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萌宝甜妻:禁欲总裁惹不得 第1章 颜面扫地
    “叮——”电梯在二十一楼停下,安晓昔眨着无害单纯的大眼,深吸口气,向四处望去。

    “2506”她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一边寻找一边张望着。

    今天,是她的生日,与她相恋2年的未婚夫林浩辰今天要回来,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约她来这边的房间见面。

    “哦!这里……”安晓昔在一个房间停下。

    她站在酒店房门口,熟悉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出来。

    难道他已经到了?

    安晓昔有些激动,扶着胸口,想要平复下激动的内心。

    才走近一点,她便下意识皱眉。

    男人和女人交织发出的声音,让她下意识攥紧了拳。

    她给自己打气,一定是幻听了。

    今天可是她的生日,哪会有这么可笑的事情发生!

    娇媚的女人开口,“辰哥哥,我比我姐强多了吧。”

    顿时,安晓昔的脑子仿佛被雷劈到,瞬间一片空白,身子也一阵哆嗦。

    男人喘息的声音进入她的耳膜,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怎么擦都止不住。

    床上的人,是她的妹妹安晓月和她的未婚夫林浩辰!

    他们,怎么会?还是在她的面前做这种事情!

    带着满腔愤怒和失望,安晓昔猛地推开了房门,把房卡重重的往床上一砸,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安晓昔,你有病吧!”安晓月对着她怒吼,脸上没有丝毫羞愧之心。

    “浩辰,你打电话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们的奸情吗?这就是你的惊喜?”她抬头看向情欲还未消退的男子,想要一个解释。

    “你不会真以为我喜欢你吧?我若不是占着你有几分姿色,早就退婚了!”林浩辰趾高气扬开口。

    说完还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妹妹安晓月的脸!

    那一刻,安晓昔仿佛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她很想上前给他们一人一巴掌,可她还是罢手了,难不成让他们看她的笑话吗?

    “很好,非常好,你们会遭到报应的!”

    她决绝转身,离开了那个背叛他的男人。

    “呵,报应?安晓昔,你还是先保护好你自己吧!”安晓月嚣张跋扈的声音从门后传来,尤为刺耳。

    但才出房门走了几步,后脑勺就被敲得生疼,回头,只见一个黑衣人捂住她的嘴,迫使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你要怪,就怪你的好妹妹,我们只是拿钱办事。”

    妹妹……

    安晓昔很快两眼发黑,昏了过去。

    半夜迷迷糊糊被热意惊醒,只觉得热的异常……

    浑身仿若被赤红色的高温岩浆不断灼烧一般,流入火烧火燎的心里,难受地快要令人窒息。

    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细细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渗出,好似每移动一下都是巨大的折磨。

    她想要大喊救命,可是,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

    因为药物的关系,只觉得身体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

    一滴汗水滴落在她的脸上,让她滚烫的脸蛋,有了一丝冰凉的触觉,出于求生的本能,她伸出了手……

    “求……求求你,救救我。”

    “你可别后悔。”

    她本是应该排斥的,男人身上的气味却该死的好闻,好似熟悉的很。本应抗拒,却被热意冲昏了大脑,突然浑身一凉,身上轻柔的被子被人用力扯开,接着,一个重重的身子就向她压了过来。

    安晓昔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

    睁开眼,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

    房门不知何时被推开,露出她的未婚夫阴沉的脸。

    “哟哟哟,月月,快来看你姐姐这副模样,你以后可不能跟着学。”

    安晓昔的后妈迫不及待的奔了进来,好似再慢一秒就会错过这惊天大丑闻,还不嫌事大的嘲笑她。

    后面跟着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安晓月。

    “你马上就要和林少爷订婚了,竟然做出如此丑陋之事,若被你父亲知道,他不得扒了你的皮?啧啧啧……”她那粗犷的大嗓门像在宣扬喜事般吹锣打鼓,讽刺至极。

    说完丢出一沓照片,多是她着身子的照片。

    此时,她的爸爸也跟着走了进来,

    只见父亲安宣朗一进来就满脸愤怒的瞪着她,“真是不知廉耻,尽丢人现眼!”

    “爸爸,不是你们看见的那样,爸爸,你听我解释……”安晓昔仿佛抓住救命的稻草,拼命的摇着头,想要解释。

    后妈把她的长发一把抓起,她疼的转过头,下巴、脖子上、胸口,留下深深的印痕,触目惊心。

    “看来你昨晚很难忘嘛。”林浩辰的眼里布满了杀气,仿佛要将她碎尸万段。

    “不是那样,那是哪样?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后妈更是用力掀开她旁边的被子,床单上、被套上,血迹斑斑。红色到处都是,像一朵朵小小的樱花,轰然炸花了她的脸。

    凌乱鲜红的大床疲惫至极的身子,无一不在提醒她,昨晚的一切都那么的真实!

    安晓昔立刻想起昨晚被人打昏的事情。

    害她的人是她的妹妹,还有她的未婚夫!

    他们好狠的心!

    背叛,谎言,伤害!

    他们,真是打的一手好牌。

    “陷害我、让我看你们共度春宵,现在又来恶人先告状,开心吗?”安晓昔一双美眸掩去了她心里的悲伤,苦笑着看向假意无辜的男子。

    “陷害你?你还有脸说,我飞机晚点,凌晨四点才到,我一回来你就让我带帽子子,你倒是说说,你昨晚从哪找到的野男人和你共度春宵?”

    林浩辰冰冷的对上她悲痛又愤懑的美眸,残忍的说出这些话,眼神仿佛利剑一般,无情的刺进了她的身体。

    野男人?

    共度春宵?

    哪有恶人先告状!

    他们演的可真好,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你骗我到酒店,随后让我看你和安晓月苟且,又找人把我迷晕。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安晓昔用含着泪珠的眼,痛苦的看着林浩辰。

    “爸爸,我也希望昨天我能从学校赶回来,保护姐姐,姐姐被人……被人欺负,都是我的错。”安晓月说完眼里含泪,露出一副愧疚自责的样子。

    “岳父,这是我的改签飞机票。”林浩辰递过去。

    安宣朗接过,上面确实写的是预计4点到a市。

    “我,我……”

    她低下头咬着唇瓣,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受,为什么别人就不理解她呢?

    她才是受害者!

    “贱人,还没订婚你就敢给我带帽子子,等着我退婚吧!”

    林浩辰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离开,他甚至懒得,再多看她一眼。

    看着他们演的这一出好戏,安晓昔心里五味杂陈。

    “你让我们安家颜面扫地,你对得起养你这么大的父亲,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吗?你这个不要脸的孽子,和外面的站街女有什么两样?真是个扫把星。”后妈不依不饶的骂她。

    “昨天我是在酒店门口被人打晕的,不信你们可以去查监控。”

    “简直荒唐,酒店是林家开的,浩辰还能让你出事不成?”父亲安宣朗手臂猛地抬起,就猛地朝她的脸甩了一巴掌。

    “啪!”

    一声脆响!

    父亲厌恶至极的看着她,“你真是让我安家丢尽了脸!”

    听得让她心里一寒。

    她一直努力想要得到父亲的注意,得到的,却永远只是他的冷眼旁观。

    同样是他的女儿,安晓月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她却像个灰姑娘。

    房间终于安静下来,全身像是车子碾压过,痛苦不堪,她几乎是扶着墙,拖着无法前行的双脚,爬到了浴室。

    脱去松垮的睡衣,镜子里的她全身上下没一块完好的地方,青青紫紫,无一不在提醒她昨日的疯狂。

    打开花洒,一遍又一遍,狠狠的冲刷着自己的身体,肩膀不自觉地开始颤抖,早在眼内积蓄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哗哗流过了她那雪白的面颊,眼泪一滴滴落下。

    水的声响,都遮不住她绝望又凄厉的哭声。

    空气微微地泛冷,花洒喷出的热水却始终捂不热那颗冰冷的心。

    这个家,已经容不下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