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澳洲风云1876〕〔重回70年从放牧开〕〔无限幻界之每次一〕〔唯一练气士〕〔同桌竟是我的病娇〕〔恐怖复苏开局壁咚〕〔柯学捡尸人〕〔末世强者培养系统〕〔知否从袁家庶子开〕〔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重开做房东〕〔盖世人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亿亿神豪从被劈腿〕〔灵气复苏:开局强〕〔全球沦陷之超强升〕〔在超自然的世界里〕〔骑砍帝国文明群星〕〔重返1993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一三六章 加入花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幕下的风花山脉呈现着另一种美。

    星光洒落,繁花怒放,暗香环绕,水声私语。

    秦诗音望着视线中的盛景,不禁愣在原地,看得痴了。

    刚刚在花铃的带领下步入超阶传送阵、空降到风花渡口的她,根本无暇顾及脑中的眩晕感,便立即被这如梦似幻的景象所吸引。

    还未见到圣灵殿下,她对镜花宫的第一印象就已经变成了“我果然属于这里”。

    花铃没有跟她一起进来,她需要做的是独自穿过这里,去那“六道万花迷灵大阵”入口处,等待其她灵使们的接引。

    晚风袭袭,撩起发丝。

    秦诗音莲步轻移,径直走向那翠意盎然的竹林。

    一直以来,她都在灵月十二峰中的后山——“瑶镜崖”修炼,那里有着梵心师太专门为她准备的上好洞府,府外瀑布垂帘、小泉叮咚,景色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过与这里相比,却完全是两个概念。

    抛去初次来此的新鲜感,单单是这方天地中的空气,就很是让她流连了。

    ——空气是甜的。

    一秒记住.42zw.

    或许是万花作祟,亦或是草木繁茂所至,总之,在这里,每一次呼吸,都沁人心脾。

    这是一种在当今天苍大陆上绝对寻求不到的体验。

    “真好啊,若能一直在这样的环境下修炼的话。”

    秦诗音轻叹一声,加快了脚步。

    她知道,比通过花宫试炼更重要的事,是先将灵月派面临的危机上报给宫主大人。

    “也不知掌门她们怎样了。”

    其实她内心当中是非常担忧的。

    出来的时候,掌门师太说过会帮她争取时间,同时也把情况简略地跟她描述了下,尤其是最后那句:

    “若决定好去镜花宫,切记在路上要保护好自己!你是连接灵月与镜花宫的最后火种,诗音,老身以你为傲。”

    不难听出,梵心师太对自己是寄予了厚望的。天道门老祖和仙盟、风语筑那些人的强抢行为,无需掌门多言,她也分得清谁是谁非。

    “但愿一切安好。”

    她心情复杂地快步走出竹林,打量了几眼面前那光滑壮观的石壁,略作沉吟。随后,将神识外放而出,确认了前方并无阵法后,毫不犹豫地步入其中,进入到镜花宫的第三道门卡——“一线天”。

    狭长的小道蜿蜒向目光尽头,

    秦诗音默然抬首,

    见星空之下,

    点点辉芒褪向远方,

    在这有限的视野当中,

    仿似银蓝交织的流线,

    驱散了些许无月之夜下的黑暗。

    两侧石壁光滑如镜,

    并无蜘蛛丝与藤苔,

    走在其中,

    似能映照出不同角度的自己。

    如此罕世奇景中,

    她不禁边走边开始思索:

    “一直以来,拼了命去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像芸芸众生那般追求长生吗?”

    “可我,并不需求永恒的寿命啊。”

    “反倒是,努力之余,是否会错过许多风花山这般美景呢。”

    “一直以来,修炼带给我的,总是孤独吧。”

    “如果没有那些事就好了。”

    自问,逐渐变成和自己谈心,这是她在常年的寂寥中养成的习惯——

    自诉自愈。

    每个人的孤独方式会以不同形式呈现,成熟冷静的秦诗音早已适应、并且能够独自面对孤独。

    她知道,人生在世,乃苦痛之轮回。若不能在苦中作乐,寻到救赎自我的合理方法,便会沉沦下去,落为行尸走肉。

    每每被无尽的孤独之潮所围困,她并不会像大多数人那样去寻求安慰、抱团取暖。

    相反,她会想尽办法对自己进行“孤独冷却”——

    即“自我治愈”。

    给自己演奏、与自己对话、为自己创作等,皆为“自愈”方式的一种。

    她想实现自己的价值,从中获得无可替代的成就感,以此来证明——

    自己还“存在”着。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她能够从刚刚那位高贵、优雅、神秘而又冷艳的女子身上,看到自己的一部分缩影。

    她让她感到熟悉、亲切。

    “想必她应该也经历过难以忘却的苦痛吧。”

    两侧石壁不断向后退去,秦诗音回想起内心深处的往事,不禁有些怅然。

    ——

    她自幼便生活在秦府之中。

    秦府是秦皇在帝宫之外建造的一处府邸。世人都知,秦国皇帝育原本有一子一女,太子秦龙虽擅武艺,却无灵根,不能修行。

    作为顶流修仙家族的秦皇世家,之所以能够把秦国版图扩张到如此地步,完全是凭借其庞大的修仙背景、以及数代先祖与各大仙门间建立下来的关系。

    于情于理,也定然不能接受让没有灵根的凡人来统治秦国。

    故在太子诞下不久后,秦皇对外宣布,皇子因病去世。且夫人又生了个女儿,取名秦诗音。

    没人知道,皇子秦龙是被青衣卫长老奉命“处理”掉的。

    更不可能有人知道,这位新生的秦府千金,是秦皇派人从地牢中,将所有死刑犯的子女抓捕过来,通过强行测灵选拔出来的产物。

    秦诗音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是一个黑漆漆的监狱,自己和身边所有年纪相仿的孩子手脚上都带着冰冷的镣铐,大家在狱卒的命令下一个接着一个的出去接受检查。

    可出去的人,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轮到自己的时候,她将双手放在一个圆盘模样的法器上,法器上显现出夜空般璀璨的颜色,随后,那道士便震惊之极地对着旁边的人大吼道:

    “是天灵根!百年不遇的天灵根哪!”

    几日后,她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父亲”——秦皇。

    “诗音啊,忘了你之前的父母吧。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秦康的女儿了。”

    秦皇的眼神里充满和善:

    “不久后,我会将你送至秦国最大的仙门——灵月派修炼,只要你能好好地发挥出自己的天资,为我秦家争光,为父定会保你一生荣华。”

    “我母亲,还在吗?”当时,幼小的她问出了这句话。

    秦皇没有回答,而她,也再没见过自己的家人。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进入灵月之后,她果然不负所望地以骇人速度修炼着,不但修行速度一日千里、将同期弟子远远甩开,甚至还在七岁之时自创了功法——《空山新雨歌》,一时间震惊修仙界。

    可天才却有天才的苦恼。

    在了解到门派和“家族”并不能够为她提供空灵法秘籍后,她没有其它选择地走上了灵术创作之路。

    事实证明,她做到了。

    无论是“音杀之术”还是“曲律化灵”,都在她不断的摸索和实践下完善成功。

    放眼灵月甚至大秦国,若说谁的天赋能够与她媲美的,除了夏怜星外绝无第二人。

    当有其他师弟师妹向她投去艳羡的目光时,她的回应总是:

    “我并非天才,只不过是把握住上天赐予的一丝先机罢了。”

    “而天才若是浑噩度日,迟早,也会泯然众人。”

    这是秦诗音最初的观点。

    背负着越来越重的压力和责任,在修为突破至筑基末期后,她终于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

    掌门梵心师太命她为灵月十二辰星之首,从此一言一行代表灵月派。

    这意味着,就算秦皇安排自家长老在身边监视,也无法再对她造成实质性的威胁了。灵月会庇护她。

    为了早日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秦诗音在修炼一途中甚至没有任何停留。

    炼气、筑基、结丹,创作功法、创作琴谱、改良灵法,她的进度让其他人看不懂,当然,这种修行强度对她自身而言,亦是非常窒息的。

    若说夏怜星是妖孽型天才——到达一定年龄就可通过种族天赋自悟灵法灵术;那么秦诗音就是“努力型”天才——

    一切成就全靠自己动手创造。

    她们二人是两个极端。

    “如果只有变成最强,才能脱离‘国’与‘家’的桎梏的话,那么突破元婴也定然是不足够的。”

    “想必至少要达到隐门级别的‘化神期’以上才行吧。”

    秦诗音心中微叹。

    等待着她的,是无止境的修炼,和无止境的孤独。

    到底何时才能看清自己的命运呢。

    她有些迷茫。

    对于皇室、对于家的概念,在她心中已经淡化得接近于无了。

    一开始,她是想要为自己的父母报仇雪恨的,她想在有朝一日自己修成元婴之后,亲手解决掉这位害死了自己爸爸妈妈的“假父亲”。

    然而在长大的过程中,她渐渐发现,秦皇是真的在把她当做亲女儿来培养。

    无论什么,只要是她用得着的、需要的东西,一向精打细算的秦康,绝不会在这方面吝啬,反而是会为了她花费重金去各大拍卖行收集天材地宝、昂贵灵药,甚至连她身后这把极品灵器——寒泉漱石琴,都是他花费重金,从亏空的国库中硬挤出灵石拍下来、并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的。

    后来,秦诗音成年之后,忽然明白过来,自己的父母,是死刑犯。幼年时她对于“死刑犯”的概念不甚了解,只认为一切都是秦康之错、杀害父母之人必须得死。

    直到她长大成人,通过多方打听、收集到足够的情报线索之后,才了解到,自己的父母,有“略卖”之罪。

    所谓“略卖”,即拐走别人家的童男童女,贩至各种场所为奴为娼,以此谋取暴利。

    她的家族本姓并非是“秦”,而是姓苏。

    她的生父——苏远,没有灵根、出身贫寒、酗酒好赌,亦无任何经商头脑。唯一的长处,就是五官端正、相貌上佳,其容堪比城北徐公。

    而她的生母则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本名江遥。当年,江遥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在苏远那暴雨般的情感攻势下,很快就未婚先孕,怀上了胎儿。

    此后,她在家人的一致反对当中,为了苏远,强行答应了这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并在诞下秦诗音后,走上了不归路。

    为了帮苏远还那每日都在涨的赌债,头脑简单的江遥选择伙同几位最信得过的儿时玩伴一起去做那“略卖”生意,而苏远自己也加入其中,帮妻子打听线索、锁定可以下手的目标。

    起初他们还算顺利,通过这不义的买卖赚取了大量银子,还上了不少赌债。不过在尝到数次甜头之后,几人的胆子也变得愈发大了起来,最后一次,竟把出门游玩的某仙门道童给抓走了!

    当时那老道只是转身给徒弟买个肉包的光景,回过头来便发现宝贝弟子被人抱走,不禁勃然大怒,当场使飞剑斩杀了苏远,并将其他人屠戮殆尽。

    随后,那道人还亲自找上了苏家,见家中仅剩下一女一婴,便本着不杀女子的原则,把正在照顾孩子的江遥和小诗音一同抓走,带入皇城,丢进了大牢。

    后来的事情便简单许多,秦康发掘了她,并赐国姓、起新名,将她当做亲女儿照顾。

    在了解到这些过往之事后,秦诗音对自己的身世是非常失望的。她继承了生父生母的美丽容貌,却并不想沾染一丝父亲的品格以及母亲的莽撞。

    对于秦皇,她也早已没了最初的愤怒。反而,此事更能让她彻底斩断红尘、安心修炼,对“家”、对“亲情”再无留恋。

    亲生父母错误的婚姻摆在眼前,在她心里,母亲是被父亲的英俊外表和油嘴滑舌所蒙蔽的,所以她认为,“盲目的恋爱会使人走向灭绝”。对于“感情”,她也今生今世都不会想去染指。

    “亲情只会给我带来烦扰。感情也一样。不,我不可能对任何人产生感情。”

    秦诗音如是想道。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走出了“一线天”。

    前方是一片由六种颜色构造而成的扭曲空间,想来正是那位所提到过的“六道万花迷灵大阵”了。

    深呼吸了一下清甜的空气,秦诗音漫步至大阵正前。

    还未做任何举动,却见大阵内部六种颜色的灵力剧烈地翻涌了一阵,随后正中央位置忽然裂开一个入口,某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也出现在她的眼前。

    看着那熟悉的水蓝色长裙、妖艳的面孔、魔鬼般诱人的身材、无需言语便可勾魂夺魄的气质……

    秦诗音认出,此人正是那位瞬杀全部剑盟贼人的镜花宫二代灵使、水灵守护——蓝雨柔。

    “蓝师姐。”

    她立刻走上前,轻施一礼。

    “啊,原来是你呀。”

    见是如此漂亮完美的新“灵花”,蓝雨柔温和一笑,无需多做打量,便转身带路道:

    “来吧,诗音。”

    “镜花宫欢迎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