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线人 第49章:地下黑拳
    第四十九章地下黑拳

    有些女人非常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秦暮雪就属于是这种,不过到底是谁是老鼠谁又是猫,起码到目前为止还不能轻易下结论,她的优势在于学历和智商,然而在道上混,这并非是决定性因素,我承认秦暮雪在米国的发迹史足够让人震撼,换成我是绝对做不到的,可是华夏和米国的情况不同,从小挣扎于社会最底层,这就是我的优势所在。

    秦凯离开后的第三天,森哥又把我叫到了郊区的制毒工厂里面,与上次不同,经过十几天的筹备以后,这里已经焕然一新。

    刚刚进门,我就看到了几个身穿医用白大褂的男人在试验台旁边鼓捣着什么,到处都是一番忙碌的景象,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我知道这是制作冰-毒过程中产生的气体,虽然不太好闻,但也不至于接受不了,森哥带着我来到后面的小房间,里面很阴暗,他拉开了一盏昏黄的钨丝灯,我就看见墙边摆放着几个纸壳箱,在我的注视下,森哥从里面拿出了一包类似于白糖的结晶体,放在手里掂量了两下,他一言不发的递到我面前。

    “森哥,已经搞出成品了?”

    我接过来撕开一点在手心里,毫无疑问这东西就是冰-毒了,不过我并没有像电影或者电视剧中那样用手指抹一点放在嘴里尝尝,怕上瘾是一方面,最主要我是外行人,就算尝在嘴里也不能分辨成色如何。

    “搞出来了也没用,纯度太低了。”森哥摇了摇头道。

    “现在的纯度是多少?”我问道。

    “百分之六十几。”森哥说道。

    我笑呵呵道:“也算不错了,总要给他们一点时间嘛。”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从森哥嘴里得到这样一个答案之后,我的心里还是沉了下去。

    冰-毒的制作工艺和过程虽然非常简单,这也是第二代合成毒-品的优势,不过这玩意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就制作出来的东西,要知道森哥只能算是刚刚入行而已,满打满算也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可是他已经制作出了纯度百分之六十几的成品出来,按照这种速度,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在原材料充足的条件下,符合销售条件的冰-毒就可以量产了,这对我而言无疑是一个非常坏的消息。

    说实话,其实在接到半世琉璃不允许森哥这个制毒工厂运转起来的任务后,一时半会我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来阻止他,因为就现有的情况来说,知道这里的就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如果这里出了事,我暴露的风险就会非常大。

    思来想去,我之前的想法是暂时按兵不动,等摸清楚了生产冰-毒必要的麻黄碱来源和整个销售渠道之后,我再动手也来得及,不过现在看来我

    倒是有些天真了。

    毒-品生意确实非常暴利,不过前期投入也非常巨大,只原材料就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别看森哥才生产了没几天,但这些所谓的“废品”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在不停的打水漂,森哥是个商人,他绝对会想办法尽快把自己的投入收回来。

    正当我打算询问森哥是否已经联络到国外贩毒集团的时候,岩哥带着三个男人走了进来,其中两个年龄在三十左右,身上透着一股子彪悍的气焰,一眼看上去就是亡命之徒,另外一个男人的年纪就有些大了,看上去估计有五十多岁,戴着一副文质彬彬的眼镜,浑身散发着一种书卷气。

    经过森哥的简单介绍,我得知那两个年轻人的绰号分别是浪仔和黑皮,他们两个是负责在这里看守的,至于那个中年人就让我非常意外了,这家伙的名字叫袁国荣,身份竟然是个高中化学老师。

    “小天,我和阿岩要去一趟奥城,这里的一切就正式交给你了,现在省里的禁毒专项行动还没有结束,你自己小心。”森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放心吧森哥,我知道该怎么办。”我点点头道。

    奥城是华夏国的南部沿海城市,距离莱城有六百多公里,因为是特别行政区,有很多犯罪集团把那里当作中转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森哥应该是去那里联系合作伙伴了。

    森哥离开以后,吩咐袁国荣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瞥了眼恭恭敬敬站在我旁边的浪仔和黑皮,我就询问起他们的情况来,如同我想象中的一样,这两个家伙都是心狠手辣的家伙,身上都背着好几条人命,不过相对于浪仔的敢打敢杀的野路子出身,黑皮曾经还打过黑拳,我丝毫不掩饰对这小子的兴致,问道:“黑皮,你现在还打黑拳吗?”

    “偶尔去赚点外快。”黑皮咧开嘴巴笑道。

    也难怪这小子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得意,在道上混,打黑拳出身可是一种实力的象征,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胆子签了生死状站在擂台上,起码我是不会闲着没事去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我不希望阿华走上歪路,无论是走私文物也好还是这个制毒工厂也罢,反正我手下没什么值得相信的人,去打黑拳的地方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收获,眼瞅着夜幕已经降临,碧海云天和纸醉金迷又不用我-操心,索性就说道:“走,带我去你经常打黑拳的地方看看!”

    ……

    ……

    在当下这个嫌贫爱富已经逐渐浮夸的社会,有白领在抱怨自己经常加班还拿不到多少工资,有工人麻木的在流水线上不停的重复同一个动作,更有自诩为郁郁不得志的人在感慨自己为什么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可是他们也许从

    来都没有想过,几乎在每个繁华的城市里,都存在那么一群有今天很可能没有明天的人在苟延残喘着。

    冷血,杀戮,每一次站在擂台上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在赌命,稍有不慎便是非死即残,周围的观众不会对他们有任何怜悯,胜利者固然可以接受狂热的欢呼,然而对于失败者来说,哪怕就是侥幸活着,他们今后的生活也多半是暗无天日了。

    其实在我没当上大哥之前,我也不是没有跟着森哥去看过地下黑拳,关键是我当初只是个小跟班儿的,去那也只是为了看看热闹,如果不是见到黑皮进而临时起意,我潜意识里已经忽略了这种地方的存在。

    把车子交给黑皮,坐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了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载着我来到了一个羽毛球馆内,当然这只是白天的掩护,到了晚上,这里就变成了另一番景象。

    场地的中间已经拉起了一个擂台,在人声鼎沸的嚎叫声中,聚光灯下已经有两个人开始了决斗,虽然已经不同程度挂了彩,可是我却兴趣缺缺,因为这只是开胃菜而已,实力非常一般,真正厉害的家伙才不会这么早就出场。

    寻了一个靠前的位置,我问道:“黑皮,这是谁的场子?”

    黑皮说道:“卢员外的场子,还可以押注,小天哥要不要耍两把?”

    “一会看心情吧。”我随口说道,如果不是卢员外的地盘,说不定我还真会心血来潮花点小钱碰运气,不过换成这家伙就算了,我这个人可没那么大肚。

    谁让卢员外当初拿我和张玄的决斗开外围,他又是出了名的奸诈,我还没傻到白白给他送钱的地步。

    黑拳没有电视上转播拳击那样还有十二个回合的限制,只要倒地的一方不肯认输,哪怕就是被打死都没人制止,相反还会引起周围观众一阵“杀死他”的呐喊,就像被打了鸡血一般,旁观者很容易被那种狂热的气氛所感染。

    今晚前三场的水平非常一般,不止是我,就连黑皮都直打哈欠。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自从跟了岩哥学几手功夫之后,就好像玄幻小说里面境界高的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感知境界低的人是什么修为,虽然黑皮的手里也有好几条人命,不过我倒是有种直觉,假如和这家伙对上,我敢说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正觉得无聊的时候,伴随着主持人的出场,又有两个人站在了擂台上,让我微微诧异的是,其中的一个人我竟然认识。

    “黑皮,你先回去吧。”我突然开口说道。

    “嗯?哦,好的,那小天哥你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我都发话了,黑皮也只能起身离开。

    主持人在介绍完了对战双方以后,伴随着一声铃响,场上的决斗

    就算是开始了,不过两个人的水平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我认识的那个家伙完全处于劣势,在对手狂风暴雨的攻击下,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他就被逼到了角落里,拳头如雨点一样砸在他的身上。

    本以为他会就此认输,因为在我看来他的挣扎毫无意义,虽然蜷缩身子护住了要害部位,但在这种实力悬殊的情况下,他的落败只是时间问题,然而他却咬着牙死死坚持着,脸上写满了不甘和愤恨,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当年跪在王雪琪面前苦苦哀求的自己。

    直觉告诉我,他来这里打黑拳是有原因的。

    缓缓站起身来走到擂台边,我声音平静的对他说道:“认输吧,现在……还来得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