸了一口气后才跟着玄清子走入侧殿。

    侧殿里是一排排三层的书架有些书架已经腐败不堪,摇摇欲坠,而许多架子上的书都已经不见,只剩下空空的架子,仅剩下的那些书也是残破不堪。

    胡千秋看着眼前的景象,心中泛起许多念头。

    但玄清子却好像视若无睹,说:“玄学五术。山医命相卜,其中以‘山’为首,你要是不明白,可以将这个‘山’理解为各类修行的方法。”

    胡千秋点了点头,他虽然没有专门学习过,但对于玄

    学的一些知识还是了解的,玄清子说的这些,他之前也曾经在书上看过。

    玄清子接着说:“虽然是以‘山’为首,但其他四者还是要有所了解才能触类旁通,这里剩下的书虽然不多,但还是够你看了,上午你就先留在这里看书,下午再去攀岩锻炼,等你的朋友回来,就可以一起开始修行了。”

    胡千秋点了点头,玄清子说的不错,看这些书籍虽然对修行没有直接的帮助,但却可以打好基础,今后的修行才能事半功倍。

    玄清子到书架上找了几本较为完好的书,拍了拍上面的灰尘,递给胡千秋,胡千秋看了看,分别是《清静经》、《三官经》、《北斗经》还有《太上感应篇》。

    玄清子说:“这些都是道家入门的典籍,虽然市面上都有售卖,但这些毕竟经过历代的前辈注解过,意义非常,你要好好保管,不要损毁了。这些看完之后再看《七真传》和《邱祖忏悔文》。”

    胡千秋点了点头,同时腹诽道:“这些书你自己都不在乎了,怎么还要我好好保管……”

    玄清子好似看穿了胡千秋心中所想一般,“我师傅是凌虚观的观主,这些书都是他的东西,他老人家想怎么处理是他的事,哪怕烧了旁人也说不得什么,但无论主人家怎么想,咱们做客人的还是要好好爱护主人的东西,你说对吗?”

    胡千秋想了想,觉得玄清子说的也十分在理,点了点头,“是我错了。”

    玄清子对着胡千秋笑了笑,转身出去,“你自己好好看吧,我出去办事,若有不懂的,可去问我师傅,他老人家在主殿打坐。”

    胡千秋点了点头,正想回话,玄清子却已经走远了。

    胡千秋之前也曾经看过一些道家典籍,虽然是浅尝辄止,但对他理解眼下的这些书籍还是有不少帮助,再加上书上的那些注解,所以胡千秋还是较为容易就看懂了这些书。

    等胡千秋看完第一本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他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走出侧殿,打算透透气。

    而恒浩此时也站在院子里,他看见胡千秋从侧殿里出来,慈眉善目地说:“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虽然胡千秋对玄清子一直保持着戒心,但对他的师傅恒浩道长,胡千秋却反倒更为信任,这其中的缘由就连胡千秋自己都想不明白。

    胡千秋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

    恒浩笑了笑,“那就好。我看你的样子,似乎一直有心事啊。”

    胡千秋想了想,“我有一个朋友前段时间坠楼身亡,警方说她是自杀,但我却不这么认为,所以一直有些烦闷。”

    恒浩点了点头,“我也听说过这件事,不如就由贫道替你推衍一番,看看能不能算出她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千秋眼神一亮,从玄清子的表现来看,他师傅恒浩也一定是有真材实料的,和不通那种半吊子可不一样,或许真能试试。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