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斗罗之开局签到老〕〔绝世唐门之牧星银〕〔务农师(疯了吧!〕〔斗罗之熊熊斗罗〕〔电竞女主播是狙神〕〔重回70年从放牧开〕〔同桌竟是我的病娇〕〔凌风李诗云〕〔万千世界许愿系统〕〔医判〕〔医路坦途〕〔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五十六章 突逢巨变(3k)
    一刻前。

    银晖林,深水潭。

    陆灵秋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平静的潭水,不禁眉头一皱。

    原本,能够凝成蓝雾妖的地方,必然是水雾蒸腾的景象。而现在,水潭中的水清澈至极,一眼就能看得见底,完全不像是有蓝雾妖在此吞云吐雾的模样。

    以及,玉牌上记录的任务地点是“深水潭附近的洞穴”……

    陆灵秋将目光望向不远处那明显的黝黑洞口,用亿分之一的神识向其中扫去。

    嗯,并没有蓝雾妖。

    反而,里面有着一个正陷入沉睡当中的螳螂妖。

    “有点意思。”

    他摇了摇头,迈步而入。

    洞内环境狭窄,漆黑一片。土石小径向斜下方延展而去,望不见底。不难看出,这个洞穴仅有一个入口,当然,它同时也是出口。

    这是陆灵秋自加入灵月以来首次面对“敌人”。

    虽然对他来说,这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敌人”。但为了顺利地做好身份、寻求线索,即便是这种小得不能再小的“任务”,他也丝毫不觉得麻烦,大不了就当出来玩了。

    于是,在他距离洞底还有不到二十步时,他释放出了与自己的“炼气期大圆满”修为完美匹配的灵压。

    只听一阵窸窣的声响从里面传来,匍匐在地的螳螂妖似是发觉到了什么,猛地将薄翼一展,直立而起!

    洞内的温度忽地急速上升。

    三息后,陆灵秋走到洞穴底部,神色淡然地看着眼前那蓄势待发的六级妖兽——金幻螳螂。

    此妖约有半人之高,双臂如刀,一金一红,显然是具备五行灵根中的金火双属性。

    而观其散发出来的灵压,不难感知,它的灵力值远超筑基末期的人类修士。

    换句话说,把这次前来试炼的任何一个弟子摆在这儿跟他单挑,都绝对是十死无生。

    陆灵秋重新摸出玉牌,快速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

    “深水潭洞穴……四级妖兽……蓝雾妖。”

    玉牌上写的清清楚楚。没错,应该是蓝雾妖,不是金幻螳螂。

    他再抬头望去。

    “吱——!!!”还未来得及思考,只听一声尖利的嘶鸣,那螳螂妖竟忽然原地消失!

    下一秒,两道利刃夹杂着炽烈的火灵力与锋锐的金灵力,毫无征兆地从他头顶出现,以交叉之势猛地向下一斩!

    说时迟那时快,这两刀下来,正常人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无论是向后、还是向左右躲避,都必死无疑。

    而陆灵秋——

    漫不经心地向前迈了一小步。

    双刃堪堪从他背后斩过,精妙地落了个空。

    火灵力与金灵力重重地砸落在地面上,将原本潮湿的泥土烧得滋滋作响。

    一时间,金幻螳螂妖体一凝,拍打了一下背后薄翼,极为人性化地重新转身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猎物。

    它已是凝灵期大妖,眼看就要成丹幻形了,自是拥有不低的灵智的。

    虽然在幼年期时就被戮妖盟的人捕获,并被高价卖给萧家族人签下“兽奴死契”,但这么些年来,它的修炼却是丝毫没有耽搁,对自己的天赋本领,还是有着一定的自信的。

    可刚刚那是什么……?

    自己最赖以为傲的“音速超杀”居然被识破了?

    它重新审视了一下敌人,决定再来一次。

    “刺啦——”

    又一道金红光华闪过,它将双刃猛然划向敌人的喉咙!

    然而,陆灵秋微微向后一仰。

    弧刃带起的锋锐气息从他脖前经过,螳螂妖的第二击,

    依然未中。

    陆灵秋漫步般走到洞穴另一侧,转过身正对着洞口的方向,目光似是在看着它。

    金幻螳螂沉默了片刻,它的两颗复眼微眯,其每颗复眼中都有着上千颗小眼。此时,千道目光将对面的男性人类完全锁定,它要认真了。

    仅仅沉默了几个呼吸的功夫。

    忽然间,它抬起左臂刀,数千灵力飞速流失!

    红色的火气将整个洞底笼罩,洞内原本零下的温度瞬间攀升至四十余度。

    紧接着,它又将右臂抬起,山石间的金灵力铮然汇聚!

    它的薄翼由透明化为金色。

    陆灵秋能够感受到,眼前的妖,在赌。

    它把陆灵秋当成了强大的敌人,正在用自己的尊严——

    赌上全部。

    “吱——!!”

    这次,它提前低沉地叫了一声,示意了一下陆灵秋,自己要开始进攻了。

    陆灵秋点了点头。

    下一霎,金幻螳螂猛地化为一条金线,带着一道粗大的红色火弧,以开山裂石之势,瞬闪到陆灵秋正上方,将臂刀当头斩下!

    同一时间,陆灵秋动了。

    他轻飘飘地伸出右手,对准根本看不清身形的金幻螳螂腰间,拍了一掌。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瞬。

    螳螂妖的“勾炎金翼斩”并未落空。

    它确确实实斩到了陆灵秋的右肩。

    但这一刀,却仿佛斩在了金刚钻上面,一股剧痛传来,它看到,自己的左臂,齐根断裂。

    不止于此,它的身体内部,也如什么东西碎了一般,发出“咔嚓”一声。

    剧痛传来,金幻螳螂并未惊叫颤抖,相反,它陷入了无尽的迷茫之中。

    为什么?

    为什么吾的全部能力,在这个人类面前,竟如儿戏。

    却听,

    耳边传来敌人的低语:

    “我从不讨厌尊重敌人的妖。

    你我相遇,多少是缘。

    今日断你一臂,赐你自由,算是因果得善。”

    “‘兽奴死契’已被我抹去,记得以后不要轻易杀生。快离开吧。”

    陆灵秋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向洞穴出口,留下了静滞在原地、如遭雷击的螳螂妖。

    ……

    深水潭边,萧何站在洞前,一眼不眨地盯着出口处,等待着陆灵秋的出现。

    他的神识早就探查到,金幻螳螂失败了。

    虽然失败的原因不甚明朗,但不难得知,陆灵秋的真实实力,绝对不止炼气。甚至有可能超过了筑基。

    萧白那小兔崽子果然鬼得很,看来这次不得不亲自出手了啊。

    他心里想。

    很快,陆灵秋的身影便出现在洞前。

    见萧何亲自在洞口等待,陆灵秋心中冷笑。

    先是把认过主的妖兽与蓝雾妖掉包,再是元婴老怪亲自守株待兔。

    如此明显的意图,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了。

    “不错啊,陆灵秋,竟连金幻螳螂都拿你没办法。之前算是老夫看走眼了。”黑袍老者阴阳怪气地夸赞了他一句,目光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

    “萧何长老,我与你无冤无仇,你这是何意?”

    陆灵秋站在洞口前停下脚步,不卑不亢。看上去根本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呵呵,死到临头还问这些又有何用?”萧何从口中吐出一把小剑。

    小剑随风而涨,眨眼间幻化成一把土黄色灵剑悬浮于老者头上,剑尖对准了陆灵秋的身体,载着荧光,蠢蠢欲动。

    是法宝。

    ——金丹期以上的人类修士才能够用本命丹火淬炼的法宝。

    与灵器不同,炼出法宝,即意味着正式踏入了高阶修士的大门。无论是在威力上,还是在神通的种类上,法宝都要远远超过灵器。在高阶修士中,最受欢迎的,便是容易驱使的飞剑法宝了。

    只见萧何阴恻恻一笑,说道:“要怪,就怪你不懂得‘出门在外、财不露白’的道理吧。”

    他大掌一挥:“纳命来!”

    下一刻,飞剑法宝“咻”地一声,带着庞大的灵压,直取陆灵秋首级。

    陆灵秋没有动,只是眼看着它急速而来。

    就在这危急万分之时,天上忽然传来一声震怒大喝:

    “尔敢!!!”

    却见一道金色匹练从天而降,“当啷”一声,将那土黄色飞剑悍然击飞!

    “什么?!”

    法宝连心,飞剑遭受如此重击,直接让一旁萧何的身形微微颤了颤,嘴角噙出了些许鲜血。他立刻大惊地抬首向天空望去。

    就见一只巨大铁鹰俯冲而来,背上所站之人,不是灵月派大长老靖泽又是谁?

    “怎会是你!”

    见靖泽本人亲自到场,黑袍老者想都未想,果断伸手将飞剑召回,并立即一跃而上,欲要逃离此地。

    笑话,元婴初期修士面对元婴末期的老祖,若是不选择逃走而是硬刚,那几乎只有被宰杀的份。

    虽不知靖泽为何能跟过来,但他心里明白,这次的事情算是黄了。

    不但黄了,还要连带着家族一起面对一流宗门——灵月派的怒火!

    靖泽怒喝一声:“萧家老贼!我早知你不怀好心!没想到竟是打算对我灵月幼苗痛下杀手!今日,你休想安然离去!”

    苍鹰兽猛地一个转身,改换方向急追而去。

    事发突然,任务突逢巨变,深水潭旁,仅留下陆灵秋一人,看着天边的方向默然无语。

    他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这种任务,真是索然无味啊。”

    在稍微想了一下后,他打算先回到与慕青约好的地方,其它的之后再说。

    就在这时,怀中的传音白玉忽然亮起了荧荧白光。

    “嗯?”

    他略感诧异,立刻将其取出,注入灵力。

    里面传来了葛娴凶狠的声音:

    “慕青,你可真好看啊,嗯?让我瞧瞧,毁了你这张脸,你那宝贝哥哥还会不会对你像之前一样宠爱!”

    “不、不……”少女惊慌失措的声音是如此清晰。

    啪嚓。

    传音白玉掉落在地,碎裂成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