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视频通古今:开局〕〔苟富(闲人日常指〕〔玄门第一仙〕〔林辰〕〔诸天从洛洛历险记〕〔骑砍帝国文明群星〕〔厉少宠妻入骨陆晚〕〔我真不是绝世高人〕〔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游戏:加入群聊的〕〔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复活帝国〕〔神级医婿林炎柳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二六五章 师姐的安慰(4K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盏茶功夫转瞬即逝。

    当白雪从自己近期的所感所悟中挑出一部分精华讲给了后辈们以后,大家纷纷陷入了深刻的思省。很快,她也结束了自己的分享。

    随后,在第二晨星韩妙菱的盛情邀请下,她即将被拉往五羊峰“锦月楼”用餐。

    “嘿嘿,掌门、靖师伯、雪芙前辈,你们也都来吧!难得白雪师姐回来一趟,今天我请客!咱们去陆宫主坐过的最顶楼用餐!”

    白玉峰上,正准备带路出发的韩妙菱对着掌门长老们无比热情地邀请道。

    “哎呀,这多不好意思!但既然孩子如此客气,我等就还是别推却了。正好大家也都去放松一下,尝尝妙菱的手艺!”

    靖泽长老爽朗地大笑一声,随后看向身边能够做主的老尼。

    梵心等人碍于身份,平日里很少到锦月楼就餐。今天不同于以往,是雪芙老祖与爱女团聚的日子,所以她们也就不再忌讳什么,而是欣然接受了这份邀请。

    “也好,那就一起走吧。”

    只听老尼和颜悦色地对韩妙菱笑了笑,随即转首望向一侧的几位晨星说道:

    “对了,乔芮,你们也来。”

    首发

    “啊,好的,掌门!”

    几女闻言受宠若惊地跟了上去,且不忘对东道主说了句:

    “感谢妙菱招待!”

    “嘿嘿,小事一桩~”

    韩妙菱大方地摆了摆手。

    在灵月,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家境殷实,所以以往作为弟子的晨星们是无福享受到锦月楼顶层那奢华的大餐的,今日能借着白雪师姐的光大快朵颐,对于她们来说显然非常令人愉悦。

    随着一行人的离去,白玉峰上的其他弟子们也满足地各自撤离、回到自己的山峰上修炼去了。能在今天见到传闻中的白雪师姐、听到她语重心长的阅历分享、修炼心得分享,他们已觉不亏。

    片刻后……

    ——

    五羊峰锦月楼,顶层。

    闲聊与谈话声不绝于耳、桌椅的挪动声也夹杂其中。

    由于前来参与宴席的人数较多,所以这次,房间被临时分割成了两个部分,分别摆放了两大张圆木桌和足量的红木椅。

    左侧,以掌门真人、雪芙老祖、靖泽长老为首的一干长辈们聚在一起,共用午餐;

    另一边,以白雪、乔芮为主的晨星弟子们坐在一起,有说有笑。

    毕竟年轻人之间更能有共同话题,白雪坐在熟悉的师妹们身旁,也毫无拘束的感觉,更像回家了一样自在,所以梵心师太很善解人意地如此安排,免得小辈们放不开吃、放不开玩。

    眼看着一道又一道精致可口、色香味俱全的高级菜肴被侍者们一盘盘端上来,无论是长辈还是弟子们都已有些坐不住了,只听靖泽轻咳了一声,端起一杯“仙人酿”,站起身来发言:

    “这个,今天啊,是白雪回来探望大家的日子,值得庆祝、值得纪念啊。那么接下来,各位也不必矜持,有妙菱这好孩子请客,大家吃好喝好、吃好喝好啊!”

    “切,你这老东西,怎能真的占孩子们的便宜?”这时,坐在一侧的独臂长老——铁涸师伯,黑着脸说道:

    “这么多人,在这锦月楼好好吃上一餐,怎么也得几千灵石!韩家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吃白食实在不妥。”

    他顿了顿,望向梵心老尼身旁的漂亮少妇:

    “要我说啊,就让这个……身家不菲的雪芙师姐来结账吧!毕竟白雪回来,这当母亲的好好招待一下也没什么毛病,而且这般开销,对雪芙师姐来说完全不算什么!大家说,是吧?”

    “哈哈,铁师弟还真是好算计!”

    靖泽闻言一乐,也是笑呵呵地将目光转向雪芙老祖。只见她微笑着点了点头,似是根本不在乎这点灵石……

    “就按铁师弟说的来,今天我请吧。”

    毕竟是拥有过一座灵玉矿的白富美了,几千灵石或许对别人而言是天文数字,但在她这里就显得有些不疼不痒了。

    见雪芙老祖没有异议,大长老终于宣布道:

    “那么,开席!”

    “好嘞!”

    ……

    琴声缭绕悠扬、舞女翩然起舞。

    推杯换盏中,两桌上的人们享受地品尝着美味可口的餐食,不亦乐乎。

    酒过三巡,韩妙菱终于做好了全部的菜肴,累呼呼地回到了楼上,参与到了晨星们的队伍里。

    得空儿说话以后,她坐在白雪身边,有些羡慕地讲道:

    “哎,白雪姐姐可真是好福气!当时我看呐,陆师弟……啊不是,陆宫主,又是领着慕师妹前来用餐、又是带着夏师姐暗中来吃鱼宴的……我就觉得,要想入得了他的法眼,实属不易!”

    “确实……”

    对于这点,坐在一旁的徐芸瑶也是深有感触。

    当初她借着办“公事”的名义试图把“陆师弟”关在房间里享用一番……后来被“慕师妹”给核善地教训了一顿,现在想来,确实是要感谢她的不杀之恩以及陆宫主的不计前嫌了……

    “是吧?”

    只见韩妙菱笑眯眯地拍了拍白雪的香肩,并看了看那被包裹在裙中饱满若梨的软物,意有所指道:

    “所以说啊,若非白雪姐身上有着她人无法超越的地方,又怎么可能会被陆宫主在万千女子里面选中呐?!

    如今,镜花宫已经成为天苍首屈一指的最强隐门,大家都应该向着白雪姐的方向努力啦!来,我们就先敬前辈一杯吧。”

    “嗯嗯!”

    在韩妙菱的动员下,牧莹、元秋雨等人也是纷纷起身,以茶代酒,恭敬地对白雪敬了一杯。

    正待白雪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回敬之时,锦月楼六层的窗外,忽然响起了细微的嗡鸣之音——

    隔壁桌修为高深的长辈们神识庞大,立刻就将目光朝这边看了过来。只见那飞进来的物事皱皱巴巴、灵压微弱,正是一枚即将灵能耗尽的“万里传音符”。

    它摇摇欲坠地飘进屋中,靠着被种下的微弱灵记辨认了收信者的位置,最终——

    无力地躺进了乔芮的手心里。

    “诶……?这是……我表哥的信。”

    乔芮很是意外地将信纸握于手心,随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起身对身边的大家说道:

    “抱歉,我先失陪一下。”

    话毕,在全场众人的目光当中,她急匆匆地走出了门。

    梵心等人见状,也不好过问弟子的私事,便只好继续刚才的酒席。

    而晨星一桌,曾对“表哥”的身份有些了解的元秋雨,则是柳眉微凝,陷入了沉思。

    “怎么了,秋雨?你认识乔师姐的表哥啊?”

    身旁的牧莹好奇道。

    “嗯……”

    元秋雨点了点头,但又觉得将乔奈的事说出来不太好,便有些纠结地喝着茶水,显然是有些为难。

    毕竟她与乔奈战斗过,对方手下留情、没有直接杀掉自己已经算是很大度的了,而且,她能够感受出,乔奈对于表妹是真的在乎。

    一时间,不禁纠结于此,不知当不当讲。

    心思细腻的白雪看出她的困扰,便替她转移了话题,说道:

    “大家还是继续品尝美食吧,想必乔师妹的家事,她自己也可以解决好的。”

    “嗯嗯……”

    有白师姐讲话了,大家自然不会再继续追问什么。

    于是,宴会继续。

    ……

    ——

    然而,一盏茶的功夫过后,离席的乔芮却依然迟迟未归。

    宴席过半、美酒见底。

    白雪心中隐隐觉得不对,便以出门透透气为由,暂时离开了六楼的雅间。

    来到五层,能够听见一侧的洗手竹阁里断续传来哭泣之音。

    她神情一凝,顿时就判断出,那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乔师妹了。

    “怎么了,乔师妹?发生了什么事?”

    她快步走了过去,掀开竹帘。

    只见乔芮正双手扶着洗手池的边沿、对着铜镜哽咽不已。那娇小单薄的身躯,早已在情绪的剧烈起伏下颤抖不停。

    “呜呜……”

    她想要说些什么,却只发得出哭泣之音,完全不能讲话。而在她身边的地上,则安静地躺着之前那封已经皱皱巴巴、不成样子的“信”。

    白雪见状,皱眉弯下腰来将信捡起。

    “乔师妹,你先冷静一下,这个,我……可以看看吗?”

    “呜嗯……”

    得到允许之后,她扶着站立都站不稳了的乔芮,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一边用另一只手捏着信件,快速将信阅览了一遍。

    “这……这是……”

    当她读到“此獠的面孔却有如夜叉般可怖、吞食人肉的景象亦如猛兽般狰狞”、“他的双臂变为利爪、后背生出妖翅,剖人心、挖人眼”之时,脑中登时联想到了主人曾在灵使会议当中提到过的与“邪魔”相关的事宜。

    “……”

    白雪明白,乔芮的表哥,目前多半已经凶多吉少了。他是在临死前冒着生命危险,将这封不一定能够安全送达的信作为遗书、留给了心中最为惦念的表妹。

    而信中提到的“妖魔般的虚妄小僧”,也很可能就是主人讲过的“邪魔”的残余。

    如果信中所言全部属实,那么也就意味着,此刻的秦国大佛寺里,正存在着一只实力增长迅速的恐怖鬼物!若一直放任不管,很可能会给天苍带来类似于“天空裂缝”那般严重的麻烦。

    念及此处,白雪深吸了一口气,正色对乔芮说道:

    “乔师妹,斯人已逝,还请节哀。

    我们都看到了,此事事关重大,若直接告知于掌门,恐怕她们定会在正义驱使下,前往大佛寺除魔卫道。”

    说到这里,白雪面现担忧之色:

    “然而据你表哥所说,此魔的修为定然不止于元婴,想必就算是我母亲亲自前往处理,也依然有着很大风险。”

    “……白师姐,您……您的意思是……”

    乔芮努力地平复了一下悲伤的情绪,有些不解地看向她。

    “嗯,我是希望,你暂且不要把此事告知于门内中人。”

    “欸?!”

    “是的,”

    白雪声音平静地解释道:

    “这件事,灵月处理不了,我个人处理不了,但,镜花宫内的其她灵使们,或许可以立刻解决。”

    涉及到为表哥报仇的重大内容,乔芮尽自己所能地从悲伤情绪里暂时脱离出来,连连点头说道:

    “白师姐,只、只要您能想办法将此魔斩杀,我……我定然会全力配合!”

    “嗯,那么事不宜迟,稍后我跟梵心掌门交代几句便立刻返程。待我回到镜花宫内,会第一时间将这条讯息上报给其她修为通天的灵使前辈。

    不过,这封信,我需要用它作为凭据。

    不如这样,你先把它交到我手里保管,待我解决完此事,就抽时间将它寄回来,可以吗?

    毕竟是你表哥的最后手信,我是不会弄丢它的。”白雪轻柔地对乔芮说道。

    看着师姐那可靠又认真的表情,乔芮哪里还会有拒绝之心,只是用力点着头,道:

    “好!那,那就拜托了!请……务必代我、代我表哥铲除此魔!!我……乔芮跪谢!”

    她抹着眼泪,竟直接欲要跪地拜向白雪,但白雪哪里会让师妹行这般大礼,便赶紧将她抱住,阻止了她的动作:

    “乔师妹,不必如此。

    你天赋出众,现在又是灵月首席,未来很有可能有机会参加镜花宫的考核、尝试成为新的灵使。到那时,你便会知道,陆宫主的最大敌人是什么。

    所以今日之事,即使你不告诉我,在未来有一天,当此魔更为强大了、给天苍带来大规模的毁坏之后,主人也会立刻想办法去处理它的。”

    她揉了揉少女的头发,体贴道:

    “师姐想要看到的,是你能够在此悲恸下尽快打起精神来,化悲伤为动力,更加努力的去修炼。只有这样,你表哥才不会白白死去,你才会变得更好、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

    我想,他也希望看到你每天开开心心、按照自己的节奏去生活,而不是活在伤痛之中。”

    “白师姐……我……我……”

    乔芮被她如此安慰,只觉眼前的师姐贴心无比,要是能够一直跟她在一起修行、生活就好了。

    从小到大,她在那冰冷的乔家,都很少感受过这般温柔关爱。

    想到表哥的不幸遭遇,想到他之前发自肺腑的悔过,乔芮更是难忍心中苦闷,情绪崩溃之下,她终是在白雪那温暖柔软的怀里发泄般地泣不成声。

    ……

    “好啦、不哭……”

    “呜……谢谢师姐……”

    再度安慰了她许久,白雪轻柔地擦拭掉了乔芮那几近哭干的泪痕,并拉着她的手,重新回到了接近尾声的宴席里面。

    在大家的好奇询问下,白雪只道是镜花宫内忽然有了急事,无法多待,便辞别了雪芙老祖和梵心掌门等人,带着信件火速地离开了灵月。

    ——

    ……

    重新骑乘在“白大飞”之上,她的目光罕见地凝重了起来。

    “主人不在宫内,二代前辈们又各自去出了任务,水莲姐在休养、小绫前辈在突破。

    三代灵使中,只有强大的慕青前辈在附近进行着种植任务……而且,那妖魔强大,让她去恐怕会有危险……”

    “看来,要想解决此事,只能先去问问花铃姐了。”

    念及此处,少女将全部的灵力灌入到坐骑当中,化为一道贯日银虹,以最快的速度返向天山。

    ……

    ……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