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辰〕〔斗罗之开局签到老〕〔绝世唐门之牧星银〕〔务农师(疯了吧!〕〔斗罗之熊熊斗罗〕〔电竞女主播是狙神〕〔重回70年从放牧开〕〔同桌竟是我的病娇〕〔凌风李诗云〕〔万千世界许愿系统〕〔医判〕〔医路坦途〕〔神秘之劫〕〔汉世祖〕〔直播:我能看见过〕〔养老计划从三国扩〕〔老子就是要当皇帝〕〔我真不想跟神仙打〕〔穿越之重返高中时〕〔柯学捡尸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灵使养成计划 第三四七章 幼猫的思考(4.6K二合一)
    黎明前夕,天山,镜花天域内部。

    二楼的某个房间内,一名身材玲珑的幼龄少女在柔软大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她的猫尾绒白可爱,她的脸庞清嫩娇俏。那人畜无害的模样,让人看了便会忍不住心生好感、燃起保护欲。

    “也不知怜星姐她现在在和主人干什么……”

    此刻,缘小布翻身将被子夹在两腿之间,双臂环着那原本属于夏怜星的方形抱枕,口中喃喃不已:

    “真令人羡慕啊……”

    虽然屋子暂时归她一人使用、大床也可以让她随意滚来滚去了,不过猫咪更为在意的,却是夏怜星此刻的幸福旅程。

    “如果两个人单独出门的话,一旦到了晚上,应该是会睡在一起的吧?”

    “一定是这样的吧……”

    猫咪撅着小嘴,浮想联翩。

    苍岚姐说过,“不该想的不要去想、不该奢望的也别去奢望”,然而真到了这时候……

    “唉。”

    她微微叹息一声,心绪更加凌乱。

    道理她都懂,她也知道自己应该学会满足。

    可当原本灰暗无望的生活轨迹,真的在某一天出现天翻地覆的变化之时……要想保留先前那处于绝境下无欲无求的状态,却是有些为难她了。

    与白雪、苍岚等人不同,缘小布在被救到镜花宫前,常年面对着的,都是生活资源紧缺的一种“随时可能被饿死”的状态,这自然导致了她对美好生活的渴求、以及自身的各种欲望要远超同龄人。

    就包括先前几次中无意识地接近主人的行为,这完全属于她的本能,而非刻意为之。

    “在怜星姐眼里,我肯定是只坏猫猫吧……”

    缘小布纠结地自语着:

    “也不知等主人他们回来,还能不能再和怜星姐好好相处……”

    回想起先前的失言,猫咪有些沮丧。

    她的出发点确实是什么都不想再瞒着对方,可当真相被说出口以后,夏怜星那瞬间黑下来的小脸却是让她明白了,“在感情面前,绝对的无私是不存在的”。

    在那之后,她和她之间就没怎么讲过话。

    和好之路,也成为了一大阻碍。

    “算了,还是起床吧。”

    她摇了摇首,沉默地坐起身,决定放弃睡眠。

    ……

    片刻后。

    当缘小布穿好裙子、打理好毛发、调整好精神状态,重新从房间中走出来时,洞府外部的天色已是微微泛白。

    由于时间过早,空旷的中央大厅里,并无其她灵使们的身影。就连平日里起床最早的苍岚,此刻也并不在厨间中准备早饭。

    “算算时间,现在苍岚姐应该在外面进行‘晨练’吧……”

    猫咪知道,苍岚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是要去外面飞行一圈,以此来让身体充满活力,这样才能很好地开启新一天的工作。

    按照前辈的话讲就是,“运动可以唤醒人心”。

    虽然身娇体弱、从不运动的猫咪并不太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不过她也非常尊重前辈们的喜好和习惯,并且很是羡慕。

    “如果我也善于运动就好了。”

    “不知道主人会不会喜欢我这种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儿肌肉的类型……”

    心中这样想着,她默默从储物袋中取出打扫用的工具,走向二楼最里侧的房间深处,准备提前开始打扫。

    来到镜花宫这么多天,缘小布发现,自己的工作内容非常简单——

    “将洞府打扫干净”即可。

    不过所谓的“干净”到底是多干净,却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由于主人从未规定过“每日必须打扫多久”,以及“必须干净到什么程度”,所以,要想摸鱼,那可谓是易如反掌。

    即便猫咪不会那么去做。

    她知道,在宫内,主人并不会安排谁去检查大家的工作成果,一切日常任务全都靠灵使们的自觉。身为“灵使长”的花铃姐,也无暇去管理这些小事。

    只有涉及到飞鸟前辈、朱雀前辈那种外出级别的任务,才会由主人亲自召开会议,进行归来后的工作总结。

    所以,看似繁忙的日常背后,竟是主人刻意为之的大量“自由空间”。

    钱是照给的,一分不少,甚至远超常规工作所得;

    任务是可以摸鱼的,差不多就行,甚至他还巴不得大家多休息一些……

    这不禁让猫咪每每想起,都会感到非常费解。

    他到底图什么呢?

    猫咪不知道,只能得出“主人可真是个好人”这样的结论。

    此刻,她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往二楼深处走去。

    忽听“吱呀”一声,前方某个房间的门似乎被谁打开了。

    定睛一看,见是秦诗音身着一袭长裙,背着流光溢彩的七弦琴,从“空灵幻境”中推门而出。

    见状,缘小布连忙上去打了声招呼:

    “诗音姐姐早!”

    “哦?”

    听到声音,秦诗音回过首来,对着猫咪温雅一笑:

    “是小布啊,早。”

    “嗯嗯!前辈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出门了呀?”猫咪好奇问道。

    “近日受洛琳带来的圣法影响,修为精进不少。想着要趁日出,去‘聆花台’处练习琴曲,以寻突破之机。”

    秦诗音不紧不慢地将房门关紧,缓缓朝她这边走来。

    “哇哦!这样呀!前辈可真是努力呢!”

    缘小布闻言,眯起猫瞳看了看周遭空气里弥散着的浓厚灵力,感叹道:

    “不过确实,就连我这种不懂得修炼的笨猫猫,都感觉到快要突破了呢……洛琳姐姐可真厉害啊。”

    “嗯……”却见秦诗音走到她身边,用眼神示意她小点声。

    猫咪微微一愣,随后顺着她的目光往左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白雪姐的房间门口……

    “糟了!”

    由于白雪和洛琳之间的嫌隙已经不再是秘密,所以她就算再迟钝,也能立刻反应过来,自己不该在这样的场合大声地夸赞洛琳……万一被白雪听到了,就算人家没有多余想法,以后见面时也会很尴尬。

    此刻,已跟夏怜星搞得关系很僵的猫咪吓得微一哆嗦,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并对秦诗音投以感谢提醒的目光。

    “没事的。以后多注意观察就好。”

    “嗯嗯!”猫咪连连点头。

    秦诗音与她擦身而过,淡雅的香气如其低调内敛的气质:“那我先走了哦,小布,你也忙吧。”

    “好的!”

    目送着她走下旋转楼梯,缘小布边感慨着边继续往二楼深处走去。

    “真好啊……诗音姐。”

    来到镜花宫这么久,她对秦诗音的了解并不多,且全部加起来也不过数面之缘。

    对这位宫内屈指可数的人类灵使,猫咪深感好奇。

    印象里,秦诗音除了每日雷打不动的去练琴、修炼以外,就是往返于“万灵春回阵”当中执行性质极为特殊的“陪伴任务”了。

    “主人将‘陪伴’看得很重要,所以才会在自己不在宫内时让诗音姐代而为之吗?”

    “主人现在在陪着怜星姐……有朝一日,我也可以获得他的专属陪伴吗?”

    “……唉,我真贪心啊。”

    猫咪这样想着,不觉间就走到了长廊尽头。

    ——

    二楼目前开放的房间有五间,由左到右分别是慕青、夏怜星、奚飞鸟、白雪、秦诗音的专属幻境,而余下还有几个屋子并未开放。

    陆灵秋曾言,待得从东海办完事回来以后,便会着手给苍岚、洛琳,以及未来有可能加入镜花宫的新灵使们提前准备好房间。

    当然,极有可能转正的猫咪也被算在其内。

    此刻,她决定按部就班地从最尾端的空屋门口开始打扫,暂未开放的屋子她目前还没权限进入。

    “嘿~咻~嘿~咻~”

    考虑到主人不在宫内,所以在工作时,她习惯性地摇身一变,化为那极致软萌的白色小猫,通过前爪和后腿的配合来用抹布进行高效率的擦地。

    嗒嗒嗒、嗒嗒嗒……

    从这边跑到那边几乎只需十个呼吸就可完成。

    不过要想细致一些,就需要将每一寸地板擦得光滑铮亮,最好是能映射出大厅内水晶吊灯的反光。

    在打扫的过程里,停下脚步偷听各个屋子内部的声响是她最大的乐趣。

    猫咪天性八卦好动,处在这样高雅的环境下,自然会对其她前辈和漂亮姐姐们的事感到好奇。

    在这些天里,每次路过白雪的房门时,她都会感觉到一股穿透房门的冷气。

    这说明白雪姐一直在没日没夜地修炼,而且看样子应该是又要突破了的状态。

    “真用功啊……连觉都不睡的吗……”

    猫咪擦过雪山幻境,来到天空幻境门前。

    “飞鸟姐的房间,自打主人离去那天起就再无声响了,就好像人已经不再里面了一样……”

    “灵气波动也没有,生活的动静也没有,哦对,就连饭也不吃。真是奇怪……”

    缘小布记得清清楚楚。

    毕竟她平日里除了打扫以外,还有个事情要做——

    那就是每天的早晚时分,当苍岚将食物做好时,会让她帮忙去楼上挨个儿敲门,叫大家下楼用餐。

    可是接连好几天,敲飞鸟的房门时永远是毫无回应的,不像白雪和秦诗音,即使不吃,也会礼貌地回应一句。

    现在,天空幻境中的安静程度,就像一直空着的“木灵幻境”一样。

    “哎,可能前辈是出门了吧……”

    猫咪这般猜测道。

    ……

    片刻后——

    当楼下再度响起一声嗡鸣,缘小布立刻好奇地跃到了长廊的栏杆扶手上,将视线向下方探去。

    “苍岚姐,你回来了呀!”

    只见楼下的传送阵旁,苍岚汗流浃背、双颊热红地走向厅内。

    按照以往的规律,她应该是要先去洗澡,之后再为大家准备早餐的。然而今天的她却有些不同:

    “嗯。”

    没有平时热情的回应,反而是满脸的凝重。

    “前辈,怎么了呀?”

    缘小布心思敏感,不解地追问了句:“你脸色很不好诶……发生什么了吗?”

    “嗯。外面有邪象。”

    苍岚毫不避讳地直接说道。

    “哈?邪象??”

    “嗯。”

    她停下脚步,皱眉描述了下:

    “我刚刚在外飞行时,看到整个天空忽然泛起白光。虽然仅有一瞬,但那能将时间都变得迟滞下来的窒息感却是如影随形,就好像……有什么恐怖之物在苏醒一样。”

    说到这里,她心下后怕地扶着胸口,感受着依然在狂跳的心脏,不祥预感愈发剧烈。

    “欸?!恐怖之物?这……”

    猫咪闻言一愣,完全无法想象那个画面。毕竟镜花天域的内部是完全遮光的,要想看看外界景象,还需走出传送阵才行。

    一时间,她不禁有些担忧地从楼上跑了下来,原本相对平静的情绪也被苍岚带得有些紧张了。

    “那那那……那我们怎么办呀?遇到邪象的话,是不是只要远离它们就好了?”

    猫咪想法稚嫩,说出的话也比较天真。不过,她的问题,却将苍岚从恐惧不安的状态中慢慢拉了回来——

    “不是的,小布。有些时候,就算你不去接触它们,它们也会在有朝一日通过某种途径,与你建立起因果。

    换句话说,

    很多事,光靠回避,是躲不过去的。”

    “噢噢……”

    猫咪似懂非懂。

    “嗯,总之,这段时间外界不太安生,且主人和花铃姐不在宫内,你我还是不要外出,安心呆在洞府里就好。”

    苍岚将杂念抛却,对猫咪嘱咐道。

    “好!小布不外出!小布超乖的!”猫咪连连点头。

    “行,那我先去做饭。”

    苍岚不再多留,直接走向厨间。

    “好的~”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猫咪独自一人站在长桌旁,神情有些恍惚。

    “邪象啊……”

    其实,关于“邪象”什么的,对她来说,距离还是比较遥远的。

    毕竟就算真的出现天灾人祸,在没有外人庇护的前提下,猫咪觉得自己也定然是无法逃出魔爪的。

    这点自知之明,她心里非常有数。

    此刻,她更在意的,是其她灵使们的日常。

    有人淡然处事、有人封闭自我、有人生活节奏平缓、也有人自律到极致……大家所关心之事,各不相同。

    “即使主人不在,宫里也一直在照常运转吗……”

    猫咪喃喃自语着:“看来,姐姐们都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做呢。”

    她坐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望向那天花板上那精美典雅的水晶吊灯,陷入了沉思。

    她知道,虽然镜花宫很大,灵使们也很多,但在平日里,要想见到大家一面,却是非常困难的。

    除却早晚宴偶尔会来的白雪、秦诗音以外,其她灵使们很少在这里露面。

    她能明显地感受到,有主人在时,大家是一个整体;而当主人不在时,大家则会各干各的,少有交集。

    就好像,每个前辈都在默默地较着劲、追求着什么。她们想要的、想追求的事物里,有的有交集,有的没交集。

    而那交集于一点的共通之处,缘小布早在来时便已看穿——

    “应当就是主人了吧。”

    她虽然幼小,但毕竟当过族长,对待某些问题还是可以做到抛开现象看本质的。

    此刻,她已能完全确定,镜花宫的核心,是主人。

    所有灵使的围绕点,也是主人。

    有主人,就有眼下这和睦的每一天。

    一旦没了主人,今后这里到底会发生怎样的事,都是个未知数。

    毕竟她也曾多少跟夏怜星了解过,那几位处于生物链最顶端的“初代前辈”们,似乎只有主人能够去限制……如果失去了主人,想必她们定然不会如现在这般安稳吧。

    二代的前辈们相互谦让,懂得分享;

    三代的姐姐们竞争激烈,笑里藏刀。

    就好像,谁能得到主人、通过何种方式得到主人,早就变成了所有灵使们都在不断思考的一个问题。

    “虽然我来这里是为了赚钱的,也不想再让怜星姐伤心……”

    “可是,在洛琳姐姐的圣法帮助下,我……我似乎也有机会修炼到,使用‘心转仙术’的境地吧……”

    猫咪眼中微亮:

    “那样的话,是否就可以偶尔偷偷去享受主人的关怀了呢?”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