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斗罗之开局签到老〕〔绝世唐门之牧星银〕〔务农师(疯了吧!〕〔斗罗之熊熊斗罗〕〔电竞女主播是狙神〕〔重回70年从放牧开〕〔同桌竟是我的病娇〕〔凌风李诗云〕〔万千世界许愿系统〕〔医判〕〔医路坦途〕〔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三三四章 我们的秘密(4.3K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灵使养成计划第一卷镜花天夜第三三四章我们的秘密

    ——

    “洛琳,你在干什么?!快住手……!”

    密室之内,陆灵秋惊愕地拽住那被瞬间褪掉的圣灵华服,单手将之裹回到自己身上,并用另一只手将少女那触感极软的美好身体给扶了住、向后推去。

    对于她突如其来的这般举动,他感到十分震惊。

    在他印象里,她明显不该是如此熟练且主动的少女,难道说,之前她带给自己的感觉,都是刻意营造出来的假象?

    “欸…?”

    察觉到他的抗拒,洛琳停下动作,盯着他的双眸看了数息。

    在确认了这并不是某种特殊情趣之后,她默默将自己散发着诱人奶香的娇躯从他胸前隔开,并把早已半缠在他胯间的一双雪嫩大腿放下,重新站在了他的面前。

    “我以为……陆宫主会喜欢主动一些的类型。”

    她有些失落地垂下了首,看样子竟有种被否定了的委屈之感。

    记住m.42zw.cc

    在她心里,被推开,就意味着他对自己没性趣。

    也就是说,无论比之小夜还是飞鸟,自己都是“不够格”的那一个。

    如此事实很难不让她陷入到巨大的沮丧当中,在脆弱心灵的刺激下,少女眼看着就要再度落泪。

    可她并不知晓,此时此刻,陆灵秋才是最懵的那个。

    本来,涉及到太古时期的密辛,他的脑中就已是非常凌乱了,完全处于一种急迫地想去探寻事件真相的状态下……但被少女这么一弄,他反而是断了思路,有些不知到底该如何处置她好了。

    直到听闻两滴晶莹泪珠“啪嗒”落地,并溅起一缕波纹样的灵爆……

    他才彻底被她的能力给吓到。

    “这、这是?!”

    由于处在灵爆正中心,至纯的灵华几乎是在刹那间就将他的身体淹没——

    刚在慕青那儿补充过的黑彩灵能自是不缺,然先前那些相对亏空的五行灵力、三奇灵力,却是如大江灌壶一样满溢而出!

    在这方天地下,身为圣灵的他,本就是灵源的聚合体,理应不缺任何灵力。

    但因为一直要喂养初代们,故自打苏醒以后,他就从来没体会过“全部灵力补满”的感觉。

    如今,仅是一滴落在地上的眼泪,就让他享受到了这种类似被完全填充了的久违之感,那若是直接将她……

    陆灵秋想到就做。

    只见他忽然伸出手,用拇指缓缓贴向少女依然在闪动着晶莹的眼角。

    “唔……?”

    在少女诧异的目光中,他以最温柔的力度,将一滴眼泪从她颊上拭去——

    并送入了自己的口。

    ——

    ……

    就如一大口拉丝的芝士。

    只不过其味道,是被浓缩到极致了的、十足的奶香。

    它入口即化,顺着喉咙流淌到四肢百骸,并将身体的每一处血管彻底打开。

    新的、纯粹的、圣洁的能量注入到体内,它们不掺杂一丝杂质,将原本的各色灵力同时升华——

    它们,代表着最原初的“天苍灵蕴”。

    “……”

    少女被他以如此暧昧的姿势擦掉眼泪并吃掉……还以为他是回心转意、对自己重新提起了兴趣……

    便眨了眨眼,天真问道:

    “陆宫主还要吗?我……还有很多。”

    陆灵秋尚还沉浸于被灵华涤净五脏的余韵当中,听闻少女的话,并未能第一时间做出回应。

    只见她再次将身体凑了过来,并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我的体液可以取代苦苦修炼而来的修为。如果陆宫主需要,我可以定期喂养于你。”

    “??”

    这一番话,让陆灵秋猛然回过了神,异样的感觉在心底滋生而起!

    要知道,一直以来,都是他去喂养别人,何时被这般对待过??

    就算是在慕青那儿进行的“补魔”,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算是“共同修炼”,而非单方面的反哺。

    但洛琳,却截然不同。

    身为天苍“第五相”,她有着和他一样的“原生灵蕴”。

    甚至比他还多、比他还浓郁。

    犹记初见奚飞鸟之时,陆灵秋曾从怀里掏出过一个白色小瓶儿用于进行交易,其中灌含着从自己体内榨取而出的“圣灵之华”,当时被小鸟称作“万灵琼浆”。

    事实上,在修仙界,顶阶的回灵药剂,统称为“琼浆”。而一口回复一万灵力值以上的,便是“万灵琼浆”了。

    现在,洛琳体内的“琼浆”含量可并非小数,若以数值计算,这一滴浓缩液体咽下去,可能会达到数百万计,而若是直接喝下一大口,那就要按千万去计算了……

    不过他也明白,她的体液如此宝贵,当然不能像理想状态下那样肆无忌惮地去采摘,一定是要按需取得、定时定量才行,否则大概率也是会出现和自己类似的情况——

    即先后被花铃、凭依、拉齐娜索取过后出现的极度虚弱状态。

    念及此处,他终于不再踌躇,而是直接将心中想法对她道出:

    “洛琳。你愿意帮助大家修炼吗?”

    他凝视着少女不含一丝杂质的眸子。

    “欸?”

    洛琳微微一怔,想要答应,又有些犹豫:

    “可我、我犯下的罪行……”

    “你放心,其它一切,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只要你愿意力所能及地帮那些孩子们提升下修行进度,我保证,她们绝不会为难于你。

    并且,我还会尽我所能去保护你,让你再也不用受鬼灵威胁之困扰,更不可能被其他势力的人类盯上算计。”

    陆灵秋正色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

    “陆宫主,这……真的可以吗?”

    少女眼中一亮。

    若真如他所说,只需提供“灵蕴”,便可将先前罪行一笔勾销,那也实在是太轻松了吧?

    对她人而言,或许灵源、灵脉是求之不得的东西,但对“圣麒麟”来说,这种要求几乎就只是释放一个的事……

    “好的,我答应你。”

    念及此处,她不再犹豫,直接点头表示愿意全力配合。

    “还有哦,陆宫主,除却我身体里面产出的‘灵华’,

    我还愿意将体内的灵蕴封印彻底解除,为你施放天赋圣法——。此术可大幅度提升我所在之处的灵气密度,想必能直接满足修为偏低的灵使们的日常需求。”

    “?!这种事你也能做到?!”

    陆灵秋目光火热地扶住少女的肩:

    “仔细说说。”

    “嗯!”

    见他感兴趣,少女也似是看到了赎罪的希望,主动道:

    “此法,我一生当中仅能使用四次——

    第一次用在了太古时期的中州,可惜后来的新灵脉被天空裂缝渐渐吞噬,算是白白施放了;

    第二次用在了北极以北,当时我见那些无家可归的妖族孩子们实在是太过可怜……便没忍住,使出圣法想让它们修行得更快一些……”

    陆灵秋闻言并不意外。

    他知道,身为圣相,少女心底是存有绝对的“善”的。若无先前那些巨大的误会,想必她也不可能这般痛恨人类,乃至于造成如今局面。

    只听他正色分析道:

    “所以,你现在还能使用两次,对吗?”

    “嗯,这两次机会我全都可以为陆宫主您使用。”

    “用光了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

    她顿了顿,补充道:

    “其实,还有种类似于可以让我永久、无限次获得效果的办法,不过要想实现它,实在是太过妄想了……唉。”

    似是回想起什么久远之事,少女的声音重新变得有些低落。

    “没关系,就算做不到,你也可以说出来,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万一以后遇到机会,说不定还能寻得什么解决办法。”

    陆灵秋欲图对她进行安慰,无意间,习惯性地用手去揉向她的头部——

    可触碰到的,却是那小巧可爱的黑红色羊角。

    “好的,是这样——唔……!!!”

    就在他的手指触碰到羊角那一瞬,少女彷如浑身过电般猛然将身体往前弓去、把小脸儿深深地埋进了他的胸口!同时,呼吸变得急促无比……

    这般景象吓得陆灵秋立马松开了手,以为自己是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地方:

    “呃,没事吧?洛琳?对不起,那个,我不知道……”

    他有些尴尬地举起双臂,两只手完全有种无处安放的感觉。

    “唔……没、没关系!”

    少女闷在他胸前,不敢将小脸抬起与他对视。很明显,那对儿羊角的敏感程度远超了他的想象。

    缓了片刻,只见少女依然保持这般姿势,并将语速放慢,继续解答起刚才的问题……就像是在故意转移先前的注意力——

    “当、当四相齐聚时,我便可以作为阵眼,和姐妹们一起施放出‘五灵圣法——’……

    即在一天之内将整个天苍大陆的灵气密度抬升数个级别,这个效果会随着我们五人的修为提升而增强……”

    少女说着说着,忽然一顿,有些黯然道:

    “可是,除了我和小夜之外,另外三相早已被‘始魔’劫走……如今时隔多年,想必、想必她们已是凶多吉少。”

    听到此处,陆灵秋终于明白了事情原委。

    他立刻安慰道:

    “这样,洛琳,你先别难过。

    我虽然也是那种遇事总喜欢先往最坏方向去考虑的人,但你所说的这个,是不是意味着,只要我寻到‘原初始魔’的下落,就有可能找回你的姐妹们?”

    他下意识地想要抱抱她,但念及她还不是自己的灵使,便将搂到一半的双臂于半空中放了下来。

    “唔……是的。”

    洛琳有所察觉,亦是有些羞赧地将身体缓缓从他胸前挪开。

    二人都不提先前尴尬之事。

    陆灵秋余光可见,此刻她面颊之上满是绯红。

    “咳。那个,据我了解,原初始魔修为通天,早已超越真神。想必不大可能在时间长河下就此湮灭。”

    “嗯。”少女点了点头。

    “那么这件事交给我去做。”

    陆灵秋认真道:“我会在处理好水莲的伤势后,特意帮你留意此事。”

    “唔,真的吗?”

    洛琳睁大美眸,想要再度确认:

    “陆宫主,您不但愿意抹去我的罪行,还打算帮助我寻找失散的姐妹?”

    “不是的,洛琳,你想错了。那并非‘抹去’,而只不过是换种方式去‘弥补’罢了。”

    他解释道:

    “你我之间虽有误会,但我知道你并非恶意,你的初衷,我也多少能够换位去理解。

    再者,你已经说过,愿意为镜花灵使们付出圣法的代价、帮助大家修行,而且你的能力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所以,我当然也会想要为你做些什么。”

    陆灵秋正色道:

    “你想啊,假设一切顺利,假设你的姐妹们都还活着——

    那么如果我真能想办法找到始魔、击败始魔、并将她们带回来,是否就意味着,可以在你的配合下重新点亮‘天苍之火’,让所有生灵都能够再次享受到灵力爆发、开启黄金时代的修行呢?”

    “?!”

    “这样看来,难道不是说,你我合力、变相地拯救了天下苍生么?”

    “欸——?!!”

    “所以啊,能帮助到天下生灵之事,我身为镜花宫主,又何乐而不为呢?”

    “原来是这样!”

    听到他的解释,洛琳终于抬起了清纯无暇的小脸,重新望向他的双眼。

    那炽热的目光里,似乎夹带了一丝先前不存在的别样意味。

    此刻的陆灵秋并不知道,自己的出发点与少女一直以来背负着的使命、想要实现的最大目标不谋而合。

    这种绝对意义上的灵魂知己之感,不得不让洛琳心跳加速,渐渐难以克制。

    “嗯,一旦我找到了始魔,无论你的姐妹现今是死是活,我都会将消息带回来告诉你的。”

    陆灵秋浑然不觉她的心思,只是承诺道:

    “还有,这件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是你我二人之间的秘密。”

    “秘密……”

    听闻“交易”变成了“秘密”,少女抿紧小嘴,连连点头应道:

    “好的!我、我一定会尽全力配合!无论陆宫主想要什么,我都会尽我所能去满足你!什么都可以!”

    她加重了最后几字。

    “哈哈,那好,我知道了。”

    陆灵秋笑了笑,随即想起了什么,提醒道:

    “对了,一会儿出去之后,我会跟大家这样宣布……”

    他压低了声音,在少女耳畔说了一堆“周密计划”——

    “我会先说……然后再说……如此这般……这样大家才不会觉得不满。最后我带你去找水莲,你认真向她道歉,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她听,以她的性格,定然不会为难于你的。”

    他认真地讲了许久,但少女此刻却哪里听得进去?

    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与他这般近距离接触过后、在心底萌生出的那一缕缕前所未有的躁动感上了……

    “被他摸过了角……这辈子就只能嫁给他了吧?”

    虽然还不知道“嫁”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不过少女的想法非常简单——

    只要今后能一直跟他在一起、并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就肯定不会错的吧?

    陆宫主这样念天下苍生为己任的人,呜呜……实在是太好了。

    ——小半刻的时间再度流过。

    在少女最后的恍神当中,陆灵秋的声音终于渐渐清晰起来:

    “知道了吗?洛琳?……洛琳?”

    “哎!我、我知道了!我什么都听您的!”

    她看向那俊美无双的面庞,于他有些疑惑的目光中,甜甜一笑。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