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视频通古今:开局〕〔苟富(闲人日常指〕〔玄门第一仙〕〔林辰〕〔诸天从洛洛历险记〕〔骑砍帝国文明群星〕〔厉少宠妻入骨陆晚〕〔我真不是绝世高人〕〔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游戏:加入群聊的〕〔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复活帝国〕〔神级医婿林炎柳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三二三章 请了解我(4.1K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猫。

    这是缘小布通过“心之力”在第一时间内读到的答案。

    由于没能立刻思考到问题背后的深意,所以单从喜好上来看,陆灵秋是对白猫更有感觉的。

    当然,若是问及“感情”,那与他相交甚久的黑猫自是要排在白猫之上。

    可缘小布在看到他内心中答案的一瞬,却是误认为“陆宫主该不会对我……有那种想法吧?!”……

    这导致她也有些不太敢将真实答案告知夏怜星了。

    情况渐渐复杂。

    就在大猫猫觉得有些不对劲之时,陆灵秋终于反应过来,并在可思考时间的最后一瞬,不着痕迹地给缘小布使了个眼色!

    意想不到的是,背对着夏怜星的猫咪居然立刻会意,当下配合地点了点头:

    “视界术·开!”

    只见她像模像样地盯着他看了数息,旋即正色道:

    记住m.42zw.

    “唔嗯……果然,陆宫主更喜欢黑猫一些。”

    夏怜星:“!”

    “真的?”

    她张开小嘴,想再确认一下。

    陆灵秋及时点头承认:

    “嗯,确实。”

    “嘿嘿,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在少女终于释然不少的表情中,缘小布回身贴向她的脸颊,笑嘻嘻道:“所以先前那些都是意外啦,陆宫主他从头到尾都是喜欢着你的!怜星姐这下可以放心了!”

    “……哼。”

    夏怜星松了口气,软绵绵地缩回到被子里,小脸之上满是甜意。

    之所以问这样的问题,是因为她隐隐觉得主人很可能对白猫有着生理层面上的“难以抗拒”,这才想到要借此机会旁敲侧击一下……

    还好他心底的答案并未出现异常,这不禁让少女先前积聚的危机感顿时去了大半。

    “嗯,看来小布的能力还是非常精准的。”

    机会难得,陆灵秋很快绕过刚刚之事,颔首道:“既如此,倒也不是没有成为灵使的可能。”

    “喔哇!真的吗真的吗!!”

    “当然,这段时间你就继续留在宫内做些简单的工作,待我回来后,会详细为你安排修行计划的。”

    “这!这太好啦!!多谢陆宫主!!!”

    猫咪激动得无以言喻,一时间没能控制住情绪,下意识地就欲扑进他的怀里。

    动作做到一半,才猛然想起怜星姐还在旁边,自己不可以太放肆……便灵机一动,于白光一闪下幻化回猫形态,尔后蹑手蹑脚地踱到他身侧,用柔软身体蹭了蹭他的手臂。

    同时,不忘伸出粉软猫舌舔了舔他的手指。

    十指连心,酥麻感觉顺着手臂传导向身体各个感官,惹得陆灵秋心里痒痒的。

    他顺势抬手揉了揉她的猫耳,轻缓的力度把她舒服得喵喵直叫。

    “……”

    缘小布自以为这般暗示非常隐秘,殊不知,这套操作早就是夏怜星玩剩下的东西了。

    虽然早就料到主人会想办法让她留下,可当看到如此画面,少女心中依旧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不悦感,总觉得,他和她之间,定有猫腻。

    念及此处,她忽然开口问道:

    “主人,先前您答应我的事,还作数吧?”

    此刻,陆灵秋正陷于小布那美好的触感当中。他闻言,停下手里动作,点了点头:

    “当然作数。之前的都是误会,怜星,如果你已经想好了打算要什么,直接跟我讲就行。”

    “那好,主人。”

    少女咬了咬牙,直视着他的双眼,大胆地将心中需求提出:

    “我要你下次出行,带我一起。”

    ——

    “你说什么?”

    “我说,去‘天水之林’时,带我一起。”

    “……”

    ——

    ……

    半个时辰一晃而过。

    从紫电幻境出来时,夜色已深。

    陆灵秋反手关上房门,思绪混乱。

    “……看来怜星她是真的下定决心了啊。”

    他头疼地转向左手边,慢悠悠地走向白雪的房间。

    先前,由于自己不小心做出承诺,要满足猫猫一个“就算无礼也没关系”的要求,导致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此次同行。

    不过考虑到旅途上有可能会面临的风险,在他正色提及安全问题以后,少女竟然表示,“主人只需保护好自己就行,不用管我”……

    话虽这么说,他又怎么可能真不管她?

    “唉。”

    陆灵秋微微一叹,有些纠结。

    倒不是不想带她出门,他也明白少女的心意。

    只是这几次每次出去,几乎都会遇到渡劫级别的对手……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根据水莲的描述,“天水之林”是外人无法进入的秘境,也不存在守护神兽之类,在不用蛮力打碎结界的情况下,仅需通过“雨精”以正确的方式开启大阵,便可进入其中取得天地至宝。

    理论上,危险程度近乎于无。

    但这一切,都局限在“理论上”。

    他愁眉不展地思索着。

    心知继续想下去也没什么头绪,便只好将繁杂琐事抛却脑后,寄希望于此行一路平安。

    ——

    片刻后,他来到“雪山幻境”前。

    嗒嗒嗒。

    他轻轻抬起手,用指节敲了敲房门。

    “来啦。”

    屋内传出微小的、带有明显紧张之感的女子声线。

    嘎吱。

    门开,白雪那精心打扮过的身影俏生生出现在眼前——

    “主人,晚上好!”

    冰雾草的凛冽寒香扑面而来。

    在连廊的暗色烛光下,少女那窈窕而又含苞待放的身姿于雪色长裙中若隐若现。

    标致的脸蛋儿配以修长的大腿,再加上三代灵使中最为饱满的酥胸,让她在这静谧的夜里充满了难以言述的青涩美感。

    暧昧氛围环绕,她却拘束地微垂着首,将视线压在他的胸口处,完全不敢与他对视。

    “久等了。”

    有些被惊艳到的陆灵秋在专属于她的清凉之感中回过神来,并回应了她的招呼。

    “也、也没有很久!主人,请进!”

    白雪闻言侧过身来,恭迎的同时还不忘轻施一礼。

    “嗯。”

    他抬步进屋,与她擦身而过。

    在二者相距最短的那一霎,能够用余光瞟到她脸颊上浅浅泛着的绯红。

    “真是令人意外的体验啊……”

    他心中这般想道。

    由于一直以来总是把目光放在其她灵使的身上,导致他很少注意到少女身上某些非常吸引人的特点。

    同为人类,那种难以描述的亲近感与少女感,在其她灵使身上体现出时,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未及多想,便听她紧张地在身后说道:

    “主、主人,请坐!”

    “好。”

    陆灵秋温和一笑,随后对她的房间略作打量。

    与猫猫们充满生活气息的温馨闺房完全不同——

    眼下这里虽然也开启了“房间模式”,但能够从屋内只有大床、桌椅、梳妆台和洗浴用具的“极简主义”装饰中看得出,白雪她大概是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拼命修炼、赶进度上了……

    陆灵秋好奇地瞧了眼梳妆台。

    果不其然,还未来得及合上盖子的脂粉盒以及各种妆品陈列于上。能看得出,少女显然非常重视今晚的独处,并为此进行了用心的打扮。

    “唔,主人,那个……”

    发现他的视线方向不对,少女悄咪咪走到梳妆台前,用身体遮住身后那些物事,脸上的羞赧之色也愈发浓烈。

    陆灵秋见状收回目光,并坐到散发出一丝凉意的床沿上,随口说道:

    “别紧张,白雪。还记得我之前是怎么跟你讲的吗?”

    “嗯,主人说,要对我进行‘特训’。”

    少女声若蚊吟,回答的同时,主动将身体凑上前来。

    完全就是一副待宰羔羊的娇软模样。

    “……你先坐下。”

    “是,主人。”

    仔细观察着少女的表情,陆灵秋隐隐觉得,她跟上次见时,似乎有些不同。

    这种“不同”非常微妙,说不上是哪里的区别,但绝非简简单单的主仆之间的拘束感与太久未见的陌生感。

    数息后,少女紧张地坐在了他的身边。

    静谧夜里,能够听到,她的心跳也在随着距离的拉近而变快。

    “白雪,你的身体在发抖啊。

    我很可怕吗?”

    陆灵秋试图让她放轻松些,然而并未起到什么作用——

    “没、没有的!并不是这样!我只是不知,主人到底要怎样训练我……”

    她低下了头,用长发遮住早已紧张到极限的娇容。这般模样,倒和初次侍寝前的小夜有几分相似。

    在少女的概念里,“训练”有着两重含义。

    一重是修习灵法,就像她早就发现的、主人给夏怜星和慕青进行私底下的训练时的那种;

    二则是修习“侍奉力”。

    何为侍奉力?

    顾名思义,即“侍奉主人的能力”。

    白雪心中清清楚楚,就算是在给夏怜星和慕青特训之时,她们也定然不会跟主人保持类似眼下这般相敬如宾的关系。

    从慕青“不知因何皮肤变得越来越好”,和夏怜星“即使带着新猫回来也依然有恃无恐”这两件事中就能看出,大家都应该是从“训练”中尝到了甜头,否则断不会出现这般异常。

    善于观察的白雪通过姐妹们的一举一动,得出了相当可怕的结论——

    “训练即战场。”

    “把握不住机会,就会沦为败犬。”

    “灵使若不懂得侍奉,那便与花瓶无异。

    而主人,最不缺的就是花瓶。”

    ……

    此刻的陆灵秋当然不知道她这般复杂的想法,只是正经地说道:

    “白雪,据我了解,你除了最新修炼的《花神真诀》以外,之前还擅长太古八大传承之一的‘冬夜’灵法,对吗?”

    这件事是蓝雨柔告诉他的。

    毕竟剑宗一战,她亲眼见证了白雪以筑基修为越阶斩杀金丹期修士的一幕,也正因此事,她才在他面前力荐白雪,让少女顺利获得成为灵使的资格。

    “嗯嗯。”

    只见白雪点了点头,谦虚地补充道:

    “冬夜一脉的法术,我也只是略有小成而已。”

    “其中更为高深的法术皆掌握在母上大人手里,如果主人想要,我立刻就写信给她,让她把所有灵法抄录一遍再寄过来。”

    她抬起头,小脸之上满是认真。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陆灵秋汗颜,心说你这孩子怎么能直接把家传秘术就这么交给外人??

    不过面上却是摆了摆手,解释道:

    “你水莲姐说你擅长冰系体术,走的是灵体双修的路线,所以我在来之前有仔细思考过,打算除了指点你花神真诀之外,再教你一些体术。”

    “哎?!”

    少女闻言一怔,旋即大喜:

    “体术?”

    “嗯,就是将灵力运用到身体各部位的那些……等下,你在开心些什么?”

    陆灵秋话未说完,发现她的神情似乎比之先前更为期待了。

    就见少女面色绯红地连连点着头,软唇紧抿、身体绷紧,似在表示着“赶紧开始吧”……

    “咳,我在说正事。白雪,你要认真听。”

    “啊啊,对不起,主人。我刚刚走神了,您继续讲。”

    “……嗯,所以说,‘体术’就是需要不断锻炼肉身的强度,再结合修来的灵力、将之完美融合在一起,瞬发而出的强大招式。今天我会教你一些训练肉身的方法。”

    “嗯嗯,好的!”

    “那么,我要开始正式讲了。”

    陆灵秋清了清嗓,在脑中过了一遍繁复高深的体修原理。

    虽然自己并不擅长体术,不过记忆里存在的各种经验总结却是完全足以指导眼前少女的,至少,不会让她走太多弯路。

    然而刚要开始,却又听她忽然说道:

    “那个……主人,我有问题。”

    少女看向他的眼眸里如一泓秋水,澄澈无比。

    “你问。”

    陆灵秋眉头一皱,点了点头。

    只见少女组织了下语言,怯怯道:

    “……主人,如果您想修习一门新功法或者秘籍,就需要先了解秘籍本身,包括它的来源、创作者、副作用和大成之后的效果之类,对吧?”

    “当然。”

    他毫不犹豫地确定,并对少女为何突然要问这种奇怪问题表示不解。

    “那,如果您想制造一件灵器、灵宝,嗯……比如灵戒,就也需要事先对原料进行彻底的检查,这样才能保证打造的途中不会出现意外和差错,对吧?”

    “对啊。”

    陆灵秋一头雾水。

    “所以,要想指导某位灵使训练肉身,就需要先对被指导者的身体进行全面的了解,才能够更好的去做针对性的指导方案,对不对呀?”

    “确实啊……”

    ——

    “等一下,白雪,你脱裙子干什么??”

    “想让主人更了解我一些。”

    “啊???”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