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道圣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大英公务员〕〔天横九域〕〔报告妈咪:总裁爹〕〔我的主世界在火影〕〔刚毕业的我成了全〕〔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我真不是绝世高人〕〔傻女替嫁:夫人她〕〔视频通古今:开局〕〔灵武家族崛起〕〔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神豪:表白99次,〕〔一世战龙〕〔星际种田:指挥官〕〔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二九六章 雷鸣终将停歇。(4.4K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

    “……”

    ——

    ……

    当陆灵秋终于通过了考验之后,辉光带着几人回到了海岛幻境上的一处古朴书阁里休息。

    “陆宫主,今日之事,实在抱歉。”

    雷神有些无奈地瞟了眼已经晕倒在阁中藤床上的、浑身酥酥麻麻的小女孩儿,随后,对陆灵秋深表歉意。

    “……无妨。”

    已经落座的他端起一杯“雷语花茶”,嗅着其浓烈的香气轻啜一口,并夸赞道:

    “好茶”。

    目的是以此来缓解雷神大叔的尴尬。

    记住m.42zw.

    此刻的金瑜则是吃吃笑着,每看一眼被电晕了的雷茵茵,心里就开心得不行。

    经过这段插曲,辉光也完全可以确定,不可能是“通雷真言咒”的问题了。

    毕竟他清楚,雷音鸟除了可怖的天赋以外,最大特征就是某方面的欲望极度旺盛……

    而这种旺盛,并不会在平日里被她们表露出来,反而是会深埋于心,不让外人知晓。

    这也正是为何雷茵茵很难找到“合适的妖侣”的原因……

    一是平凡软弱的人她看不上,另一个就是能承受她这般欲望的人举世罕见。

    “咳,那个,陆宫主,咱们聊聊别的。”

    “嗯。”

    “你此番前往极西,想必是还有要事尚未完成吧?”

    重新收回思绪,辉光面露正色地看向陆灵秋问道。

    “……是的,我宫几位灵使由于施放了‘圣法’,导致身体状况实在堪忧……”

    只见陆灵秋放下茶杯,踌躇了几息,似是不知当不当讲:

    “实不相瞒,这次极西之行,便是在金瑜的提议下特意来寻找辉兄的‘大秘境’的……想着能从中寻些天地灵宝之类……没想到在西海边缘就被你给截住了……”

    “哦?还有这事?”

    辉光闻言,眼中精芒一闪。

    随后,认真听陆灵秋将水莲和沙绫的情况简要概述了下。

    “……哈哈!”

    片刻过后,听完了事情来龙去脉的他大笑一声,痛快道:

    “陆宫主怎不早说?!其实你所求之物的线索,早已在你自己手中了,根本无需这般折腾、跋涉万里来辉某这寸土不生的地方……!”

    “啊??”

    陆灵秋闻言一愣,“此言怎讲?”

    “唉,想必夜枢当时再无余力跟你说清,你不知道也属正常。”

    辉光微微一叹,指了指陆灵秋指上的灵戒——“黑忆”:

    “‘天夜广寒宫’应该是被陆宫主随身携带着吧?”

    “是的。”陆灵秋点头。

    “其实,那里面除了清夜湖的传承外,应该同时还包含了风神、雨神和月神的传承。”

    在他骤然一滞的瞳孔中,雷神继续解释:

    “你要的水行灵宝和土行灵宝,辉某即将凋零的大秘境虽然没有,但沐雨的‘天水之林’却必然是有的。”

    “?!”

    “‘天水之林’?”

    “嗯。”

    却见辉光微微抬首看向远处,似是在回想着某些古早记忆——

    “据说,那里生长着无数‘万年级’灵花灵草,它们经年累月被沐雨的‘天一圣水’滋养浇溉,有些甚至早已成精。

    当年她争夺‘祈天神珠’,即是为了让那片环境堪比贵宫‘风花山’的绝美林地不再继续由于人类的肆意妄为而腐坏下去。

    ——她想将那片人类再也难以得见的美好,永远地珍存于世。”

    “什么……?!”

    陆灵秋和金瑜二人闻言,皆是面露骇然。

    要知道,水莲的本体,即是“天一水蛇”。

    而能够使用“天一圣水”的存在……

    也只能是“完全体”的天一水蛇了。

    难道她和雨神之间,有着某些联系?

    ……

    未等多想,又听辉光道:

    “其实啊,沐雨的初衷我能理解,毕竟她和青溪立场相近——

    宁愿让人类自己去咽下毁坏环境后带来的苦果,也不想让无辜弱势的妖族群体为之承担一切。”

    辉光黯然一叹:

    “多种族的濒临灭绝、生存环境的大面积污染、修仙者城池毫不停歇的开发扩张、隐门对妖兽们无止境的屠戮和猎杀……让这两位妖族半神对人类的仇恨难用语言来形容。

    当时夜枢极力阻止,试图通过言语来说服他们不要开战,奈何在耀阳的搅合下,这场终焉之战无法避免。”

    他将真相逐一道出:

    “耀阳是为极致的力量,青溪所为守护苍空,沐雨为了林海传承,晴月为了追得挚爱。

    夜枢身为人类天骄,即使想去阻止战争,就算有我在旁牵制着耀阳,他又怎么可能光凭言语就将人与妖族那万千年来的矛盾就此抹去?”

    “……”

    这段除了辉光这名参与者外不可能再有人讲得出的绝秘历史,让陆灵秋心底的情绪波动无比剧烈,整个人坐立难安。

    是啊,人类与妖族间的矛盾,如滴水穿石,如溪汇成海——

    它们并非一日形成,也并非你杀我亲朋、我屠你全家那么简单粗暴。

    这是包含了两整个种族在内的、可以延续数代、甚至会跨越许多纪元的终极矛盾。

    同时,这也是他一直以来都试图去解决的大问题之一。

    若说六神的战争分别代表着各自族群立场的缩影,

    那么镜花宫的存在就相当于是想要将这些缩影间的矛盾和摩擦无限去融化、缩小的一种艰难尝试。

    其间复杂,难以想象。

    ——

    沉默片刻,辉光再度开口:

    “陆宫主,‘天水之林’的线索,应该就在你的‘天夜广寒’中了。另外,青溪和晴月的传承,或许亦存其中。”

    “……多谢辉光兄告知。”

    陆灵秋点了点头。

    他第一时间联想到的,便是此方空间内那被封条贴住的某间密室。

    那是他唯一没去用神念探索过的地方,或许真如雷神所说,他想要的东西就在那里。

    “嗯。”

    辉光颔首又道:

    “对了,二位不远万里来我雷岛,辉某作为东道主,不表示一下倒也说不过去……”

    只见他思索了下,随后,毫不犹豫地从腰间将那“盛雷杯盏”取出,并伸手将之摆在了陆灵秋面前。

    “???”

    “辉兄这是何意?”

    此刻,陆灵秋面露震色,依稀猜到了什么。

    而一侧的金发萝莉亦是双眼冒光,就差伸出小手跑过来抢了……

    “这样,陆宫主。小金瑜她不是喜欢这个吗?”

    只听辉光淡然笑道:

    “这‘盛雷杯盏’,就当做是辉某为茵茵的失礼行为所进行的道歉补偿吧。希望陆宫主将来能好好使用它。”

    “不、不是,辉光兄,如此大礼……”

    陆灵秋正要推辞,却见身旁萝莉早就起身冲了过来,一把就将小酒杯给抱走了:

    “拿来吧你!”

    “……金瑜!你这样不妥的!……”

    “不,没有不妥!主人,你跟他客气什么!好东西到了手里才是王道,面子什么的,管它呢?”

    金发萝莉紧紧抓着手中的精致小杯子,宝贝的不得了。

    “……”

    身为主人,面对如此场面,他只能对辉光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哈哈,无妨、无妨!陆宫主,左右辉某也时日无多了,此等至宝,倒不如留给能够实现它价值的人。”

    辉光自不介意,只是笑着看了看他和金瑜,言语之中毫无后悔之意。

    “……既然如此,那、那好吧……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陆灵秋无奈地点了点头,再次对他表示感谢。

    ……

    二人又聊了会儿,当雷神问到他要不要再在此地歇息几日时,他委婉地拒绝了。

    毕竟还要赶回去看望水莲她们,而且也不知孩子们的任务进行得如何了、有没有遇到危险,另外,关于“天水之林”的线索,他也打算尽最快的速度去搞清楚,所以完全没有时间再去耽搁。

    雷神自然对此表示理解。

    在这番深刻的交谈过后,他对陆灵秋的了解也更进一步。

    其间,陆灵秋问了他关于花神林柚木的问题,奈何他所生年代并无真神,所以没能给出什么有价值的答案,这一点对于想要找寻回忆的陆灵秋来说比较可惜。

    至于隐门六圣的事情,夜枢早在遗言中就细致讲述过了,陆灵秋能在辉光这里能够得到的信息,比之专门研究过邪魔的夜神要少很多,这一点也让他并不觉得意外。

    相比夜枢,雷神所了解的,大多都是和“耀阳”、“青溪”、“沐雨”有关的六神秘闻,二者之间对于见闻的偏好方向明显有着不小的差别……

    反过来,辉光则是问了陆灵秋关于镜花宫以及灵使的事情,在得知了圣灵殿下的部分规划和愿景后,他对于当今世界最强隐门的内部情况了解了不少,同时也对身为宫主的陆灵秋本人更加信任了。

    只不过,关于花铃等初代灵使的存在,陆灵秋完全没提。

    ……

    ——

    临别前,时间已至傍晚。

    辉光将陆灵秋二人送到了书阁正门口,有些留恋地对他们道别:

    “陆宫主,今日一别,就不知未来还有无机会再会了。”

    语气当中,能够明显感觉到些许失落之意——

    “辉某真切希望,镜花宫能够有朝一日,真的担得上天苍大陆唯一支柱的称号,护佑这方天地在时间与沧海的摧残下安然无恙,免遭外邪入侵。”

    他的声音尽显沧桑,言语之中似有所指。

    闻言,陆灵秋郑重地点了点头。

    “不知辉光兄接下来有何打算?难道真就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尝试着继续突破了吗?”

    “唉。”

    提及此事,辉光摇首一叹:

    “吾之寿元,仅剩一千。”

    “一千年?”

    陆灵秋听罢眉头一皱,极为不解:

    “辉兄,在如此漫长的岁月里,可以发生的事情无法想象。依你的修为,即使平稳修炼,再度升神的希望也是非常大的吧?”

    就见雷神摇了摇头:

    “话是如此,但辉某还有一件不得不做的事要去完成。若是现在不去,以后或许就再无机会了。”

    “?”

    想要开口追问,但却不知为何,陆灵秋脑中忽然联想到了西海之上,自己为小夜施放“分忆大法”的一幕。

    他心知,如果是自己可以知道的事情,对方早就说了。

    有些事情,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在心底做出判断和抉择。

    便无奈叹息一声,悠悠说道:

    “人生在世,确实有很多事是比‘升神’还重要的。

    辉兄,我尊重你的选择。”

    “哈哈,不愧是陆宫主。

    我想,如果你我二人早些相遇的话,我们大概也会成为挚友的。”

    辉光豪爽地笑了笑,也不再留恋什么,只是目送着缓缓祭起飞剑的二人,朝着天空拱了拱手:

    “那么,陆宫主,小金瑜,一路珍重。”

    “辉兄,保重。”

    ……

    ——

    不知过了多久。

    恍惚看着天边渐行渐远的两道身影,

    大叔怅然摇了摇首,

    并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长衫,

    尽可能使其看起来更立正一些。

    回过头来,望向床上侧躺着的雷茵茵,想道个别,却欲言又止。

    “希望你能有个好归宿吧。”

    ……

    仿佛下定了决心,他握紧了双拳,转过身去,双脚缓缓离地,似是要飞往西海天空裂缝的方向。

    可就在这时,身后突兀传来了小女孩儿冷静的声音。

    “爹爹。”

    “?”

    他身形一顿,却并未回首——

    “早就醒了吗?”

    “嗯。”

    雷茵茵坐起身、望向他的背影:

    “为什么不告诉他?”

    “什么?”

    “邪魔在天苍外部进攻结界的事。”

    “……”

    他身形一颤。

    ——

    ……

    沉默了许久,才轻呼出一口浊气,叹道:

    “告诉他,只会让他在升神以前更加心焦。你知道,在他到达真神以前,是根本无法彻底弥补这道伤痕的。”

    “可是,你也并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啊!你为何……”

    小女孩儿明显还要说些什么,但却被他打断:

    “没错。我是不能。

    但我这条命,可以再为他争取最后一段安稳修行的时间。”

    辉光声音空灵:

    “我相信以他的资质,将来必然可以承得起这份责任。我也相信即使面对死亡、面对灰飞烟灭、面对失去一切的结局——

    他仍旧会如万年前那样初心不改,不顾一切地去将那心中的‘终极宏愿’完成。”

    “……”

    “所以我做的,并非蠢事。”

    ——

    ……

    “不必难过,茵茵。

    这是‘通雷’的指引,亦是我的选择。”

    ——

    “人这一生,会面临许多选择。

    生死,及生死的方式,亦不过是其中种种而已。”

    ……

    在小女孩儿复杂的目光当中,雷神的身影渐渐飘得更高——

    “你我认识不过数年,我并未能如你所愿、帮你寻得陆宫主那般合适人选。对此,辉某深感遗憾。”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远,他的声音也再难听清:

    “——当你再难忍受孤寞,那就不必逞强,顺着内心的想法,去镜花宫找他吧。”

    “……”

    ——

    天边那道人影终于再也无法看见。

    黑夜里,不知为何,突兀地聚起了云。

    雷鸣隐现,天却无雨。

    孤岛之上,本就寥寥的行人接连化为泡影,

    卖凉月糖的青年、吆喝着各色商品的小贩,陆续消逝不见。

    仅剩小女孩紧咬着嘴唇,死死盯着夜空中某个方向,口中喃喃着:

    “你也在逞强吧。”

    ——

    “即使是神,也会固执如此吗。”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