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种田:首辅家的小娇娘 第62章 赵九重
    他,是证人?

    惊讶间,却听蒋大力开了口:“大人,我那日确确实实看见全叔跟秦姑娘拉拉扯扯,当时,小的还听见了‘扑通’一声,像是落水的声音,我本想过去看看,结果却发现岸边已经没了人,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也就没当一回事儿。”

    蒋大力说着,又是愧疚的看了全叔一眼,有些抱歉道:“全叔,你可不能怪我,我也是有什么说什么,我蒋大力从来都不会说谎的。”

    “如此说来,当日蒋大力听见的,应该就是张全将秦雨柔推下水的声音?”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自公堂上传来,林香草朝着公堂上看了去,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这,这人可不就是她昨日救过的美男子吗?真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是赵县的知县赵九重!

    如今看他稳稳的坐在高堂上,想来,他应该是没事儿了吧。

    惊讶中,忽听惊堂木一响,赵九重微沉着声音问道:“杀害秦雨柔一条性命,张全,你可认罪?”

    “我确实在河边看到过秦姑娘,只不过,我并没有推她下水。”全叔沉沉开口,知县大人连忙追问:“你说你没有推他下水,你有什么证据,有什么人看到了?”

    “没有人······”全叔顿了顿,颇有些百口莫辩的无力感。

    只是,他这声音刚刚声音落下不久,霎时间,林香草背后那些看堂审的人,又纷纷的议论了起来。

    “赵大人怎么可能相信他的话,没有推人下水?骗鬼呢。我早就觉得这张全邪门的很,撞见了就要倒血霉,看吧,还是个杀人犯。”

    很快,又有人小声附和:“是啊,是啊,听说那秦姑娘一直就住在咱们赵大人府上,还是赵大人的亲戚呢,这回,赵大人是不会放过这扫把星了,谁让他贪图美色!呸,活该!”

    林香草眉头一皱,回头朝着身后嚼舌根的两个妇人看了去:“案子还没有查清楚,你们这些话是不是过分了点。”

    “过分?”那妇人就要争个理,谁知道,惊堂木又是一响,高堂上立马有几个捕快站了过来,满脸严肃:“大人在断案,尔等莫要出言打扰!”

    终于,周遭都安静下来了。

    知县大人,也就是众人口中的赵大人终是将目光转向了蒋大力。

    “蒋大力,你该知道,给人作伪证,形同包庇真凶,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蒋大力连忙摆手:“赵大人,我如何敢,这赵县谁人不知道我蒋大力是个不会说谎的,我要不是因为天生不会说谎,我怎么可能把全叔给供出来。”

    如今,蒋大力一口咬定了看见全叔行凶,偏偏,仵作三两天都不一定赶得过来,而全叔又找不到证人,这些对全叔都是十分不利的。

    林香草怕时间不等人,连忙站了出来:“大人,不如让张全先想想有没有证人,我们先问问秦姑娘,这死了的人,是绝对不会说谎的。”

    “你是谁!”还没有走过去,立马有两个捕快站出来,挡了她的去路。

    “赵大人,鄙人姓林,是一个仵作。”林香草还真怕赵九重认出她来,所以目光就朝着周遭环视,却没想到,竟对上了冯谦的目光!

    他怎么会在这里?林香草一愣,见他面色十分惨白,一副痛苦模样,又想起之前那些人提过,死了的人,似乎是叫秦雨柔!

    也就是冯谦的妹妹,她曾经救过的那个姑娘!

    “你!”冯谦似乎也认出了她,眸眼里多了一丝异样。

    林香草知道,在这种时候,还不是劝慰冯谦,同他一起缅怀亡人的时候,连昂你扭头,又继续道:“赵大人,你应该知道,秦姑娘的尸体已经在水里泡了三四天了,如今天气渐热,若是再不验尸,只怕到时候,一切证据都没了。”

    “你说你是仵作,你就是仵作,我看你不会是别有用心吧。”一道声音忽然想起,林香草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是冯谦身旁的一个中年男人,看装扮,应该就是秦小姐的爹了。

    因为秦雨柔的娘刚死了不久,在这赵县,她也只有他爹和他哥这两个最亲近的人了。

    林香草快步走到冯谦面前,垂头,低声道:“冯公子,不知道你可否相信我,我是有意要帮你的。”

    耳旁并没有回应,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冯谦呼了一口气,淡淡的朝着朝堂中道:“让她进来,她是仵作。”

    林香草知道,冯谦是认出了她,而且,如今,他是因为相信她,所以,才愿意给这一个机会。

    林香草抬头,冲着冯谦点了点头,此时,身后又传来了赵九重的声音了:“既然是仵作,那就劳烦你先验验尸体。”

    “是,大人。”林香草垂头,应了一声,这就朝着堂中央被白布盖住的尸体走去。

    刚一走近,她蹲在地上,缓缓地揭开了,这才发现白布之下的女子早就被水浸泡上的面具全非了,林香草将整个白布去掉,仅仅只能从对方的衣着和打扮上看到一丝和秦雨柔相似的信息。

    林香草忍不住皱了皱眉,问道:“不知大家凭何认为这就是秦小姐?”

    “因为,雨柔手上的镯子是我娘留给她的,她一直带在身上,从来没有取下来过。”冯谦红着眼说了一句,他似是哭过,嗓音干瘪的很,像是弦被人拉断后的声音一般,艰难而低沉。

    林香草朝他点了点头,这就尝试着伸手去掰对方的嘴,这时,只听高堂上‘呕’的一声,赵九重埋头吐了一地。

    再抬头时,赵大人的面色已经少了几分红润,呈现出一片菜色。

    ······

    林香草真心怀疑昨晚上那个被人追捕的男人是不是眼前的知县大人了,因为,他吐的样子,还真是——菜!

    “大人?”钟凤担忧的唤了一声,众人都是惊讶,实在是没有想到,在这高堂中,第一个吐出来的,竟然是赵大人。

    甚至于,在公堂外,还有小孩儿的嘲笑声,虽然,这少年公子,颇有才华,年纪轻轻就当了县太爷,可谓是羡煞旁人。

    但这才刚刚看到尸体就吐成了这样,往后,还能如何为赵县的百姓查案谋福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