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从流量到影帝〕〔我的奇幻道具〕〔万劫圣尊〕〔我为国家修文物〕〔龙拳〕〔我!掌控全球〕〔太古丹尊〕〔傍晚一场梦〕〔妙手狂医〕〔超级弃少〕〔慕林〕〔花瓶女配开挂了〕〔回到古代开书院〕〔地球最后一条龙〕〔刀不语〕〔我的未婚妻是主播〕〔豪门霸宠100招〕〔明月笙箫挽清风〕〔BOSS,你老婆带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谈异闻录 第二十九章 第四盏灯
    胡千秋看着四周的点点绿光,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同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原来胡千秋的四周已经站满了怪物,而那些点点绿光正是它们双眼发出的光芒。

    面对此情此景,胡千秋摇头苦笑,此时他心情已经平复下来,心中并没有多少惧意,只是有些无奈,这才过了多久,就又碰上这些事情了。

    胡千秋无视地上那只抓着自己脚踝的怪物,转头打量着那些四周环绕在自己四周的怪物。

    上一次他被面临这样的情况,还是在阴阳界的时候被一群鬼魂团团围住,只是这次的情况相比阴阳界又有许多不同。

    胡千秋四周的怪物虽然大都是人形,但是全身漆黑,不像阴阳界的那些鬼魂一样,身躯雪白并且发出淡淡白光。除此之外此时胡千秋四周的那些怪物身大都身躯干瘦,形同枯槁,并且面容丑陋,要么是五官缺失,要么就是五官扭曲得不成样子。

    胡千秋皱了皱眉头,余柳依到底弄了些什么东西出来?

    四周的那些怪物突然开始嘶鸣起来,和胡千秋之前听到的那种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完全一致,他不免有些骇然,开始为源琉璃担心起来。

    四周的怪物开始慢慢像胡千秋靠近,此时胡千秋的四面八方都站满了怪物,即便他能摆脱地上怪物的束缚,也难以突破重围,虽然胡千秋还不知道这些怪物会对自己做什么,心中也是惴惴不安。

    这些怪物开始起步向胡千秋走近,它们好似没有自己独立的意识,而是被什么东西统一支配着,如同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这些怪物不断向胡千秋逼近,胡千秋也是束手无策,难道自己要赤手空拳和这些怪物打?

    正当胡千秋不知该当如何之际,他感觉四周突然明亮了一些,那些怪物的模样也更加清楚了一点,而他们前进的动作也是突然慢了一些。

    胡千秋心中诧异,左顾右盼想要找到光源在哪里,结果发现两盏灯漂浮在自己左右肩头。

    胡千秋又惊讶又喜,微微抬头往上瞥了一眼,果然在自己的头顶也发现了一盏灯。

    这三盏灯的样式和胡千秋之前在凌虚观打坐时,误入莫名空间所看见得那四盏灯一模一样。

    人身上有三盏阳灯,分居左右肩和头顶,祛邪避凶,万鬼不侵。

    胡千秋伸手摸了摸自己左肩的那盏灯,结果却摸了个空,那盏灯虽然看起来真切,但却好似是投影在胡千秋肩膀上一样,根本没有实体。

    胡千秋此时无暇思考身上的这三盏灯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他蹲下身子,让肩头上的灯更加靠近地上趴着得那只怪物。

    那只怪物被胡千秋身上的灯火近身一照,顿时发出一声惨叫,面容也扭曲了起来,抓着胡千秋脚踝的那只手也是一松,胡千秋立刻抓住机会,挣脱了束缚,同时一脚将地上的那只怪物踢开,又向后退了几步,和那只怪物拉开距离,

    免得再次中招。

    正当胡千秋以为凭借自己身上的三盏灯能够在这里横行无阻,百无禁忌的时候,四周的黑暗好像突然间便成了实质,开始侵蚀胡千秋身上的三盏灯,原本就不怎么明亮的三盏灯被黑暗这么一侵蚀,顿时又暗淡了许多,几乎就要熄灭。

    胡千秋瞬间感觉到一股骇人的寒意,仿佛掉进了冰窖里头一样,心情也受到了影响,顿时低落了许多,一下子失去了斗志。

    那些怪物见状,又是同时发出骇人的嘶鸣声,同时快步向胡千秋走近。

    胡千秋心中惊骇不已,难道万事休矣?

    正当胡千秋有些心如死灰的时候,那些怪物的脚步突然又停了下来,胡千秋正感觉诧异的时候,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怪物突然朝着胡千秋跪倒下来,仿佛在膜拜一个至高无上的君王。

    胡千秋倍感骇然,疑惑不解,“这些家伙搞什么鬼?不会是在搞什么祭祀仪式吧,等仪式完成就把我生吞活剥了?”

    胡千秋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些怪物已经开始慢慢向后退开,胡千秋抓耳挠腮,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等那些怪物完全退开的时候,胡千秋才彻底松了一口气,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明明那些怪物已经完全退开,可自己的周围仍是有些幽幽的绿光。

    “这是怎么回事?”胡千秋大惑不解。

    胡千秋左顾右盼,最后抬头往上瞧了瞧,最后发现原本在自己头顶那盏灯的上方竟然又多了一盏灯。

    第四盏灯!

    胡千秋不知道这盏灯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但他几乎可以确定,那些怪物突然改变动作是和自己头上的这第四盏灯有关,而之前由于那些怪物的眼睛发出的光芒和第四盏灯的幽幽绿光相似,所以胡千秋一开始才没有注意到。

    那些怪物退走后不久,四周的黑暗就开始慢慢消退,而在笼罩着四周的黑气完全消失的时候,胡千秋身上的四盏灯也消失不见。

    此时已经是正午了,阳光突然照射在久处黑暗中的胡千秋身上,他的双眼顿时一阵刺痛,赶忙闭上双眼,再用手掌平放在额头处,遮挡部分阳光,缓了好一阵才慢慢睁开双眼。

    胡千秋环视四周,发现自己仍然站在余柳依召唤出黑气之前的位置,心中惊骇万分,同时也注意到余柳依此时已经不知去向,并瞧见源琉璃正昏倒在自己身前不远处。

    胡千秋心中关切,赶忙跑过去查看。

    源琉璃身上并没什么什么明显的伤口,只是衣服有些破损,应该是之前和余柳依厮打的时候损伤的,她那双雪白的赤足则被地上的碎石和枯枝弄出了许多细微伤口,叫人忍不住心生怜意。

    胡千秋见源琉璃此时脸色铁青还昏迷不醒,心中也是十分着急,他在遇上那群怪物之前就听见了它们的嘶鸣声,那个时候源琉璃应该正好遭遇到它们,虽然源琉璃十分了得,但她不

    像自己有四盏灯保命,也难怪遭遇不测了。

    胡千秋不知道源琉璃遭遇了什么,所以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对症下药,只好伸出自己的拇指按住源琉璃的人中,希望能以此刺激她清醒过来,结果按了好一会,源琉璃仍是没有反应。

    如此一来,胡千秋自然是越发的着急了。

    虽然胡千秋最怕惹麻烦,而他和源琉璃相交也不多,远远算不有上多么深厚的交情,但源琉璃毕竟是因为自己才被牵扯进这件事里,于情于理,胡千秋都不会对她视而不管。

    胡千秋思索片刻,决定向将源琉璃带去凌虚观,看看恒浩和玄清子他们有没有办法医治,毕竟这种事情,还是应该交给专业人士。

    胡千秋将源琉璃背起,身上的毛孔顿时收缩起来。他之前按住源琉璃人中的时候还不觉得,此时源琉璃整个人压在自己背上,他顿时感觉到一股骇人的寒意,背着源琉璃,就好像背着一块冰。

    好在此时还是夏季,时间也正好是正午,正是阳光最强的时候,胡千秋背了一会,渐渐适应,除了背部感觉十分冰凉外,倒也不觉得寒冷得无法忍受。

    胡千秋背着源琉璃朝凌虚观的方向走,刚走出几十米就又跑了回来,捡起不远处那双早先被源琉璃踢落在一旁的高跟鞋,拎在手上继续赶路。

    虽然源琉璃身材高挑,但体重却十分轻,胡千秋背着她倒也不觉得累,他甚至觉得如果背着源琉璃这样一直走下去,也挺好。

    胡千秋猛地摇了摇头,笑了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荒诞的想法。

    即便源琉璃并不算重,但背着一个人速度自然要慢上许多,胡千秋花了不少的功夫才到达凌虚观所在山峰的山脚处。

    正当胡千秋准备登山的时候,昏睡中的源琉璃似乎梦见了一些恐怖的事情,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还梦呓着一些胡千秋根本听不懂话语,但单单听她的语气,胡千秋也能感受到她的害怕。

    胡千秋腾出一只手来拍了拍她搭在自己胸前的手背,轻声的说:“别怕,我在这呢。”

    也不知是源琉璃的噩梦已经过去,还是她在梦境中听见了胡千秋的声音感到心安,她突然停止说梦话,呼吸也渐渐平稳。

    胡千秋看到她暂时没有什么大碍,心下渐安,又背起她往山上走去。

    等胡千秋背着源琉璃达到凌虚观的时候,恒浩正在大殿中打坐,而玄清子则已经离开了凌虚观,不知去向。

    恒浩见胡千秋背着一个女生进观,先是露出了十分错愕的表情,在见到源琉璃铁青的脸色后更是惊骇万分,二话不说就带着背着源琉璃的胡千秋到了住人的房舍里,将源琉璃安置在了自己师傅生前居住的那个房间。

    恒浩在地上点起七支蜡烛,作七星排列,又在源琉璃的头顶和双肩各贴了一张符箓,等忙完这些后才向胡千秋究竟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