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年代农家女〕〔太荒吞天诀〕〔林辰〕〔一剑绝世〕〔魔方诸天〕〔文娱:被诬陷抄袭〕〔小祖宗她又恃宠而〕〔都市奇门神医付心〕〔签到:我一刀斩神〕〔神秘之劫〕〔九转霸体〕〔天命的我是神级反〕〔快穿:拯救病娇反〕〔劣根枷锁〕〔我在星际时代无尽〕〔神州战神〕〔末世强者培养系统〕〔江户旅人〕〔位面男主能有什么〕〔修行从渔夫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二三三章 雾雨成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极北,大雪山。

    苍雪殿地下三层,妖神卧房内。

    轻柔爽耳的阅读声从门缝里悄悄传出——

    “当是时,天降血雨,时钟停摆,白昼定格,黑夜不再……

    天空裂缝下,两道身影同时降临,一左一右飞往远方。

    未及众人反应过来,就见‘邪魔’从孔洞中奔涌而入。

    霎时间,苍天哭泣,大地哀鸣。

    雷电风雨中,‘四相圣兽’相继于东宫、南离、西海、北极发出预警……

    天山脚下,人类最强古修与妖族翘楚首次联合,欲要阻挡那邪魔蔓延之势,却见孔洞内部,又一魔物窜破天空,落于中州。

    众人定睛一看,却见那是一只巨如小山般蜘蛛精怪,同一时刻,灰雾大作,浓尘四起。所有靠近生灵,无论人形鸟兽还是天妖大能,皆于半息间湮灭成灰。”

    “……”

    记住m.42zw.

    将古籍《人类梦魇·初代灵使》合上之后,洛琳深吸了一口气,思绪复杂地坐到了床边。

    这些天里,为了更多地去了解关于镜花宫的事,她不但将《六圣之战及镜花宫起源》精读了两遍,甚至还开始试着去了解“灵使”相关的内容了。

    在她的印象里,陆灵秋身为现任的镜花宫宫主,表现出的样子明显是对现任灵使们非常关心和在意,不然也不会选择不远万里前来营救奚飞鸟。

    可手上这本书里面,对“初代灵使”们的介绍……

    就仿佛她们是十恶不赦的怪物,屠戮众生,带来灾祸。

    “这样的存在,也可以成为镜花宫的‘灵使’吗……?”

    洛琳将书籍收进储物项链当中,眉头微皱。

    一直以来,她只相信自己亲眼所见。

    奚飞鸟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像是什么邪恶之辈,反而有种妖族之间难以描述的亲切感。

    而那名为“水莲”的天一水蛇,虽然强悍冷艳,却也明显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妖类,与书中对那些“初代灵使”们的描述相差甚远。

    “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缓缓站起身来,拿起手边权杖,喃喃道:

    “古籍胡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若这些都是真的,那么镜花宫又为何会收留那般存在?‘初代’现在……会像我一样,仍然存活于世吗?”

    心中的问题越来越多。

    哒哒哒……

    未及多想,忽听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不好啦不好啦!!琳公主!外面变天了!!!”

    嘎吱——

    只见茜茜和云雀先后出现在卧室的门口,气喘吁吁地推开房门、大声呼喊道。

    “嗯?‘变天了’?”

    洛琳闻言诧异,一时未能理解。

    “就、就是,外面!外面那个……那个了!哎呀,怎么说来着……”

    茜茜语无伦次地手舞足蹈着,显然很想通过肢体语言来精确描述出外面正在发生的事,可她并不擅长表达,只把自己憋得脸颊通红。

    这种时候,只好由云雀来说:

    “是邪象!琳公主,外面出现‘邪象’了!”

    “邪象?”

    洛琳目光一凝,随后握紧神杖,立刻动身走向屋外:

    “边走边说。”

    “好。”二女赶紧让出一条通道。

    数息后。

    “就在刚刚,我们看见,大雪山的天空,开始飘起了红色的雨!”

    紧紧跟在洛琳身后,云雀心有余悸地讲述着亲眼所见的离奇事件。

    “而且,方圆百里内,但凡是视线所能及的地方,都起了雾!!是很奇怪的、我们从来都没见过的灰色的雾!!”茜茜补充道。

    “红色的雨……灰色的雾……”

    洛琳陷入沉思。

    近万年里,邪象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一次是不久前的黑夜深邃,另一次是更早一些的白昼推移,当然,前些日自己和那位宫主交手时引发的异象可以忽略不计,因为那并非“邪象”。

    至于“红雨灰雾”……

    不过数息,她的瞳孔猛然一缩,脑中闪过一段话——

    天降血雨,念咒成灰。

    “不……不可能……难道是,她们!”

    ……

    ……

    极北,黑域地带。

    天穹之上,一头巨大骨龙悬浮于空,静静沐浴着那夹带着红色血丝的雾雨。

    龙背中央,一道模糊的女子身影亦是凝望着这方天地,感叹不已:

    “小谷,能沾染到如此至邪至恶之力,可真是神降之恩惠呀。”

    “是的,大小姐。我能感受到,力量,在增加。”

    骨龙微微抬首,咧开大嘴、露出满口獠牙,喀喀低语道。

    “可惜,小姐并不能一同享受到邪象带来的能量。”

    它极为人性化地一叹,言语之中充满了遗憾。

    “没关系。”

    女子微微一笑:

    “小谷,你知道吗?这些神昭,是在指引我,让我继续去坚定寻求真魔的决心。”

    “真魔?决心?”

    “嗯。你知道的,吾等鬼灵,无形无体。

    白骨没有血肉,煞魂需求宿体。

    在人类与妖类眼里,你我都是不完美的‘鬼物’。

    当我们承载着怨恨和不甘死去的那一刻,甚至根本没时间去思考,为什么命运会如此可笑、为什么死后,在那永恒而孤冷的黑暗中,就连轮回转生都无法做得到。”

    女子的声音里透着极致的平静与淡然,仿佛在讲述着一件无关痛痒之事:

    “你知道的吧。以前,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女孩罢了。但在死亡来临之前,又有谁会知道,自己人生的下一秒会是一片虚无呢。”

    她笑了笑。

    笑容里充满难言的意味。

    “大小姐……”

    骨龙默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纳入体内的邪能精华,亦是突然变得味如嚼蜡。

    “所以啊,要想改变现状,你我只有一条路可走。

    ——那便是修成‘真魔’,获得新生。”

    女子目光望向夜空里交织在一起的邪象,并伸出纤手指了指,说道:

    “很久以前,我见过它们一次。”

    “是吗?”

    骨龙闻言一愣,诧异道:

    “小姐,我怎不知?”

    “因为那时候的事,我不想让你回忆起来。”

    “这样吗?”

    “嗯。”

    女子轻笑一声,似是刻意在回避些什么,对此不再多提。

    无声数息后,她再次开口道:

    “讲点有趣的吧。”

    “好的。”

    “当初我把你抱回来的时候,你还只是一只巴掌大小的骨头架子,那时我妈妈差点儿把你当成废弃的玩具给卖了。还记得吗?”

    “呃……”

    “哈,还好有一天我发现,你在屋中没人的时候,竟会跳下桌子左顾右看,就好像在觅食一样。那时我才知道,你是活的。”

    女子立于血雨之中,开心地笑着:

    “现在,你也已经长这么大啦。”

    “如果,如果啊,我妈妈没死、我也没死的话。说不定,我们会跨越人类与鬼灵的界限,变成好朋友呢。”

    “小姐……我们现在也……”

    呼——

    骨龙想要表达些什么,声音却被淹没在天空之上那骤然响起的剧烈响动当中,再也无法传出分毫。

    明亮诡异的夜里,雨雾变得更加猛烈了。

    “看来,真的要开始了呢。”

    “小姐,那到底是……?”

    “没事的,小谷。安心享受吧。”

    女子弯下腰,温柔地摸了摸骨龙背上那极为明显的某根黑刺,轻声传音道:

    “——‘死神象’与‘魇神象’的交鸣。”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