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斗罗之开局签到老〕〔绝世唐门之牧星银〕〔务农师(疯了吧!〕〔斗罗之熊熊斗罗〕〔电竞女主播是狙神〕〔重回70年从放牧开〕〔同桌竟是我的病娇〕〔凌风李诗云〕〔万千世界许愿系统〕〔医判〕〔医路坦途〕〔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二四四章 怀中安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想学习如何侍寝。”

    “??”

    “可以吗?”

    “小夜,我上次是开玩笑的,其实你没有必要逼迫自己……”

    “不,我并没有逼迫自己。我……我想了很久,身为灵使,如果连最基本的服侍主人起居的能力都没有,又怎能做好其它更复杂、更重要的任务呢?”

    “可这……”

    “主人,你说过的,什么要求都可以。对吧?”

    “话虽如此……”

    “所以,你会答应我的吧?”

    “……好吧,容我考虑考虑再给你答复。”

    ——

    一秒记住.42zw.

    ……

    看着陆灵秋十分头痛地带着拉齐娜先行离开的样子,金瑜好奇地瞧了瞧他的背影,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满眼期待之色的炎夜,忍不住问道:

    “小夜子,你跟他说了什么呀?怎么神神秘秘的……还非要用传音讲。我都很少见到主人露出那么为难的表情。”

    “没什么,不过是采纳了你刚刚的建议而已。”

    只见炎夜重新整理了下思绪,认真说道。

    “啊?我刚刚的建议?你是指……欸?欸——?!!”

    金发萝莉登时一惊,再次打量了下身旁这位看上去无比清纯的姐妹,不禁在心底对她刮目相看。

    “可以呀可以呀!想不到你居然真的要出手啦?”

    她饶有兴趣地揪了揪炎夜的袖口,追问着:

    “难不成,早就有了些什么规划?”

    却见少女微微一怔,面现愁容地摇了摇首:

    “那倒没……就,单纯的脑子一热,想着‘如果对主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到底会不会被他接受呢?’然后、然后就……”

    她话音渐弱,有些不知该如何解释。

    但能肯定的是,她所言非虚。

    其实,之前在金瑜的鼓动下,她就有深思过自己到底“为何而战”的问题。

    答案很显然,是为了主人、为了让他满意。

    可虽然每次在任务完成之后都会被夸奖,偶尔也会被他当着其她姐妹们的面表扬,但那……真的是自己最想要的吗?

    炎夜有在很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能够感受到,身边的姐妹们对于“如何取悦主人”这一领域,各个都比自己擅长。二代之中,就连不怎么主动找主人搭话的小绫,也比自己更能得到他的关注。

    这样与日俱增的危机感,饶是她曾无数次告诫自己“不要得寸进尺,主人对我已经够好了,我不能贪心……”,却也难以压制得住心中的躁动。

    如果说这样的心理变化到底是从何时开始的,那应该就是西海那次事件之后吧。

    身为情报使,在对一些细节的捕捉上,炎夜远超常人。

    她虽不像白雪那般喜欢默默观察其她姐妹,但却能在西海归来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精确地从水莲和主人每次交谈的目光当中感受到,他们之间存在的那一层绝对超越主仆的暧昧关系。

    不止如此,就连身边这位表面上想要帮助自己的、作为闺蜜的金瑜,也同样是自打之前被主人照顾了几晚过后,在与他对视时的眼神里出现了些许不同。

    这些异常,炎夜全都看在眼里。

    未经人事并不代表她完全不懂。在这方面,她更相信自己的直觉。

    “可能除了小绫,她们俩早就和主人更进一步了吧。”

    炎夜如此想道:

    “难道我,真的要等到最后、甚至连三代和四代都陆续修成正果了,也依然迟迟不去主动吗?”

    ——那样,在其她姐妹们眼里,一定很傻吧。

    深知陆灵秋精力有限的她,并不想再继续等待下去了。

    她没有花铃那样永恒的时间可以去选择无视任何情感威胁、去一直守候着他。

    身为朱雀,她虽有九命,却也非常珍惜每分每秒。这次的契机,可以说是她近百年来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机会了。

    “小夜子,既然如此,那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嘛?”

    金发萝莉的声音将她从沉思中拉回到现实。

    只见少女站在原地想了想,突然点了点头,用看不出情绪的表情说道:

    “嗯,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我‘服侍’主人之前要做的全部准备。”

    “啊,那个啊!那当然没问题!”

    金瑜一拍胸脯,正要表示“包在我身上”,却突然意识到了某些不对之处——

    “……诶?等等!你……你套我话?!”

    ——

    ……

    另一边。

    圣灵洞府内部。

    当陆灵秋重新躺回到自己那柔软的床垫上、并将头埋进超级舒服的白羽仙枕中时,这些天来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的疲惫,都在这一刹那被缓解了许多。

    “啊……真难得啊。”

    感慨一声过后,能够感觉到,身体变得有些沉重了。

    现在的他,只想暂时放下其它一切的困扰和苦恼,直接先睡一觉。当然,最好是能睡到自然醒。

    然而他知道,这并不现实。

    “……”

    偏过头来看向这安静空间内唯一的“外来之人”,他有些不知该如何继续先前的话题。

    此刻,拉齐娜正在默默地打量着主人的卧室,一言不发。能够从她那平静无波的目光中看出,她对这里很感兴趣。

    毕竟,万年以来,进入过这里的人,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仅有金瑜、沙绫、奚飞鸟,以及秦诗音。

    虽然五灵守护的洞府近在咫尺,但陆灵秋却并不会经常邀请她们到自己的房间中逗留。毕竟在他眼里,私人空间是很重要的,就像他也不会总去灵使们的房中参观一样。

    ——他非常尊重孩子们的个人隐私。

    而在此基础上,金瑜曾借着约酒的名义擅闯圣灵洞府,并成功将他灌醉;

    沙绫则是受到他的邀约,前来领取属于自己的玩具——“小三角”,并被他亲口允诺,得以在那段时日里经常来找他玩;

    奚飞鸟是在不久前出于汇报任务的目的,被他接见过;

    至于秦诗音……

    绝对是所有灵使当中,唯一一个睡过主人那张大床的存在了。(天山夜里那次意外除外)

    拉齐娜虽不知这些细节,但她很清楚:

    花铃是进不来的,凭依……可能也并没来过此处。

    一想到自己可以长时间地和主人共处在同一个屋檐下,她就顿觉心情舒畅,并隐隐有种“在水月殿囚禁着的几千年或许没有白熬”的夸张想法。

    因为她能隐约感觉到,主人似乎是抱着“弥补伤痛”的心态来做出如此决定的。

    毕竟这种待遇,对每位灵使来说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不过她也清楚,主人经常会因为一些自认为错误的决定而陷入自责状态,并会在那之后对他觉得亏欠的灵使进行过量的补偿……

    “拉齐娜,我先眯一会儿,一个时辰过后再起来出去办事。到时候你记得叫我哦。另外,这些天里,你就把这儿当成自己家就好,有什么不明白的都可以问我,我不在的话也可以去找金瑜她们。在熟悉外界生活的过程当中,大家都会帮助你的。”

    陆灵秋忍着困意,对一直站在卧室门口的她嘱咐道。

    “嗯,我知道了。主人,您睡吧。”

    拉齐娜轻轻回应了句。

    “好。那我……”

    他话未说完,就在剧烈的疲倦感中合上了沉重的眼皮。仅仅一息,便人事不知了。

    “呼——”

    他的呼吸声舒缓而又悦耳。

    凝视着他的睡颜,感受着这久违了的氛围——

    拉齐娜无声地一步步走到床边,悄然坐在了他的身侧。

    “主人,一定很累了吧。”

    心中这样想着,她俯下身子,将那绝美容颜一点点凑近。

    一息,两息,三息……

    十息,百息,一刻。

    能够看到,他的眼睫毛在随着均匀的呼吸而微微颤动着。

    心脏,亦是在有节律地跳动。

    曾经自己梦寐以求的二人世界,曾让自己不惜付出巨大代价去抢夺的生活,在此刻、在今日,竟然如幻觉般具现在眼前。

    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的宽恕与容忍之下的。

    对此,她清楚得很。

    “主人,真好啊。”

    拉齐娜无声抬起一只手,以极度柔和的动作,轻抚了下他的面颊。

    “唔……”

    感受到冰凉的皮肤触感,陆灵秋并未睁眼,甚至没什么明显的反应。

    “看来,已经睡得很沉了。”

    见此,拉齐娜不再犹豫。

    而是直接伸出柔软双臂,小心翼翼地,将他的半个身体环在了自己怀里。

    ——

    迷迷糊糊中,陆灵秋依稀听见耳畔传来她的低语:

    “主人,抱歉。”

    “关于那件事……并非不想告诉你。”

    “而是我……我们——

    都再也不想,

    从您身上看到那样失望和痛苦的表情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