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只愿与你共白头〕〔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我生卿未生〕〔苏爽世界崩坏中[综〕〔笑傲仙缘〕〔毁天屠帝〕〔七等分的未来〕〔枭雄〕〔近卫高手〕〔无上神王〕〔将军他怀了龙种〕〔都市妖孽狂兵〕〔娇妻捧上天〕〔田园小针女〕〔陋俗之婚闹〕〔南风过境乱我心曲〕〔终是繁华如梦〕〔大宋枭途〕〔神级女婿何金银〕〔我的房分你一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谈异闻录 第三十一章 木剑
    眼见胡千秋已经睡熟,源琉璃也不忍心叫醒他,心中的诸多疑惑,也只有暂且放着,等胡千秋醒后再说。

    源琉璃和胡千秋一样聪慧过人,她虽然从来没到过这里,但刚刚胡千秋和她的对话中提到了恒浩道长,所以她也大概能推测出来,这里就是胡千秋之前说过的凌虚观。

    虽说胡千秋让她可以随便走走,但她还是没有离开这个房间,只是在房间内转悠。

    源琉璃看了看柜子上的书籍和瓶瓶罐罐,随手摸了摸,那些书籍大都已经破旧不堪,仿佛随便翻翻就会碎裂一般,而那些瓶罐里面也都没有装东西,想来是已经空了好久了。

    源琉璃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转头看向那柄挂在墙上的深黑色木剑。

    源琉璃也有一柄木刀,是由桃木制成,和道家的桃木剑类似,虽然对人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对于那些鬼怪而言,却是致命地利器。

    源琉璃的那柄木刀虽然看起来普普通通,但却十分有来头,是她们神社历代供奉的神器之一,诛鬼除妖,无往不利。因为源琉璃的身份特殊,而她此行又有重任在身,神社才同意她将那柄木刀带在身上。

    源琉璃虽然对道家的法器没有多少了解,却也隐隐觉得这柄被随意挂在墙上的木剑,要比自己的木刀更加不凡,毕竟道家的祖师爷老子当初也只是周朝的守藏室史,比起周游列国的孔子要显得默默无名许多,若非是出函谷关时尹喜要他留下著作,恐怕世人至今都不知道老子是何等的神仙人物,所以一件降妖除魔的重器被这样随意放置在这个房间,也就不足为奇了。

    源琉璃从墙上拿下那柄木剑,只觉得入手十分沉重,根本不像是木剑,就好像是一柄厚重的铁剑外头包裹了一层被烧焦的木头一样,比自己的那柄木刀,不知道要重了多少。

    源琉璃伸手弹了弹木剑,听着木剑发出沉闷的声响,她这才确定木剑内部也一样是木头,并没有含铁,可这样一柄木剑为什么又这么重?

    源琉璃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剑身,只觉得触感冰凉,并且十分光滑,就好像黑曜石一般。

    只凭触感和外形颜色,源琉璃也无法分辨出这柄木剑到底是由什么木材制成,又经由哪些手段加工。只是越猜不透,她便越想知道。

    源琉璃右手持剑,随手一挥,想试试这把剑的用起来是否能够得心应手,结果没想到这么随意一挥,木剑就发出了破空之声,地上的尘土也被气流吹起来不少。

    源琉璃秀眉微蹙,心中有些失落,虽说刚刚那寻常的一剑看起来十分了得,但降妖除魔的法器并不注重这些,并且这柄剑对她而言还是太重了,平常挥一挥还没什么,若是对付妖邪鬼怪的时候使用,还没有将它们击杀,自己就先累垮了。

    源琉璃叹了口气,正准备将木剑挂回墙上的时候,突然发现睡梦中的胡千秋神情有些奇怪。

    此时胡千秋虽然整个人趴在床上,但脸确实侧着朝向源琉璃这一边,而源琉璃方才随意挥动的那一剑,虽然没有砍到胡千秋,但剑尖却已经离胡千秋天十分近,不过咫尺。

    睡梦中的胡千秋仿佛被自己面前的剑给威慑到了一样,眉头紧锁。

    源琉璃疑惑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胡千秋,没有在心中做过多得推测,只是默默将剑从胡千秋的面前移开,而当木剑移开的那一刻,胡千秋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源琉璃心中有些惊骇,她原先就猜测胡千秋体内可能存在邪物,因此各种离奇诡异的事情才不断的找上他,而如今这把木剑靠近胡千秋的时候就能对睡梦中的他造成影响,难道这柄木剑就能压制他体内的邪物?

    源琉璃没有多想,直接用木剑的剑尖触碰了一下胡千秋的额头。

    在剑尖触碰到胡千秋的那一刻,胡千秋的眉头瞬间紧皱起来,紧接着便开始龇牙咧嘴,虽然他的双目紧闭,似乎还在沉睡,但看起来却十分的痛苦。

    源琉璃没想到胡千秋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正当她想将木剑从胡千秋额头移开的时候,胡千秋的双眼突然睁开,露出一对猩红的眼珠,不同于鬼眼如墨般的黑,此时胡千秋的双眼仿佛被血灌满一般。

    胡千秋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就好像扑食的老虎一般,猛地扑向源琉璃。

    虽然源琉璃拥有极强的反应力,但一来事出突然,二来胡千秋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即便是源琉璃也来不及反应,所以瞬息的功夫,源琉璃就已经被胡千秋控制住。

    胡千秋右手抓着源琉璃的脖子,单手将她提起,仿佛要这样将她活活掐死一般。

    虽然源琉璃的体重较轻,但以胡千秋原本的臂力,根本不可能单手将源琉璃像这样提起,而此时的胡千秋虽然除了双眼外面容并没什么不同,但表情却十分狰狞,给人的感觉也十分的阴邪恐怖,和之前的他判若两人。

    源琉璃被胡千秋这样抓着咽喉,气息不畅自然是十分难受,而喉咙被胡千秋紧紧抓着,她想要大声呼救也办不到。

    源琉璃身体腾空,双手双脚不断地挣扎,她此时手里还握着那柄木剑,但却并没有选择砍向胡千秋,而是不停向身旁的柜子挥击,不断将上面的瓶瓶罐罐扫落在地。

    源琉璃的行为虽然奇怪,但胡千秋见她没有威胁到自己也就没有出售阻止她。

    胡千秋虽然紧握着源琉璃的咽喉,但却没有用上十足的力道,他的力量把握的刚刚好,不至于一下子拧断源琉璃的脖子,看着源琉璃的表情不断变化,胡千秋扭曲的面容也在渐渐改变,此时的他似乎在享受源琉璃慢慢咽气的过程。

    在柜子上的瓶罐全部被源琉璃扫落后,她的脸色也已经变得惨白,虽然从她被胡千秋捉住脖子到现在不过几十秒的时间,但她本人却感觉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

    源琉璃用尽身上最后一丝力气,举起右手的木剑向源琉璃砍去。

    但木剑还没有触碰到胡千秋的身体,胡千秋的左手便已经化作手刀斩向她的小臂。

    源琉璃顿时感觉小臂传来剧烈的疼痛,仿佛骨头断了一般,木剑瞬间脱手,“噔”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胡千秋虽然没有被源琉璃所伤到,但也是十分恼怒,右手力道一加重,源琉璃的舌头顿时伸出来半截,眼珠子也吐了出来,眼见就要被胡千秋活活掐死的时候,外头却传来紧促的脚步声。

    “混账!还不住手!”原本在大殿的恒浩此时突然出现在了门外。

    他看了看正掐着源琉璃的胡千秋,还有地上的碎瓷,登时明白了情况。

    恒浩从怀中取出一把符箓,随手一撒,那些符箓瞬间吸附在了胡千秋身上,胡千秋立刻露出极其痛苦的神情,抓着源琉璃的手顿时一松,源琉璃便“嘭”的一声掉在地上。

    源琉璃落在地上,立刻咳嗽起来,她刚刚几乎就要失去意识,要不是恒浩来得及时,她此时多半已经命丧黄泉。

    由于方才脖子被胡千秋紧紧抓着,所以源琉璃此时感觉脑袋有点晕乎乎的,虽然耳朵隐隐听见胡千秋和恒浩的大都声,但却无暇去看。

    等源琉璃回头神来看向胡千秋那边的时候,胡千秋早已挣脱了恒浩的符箓,和恒浩缠斗在了一起。

    虽然恒浩修行了多年的道法,但毕竟年老气弱,又是赤手空拳,而胡千秋在进入这种癫狂状态后身体素质陡然提升,所以一直占据着上风。

    恒浩不断从怀中取出符箓,但却一直被胡千秋破除,丝毫没有奏效。恒浩并非不会近身施展的道法,只是他这样一把老骨头,若是贴身被胡千秋打上一击,不死也得散架,所以恒浩一直不敢以身犯险。

    在符箓再一次被胡千秋破除的时候,恒浩又将手伸到怀里,结果这次却摸了个空。

    胡千秋见恒浩随身带的符箓早已经用完,嘴巴向上一咧,露出一个有些渗人的笑容,缓缓走向他。

    几乎是同一时刻,源琉璃注意到了早先跌落在地上的那把木剑,左手快速将它拾起,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向恒浩掷去。

    虽然源琉璃和恒浩的距离比胡千秋还远上一些,但木剑却如一支离弦之箭一般飞向恒浩,所以后发先至,而虽然胡千秋眼见木剑从自己身边飞过,却也不敢触碰。

    胡千秋见势不妙,双足一蹬,左手屈指成爪,抓向恒浩。

    在千钧一发之际,恒浩足尖轻点,向后转了一个圈子,避开胡千秋的扑击,同时左手握住飞来的木剑,再在转圈中交由右手。

    恒浩身形站定,右手一剑刺出,正戳中胡千秋的眉心,胡千秋顿时像是被点中了穴道一般,一动不动。

    “破!”

    胡千秋的身躯仿佛被重锤击中一般,向后倒飞,“嘭”的一声砸中墙壁,晕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