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种田:首辅家的小娇娘 第7章 照黄鳝
    林小山咽了一口口水,显然是饿的不轻。

    林香草将豁口碗放在了地上,轻声道:“这东西不能吃,你何时见她给过咱们吃过白面馒头,上面那么清楚的牙印,摆明是别人咬过的,指不定落在了什么不干净的地方,这才给咱们的。”

    林小山不舍的将目光从白面馒头上挪开,这又看向林香草:“阿姐,我饿。”

    林香草哪儿能不知道他饿,她此时也是饿的不行了。

    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轻声哄道:“等他们一走,我就出去给你煮野鸡蛋去,给你煮两个。”

    林小山眼睛一亮,认真想了想,又连忙摇头:“还是煮一个吧,咱们晚上还得吃。”

    林香草笑了笑,没再说话。待林家人下地的下地,出门的出门后,林香草这才偷偷的拿了六个野鸡蛋出去。

    林小山跟着出来生了火,林香草舀了一瓢水在锅里,这就到一旁去洗地皮菜。等地皮菜洗好了之后,锅里的水也开了。

    她将地皮菜放在锅里,四下看了一阵,见着没人,这才悄悄的将野鸡蛋下了锅。

    煮了一阵,她又打了冷水,将蛋盛在了冷水里面,交给林小山,让他先端回去,自己则端着锅里煮好的地皮汤,跟在他身后。

    待姐弟两回了屋,林香草将地皮汤摆在木板上,这才刚坐下来,门外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林香草和林小山对视了一眼,都默契的将野鸡蛋藏了起来,很快,来人进了屋,竟是阮氏。

    “香草,煮的什么,真香。”阮氏一路进了屋,林小山已经迎上去了:“二舅妈,我阿姐煮了地皮汤呢,可香了,你快过来尝尝吧。”

    林香草从林小山的动作当中, 也看的出来,阮氏平日里对他是很不错的。

    “小山舒服一些了?”阮氏揉了揉林小山的脑袋瓜子,一边又冲林香草悄声道:“他二舅就在镇上,若是还不舒服,你不妨悄悄带小山去找他二舅帮帮忙。”

    她的二舅叫林有田,是个老实人,常年在镇上务工,赚的钱却全部交给了陈婆子,除此之外,还没少被陈婆子怂恿着打阮氏。

    林香草也琢磨不透,阮氏到底是为了什么,竟在这个家中任劳任怨到这个地步。

    摇着头,林香草似又想到了什么一般,这就摸了两个野鸡蛋出来,递给阮氏。

    “小山给二舅母盛地皮汤。”一边的林小山也盛了一碗地皮汤,递给了阮氏。

    阮氏瞧着,连忙推拒:“不了,不了,我吃过饭了,我是来拿灯盏的,长朔昨夜打更回来就走的黑路,若不是半道上遇上了村里有人灌秧田,那块破路还不知道要怎样走。”

    灌秧田?那不是可以照黄鳝了!

    要知道,黄鳝正是这个季节繁衍最旺的时候,这个时代没有农药化肥,秧田里肯定一抓一个准。

    林香草想了想,脑子里忽然有了一个主意,立马道:“李长。”

    眼看着就要喊出李长朔的名字,林香草连忙改口:“长朔哥晚上多久回来,我还想借用二舅母这灯盏一日,不如,晚上我去接长朔哥。”

    阮氏听了这话,顿时一惊,连忙摆手:“做不得,做不得,姑娘家半夜出什么门子,你若是要用,我就跟长朔说一声就是,终归在别处借来用用,也不难。”

    林香草一听,顿觉感动,连忙又将野鸡蛋往阮氏怀里塞:“二舅母,昨晚你......大恩不言谢,你尝尝这蛋,可好吃了。”

    阮氏哪儿肯吃这蛋,顿时摆手:“你和小山还在长身体,你们多吃一点,别管我。”

    林香草塞不过去,之后又和阮氏闲聊了几句。

    吹过饭,阮氏也走了,林香草开始筹划着晚上照黄鳝这个大计。

    在跟林小山商量好后,姐弟两宰了猪草,又休息一阵。眼看着天黑沉了,林家人都休息后,姐弟两就偷偷的揣上晌午剩的三个野鸡蛋,拿着灯盏和破瓷罐子出了门。

    林家村本就是以种庄稼为主,刚刚出了村口,一片又一片的秧田就浮现在了面前,林香草在种着树的坡上取了两根木棍,准备用来夹黄鳝,一面又教着林小山如何给自己点灯。

    准备工作妥当之后,姐弟两径直的朝着田坎上走,待寻了一块刚灌满水的秧田,两人停了下来,林小山赶忙给她照好灯火。

    她冲林小山递了一个夸赞的眼神,很快就看见有一只黄鳝从洞口里钻了出来,笔直的横在水中央,像是在挑衅着他们一般。

    林香草赶忙用棍子夹着黄鳝一扯,将黄鳝从洞口里夹了出来,顺势放在了破瓷罐里,接着又去夹第二只。

    林小山看的目瞪口呆,他什么时候见过自家阿姐这样啊,想说话,又怕打扰了满脸认真的林香草,只能闭着小嘴巴,一动不动的盯着秧田看。

    姐弟两忙碌完已经是后半夜了,期间林小山回去倒了三回黄鳝,实在是因为黄鳝太多,而他们手上的破罐子根本不够装的的缘故。

    待两人回了院里,就看到李长朔正跪在院子中央,周遭屋子里的灯火已经熄灭完了,林香草只道李长朔又犯错,惹了陈婆子不快。

    正要从旁边经过,却感觉到李长朔那阴冷的目光直直的朝着她望了过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林香草身子一抖。

    这人不会怀恨在心,还想对他们不利吧?

    她和小山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主儿,要是这人当真想将他们怎么样?

    越发想到后面,林香草忍不住打了一个冷哆嗦,急急忙忙的拉着林小山往屋里走。

    刚回屋,林香草立马叮嘱林小山:“小山,答应阿姐,往后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离李长朔远一点。”

    倒不是她小人之心,实在是因为本尊以前害李长朔不浅,她怕遭报复!

    “阿姐·····”身后传来了林小山绵长的叫声,林香草回头,林小山早已经扑到她的脚边:“阿姐,其实我之前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了,是长朔哥昧了自己打更的工钱,阿婆发现了,很是生气,这才让长朔哥罚跪的。”

    果然······

    “阿婆本是不知道的,只是发现二舅母房里的油灯是新的,跟二舅母一问,这才将话套了出来。阿婆十分生气,没收了油灯,连着二舅母给给长朔哥做的新鞋子,也一并收了!长朔哥以后只怕要打光脚了。”林小山声音低落,显然是不想看到李长朔受苦。

    买油灯?难道是阮氏没有告诉李长朔油灯在自己这里!

    虽不知道情况,但一种负疚之感,油然而生。

    她想做点什么,但过了良久,终是叹了一口气,李长朔这人总是生人勿近的样子,只怕她有机会帮他,他也只会以为她想落井下石吧。

    一夜无眠,第二日早起,李长朔已经不再院子里了。

    林香草那悬着的心总算是好受了一些, 将黄鳝装好,林小山偷偷的开了院门,两人径直朝着镇上走去。去镇上的路,林香草还是记得的,因为地里的瓜熟果子熟的时候,陈婆子没少让她充当苦力,让她帮忙背东西到镇上去!

    这路程并不算远,但也不是特别近,她腿脚不方便,只怕去晚了,黄鳝卖不完,这才一路赶着脚程。

    等到集市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