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视频通古今:开局〕〔苟富(闲人日常指〕〔玄门第一仙〕〔林辰〕〔诸天从洛洛历险记〕〔骑砍帝国文明群星〕〔厉少宠妻入骨陆晚〕〔我真不是绝世高人〕〔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游戏:加入群聊的〕〔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复活帝国〕〔神级医婿林炎柳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二七五章 小鹿的心碎日常(大章二合一,为盟主「看惯了离合」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直至从屋中出来的那一瞬,白雪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已被虚汗浸透。

    “刚刚那……到底是什么?”

    背靠着已然紧闭的大门,少女复杂的思绪依旧难以平息。

    她不敢多留,立刻走向三楼的旋转楼梯。

    噔、噔、噔……

    脑中不由自主地闪过刚刚的画面,少女一边下楼一边加速思索着。

    联想到花铃姐的反应,她心知,自己显然是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只是,那背生八翼的魔像,要想不去注意到,实在是太过强人所难。

    其实早在她加入花宫后不久,就曾好奇过,身为“灵使长”的花铃姐,其真实身份到底是怎样的?

    在白雪眼里,只能从平日生活中观察到花铃行踪神秘、修为高不可测,每每有她在场,一切外敌便都不再成为威胁,给人一种非常可靠而又强大的感觉。

    但在性格上,几乎所有姐妹们都公认,花铃姐是最为冷漠的“前辈”。

    首发

    她仿佛缺失人类的情感般、很少在众人面前表露出什么喜怒哀乐,甚至比之妖修也少了许多的人情味儿。

    大家皆能看得出,除了主人,她似乎不在意任何事、也对所有外物都不感兴趣。

    直到无意间阅览到《主人食谱》上的新增内容后,白雪和苍岚、夏怜星三女才隐约对她的印象有了改变,认为她其实是“外冷内热”的。

    不过无论真相到底如何,白雪现在都非常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但凡自己再有任何一次闯入她私人空间的错误行为,等待着自己的,必然是被当场斩杀的结局。

    绝无第二可能。

    “……”

    ——

    带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二楼的缓步台,她正好遇到了特地上楼去找花铃询问关于小布之事的慕青。

    “慕青前辈,会议已经结束了吗?”

    “是啊。白雪,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呀,感觉……你的状态并不比怜星好哎。”

    盯着她那苍白得吓人的面色,小鹿眼带关切地问道。

    “啊……没、没什么,慕青前辈不必在意。我先去回房休息了……失陪。”

    “哎?”

    话未说完,便见白雪匆匆转向二楼长廊,身影消失在视线尽头的“雪山幻境”门口。

    “真是奇怪。”

    小鹿心中不解,但也没去追问什么。正事要紧,她皱起小脸,继续上楼。

    此时,中央大厅里已经没有几人在了——

    秦诗音带着食物回到了风花山,苍岚也利用难得的休息时间去外出锻炼了;

    长桌旁,只剩下大猫猫抱着小猫猫,两个小可爱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焦虑地等待着慕青上楼之后即将得来的最终结果。

    “怜星姐姐……我真的可以留下来吗?”

    缘小布依然有些忐忑不安。

    她不知道,灵使长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但她清楚的是,只要人家一言拒绝,那么即使在场的所有灵使姐姐们都想要她留下,她也是没可能继续呆在这儿的。

    因为刚刚从慕青姐姐的口中她能分析出,在镜花宫,除了“陆宫主”以外,似乎就是这位“灵使长”姐姐说的算了。如果自己的好运都已在先前用光了的话……

    “唉。”

    猫咪叹了叹,心中更没底了。

    只听夏怜星安慰道:

    “没关系,小布。放平心态,安心等在这儿就好。若是花铃姐她考虑到其它因素而不想留你在这里的话……”

    她将猫咪抱起,并用柔软的脸颊轻轻蹭了蹭小布的脸,温柔道:

    “也是不要紧的。我会陪你出去、帮你物色一个安全的地方暂时用来工作,并会定期跟主人请假去看你。”

    夏怜星的声音真诚而治愈,这番话,不禁直接让缘小布热泪盈眶:

    “怜星姐……你也太好了吧……天底下为什么会有你这么好的人呀……呜呜……”

    “好啦好啦。”

    少女安哄着小白猫的同时,却是自嘲一笑,摇了摇猫猫头,心中轻叹:

    “我啊,连自己的事都没处理好,竟开始替别人操心起来了……哎。”

    ……

    幸运的是,事情进展得非常顺利——

    当慕青刚好走到三楼时,却见花铃已经走出了房间,并且似乎是要出门的样子。

    她立刻就抓住机会走上去问了好,还在花铃的耐心倾听下把缘小布的事情给说完了。

    得到的答复也很简单:

    “这种事不必特意来问我,直接将她安顿、等候主人回来定夺即可。”

    很明显,对这些本当是“寻花使”职责范畴内的事情,花铃毫无兴趣、也没有心情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去处理。

    只是最后的那句:

    “但记住,镜花宫并非收养院,此事下不为例。”

    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不管怎么说,缘小布的事情,总算是在灵使长的默认下被敲定并且告一段落了。此刻,慕青的心里还是送了一口气的。

    片刻后。

    看到她跟随着花铃走到楼下,夏怜星立即抱着小白猫起身:

    “花铃姐好。”

    缘小布也有样学样:

    “漂亮姐姐好。”

    通过夏怜星事先的告知,猫咪能分辨出,这位,就是能够决定她去留的“灵使长”了。但她来到天山的时间毕竟还短,对这个神秘大姐姐的性格还是完全不了解的。

    只见花铃用目光扫过白猫,并对着她打量了一息。

    在视线产生交集的那一瞬,缘小布只觉内心深处的一切都仿佛被她洞察看穿,就连灵魂都似要破体而出、毫无秘密可言!不由登时汗毛倒立,吓得猛一激灵、直接钻进了夏怜星的怀里。

    “啊,花铃姐,小布她怕生,您别在意……!”

    夏怜星见状,神色间有些慌乱地想要为猫咪说几句话。

    不过,对于这只胆小的白猫,花铃很快失去兴趣:

    “我出门一趟,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们尽量不要外出。”

    她声音淡漠,且毫不停留地径直走向大传送阵。

    “是!花铃姐。”

    慕青和夏怜星二女对视一眼,同时回应道。

    嗡——!!

    没有任何冗余的交流,随着传送阵光芒的亮起,在场众女只见灵使长就这样消失在大家的眼前。

    一时间,中央大厅里安静了片刻。

    直到缘小布最先打破这份沉寂:

    “那个大姐姐,果然好可怕喵!”

    “……确实。”

    确认灵使长已经远去之后,慕青点着头小声提醒道:

    “小布,以后你见到那个姐姐,千万别盯着她看,也不要引起她的注意,更不能多嘴,知道了吗?”

    “为什么呀!”

    小猫咪从夏怜星领口露出毛茸茸的小脑袋,十分不理解:

    “她不是也算镜花宫的灵使吗?怎么会这么恐怖……和怜星姐、飞鸟姐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

    “嗯……这个,人与人之间是不一样的,何况……

    算了,小布,你就按我说的去做就好了。”

    慕青不确定猫咪到底能不能听得懂,索性就不再多做解释。

    “那好吧。”

    小猫咪也没多问什么,只是点头表示明白。

    不过突然间,她又反应过来:

    “等等……‘以后’?欸?!慕青姐姐这么说,难道意味着,我……可以留下来了吗?!”

    “嗯,对呀。”

    小鹿笑了笑:“她同意了哦。”

    “喵——?!”

    ……

    于是,在缘小布的激动声中,夏怜星和慕青又聊了些关于她的基本事项,这时,苍岚的身影也及时从传送阵当中出现。

    “呼……我回来了。”

    最近,她很喜欢以“每日绕着幻城飞行一圈”的方式来对自己进行身体锻炼,同时也意在缓解一些生活上的压力。

    不过这一圈听起来简单,真要靠翅膀硬飞下来,恐怕需要花费正常鸟类数月的时间才行。苍岚身为苍鹰一脉最顶级的飞行冠军,仅需小半个时辰即可达到终点。

    此时,她大汗淋漓地走向长桌,并对着三女打了声招呼。

    “对了,刚刚我看到花铃姐出去了哎,她要出远门吗?”

    擦着额头上的细汗,苍岚问向几女。

    “是的,她吩咐我们最近不要出门,你在运动的时候也一定要注意安全。”慕青善意提醒道。

    “哦哦!好,我最近不出去了便是。”

    对于灵使长的指令,苍岚从来不敢违背。

    通篇阅读过《主人食谱》的她,对花铃姐的印象是佩服到五体投地的。

    在她心里,虽然从未与花铃有过什么交集,不过从其她姐妹们的口中也总是常常听说到关于灵使长的一些秘闻——

    比如,猫猫提到过的“上千套女仆制服”的事、白雪猜测过的“她似乎具有无限的时间可以无限使用”的事、姐妹们公认的“镜花宫最强初代”的事、以及慕青时常挂在嘴边的“与主人之间有着不正当关系”、“浴室里总会定期传来奇怪的声音”的事……

    总而言之,对这位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魅力、充满神秘感的初代前辈,性格直爽的苍岚是很崇拜仰慕的。

    未及她多想,只听慕青点头道:

    “话说,其实我们在讨论小布的住所问题。”

    她话锋一转,面现纠结:

    “如你所见,镜花天域二楼的房间似乎快要满了呢。而且,没有主人的同意,我们不能擅自使用新房间。”

    “我在想,要不要先把我自己的‘木灵幻境’给小布临时居住……毕竟我可以睡在风花山的洞府里面,不会影响到什么。”她将目光望向楼上,认真提出自己的建议。

    “啊……这个……”

    关于这件事的重要性,苍岚很能理解。

    自打她加入镜花宫以来,二楼的屋子就有些不够了,故她一直未能得到专属于自己的房间,而是不得不长期住在距离厨间比较近的临时客房里。

    此事,陆灵秋曾在临走前私下跟她讲过,并且问她着不着急,如果不着急的话,等他回来会尽快帮她准备好新房间。当时苍岚心知主人日理万机,哪里还敢要求些什么?便道“主人完全不必在意此事,等有空了再安排就好”……

    眼下自己的屋子还没解决,又新来了一只小猫咪……这不禁让她也感觉到挺头痛的。

    “呃……慕青前辈,我觉得因为小布而特意委屈你的话,不是很妥当。”

    毕竟每位灵使的房间都有着独特的意义,私下借给“非灵使”的存在多有不妥。所以,她只能这样委婉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缘小布也连连摇头:

    “我不能霸占慕青姐姐的房间,那样不好!”

    猫咪初来乍到,同样不想给大家带来太多麻烦和困扰。

    虽然从未像某些大人那般接受过系统的礼仪训练,但身为白猫一族的族长,缘小布对一些常识性的礼貌还是比较看重的。

    在她心里,慕青的话当然是好意,可若真的接受了,会有种“被施舍”的感觉在里面。她并不想欠下陌生姐姐的人情,故此选择了委婉拒绝。

    “唉呀,其实不必讲究那么多的啦!”

    身为有两个住所的“大户人家”,慕青此刻有些无奈。但她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硬劝。

    考虑到或许小猫咪还不熟悉环境,需要慢慢适应、与大家关系更熟络了才会接受帮助,她便转首问向其她人:

    “那那,你们说怎么办。”

    “嗯……”

    大厅内安静了片刻。

    这时,就见夏怜星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轻轻揉了揉小猫咪的耳朵,开口提议道:

    “小布,要不,我们俩先住一起吧?”

    “诶?!”

    猫咪闻言一愣。

    旋即,猫脸泛起红晕:

    “唔?!!真真……真的吗?!”

    “嗯,你愿意和我一起睡吗?”

    夏怜星抚摸着小猫的身体又问了一遍,并静静等待着她的答复。

    出乎全场人意料的是,几乎不到三息,缘小布就当场点头,神情激动道:

    “愿意!当然愿意!我最喜欢怜星姐姐了!能和怜星姐姐一起睡,当然太好了呀!”

    被抚摸着的她似是很享受这般感觉,不但小脸红扑扑的,就连猫耳、猫尾也全都竖立了起来……能明显看出,此刻她的内心里激动得很。

    闻言,夏怜星微微一笑:

    “那好哦,那就这样定下来吧。我这就就带你回房收拾一下、帮你洗个澡。”

    猫咪:“好~”

    此刻的慕青:“?”

    苍岚:“……”

    ——

    ……

    待得两只猫猫离开大厅之后,慕青才非常不解地扭头看向苍岚:

    “岚啊,我很讨厌吗??”

    “呃……”

    “为什么我那么大一个空房间她不来,反而偷腥猫随口一句‘一起睡’她就乐开了花儿?我不懂,我真的不懂啊喂!苍岚,你不要安慰我哦,你说实话,我是不是很惹人讨厌啊?!”

    苍岚:“不,不是的……茶青前辈并不讨厌。可能是因为,近族之间更能有共同语言吧……”

    慕青:“?你刚刚说什么?”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