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来袭:战少追〕〔琉璃满京华〕〔娇刃〕〔我的老婆是战神〕〔至尊权妻邪王的盛〕〔医路繁花〕〔桃色小神医〕〔战神降临〕〔回到古代开书院〕〔农家娇女有点泉〕〔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狂枭〕〔叶辰萧初然小说〕〔最佳豪门女胥杨潇〕〔王婿叶凡唐若雪〕〔都市最强仙尊〕〔王爷,王妃又去打〕〔超品神农〕〔都市奇门医仙〕〔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谈异闻录 第二十五章 出师不利
    胡千秋和宋晓跟着玄清子到了外面的院子里,而此时恒浩早已经离开了院子。

    玄清子看向胡千秋和宋晓,说道:“修行者千万,成道者一二,修道者多如牛毛,我也只是众多行人之一罢了,不过虽然我修行不高,但还是会倾囊相授,希望你们能青出于蓝。”

    胡千秋和宋晓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玄清子接着说道:“修行四大要诀,‘法财侣地’,你们知道多少?”

    胡千秋点了点头,“大概都懂得。”

    宋晓却是一脸疑惑,看了看玄清子,又看了看胡千秋,全然不知道俩人在说些什么。

    玄清子捋了捋自己的胡须,“法者,意为修行的方法,此为修行首要,若是没有正确的方法,其他条件再为充足也是空谈。”

    胡千秋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玄清子接着说:“咱们这一脉,追根溯源,还是属于由汉末天师道演化而来的正一教,和全真教的性命双修不同,咱们正一主攻驱鬼降妖,也可以画符念咒,功法对于你们而言是再合适不过。”

    “财者,分为内财和外财,外财是指修行所需用的一切开销,你们刚刚起步,倒也不用太过担心,而内财是指修行者自身所具备的资本,也就是咱们常说的资质,你们二人资质如何,待会试试便知。”

    “侣者,即道侣,并非是像常人所想的那样,涉及男女之事,其原意是指志同道合一起修行的人,毕竟修行路上行人千千万万,踽踽独行,实在难熬。

    “地者,是指修行的场所,修行伊始,这一点还是极为重要的,因为修行之初,修行者往往心不能净,念不能止,意气难平,容易受外物影响,好在咱们凌虚观别的没什么好,就是僻静,这一点反倒不用怎么担心,而到了后期神气慢慢交融,心有所定,念有所止,处处皆可为道场,这一点就没那么要紧了。”

    玄清子看向俩人,问道:“听懂了吗。”

    胡千秋点了点头,宋晓不假思索地说:“这有什么难懂的。”

    玄清子点了点头,“那就好,我先教你们一门呼吸吐纳的功法,你们先照着修炼。”

    当下玄清子就讲这门功法的口诀传授给胡千秋和宋晓俩人,让他们先自行练习。

    世界上呼吸吐纳的方法虽然多,但基本上都是异曲同工,玄清子传授的这门功法也和许多气功跟瑜伽的呼吸方式相似,胡千秋和宋晓都不笨,试了几次后就基本上掌握了这种办法,虽然他们还没有体验到这种呼吸方法有多么神奇,但用这种方式呼吸,确实能够缓解身体的疲惫感。

    玄清子看着俩人竟然的学习能力,点了点头,“不错,现在你们找个自己觉的舒适的地方盘腿闭目,用这种呼吸方式慢慢清除心中的杂念,试着感受那些漂浮在自己身体周围的天地灵气。”

    胡千秋和宋晓点了点头,各在在院子里找了个地方,扫了扫地上的尘土,盘腿坐下,按照玄清子所说的办法,闭目定心,试着感受身边那些虚无缥缈的天地灵气。

    胡千秋按玄清子教导的方式缓慢呼吸,试着清除心中杂念,感受四周的灵气,但胡千秋这样试了好一会,别说是天地灵气,就连周围的风都没有感受到。

    又过了好一会,胡千秋还是什么都没有感受到。而这时和胡千秋一样盘腿闭目的宋晓突然睁眼跳了起来,大叫道:“我感受到了!我感受到了!”

    胡千秋被宋晓吓了一跳,睁开双眼对他侧目斜睨,“咋咋呼呼干嘛呢。”

    玄清子看向宋晓,对他点了头,说道:“不错不错,这种速度,已经是十分难得了,你继续感受四周的”灵气,想象自己的身体是一片虚无,和这些灵气渐渐融为一体,将它们转化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宋晓点了点头,继续盘腿闭目,感受四周的灵气。

    玄清子又转头看向胡千秋,问道:“如何?”

    胡千秋摇了摇头,“还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没事,不着急,慢慢来。”

    胡千秋应了一声,闭上自己的双眼,继续试着感受周围的灵气。

    可是又过了许久,胡千秋还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他也不经有些心急,但越是心急,越是什么都感受不到,他甚至开始觉得,宋晓所谓感受到天地灵气,不过是他自己的幻想。

    虽然之前胡千秋听闻宋晓不用和自己一样去攀岩时的表现只是他的伪装,但胡千秋此时的感觉确是真真切切,他很少下定决心做什么事情,可一旦定下来,就非得费尽心力去争个第一不可,此时看见宋晓展现出比自己更高的修行天赋,虽然还谈不上嫉妒,但胡千秋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服气的。

    玄清子看了看闭上眼睛却眉头紧皱的胡千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这时原本消失的恒浩突然出现在了玄清子身旁,“如何?”

    玄清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他虽然聪颖,但是心思太重,思绪太杂,念头太多,难以静心,所以迟迟难有进展,而宋晓虽然比不上他那么聪明,可心思较纯,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所以在这件事上反倒要更胜过胡千秋了。”

    恒浩点了点头,说:“这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吧,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他。”

    玄清子应了一声,“这种事情咱们也帮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了。”

    而那一头的胡千秋此时表情却极为狰狞,他越想清空脑海内的想法,就有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想法冒出来,让他越陷越深,难以理清思绪。

    原本胡千秋是按照玄清子传授方法呼吸,这种方法虽然简单,却要求呼吸者的思绪相对较为稳定,此时的胡千秋思绪如麻,呼吸越来越紊乱,不一会就面红耳赤,仿佛快要窒息一般。

    就当胡千秋快要因为缺氧而呼吸过去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精神仿佛被剥离了自己的身体,等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凌虚观内,而是置身一片黑暗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胡千秋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环视四周,发现在自己的上方有些一些微弱的光亮。

    胡千秋仔细看了看,发现那是四盏灯,其中三盏灯呈现品字形由低到高再至低排列,而第四盏灯则是在中间那盏灯的上方,仿佛正压着下方的那三盏灯。

    而和最上方的那盏灯颜色也有些诡异,不像一般烛火的颜色,而是幽幽的绿色,显得有些渗人。

    胡千秋正打算仔细看看,身后却又传来一股巨大的拉扯力,仿佛有人提着自己的领子。

    胡千秋只感觉身边的黑暗极速扭曲,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凌虚观中,而自己的姿势仍是盘腿而坐,仿佛没有变过,而此时恒浩和玄清子正站自己身后,玄清子的右手正抓着自己后颈处衣领。

    胡千秋感觉自己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长跑,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十分酸疼,汗出如浆,口干舌燥。

    玄清子拍了拍胡千秋的肩头,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胡千秋调节了一下呼吸,缓缓说道:“我刚刚好像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在哪里虽然是一片黑暗,但我头顶上却有四盏灯。”

    玄清子和恒浩面面相窥,同时流露出错愕的神情,良久说不出话来。

    半晌之后,玄清子才缓缓说道:“你刚刚一直待在这里,说不定是你思绪太乱,导致内息走差,产生了错觉,你先好好休息一会,不要多想。”

    胡千秋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活动了一下身体。

    胡千秋转都看向宋晓那边,宋晓此时扔在盘腿闭目,好似一个入定的老僧,全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胡千秋无奈地摇了摇头,而此时恒浩和玄清子已经默默地走到一旁。

    “看来情况比我们想的还要复杂。”玄清子低声说道。

    恒浩默默点了点头,“看来鬼眼也无法完全和他体内的东西相互制衡,那东西已经开始躁动不安了。”

    “我们如今没有适合的压胜之物,也帮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修行来对那东西形成压制了。不过修行一事急不得,越是催他,他越心急反而进展越慢,所以这件事情你我知道即可,暂时先别告诉他。”

    玄清子点了点头,“我也是这般打算。”

    那边的胡千秋并没有注意到玄清子和恒浩的对话,他没有再盘腿闭目感受所谓的天地灵气,而是陷入了沉思。

    虽然玄清子说他刚才看到的只是错觉,但胡千秋对此却是半信半疑,毕竟若真的只是错觉,那为什么自己却累的半死,全身上下都疼?而在自己小时候,神婆就说过自己天生四盏灯,刚刚自己看到的,不多不少,恰恰好就是四盏灯。

    那四盏灯味着什么?自己又为什么会看到它们?一连串的问题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胡千秋想了一会就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件事情,自己对这些了解并不多,还好凌虚观的侧殿有不少书籍,说不定会有相关的记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八零好当家〕〔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重生做神医〕〔农门辣妻:痴傻相〕〔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