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甜妻:禁欲总裁惹不得 第222章 我喜欢你
    在他愣住的那短短的一瞬,舒迎夏已经接过他手中的纽扣,解了开来,又动作轻柔的挽了上去。

    只见那原先健康微白一点的手臂,已经红了一片,看来正是被热粥烫到的地舒。

    半晌后,舒迎夏低低的说道:“对不起……”

    听着她声音有些异样,秦华晖沉声道:“抬起头来。”

    他的话音落下去后,面前的小女人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始终的低垂着头。

    秦华晖失去了耐心,那只没受伤的手直接捏住了她的脸颊,让她抬起头来与自己对视,却在看到那湿润泛红的眼眶时微微愣住,声音隐约有些惊讶,“你哭了?”

    “对不起,你是替我挡粥才会受伤的。”舒迎夏擦擦那快要溢出来的眼泪,开口说着。

    红润的嘴唇微微张着,泛着点点光泽,卷长的睫毛上还沾着些许的泪水,看起来颇有一种楚楚动人的感觉。

    一时之间,卧室里竟有些安静了下来。

    半晌后,秦华晖收回手,缓缓的开口:“她毕竟是我后妈。”

    “我知道。”所以今天白天,不管秦伯母说什么冷嘲热讽的话,她都听完就忘掉。

    “只是轻微的烫伤,没什么事。”秦华晖见她还一直看着自己那红起来的手臂,毫不在意的开口,他什么场面没经历过,这一点点烫伤与他之前受过的伤,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他丝毫未曾看在眼里。

    而且他之前是个医生。

    “哦。”舒迎夏点头应着,忽然想起一件事,她起身来到浴室,随手拿起一块毛巾浸湿了凉水,拧了拧。

    “热粥的一些污渍需要清理,待会处理烫伤的时候也容易一些。”察觉到秦华晖那探究的视线后,她缓缓的说着,还不忘放轻了动作,小心翼翼的用毛巾擦拭着汤渍。

    秦华晖微垂下眼眸,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五官并不是多么的出众,气质也没有那么的出色,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的感觉。

    一时之间,卧室里有些安静,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温馨感觉。

    专心擦拭汤渍的舒迎夏并没有感觉到他的视线,终于处理好以后,她抬头就撞入了那一潭犹如深渊般的眸色中,一时间险些忘了反应。

    “我,我脸上有东西吗?”舒迎夏还以为自己的脸上沾了什么东西,下意识的摸了摸。

    舒迎夏刚把手放下,就只觉眼前一道阴影袭过,鼻尖处传来了一阵淡淡的檀香味。

    “怎么了?”舒迎夏抬起头看向刚刚伸手的人,疑惑的问着。

    秦华晖抬起手,举到舒迎夏的面前,手中赫然出现了一个玉米粒,想来是刚刚从热粥中蹦出来的。

    “谢谢你……”舒迎夏连忙道谢,她刚想起来小云去拿医药箱去了,起身就要下楼,就听传来一阵敲门声。

    小云拿着医药箱神色匆匆的走了进来,“少爷,你没事吧?”

    “没事。”秦华晖沉声应着。

    一旁的舒迎夏从小云的手中接过医药箱,翻找了一会儿找出了专门治烫伤的药膏,轻轻的替秦华晖涂抹着。

    额间散落下来的碎发随着她的动作不时的摇晃着,触碰着坚硬的手臂带来一阵痒意,秦华晖不禁伸手将她的头发挽在耳后,如此一来才舒服了许多。

    专心涂抹药膏的舒迎夏并没有察觉出来有什么不对劲,一旁站着的小云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了。

    “那个少爷,夏夏,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啊。”小云说完,不等少爷和夏夏反应,就连忙出去了。见舒迎夏拿出纱布,秦华晖挑眉问道:“你以前学过包扎?”

    他记得,她的专业并不是这个。

    “没学过,但我看别人包扎过。你放心好了,我手很巧的。”舒迎夏摇摇头,像是知道秦华晖在顾忌什么一样,她缓缓的开口说着。

    原来,他把一切都忘了……

    难怪,如此疏离。

    半晌后,裹完了一层纱布,确定处理的很好了之后,舒迎夏这才松了一口气,举起他的手让他看看,“你看,我没说错吧,这伤口包扎的还不错。”

    说完之后,她开始整理医药箱。

    秦华晖垂眸看去,就见手臂上包裹着的纱布最后竟然还绕了一个蝴蝶结,与他身上凌然高冷的气势相比,显的很是突兀。

    “等明天早晨再涂一遍药膏,应该就没有什么事了。”舒迎夏嘱咐着,见他一直盯着自己刚刚包扎过的纱布,她有些疑惑,“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秦华晖那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他收回了手。

    “哦。”舒迎夏点点头。

    与卧室里轻松些的气氛相比,客厅里的气氛安静的压抑,小云来到客厅,就见夫人正保持着她刚刚离开的那个姿势坐在原地。

    双眼有些涣散的秦母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像是恍然间老了好几岁一样,嘴角紧紧的抿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小云的声音在客厅内响起,打断了秦母的思绪,秦母回过神来以后,精神瞬间恢复,她开口问道:“华辉他怎么样了?”

    “我刚刚上楼看了,少爷只是轻微的烫伤,已经抹了药用纱布包扎起来了。”小云隐瞒了一部分的内容说着。

    现在夫人还讨厌着夏夏,如果她将卧室里的事情如实的说了以后,可能会给夏夏带来麻烦的。

    秦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注意多照顾着华辉。将这里收拾收拾,我休息去了。”

    刚刚经历了那种场景,她也有些累了。

    “是,夫人。”

    这一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没有人放在心上。

    天刚一放亮,舒迎夏就醒了过来,身边的床铺已经空了,想来是秦华晖早就起了。

    心里还想着他伤口的事情,舒迎夏换上衣服,稍稍整理了一下就下楼了。

    等她出现在客厅时,才得知秦华晖早就上班去了。

    “夏夏,你不用担心了,就放心吧,我替少爷处理过了伤口。”看出舒迎夏心中所想,小云解释着。

    “那就好。”舒迎夏点头应着,颇有些无聊的在客厅里扫了一圈,这才忽然想起,自己还没询问秦华晖关于她继续上班的事情。

    看来,只能再等秦华晖下班以后,她再问了。

    不知道是因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是什么原因,秦母都待在卧室里,很少出来,也就是中午的时候,她出门了一趟。

    a市某家装潢精美的港上茶餐厅,门口停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车辆,其中不乏一些名贵的车辆。

    来往的服务生态度很是恭敬,动作也很是干净利落。

    一位衣着打扮一看就价格不菲的女人推门而入,虽然戴着一副墨镜,但仍能从举手投足之间看出女人气质极佳。

    一时之间,茶餐厅的客人不禁移过去了视线。

    服务员早就在女人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见她了,很快的就迎了上去,“请问这位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订两个位子。”青春靓丽的女人缓缓开口,声音也很清脆悦耳。

    墨镜下的妆容很是精致,正是前一段时间约舒迎夏出去见面,却被拒绝了的杜小乔。

    “好的,请你随我来。”服务员招手。

    没过多久,这间港上茶餐厅又来了一位保养得宜的中年夫人,正是秦母。

    一路由服务员带着来了二楼的一处包厢,秦母推开门走了进去,就见已经摘了墨镜的杜小乔极其乖巧的坐在那里等她。

    “小乔,你打电话叫我来干什么?”秦母问道,她一直待在别墅,心中因为舒迎夏而起的怒意还没消呢,就接到了杜小乔约她见面的电话。

    “伯母,天气干燥,您先喝杯茶,润润喉。”杜小乔轻笑一声,端着一杯温热的茶水递了过去。

    “还是小乔懂事,哪像那个女人,一点也不识抬举!”秦母说着,接过了茶水。

    “伯母,听你这么说,舒迎夏那个女人又给你惹麻烦了?”

    原本秦母的心中就有气,杜小乔这么一询问,昨天晚上的记忆回笼,她就更加的气愤了,重重的将茶杯放在桌子上,仅抿了一口的茶水几乎要从杯子里溅出来了。

    “别提那个女人了,烦心!”秦母处在怒意中,语气未免有些不善。

    “是,伯母你消消气,我不提了。”杜小乔很会看人眼色,就只字不提舒迎夏的名字。

    “伯母,听说,秦妈妈明天就回来了?”杜小乔试探性的问着。

    “嗯,老夫人在欧洲调养了一段时间身子,想回来看看她的亲重孙!” 眸中闪过的一抹妒意一晃而过,杜小乔不动声色的说道:“华辉那么多年不近女色,这倘若秦妈妈回来了,看中了舒迎夏,这舒迎夏可就要一直在秦家待下去了啊。”

    “哼,我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出现在我面前碍眼的!”秦母冷哼一声,她根本就看不上舒迎夏那样的下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