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斗罗之开局签到老〕〔绝世唐门之牧星银〕〔务农师(疯了吧!〕〔斗罗之熊熊斗罗〕〔电竞女主播是狙神〕〔重回70年从放牧开〕〔同桌竟是我的病娇〕〔凌风李诗云〕〔万千世界许愿系统〕〔医判〕〔医路坦途〕〔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二九四章 终极考验(5.2K超大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雷界天降,狂云叠啸。

    看着身周花海突然被更大圈层的领域包裹进去,陆灵秋终于感到了一丝棘手。

    这是一片独立于天地之外的新空间——

    它由灰色雷云构成,其内弧光闪动、风暴翻涌。

    无数霹雳有如长了眼睛,以比之“花神域”更大的灵能强压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确实,要想破除“花神域”,在里面通过技巧来层层瓦解是不现实的,唯一的解决办法便是,以体量更大的灵力总值形成的新结界对之进行领域级别的冲击。

    而雷神辉光,恰恰捕捉到了陆灵秋现下最明显的、不算是弱点的弱点——

    修为未及真神。

    ……

    轰——!!!!

    ……

    一秒记住.42zw.

    白华刺目,花海消逝。

    剧烈的领域对撞,使得天空之上炸开了无数道空间裂缝——

    “这……这不可能……”

    陆灵秋神情恍惚地看着那些缓缓愈合的空间场,骇目不已。

    他的身上未受到任何实质性伤害。

    在他眼里,比“花神域”被破掉还要不可思议的事情是——

    眼前那些可以恢复的空间,意味着雷神所使神法乃是“可再生灵源”。

    ……

    “陆宫主。”

    此刻,辉光的身形已经消失,但低沉的嗓音却依然回荡于此: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

    “在此之前,我也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调查了你的身份、你的履历,以及近百年来,镜花灵使所做的,所有轰动天苍的大事。”

    在陆灵秋双目微眯中,辉光声音平静:

    “——正因如此,我才萌生了定要见见你的念头。”

    ……

    “从你步入西凉城开始,我就已提前在此设下此‘岛’。

    事实上,这片海域,即是我之‘通雷空界’的一方。

    而我‘通雷’一脉,也并非常见的金雷与磁雷。

    其真实源力,乃是雷电形成一瞬所产生的‘冲击之力’。

    换句话说,即由冲击波衍生而成的、足以短暂撕破空间的自然之力。”

    “通雷?”

    陆灵秋心头一凛,看向远处这些随时有可能爆轰而下的乌黑雷云,面露疑惑。

    按理来说,修为不到真神的程度,是很难施展出如此灵力规模的神法的,除非像自己一样,曾经就已修成过真神,尔后掉落了境界成为半神,才有几率勉强施放出来“削弱版”的神法。

    但辉光这种,类似于“直接召唤一片域外天地”的空间级神法结界,显然不是仅靠庞大的灵力总值就能成功使出来的。

    “你这些……也是可再生灵源?”

    陆灵秋直接将重点道出。

    “不错。”

    只听辉光解释道:

    “雷法虽号称太古八行中破坏力最强,但辉某的理念和夜枢那小子相近——

    我们都不愿让这片天空被毁。”

    “……”

    在陆灵秋静滞的目光当中,他继续道:

    “先前你所见之人,除茵茵外,皆是雷灵所生的幻象。”

    “而我,则可以将这些幻象视为领域来控制,就如你的‘花神域’一样。”

    他的声音顿了顿,语气当中又忽显失落:

    “陆宫主,在我动用‘通雷真言’对你进行最终测试之前,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能够知晓。”

    “你说。”

    对怪大叔印象稍微改观了的陆灵秋将体内正汇聚着的灵能稍微一缓,点了点头。

    放眼望去,能够直观的看到,此界内部阴云密布、雷鸣翻滚,地面上皆是荒沟野壑,矮倒群山。

    这里草木枯败,鸟兽无存,与“花神域”里的盎然生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环境十分令人压抑。

    只听雷神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事实上,辉某早在几千年前便可升神。”

    “……”

    “但可惜天时不利,我不得不将这唯一一次机会留给了我地渊一脉族人以及……

    耀阳。”

    他深吸了一口气,不徐不缓地将陆灵秋心中最在意的那部分内容缓缓道来:

    “想必你已知道,天元前五千年,那场终焉之战里,吾等六神于此地会面,去争夺所谓的‘祈天神珠’。”

    闻言,陆灵秋目色一凝,全神倾听。

    然而很快,他就听到了与原本猜想截然相反的讯息——

    “辉某前来参与,本意是想阻止挚友耀阳那对力量的无尽渴望。”

    “什么?!”

    ……

    “多年以来,他的心性由于‘憎恨’的扩张而变得愈发扭曲。

    ‘祈天神珠’乃是他势在必得之物,而我,则不想让他就此堕入魔道。”

    说到此处,辉光轻叹:

    “奈何半神之间斗法激烈程度难以形容,其过程中局势走向亦非我能控制。”

    ——

    “晴月那丫头对夜枢早有恋慕之心,去争夺宝珠亦是为了能求得一份常理来说根本不可能获取的爱。

    夜小子乃是百世不遇之天骄,心中只有传承与修行。为了复仇,他会选择隔绝任何外来干扰,当然完全无法察觉到晴月的心意。

    直到,她放下月神的身段儿,主动对他提出联合——”

    ……

    “陆宫主,如你所见,这片空间,即是耀阳在被他二人联合封印后,我不得不创造出来的、护他圣躯安然退走的大秘境。”

    “……”

    “当年我半步真神,修成‘通雷真咒’,可开裂天地,创造须弥。

    我本打算借此神法,将地渊族人和耀阳安顿好、不再插手外界之事,让夜枢他们四人自己处理后面的一切杂芜、承担大道为天苍带来不可避免的伤害过后的那份责任。”

    “奈何如此逆天之道,需要付出的代价于我而言亦是很难承受——”

    “一旦施展,我便需要花费千年以上的时间来蕴养调理,并且要燃损大量寿元。

    甚至,若我之身出现任何意外,这片天地便也会随我一同化为飞灰……”

    听到此处,陆灵秋眉头大皱。

    他再度打量了一遍这方末日般的空间,心中隐隐有了某种猜测。

    “陆宫主,想必以你的才思,应当一眼就看得出,辉某时日无多了吧。”

    “……”

    “我活了几千年,耗费巨量寿元建立此界,为的就是能让被封印的挚友安全度过余生、能让我之族人远离烽火硝烟。”

    说到这里,他声音低哑,语调中充满无奈:

    “没想到,几十年前,耀阳走了。”

    “?”

    陆灵秋神色间闪过一丝惊意。

    “嗯,他靠自己的精神力解开了日渐薄弱的封印,从这里逃了出去。”

    辉光心情无比沉重,艰难补充道:

    “并顺手,屠杀了几乎所有的地渊族人。”

    “为什么?”

    陆灵秋眉头大皱:“他为何会……”

    “我阻挠了他的升神大计,他对我心怀仇恨自不为过。可我地渊族人是无辜的,大家被他以太阳精火烧死、燃尽,尔后,他又以阴险手段将修为本在他之上的我击成重伤……

    地渊族人,除我之外,无一人存活。”

    “……”

    “当时,失去了升神之机的我心灰意冷。我背负着逝去族人的怨念,日夜做着噩梦,聆听着他们的痛责谩骂,只能靠编织幻象来勉强麻痹自己,以此苟活。

    在此期间,我考虑了很多。

    可我不知像耀阳那样原本正义勇武的人,到底因何性情大变,变得如此嗜血、渴望力量;

    我亦不知放弃升神之机、开辟雷界将他救回到底是对是错;

    我不知地渊一脉传承到底该怎么延续;

    我也不知自己到底还能为这片苍空做些什么。

    直到我于多年前黯然出世,得知了天下的变化——”

    “那年我无意间于大海深处发现了小金瑜,我发现她身怀元磁雷体,修习雷法的资质冠绝天下,故心生欲要收她为徒、将地渊一脉全部传承托付于她的想法……”

    说到此处,辉光的声音顿了顿:

    “可她年纪虽小,却有着自己的理想,完全不愿受制于人。”

    “她想成为妖神,想找到心中最……”

    结界外,同样侧耳倾听着的金发萝莉听到话题提及自己,赶紧指着这边的方向大喊了声:

    “你这家伙,不许说我的事!”

    陆灵秋回首望去,见她满脸通红,显然是不愿被辉光将自己儿时的小秘密说出来,不过即使不说,以他对她的了解,也能将她的心愿猜得八九不离十。

    “好吧,不过辉某当然要恭喜她,终于得偿所愿、找到了‘心中之人’。”

    “……”

    在陆灵秋若有所思当中,辉光继续讲述道:

    “当时我与她打赌,用同等修为与她比拼雷法,谁知原本半只脚迈进真神境地的我居然跟她打得有来有回……无奈下我只好使出‘盛雷杯盏’,侥幸赢得胜利。

    后来,她说我耍赖,拒不认账。辉某也并非强人所难之辈,便就此放她离去了。

    我不知她最后选择了加入镜花宫,陆宫主,对于此事,我要先向你道个歉。”

    他语气诚恳,完全不似作假。

    在了解这般隐秘历史后,陆灵秋也当然不会介怀什么,只是摆了摆手:

    “你没有欺负过她就好。毕竟之前那个小女孩形容过……”

    他将目光望向很远处守在地面上、一脸担忧之色地看着这边的雷茵茵,欲言又止。

    “啊,其实茵茵她,便是我于数年前寻得的,小金瑜的替代者了。”

    辉光的话令陆灵秋大吃一惊:

    “你说什么?金瑜的‘替代者’?”

    “嗯。”

    辉光黯然道:

    “自古以来,地渊一脉一直代表着天苍大陆上最强的雷法传承,若是在我这里断绝,实在会令辉某死难瞑目。

    所以,我不得不继续寻找能够承载这份传承的顶级天才。”

    他顿了顿:

    “茵茵的本体乃是太古圣禽——‘雷音鸟’的幼鸟,是我在这几年间打探贵宫消息时偶然遇到的妖族天骄。

    她与我定下约定,若我能帮她寻到可以繁衍后代的‘妖侣’,她便同意将我毕生所学代为传承下去,故我二人之间暂以父女相称,实则是平等的共利关系。”

    “这次将你留住,一个是辉某想要对你进行‘最终考验’,另外一个就是……呃,茵茵她,觉得陆宫主‘人不错’……”

    “……”

    说到这里,陆灵秋才终于捋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过由于信息量实在太大,他立刻明智地选择了先偷看下身后,在发现金瑜的小脸儿逐渐阴沉下来以后,他很快转移了话题,将另一些问题道出:

    “咳,辉光兄,那你先前所说‘通雷真言’,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你又从何得知我‘邪神’的身份?”

    他清楚,仅凭所谓的走访调查,是不可能轻易地认出他的邪神之身的。

    辉光口中能如此笃定,就说明他为了这次会面,必然是早已准备得十分充分才对。

    “嗯。我自打将伤养好、从秘境出来以后,第一时间便是去了西海,去寻找当年他们几位半神留下的蛛丝马迹。”

    辉光沉声道:

    “可当我去了那,才发现,当初的西海早已不是西海,天苍的天空上,亦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缝!!”

    “裂缝之下,那道灵压狂涌的结界引起了我的注意。

    它的样子从青变蓝、再由蓝变白,仿佛对应着辉某印象当中的三位故人之能。”

    “……”

    “我心中好奇,想要靠近一窥究竟。

    而这时,夜枢发现了我的存在。”

    “他从‘天夜广寒宫’出来,并见了我一面。”

    “……原来如此。”

    陆灵秋能够推测出,他们见面的时间应是自己前往西海与夜枢决斗之前。

    果听辉光又道:

    “当时,我瞧夜枢那小子竟真的成功升神,吓得不轻。

    本以为他是打算寻仇,却见他只是来邀请我去天夜广寒宫坐坐,还跟我讲了许多涉及到天苍未来之大事。”

    “那次,他跟我详述了关于四神之战,以及‘邪魔’的事情。辉某听罢,深感震撼。”

    “毕竟青溪、沐雨,和晴月,也都算是辉某所认识的为数不多的故人,得知他们纷纷为守护天苍赴死,即使是出于对责任的偿还,我也实在是……心痛难忍。”

    “夜枢说,三位在临行前,已将三大神族全部的希望都托付给了他,希望他能将这些承载着无数人类知识精华的碎片流传下去……

    可他自己,竟也打算为稳固那道结界而慷慨赴死了。”

    说到此处,辉光情绪复杂:

    “遥想我一代半神,这辈子比夜枢那小子多活了几千年,却不及他一半儿的魄力!”

    “此子因丧妻之痛修成神道,却又能为给天下人一个交代而放弃永生、追随亡妻而去!如此气魄与担当,辉某,实在佩服。”

    ……

    “时过境迁,我加快了寻找继承人的进度,因为,我也想做些什么。”

    “而就在不久前,我听闻了‘镜花出世’的消息。”

    辉光的声音似在回顾久远往事——

    “灵使出现、天生异象、仙盟联军灭亡、镜花成为天下第一隐门……等等事件,让辉某对陆宫主的真实身份更加好奇。

    直到西海一役,我于高空中的雷云里观战了全程——”

    “……!!”

    听到此处,陆灵秋骇然无比。

    要知道,当时他与夜枢的一战无比凶险,小夜为了救他燃去一命,而他自己也在那之后开启了邪咒完全体,理智全无!

    可在这样的大前提下,陆灵秋竟从始至终都未能发现有人观战!

    如果雷神欲要对他不利,其实完全可以在那时找到最佳机会对他一击必杀……

    思虑当中,只听辉光的声音再度传来:

    “当时,我听到了你对夜枢说的话,也见证了他的陨落。

    虽不知他对你说了什么,但我万万没能想到,那孩子竟会如此冒险,真的将清夜湖的传承、神法,连带着三神族的希望,通过藏于‘天夜广寒’的方式,尽数寄托在你的身上。”

    “刚刚当你使出‘神法·长夜晞’之时,我就已经看清了,他的选择。”

    话及此处,天边雷云开始翻滚剧烈!

    隆隆……

    “所以,我不得不再于此处、趁着我化为点点雷荧飘零之前,最后一次验证下陆宫主的决心。

    这,也算是辉某能为已故的几位友人设下的,最后一重保障了。”

    “……”

    听到这里,陆灵秋终于明白了这份考验所含的巨大意义。

    ——天苍仍处于危机之中,而雷神此举,亦是想在圆寂前,再确定下自己到底是不是合格的、被夜枢所认准的“天选之人”。

    若能通过此关,想必后面的许多问题,都可以从他口中问出。

    “好。”

    理清脑中思绪,陆灵秋很快就做好了心里准备,打算正面迎接即将到来的考验!

    而辉光也再次开口提醒:

    “陆宫主。吾之‘通雷真言咒’,乃辉某穷尽半生才艰难凝练出的一缕能够净化天下恶念的‘真雷精华’。”

    “此雷需得通雷结界触发,而其威能,则是根据中术者心中邪念多寡来定。”

    “‘邪念多寡’?”

    陆灵秋瞳孔一缩。

    精通开发灵法的他,从未听过威能如此弹性的灵术。甚至,连往这个方向去思考,都未曾有过。

    雷神的话,无异于为他打开了一扇新领域的大门。

    “不错。”

    只听辉光解释道:

    “你身为‘邪神’,若是心中至邪至恶,那便会理所当然地在此道下遭受到‘千倍于渡劫’级别的真雷打击。”

    “千倍……”

    “反之,你若是当真心系天下苍生,对力量、权力、财富的私欲完全处于被通雷认可的小范围内——

    那么,‘真言咒’将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

    “这……”

    “换句话说,‘通雷真言’具备独一无二的灵智,它极度客观,且不含任何冗余情感,它只会对邪恶的目标进行抹杀净化,对于心怀大善之人,则并无威能。”

    在陆灵秋无比震撼的神色中,辉光的声音一顿,沉默了三息,最终问道:

    “陆宫主,你可准备好承下此招?”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