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游戏:加入群聊的〕〔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复活帝国〕〔神级医婿林炎柳幕〕〔亿亿神豪从被劈腿〕〔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我真不是在睡觉啊〕〔食髓知味:谁说总〕〔咸鱼小炮灰被世子〕〔异星智能〕〔林阳和苏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五十章 那种兄妹
    “化形……难道你也是……”夏怜星终于明白,陆灵秋为何会对慕青如此在意了。原来她也是妖族!而且他们之间还早就签订了正式的灵使契约——《花神契约》!难怪她能看穿自己的妖体幻形……

    “你……你别得意!我、我早晚也一定会成为正式灵使的!”

    “哦呀?是嘛?好啊,我可以等你追上来。但前提是,不要继续用肮脏的手段去勾引我家哥哥。”

    “谁用肮脏的手段了!还有,什么哥哥!他明明也是你的主人!”

    “主人怎么了?他对我好得很,像对待亲妹妹一样照顾呢。有能耐你自己去争取呀。”

    “你……你……”

    二女几乎拌嘴拌到通宵,不过在舌战上,一直是慕青稳占上风。这一波她狠狠地欺负了猫耳少女,直至天明,夏怜星才委委屈屈地从她的房间里走出去。

    慕青跟在她身后,把她送到了门口。

    经过了长达数个时辰的谈判,二人已经把事情挑明:之前的事情翻页不计,以后更多的宠爱要靠自己争取。

    “你今天怎么没对我动手?”夏怜星本已打算直接离开,却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回头问道。

    “?我干嘛对你动手?当时我是要救你上来好吗?是你先斩断我的藤蔓。”慕青撇了撇嘴。

    “……可你把我丢下悬崖了啊。”夏怜星半信半疑,不过经过了一晚的接触,她心里对慕青的印象还是有了不少改观:

    过于漂亮、极致可爱、天才中的天才、小小年纪就已经一妖之下万妖之上,而且还是绝无仅有的至木灵体……以及,那对陆灵秋的某种近乎扭曲的痴迷。

    “不丢你下去你会变回来吗?偷腥猫。”

    “……我不是偷腥猫。”

    “哦,巧克力。”

    “……”

    最终,在夏怜星极度不情愿的情况下,慕青提出了“摸摸猫猫头以表和解”的提案。

    随后,夏怜星在慕青享受且用力地揉着猫耳的一瞬间,趁其大意,迅速地摸了一把她的胸脯……

    感受到那饱满温软的触感之后,夏怜星这才心满意足地在对方气急败坏的咒骂声中逃离。

    “真是小瞧你了。”慕青哼哼道。

    她也已经多多少少能够理解,为什么陆灵秋会拿这只偷腥猫没办法了。

    这家伙明明妖体就已经过分惹人怜爱了,人形却也如此完美,简直是犯规啊!

    随时可以被当成宠物玩弄和携带不说,身为天才却还依然对修炼超级努力……最为可怕的是,在那柔柔弱弱的外表之下,居然潜藏着一颗坚强善良的内心??这种存在主动送上门来求抱抱,又有哪个男人能狠下心来将她拒之门外呢?

    “看来不可避免要经历一场持久战了啊。”

    慕青无奈地抻了个懒腰,看了看天边泛起的鱼肚白,略加思索后,从灵戒中拿出传音白玉,将灵力注入了进去。

    ……

    “灵秋哥哥,早呀。”

    玉桂峰内,陆灵秋听到白玉中传出的那元气满满的早安问候,不禁一愣。

    心说怎么回事?昨晚明明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的,难不成早上忽然就刷新心情了???

    “啊,早。昨晚我走之后……发生什么了吗?”他回道。

    “没有~”慕青的声音甜甜软软,让人舒服极了。

    果然还是正常状态下的她最好了啊。

    陆灵秋心想。

    天色已经不早了,毕竟他们二人都要赶路去望舒首峰,所以没有多说什么。

    “那一会儿见。”

    他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在即将出门之时,传音白玉又亮了。

    只是这次的光芒不是白光,而是紫光。

    这是他近期对白玉进行添加改良的新功能:灵力属性色显功能。

    “难道是怜星??”

    自从他将传音白玉交给夏怜星之后,她还从未对自己发过任何消息。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一边关门一边将白玉握在耳边,手心向着里面缓缓注入灵力。

    “主人……今天是第一次试炼,嗯……总之,路上小心。”

    耳边传来夏怜星那羞涩清澈的声线,陆灵秋甚至不需要看到她本人就能直接脑补出她现在的表情。

    “好。”他回了句。

    太奇怪了。

    实在是太奇怪了。

    他冷静分析着。

    二女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先后发来消息,一个是仿佛失忆了,昨晚明明还在生气的;另一个则是首次联系自己……

    “可能是巧合?”

    陆灵秋想了想,并没什么头绪。见时间不多了,便离开屋舍,走向通往望舒峰方向的勾锁连桥。

    一刻钟的时间过后。

    就在他即将抵达望舒首峰之时,半路上忽然遇到了一名前来搭讪的男弟子:“哎哟!这不是玉桂峰大名鼎鼎的陆师兄吗!久仰久仰啊!”

    陆灵秋皱起眉头,回身打量了对方几眼,满脸都是“你谁啊?”的表情。

    “是我啊,李渊博!咱们是同期入门的!陆师兄,你该不会把咱忘了吧!”这位相貌猥琐的男修热情地凑了过来,身体都快贴到他身上了。

    “哦哦,是李道友。”陆灵秋微微后退半步,脑中回忆起来了。对于这位,他还是有点印象的。

    此人在望月祭那天的面试当中,似乎说自己是什么广安城的商贾之子,当时凭借着舌灿莲花般的拍马屁功夫,成功获得了某位晨星的青睐,因此有幸得以通过灵月面试。

    “啧,咱是同门,怎么能称道友呢?你修为高我一些,我叫你陆师兄,你叫我李师弟,不过分吧?”李渊博哈哈一笑,自来熟地说道。

    陆灵秋只是微微颔首,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只是继续转身走向望舒首峰。

    对于这种性格的人,他是很头疼的。他不喜欢与陌生人产生无谓的因果,即使是朋友,也完全没兴趣去交。

    在他脑中,“朋友”二字的定义只局限于两种,一是过命的交情,二是无意义的社交。他从不与不必要之人交朋友,相反,也绝不会因为不必要之人的亲善主动,就勉为其难地与对方相交。

    因为这对他来说是极其浪费生命的行为,对自己的时间负责,亦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李渊博与自己的三观几乎完全不同,两人的真实身份和地位也是天差地别,他自然不想多说什么。

    “嘿嘿,陆师兄,你别跑啊。你听我说,你在咱们金波峰可是相当地有名啊!大家都知道你和慕青仙子之间有那种……”

    “?”

    陆灵秋听到这话,停下了脚步。

    “有什么?”

    李渊博咧嘴一笑,暗道果然,一提到慕师妹你就马上在意得不行。“哈哈,先说好,我说出来你可不能生气哈。都是师弟师妹们的玩笑话,不能当真。”

    陆灵秋:“行,你说。”

    “这个吧……是真是假我不知道,只是大家都说,你们之间,这个兄妹关系吧,它有点儿不正常……”

    陆灵秋眉头大皱:“何出此言?”

    “啊,因为很久之前就有人看到慕师妹曾在深更半夜去玉桂峰敲你的门……那时我还不信来着,直到昨晚……守桥的弟子说似乎看到师兄你亲自去了银弓峰,还在大半夜进了她的屋子……”

    “……闲言碎语,不必当真。”陆灵秋面露不屑,对这些喜欢八卦之人感到甚是厌烦。

    而就在这时,只听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甜甜的“灵秋哥哥~”,然后他便觉左臂一紧。

    当他回过头来再看时,却见自家灵使早已挽着自己的手臂,亲昵地把头部斜靠在了自己的肩上。

    荼蘼的香味浸入鼻翼,今天的少女似乎心情不错,而且好像还精心打扮了一下自己,比之以往更多了些许惊艳。那吹弹可破的肌肤,小巧粉润的脸颊,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吻上一口。

    “啊,慕青。一起走吧。”他怜爱地揉了揉她滑顺的长发,而少女则很是享受地眯着眼主动踮起脚来蹭了蹭他的手心。

    被遗忘在身后的李渊博:“?”

    看着旁若无人地继续走向山顶的二人,

    李渊博心中呐喊:

    “这??还闲言碎语???

    ……果然师弟师妹们说的,绝对是真的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