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扑街写手的挽歌〕〔我在万界抽红包〕〔大佬一直爽〕〔混沌星墟〕〔江湖之非常系统〕〔天庭快递员〕〔诸天道祖〕〔漫画幻想系统〕〔无限坑人系统〕〔萌宝成双:霍少的〕〔我不当鬼帝〕〔我有一只忍义手〕〔近身妖孽兵王〕〔重生之俗人修真〕〔神医如倾〕〔驭兽狂妃:魔帝宠〕〔余远恒陈惜雯小说〕〔念兰溪〕〔李逵的逆袭之路〕〔我不当鬼帝(我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怪谈异闻录 第三十二章 小死
    胡千秋昏死过去后,恒浩却突然按压着胸口软坐在地上,方才和胡千秋一战,他虽然并没有受伤,但毕竟一大把年纪,气力不支,此时见危机已经解除,自然再也支持不住,瘫软在地上大口喘气。

    而房间内的源琉璃神智虽然已经清醒不少,但身躯仍是十分难受,再加上方才她投掷木剑时耗费了全身仅存的力气,所以此时也是周身乏力,难以动弹。

    所以包括胡千秋在内的房间内外三人,此时此刻都是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恒浩虽然年迈,但毕竟修行道法多年,除了一开始气息有些急促外,之后都是用特定的方式呼吸,调整身体的情况,而源琉璃到底年轻,恢复得快,所以不久之后两者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站起,走向胡千秋。

    源琉璃看着躺在地上四仰八叉的胡千秋,问道:“他怎么了?”

    恒浩看了眼地上的胡千秋,平淡地说:“小死。”

    在道家看来,入睡就是小死,因为生死本就是在不断交替的,不得小死,难得大活。

    源琉璃点了点头,想到刚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胡千秋现在居然只是睡着了而已,实在感觉有些无奈,不过她心中虽然这些样,脸上的表情仍是没有改变分毫,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源琉璃转头看向恒浩,躬身道:“谢谢道长救了我。”

    虽然恒浩还没有自我介绍,但源琉璃也能猜测出来,眼前这人就是胡千秋说过的恒浩道长。

    恒浩虽然觉得源琉璃行礼的方式有些奇怪,却也没有询问,笑道:“也是你自己救了自己啊。”

    源琉璃知道恒浩说的是什么,点了点头,没再多言。

    恒浩看向源琉璃,在被胡千秋抓住咽喉,无法呼救的情况下,她竟然没有胡乱挣扎,而是选择将柜子上的瓶瓶罐罐扫落,好惊动不远处的自己,而方才那样惊险的情况下,她居然能在瞬息之间做出判断,将木剑扔给自己,并且在经历了这样离奇惊险的事情后,她脸上也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或难以置信的惊恐。

    只从这些方面,恒浩就能猜测出源琉璃身份的非比寻常,只是既然源琉璃自己不愿意提及自己的身份,恒浩也就不便多问。

    源琉璃看了看地上的胡千秋,皱了皱眉,兴许看他这样躺着太不顺眼,就蹲下身子,想将胡千秋抱起,扔到床上去。

    胡千秋的身形虽然偏瘦,但毕竟人高,源琉璃抱着他也是十分不方便,最后还是一旁的恒浩上前搭了把手,才把胡千秋安置在床上。

    明明方才还差点被胡千秋活活掐死,可现在却还特地将他放置在床上,瞧着源琉璃的行为,恒浩也觉得有些诧异,笑问道:“他是你什么人啊?”

    源琉璃摇了摇头,“我和他没有关系。”

    “可是……”恒浩可是了半天,也没可是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源琉璃忍不住接上他的话。

    “我知道是他劳心费力将我带到这里,要不是他,我现在可能已经曝尸荒野了,所以我还是很感激他,刚刚虽然发生了那些事情,但是我知道,那不是他,这点是非判断,我还是有的。”

    恒浩点了点头,“倒也难得。”

    源琉璃转头看了看胡千秋,问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恒浩捋了捋自己身上的胡须,说:“他身上有样异于常人的东西,从他出生为止就伴随着他,只是一直被压制住,只能隐隐对他造成影响。不过前不久原本镇压那东西的法器损毁,所以它有渐渐苏醒的迹象,但是较为缓慢,本来短时间内倒也不用担心。”

    恒浩低头看了看手上握着的那柄木剑,“这柄剑是由千年的雷击木制成,经过数代龙虎山大天师的加持,是破邪除凶的至宝,虽然按理来说可以压制他体内的东西,但是这件的威能太强,反而刺激到了他体内的东西,起了反作用。”

    源琉璃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这样。”

    恒浩见自己说了一通,源琉璃也丝毫没有流露出惊骇的神色,心中反而越发好奇起她的身份来。

    源琉璃不像胡千秋一样,身上隐隐透露着一股引人注目的不和谐气息,所以即便是恒浩在这样粗看之下也猜测不出源琉璃的背景。

    “他体内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贫道并非不知道,只是这件事情对他影响太大,甚至是牵扯到了上一代人,所以还是暂且瞒着他,希望你也不要对他提及此事。”

    恒浩哪里知道,源琉璃早先就猜测胡千秋体内存在邪物,并且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只是胡千秋体内的邪物到底是什么,两人却都不知情。

    源琉璃点了点头,没有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既然胡千秋没有选择告诉恒浩,那自己自然也不会多此一举。

    恒浩手腕一转,反手持剑,将其收到背后,“这把剑对他而言是太凶险了,还是先收起来的好。他醒来之后,若是对方才发生的事情有印象,还请你想个办法先搪塞过去。”

    说完就转身出门,临走前还留下一句,“贫道怕再有什么意外,你就先留在这里照顾他吧,贫道就在楼下有事叫一声便可,若是饿了就到楼下厨房随便吃点。”

    源琉璃点了点头,目送着恒浩远去。

    恒浩下楼地时候喃喃自语,“这才多久的功夫,躺着的和站着的就调换了过来……”

    源琉璃转头看着床上躺着的胡千秋,在床边蹲下身子,右手手肘抵着床板,手掌撑着自己下巴,仔细地看着睡梦中的胡千秋。

    原本源琉璃的表情一直是冷冰冰的,但此时看着胡千秋的她,脸上的寒霜仿佛褪去了几分。

    “还真是很像呢……”

    两个小时之后胡千秋腹中饥饿难耐,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他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心中有些奇怪,怎么自己睡了那么久,身子还是很疲惫,甚至有些酸痛。

    胡千秋侧头看到地上的一地碎瓷,心中更加诧异,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你醒了。”源琉璃从门口走了进来,声音依旧冷冰冰的。

    胡千秋点了点头,“你一直在外面?”

    源琉璃摇了摇头,“没有,刚刚才出去透透气。”

    胡千秋应了一声,指了指地上的碎瓷,“那是怎么回事?”

    “你什么不都记得了?”

    胡千秋摇了摇头,“我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他心中十分疑惑,难道自己刚刚梦游了?难怪身子有些酸疼,可是自己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梦游过啊。

    “不记得了也好。”

    胡千秋心中好奇,问道:“我睡着的时候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源琉璃毫不迟疑地摇了摇头,“没有。”

    胡千秋点了点头,心中自然不信,若自己真的没有做什么,源琉璃刚刚又何必多此一问?

    胡千秋从床上站起,活动了一下身子,同时注意到原本床靠着的那面墙上的墙壁上挂着的木剑消失不见,而那面墙也突然出现了许多裂痕。

    “我记得这里原本挂着一把木剑,墙上也没那么多裂痕,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胡千秋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向源琉璃问道。

    源琉璃叹了口气,还是选择将事情和盘托出,没有继续隐瞒。

    胡千秋听源琉璃说完之后目瞪口呆,即便是他也花了好一会的功夫才缓过神来,虽然心中又诸多疑惑,但他还是先向源琉璃说道:“对不起!”

    源琉璃摇了摇头,“无需说这些,那个人不是你,我分得很清楚。”

    胡千秋点头问道:“你的伤还好吗?”

    “没什么大碍,比这严重的伤我也不是没有受过,倒是你,受了道长那么多符箓,一点事都没有?”

    胡千秋没想到源琉璃会主动关心起自己来,心中也是莫名有些高兴,看了看自己身上各个部位,“好像除了酸疼之外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看来当我失去神智的时候还真是皮糙肉厚。”

    即便是这种场合,源琉璃也被胡千秋逗得抿嘴而笑,但这个表情一闪而逝,“话说回来,既然你已经知道自己体内有邪物,为什么还瞒着恒浩道长?”

    胡千秋笑了笑,“他不也瞒着我吗?虽然他的理由看起来了头头是道,但我可不敢全信,何况他的徒弟玄清子总给我一种很不协调的感觉,虽然他们两个可能都只是单纯的好人,但人活在这世上,多些戒心总没错。”

    源琉璃点了点头,对胡千秋最后一句话深表认同,同时忍不住问道:“既然你性格这么多疑,那为什么又把这些事情都告诉我,难道比起他们,你更相信只见过几次的我吗?”

    胡千秋耸了耸肩,“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你漂亮吧。”

    源琉璃立即瞪了胡千秋一眼,后者悻悻然地缩了缩身子。

    胡千秋平常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即使对方是漂亮的女生胡千秋往往也是爱搭不理的,可是在源琉璃面前,胡千秋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撩拨她,其中的原由,胡千秋自己也说不太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